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二十二章 义薄云天

“你去看看就是了。”
我深吸一口气:“交谈中,我总感觉李清音似乎已经觉察到什么了,虽然不太确定,你的这个孪生姐妹不但很强,而且很聪明。”
“我不会跟他们走的。”苏颜香肩一颤。
次日,七神阁的杨倩来了,一艘艘炼器货船横亘于黎城之中,将大量的火器、兵刃、铭文铠甲等物资送入明月军中,自从我位列武神榜之后,轩月剑域在北域的名气越来越大,远道而来加入的人也越来越多,以至于明月军如今已经接近一万四千之众,全战骑阵容,兵强马壮,需要的物资也越来越多了。
我与杨倩并肩而行,一边接过她手里的货物清单,扫了一眼,道:“比上个月的少了许多,战铠、器械等不能保证人手两套了。”
站在风起楼外的木制阳台上,眺望远方弥漫着雾霭的大荒,心底说不出的宁静,但却也有几分落寞,李清音等人的出现像是一块千斤大石一样压在心头。
“喝点水吧?”
“没事了。”
我轻抚她的肩膀,柔声道:“就算是你被带走,就算是你去了上界,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也会破万重劫去找到你,带你回来,你是我的苏颜,容不得他人说带走就带走,不过……在他们来之前,我们还是要低调一些,努力修炼,进阶越快越好。”
“嗯,还有。”
不久之后,杨倩带着几十座金山扬长而去,一路喜滋滋,脸上满是春风得意的样子,这家伙确实和*图*书是一个生意狂魔,对钱兴趣似乎已经远远超过对男人的兴趣了,不对,在她眼里或许男人都是粗鄙不堪的存在,还是真金白银来得实在。
“嗯。”苏颜用力点点头。
唐阙然身段修长的站在一根数十米高的木桩上,美目微张,笑道:“步师傅出手可真阔绰,这把雷裂刀恐怕已经可以列入永生级灵器之列了吧?”
这个时代正在变化,显然,在剑陨地、真龙宝殿等机缘之后,再加上上界窃夺灵气、气运的计划失败,我们这一代将会成为龙界两千年来最鼎盛的一代!
“对了,还有一些东西你可能用得到。”
“这样的金山,我还有几十座。”我说。
“不是担心,而是一定会。”
“嗯。”我点点头:“事实上,云皇这个人还不错,心胸算是宽广,对灵修界的人才并没有下令要斩尽杀绝。”
“然后呢?”
我踏入练武场,说:“我在星巢秘境里得到一件兵器,刚好适合你。”
“小颜,你是上界的人。”
苏颜问:“吃货,你自己还记得刚才那一套剑法吗?”
“我向来义薄云天、以德服人。”我说。
“嗯,我知道了。”
我取出云皇赏赐的八千万银币的金票,直接丢给她,说:“这个应该也能用得上吗?”
“啊?”
“八千万,不少了,你怎么会有云国的金票?”她一脸愕然:“莫非,你也跟我一样,暗中与云族的人做生意?”
“那就hetushu.com照着练,练出意境就能发挥出相应的威力了。”
我说:“你修炼的道,走势就是厚重,这把雷裂刀你大可以当成大剑来用,主劈砍,你所修炼的剑诀我会帮你改良一下招式,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月刃呼呼生风,每一剑轰出都沉浑无比,但每一剑也都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信手舞出的一套剑法每一招都衔接完美,而这一套剑法就是从一剑一世界里推演出来的,很简单,将厚重演化到一个极境展现出的威力十分惊人。
脚踏步法,我浑身立刻氤氲起厚重气息,万物剑心轻声共鸣,月刃以战刀的姿态横扫虚空,一剑接着一剑,每一剑都透着精妙,万物归一、大道至简,当我在法则上走到这一步的时候已经能做到化繁为简的境界,每挥出一击都蕴含大道真意,不分剑道还是刀道了。
我演练完一套剑法之后,问:“彤儿,记住多少?”
吃完饭后,柳彤儿穿上一套铭文铠甲,英气逼人,在风起楼前方的练武场内舞剑,而苏颜则在一旁指点,她们美其名曰共同进步。
“什么?”
“嗡!”
“你好像闷闷不乐的样子。”苏颜绕过我,一双美眸盯着我的眼睛说道。
“暗族盘亘在数千里的外域里,确实防不胜防,下次你再有重要货物与云族交易的话,从我这里调集战骑护送就好了。”
“嗯!”
