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九章 惹了大祸

一缕金色气流澎湃,缭绕在李清音曼妙的身躯周围,衬得她整个人更加飘然出尘,然而这气流挟带绝强威压,竟然生生的就把我十重灵海祭炼出的场域从十米范围压制到了只有两米不到,力量上的差距实在是太恐怖了!
李清音抿了抿红唇,道:“既然如此,清音只得出手了。”
“这小妞好强,你小心,我帮不了你了!”炽羽传音道,直奔不灭战矛而去,不愿意失去这超然法器。
“朱雀后裔……你?”
李清音踏着流云,岿然不动,只是右手以剑鞘不停上下格挡,外界“铿铿铿”的锐鸣不绝,转眼之间就已经将数百道剑气全部挡开,甚至我连一息力量都无法杀入她的场域之中。
李清音抿着红唇,忽地抬头看了看上方,颀长的脖颈如玉般迷人,道:“那些下界的修士,已经损失许多了,来自上界的天骄们不会跟我一样手下留情的。”
张衡目光狠辣,却碍于李清音的情面,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道:“看在清音姑娘的面子上饶你不死,不过你别太得意,以你的资质即便是问鼎这一界,但放到上界,你的天资恐怕连前一百万都进不去,哼!”
朱雀身法催动至巅峰,我疾驰而去,几乎与李清音擦肩而过,手中换成了一枚洋溢浩然之气的石笋,兵铸山疾速分解,霞光万丈,化作一柄数百米长的巨剑,所有的底蕴都藏在这一击中,猛然横扫而过,直接切过了仙树灵根!
想要炼出元气,唯有踏入元灵境,这天风书院圣女的修为简直强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m.hetushu.com恐怖地步了!
李清音单手凌空握住虚空中一柄剑,顿时刺耳铮鸣声不断,一柄利剑横空抽出,声音回荡不绝,竟然似乎能对人的灵魂产生不小的震撼、摇动感,她一双星眸清澈如波,道:“清音剑下,再无情面,请步公子小心了。”
李清音身段修长窈窕,踏着流云,宛若仙子般的惊艳绝尘,微微一笑,一双美目弯如新月:“你有所不知,上界与下界不同,上界有一千中层碎界、数十万计的古国,每一年从各个古国选拔的人才总数足足有百万,而能获得甄选资格的不过一万,而最终能进入天风书院修行的人则不超过百人,这么一算,数十个古国的天骄加在一起也未必有一个能脱颖而出,你觉得这个资格稀奇吗?”
“蓬~~~”
各执一词,争论不出一个胜负来。
“那么,我们走了。”
“少楼主!”
李清音依旧神色平静,身躯渐渐消散,化为一道七彩霞光冲天而去,是灵念投影消失了,随着她一起,张衡,肖天浪等上界来的年轻男女也都一一冲天而起,化为一道残痕消失在这个世界里,事实上,他们的真身也从未来过。
“你若是修炼到了元灵境,怕是这一击我很难挡住。”她平静道。
不过,这确实绝佳的好机会!
“你……”
炽羽凌空挥舞不灭战矛轰向了李清音的后背,眼中满是凌厉,低吼道:“道貌岸然的天风书院圣女,让大爷看看你能圣洁到什么时候!”
我一声低喝,仙骨剑斩出,裹挟着一和_图_书剑一世界绝术的威力,每一剑出击都挟带雷霆万钧之威,一瞬间空中仿佛有数百道剑气重叠在一起,威严而圣洁,将所有的规则都切碎了,虚空嗤嗤作响,狂风大作起来,全力催谷下,不留余力。
我抬头看着他,说:“收起你那高高在上的虚伪脸孔,如果你出生在下界,还能这样高高在上、大言不惭的说话吗?”
巨响声惊天动地,兵铸山已经超越了超凡法器,强横绝世,不断斩断灵根周围的符号禁制,内里传来仙道悲鸣,也有世界毁灭的气机,每推进一寸就好像是在斩灭一种法则、一个世界一样,转眼间轰隆隆的声音席卷而过,整棵灵根应声而断,纯厚灵气喷薄消散,开始反哺大地,再也不去往上界了。
李清音目光幽幽,淡淡道:“下界规则稀薄,你虽然获得的真龙术是完整的,连这剑道真意也颇为惊人,但始终是不完整的,放弃吧,只要你放弃,我答应你,三天内设法将你接引去上界,引荐你加入天风书院,如何?”
她淡然一笑:“未必。”
“杀!”
我也深知这一点,道:“谢谢你。”
兵铸山内,女山轻声道:“这小妞对你有一定的心灵共鸣,刚才若不是她‘放水’的话,以她的九天灵风步又怎么可能阻拦不住你?”
一缕缕浩瀚星空灵力从灵海中运转出来,贯入仙骨剑中,十重灵海成晶盘旋,撑开一片只属于我的金色场域,这一战关于龙界的未来气运,我不能不审慎,哪怕是面对一个长得与苏颜一模一样的女子。
力量m.hetushu.com碰撞下,开天一击的威力我自然知道,能轻松斩杀星御境极境,但这强横绝伦的一击居然被李清音一柄剑给抵住了!