“嗯!”柳彤儿立刻聚精会神的看着。
“金子。hetushu.com
“嗯。”
“好。”
午后,风起楼。
“彤儿。”
这时,兵铸山内传来了女山一声叹息:“怕是会越快越难啊……”
澹台瑶点评道:“走到他这一步之后,回首再看,恐怕走过的路都会显得简单浅显,根本不值一提了,而我们许多人却还在这条路上挣扎奋进呢……”
她张大小嘴,震惊不已:“你见过云皇?然后又完整的走回来了?”
不得不说柳彤儿的身材确实是好得惊人,纤细的蛮腰,挺拔饱满的双峰,再加上一张充满灵性而清纯可爱的脸孔,简直就是一个少男杀手,此时穿着一套铠甲,加上一柄大剑,挥舞之间有种让人无比动心的野蛮韵味。
来到城主府后院,屏退左右之后,我祭出貔貅袋,灵力所过之处空中忽然出现了一条裂缝,紧接着金光灿灿,一座金山轰然落在前方,激得尘土飞扬起来,整座山就是一块大金子,高达十米,一时间杨倩的一双美眸眯成一条缝了:“这……这是纯金的?”
“不会。”
身后传来苏颜的声音,她手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竹子水杯。
……
“没有,你的灵装苍澜那么强,哪里需要假借外力。”
“不是一般的金子,你跟我去看就是了。”
说着,手掌一翻,雷光闪烁的雷裂刀出现在掌心里,直接抛飞过去:“接住。”
“我没你那么精明,这些金票是云皇赏赐的。”
我抬手从虚空中拔出月刃,信手凌空挥舞数次,hetushu•com道:“彤儿,你看好了,我演练几套适合雷裂刀的剑路,你好好观摩、铭记。”
甚至,就连唐阙然、苏颜、澹台瑶也抬起头来,看我如何把剑路演化为刀法。
唐阙然张了张小嘴,叹息道:“步师傅这家伙确实妖孽,信手自创一套剑法,这剑法如果铭刻下来,恐怕至少也是二流剑诀的层次了。”
我:“……”
“一半。”柳彤儿道。
“超越永生灵器,这把刀是名副其实的神级法器,星巢秘境里由炼器生灵镇守的宝物,再差又能差到哪儿去。”
“哼,对我可真小气!”
不远处,悠然坐在躺椅内的澹台瑶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神器随便送,而且还不是为了泡人家,不懂你们这些少年人杰的想法,还真是一个……义薄云天步师傅!”
她咬着红唇,一缕火红气浪从她的身周氤氲荡开,显示着这一刻她心志的动荡,恐怕她心里比我还要乱一些,过了许久,她轻轻将脸蛋靠在我胸口,道:“你担心他们会在某一天带走我?”
杨倩一双美眸充满狂喜:“太好了,把金子都给我,我帮你变成能用的钱,从下个月起,明月军的所有器械、用度都翻倍,我要让明月军成为这片大陆上最富有、最强大的军队!”
……
唐阙然微微一笑:“步师傅,有没有适合我的兵器?”
“去城主府喝茶。”
接过之后喝了口,一股暖流沿着喉咙流入腹中。
“啊?”
夜晚,月光皎洁。
和_图_书金子?”杨倩歪头一笑:“我们的步亦轩武神大人,区区的金币难道你也好意思拿出来吗?”
杨倩也有修为,一个箭步落在金山上,手指轻轻一探,立刻满面红光起来,整个人都不能自持了,一下子就抱住了一块突起的金笋,道:“纯金的纯金的……发财了,这一座金山至少数十万斤,能卖好大一笔钱呢!”
杨倩抿了抿红唇,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带有铭文的铠甲、盾牌、战矛等都十分昂贵,火器也一样,而且最近整个大陆上都动荡不堪,我们七神阁半个月前穿梭与云族、生命墙两地的商队遭遇暗族攻击,损失严重,所以……父亲强制命令我节约开支,减少对轩月剑域的五成支出。”
我摇头:“信手舞出来的,谁还能记得……”
“或许,你有一天会离开我。”我眉头紧锁。
“这是……”柳彤儿握着战刀,欣喜不已,轻抚刀锋。
“好,这些繁琐的事情都交给我吧,我马上令人驾驭运输船过来运金子。”
“啪”一声,柳彤儿身形在空中急旋,接住了雷裂刀,身周星空力量回旋,将我蕴含在雷裂刀中用来考验她的一缕灵力化解,不错,她在剑道上的造诣已经远胜从前了,虽然天资上不如苏颜、唐阙然,但轩月剑域的条件实在是太得天独厚了,灵气浓郁,上乘武学应有尽有,想学什么学什么,以至于柳彤儿也精进了不少,恐怕再用不了多久就能去挑战武神榜最末位的几位了。
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