“啧啧……”兵铸山内,女山笑道:“这小妮子真是好手段,居然想以进入天风书院的资格来收买你,想必这书院一定非常难进。”
“洪~~~”
我抬头一看,淡淡道:“是吗?”
我忽地一笑,声音严厉了许多:“让开,否则我不客气了。”
李清音剑刃一振,鸣响声轰鸣,竟然直接将开天一击给碾碎了,但一切也都迟了,仙树灵根被斩断,轰隆隆的作响起来,整座山都开始崩碎,不断化为一块块巨大金色山岳瓦解开来,恐怕再过不久这株仙树就要自行湮灭了。
……
“强夺一界的气运去哺另一界的灵气,这种树不叫仙树,它代表不了天地公道,只能代表魔道。”
“这……”
我飞身疾速上升,体内万物剑心迸发威芒,真龙术开始全面爆发,一缕缕龙气缭绕身周,身躯小幅度律动,宛若真龙般对周围施压,手中仙骨剑横起,作势要斩断仙树灵根,龙行术一出,李清音有些惊愕,但依旧十分淡然,娇柔的身段在灵风裹挟下如影随形,始终立于我和仙树灵根之间。
“铿!”
“闭嘴!”
“轰轰轰~~~”
“你打算让我用家园这一界的千年气运,换自己一个平步青云吗?”
火焰爆发,朱雀真火缭绕,我振臂疾驰,化为一道轻烟绕开李清音。
李清音一双美眸发亮,一样扬起左手,古老斑驳的剑鞘迎击真龙拳印,一时间轰hetushu.com然一声巨响,从铁拳中爆发喷薄的一整条真龙虚像不断撞击在剑鞘前方的金色气盾上,随后被磨灭,甚至连李清音的一缕发丝都没有扬起。
“步亦轩,你做的好事!”
“那我们的下界的人算什么,蝼蚁?还是你们养在院落的土鸡瓦犬?”我冷冷道。
我皱眉:“一个进入天风书院的资格,有什么稀奇?”
李清音忽地移动,一念间就出现在前方,素手轻扬,剑鞘直接挥散了张衡的暴烈一击,她的背影接近完美,那般一尘不染,正对着张衡,道:“大错已经铸成,杀了他也无济于事,步亦轩是难得一见的下界奇才,不必为难他了。”
“这是真龙术?了不起……”
……
那金色气流,莫非是传说中的元气?
我皱眉看着她:“你这是助纣为虐、为虎作伥!”
然而就在这时,李清音的身躯变得虚幻起来,脚踏流云随风而动,以一步千丈的速度出现在我前方,利剑闪烁光辉,道:“步公子,小女子的九天灵风步下,没人逃得走。”
我猛然停止上升,左拳吱吱作响,关节爆鸣,肉身力量与真龙术完美融合,轰然便是一拳朝着李清音的漂亮脸蛋轰了出去,真龙拳印!
李清音秀眉轻蹙,忽地幽幽一叹,道:“下界之人一样可以得窥天机,步公子你莫要一错再错,这株仙树不止是手段,也是传承,一旦被斩断,你这一界与上界的联系将会被切断,只要你罢手,我可以……引荐你去往上界,进入天风书院修行,如何?”
“多说无益。”
李清音转身,深深的看了我一www.hetushu.com眼,道:“好自为之,你斩断了仙树已经惹了大祸,将来的将来还请自己珍重吧。”
“哧”一声就斩开了朱雀的手臂肌肤,鲜血迸溅中,炽羽的不灭战矛都脱手了,右臂受创,这还是在李清音留情的情况下,否则恐怕李清音全力一击下炽羽就要被杀了。
李清音一双美眸生辉,始终平静如一池秋水般,转身长剑凌空一指,顿时一缕强绝剑意破碎了虚空,发出铮鸣之声,并且由无数强绝剑影不断重叠,那绝不是简单的剑气!
“不必白费力气了。”
上方,张衡暴喝一声,一掌镇压下来,掌印横亘长空,像是分开了某种规则,火花嗤嗤闪烁,迎面而来。
“步公子,你还不收手吗?”
李清音终于动容了,双臂齐齐张开,浑身沐浴在元气花雨之间,猛然剑刃直指开天一击的火痕,元气迸发,要对抗这道火痕威力。
根本不需要正面较量我就知道自己必败了,纵然李清音只是一念投影只能发挥三成不到的实力,但足够碾压我了。
“都不是。”
面对我的斥责,李清音妙眸清澈,衣袂轻扬的立于风中,她深深的看着我,道:“你以为天道就是公道吗?你错了,夺一界的气运不假,但若是没有这一界的灵气则上界难以保持灵修界最巅峰的力量,何以去对抗那些禁忌?”
我浑身颤抖,就在斩出无数道剑气之际忽地浑身真龙之气的流转戛然而止,时空仿佛也瞬间停止在这一刻般,左手抬起,一缕缕真龙符号萦绕手指间,食指轻轻的对着前方的天际划过,化为一道湮灭世界的火痕蔓延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