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四十九章 无法承受的因果

“人体都有极限,这说明你达到这个阶段的极限了,许多在战斗与磨砺中继续拓宽肉身对力量的容量,走吧,我们该去再较量一下兽潮了。”
我看了一眼兽角,又内视一番,将兽角收了起来,说:“感觉体内已经没有继续炼化的空间了,就算炼化了也没法吸收,全部浪费了。”
一道流光从天穹射落,身影曼妙,正是苏颜的一次踏杀,纤足踏着小蛮靴直接坠落在撞山兽的额头上,人王力涌动,超然无比,这一击的力道至少接近百万斤,直接就将撞山兽的头部从身体上分离开来,头颅先落地,随后身躯才如山般的倒下。
……
但,无数轰天蜥以煞气轰炸神阵外壁,这种消耗十分恐怖,大阵的消失只是迟早的事情。
苏颜拉住我的手,说:“走吧,我找到一个适合躲避兽潮的地方了。”
“五个时辰左右,四个郡城都已经被攻破了,兽潮已经北进大约两个时辰。”她说。
“多谢二位,为我云族斩杀撞山兽这可怕凶兽……”
“嗯。”
“唰——”
“为什么?”她有些茫然,嘟着小嘴说:“那两个放逐者又不认识我们。”
沐诗雨看着远方的兽潮铺天盖地而来,脸上浮现出一缕恐惧,道:“我们现在所有的五万战骑是沐王府的精锐,我不能再让他们做无谓的战斗。”
沐诗雨抿了抿红唇,道:“跟我们一起返回王城吧,沐王府的王城就在北方五百里外,距离帝都泽云城不足百里,是泽云城的一道防线和-图-书,父亲和妹妹都在那里,许多兽潮绕过了这里,直奔王城去了,我担心他们……”
“是吗?”苏颜半信半疑。
这座王城颇有渊源,存在怕是至少有上万年了,雄城连绵数十里,外城全部用白色的大理石垒砌而成,而城墙外围则又刻满了一道道铭文,每一寸城砖都有符文镇封,鳞光闪闪,彰显着无比超然的防御力,城墙上则甲士如林,上百门符文巨炮炮口向外,旌旗飞扬,严阵以待。
“没必要了。”她咬着红唇,轻声道:“笨蛋,如果我有一天,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走丢了,你能找我回来吗?”
“既然如此。”
取出撞山兽的犄角,内里蕴藏着十分浑厚的灵性精华,均是天地灵气所缔结的宝物,炼化这根兽角能让我实力更进一步,距离突破到人王境更近一些。
“这只犄角至少蕴藏了撞山兽八成以上的灵性精华,非常不错,炼化了它,或许对你的修为有很大的裨益。”她笑着将宝物递给我。
“我们现在怎么办?”苏颜问。
“好像有点道理。”
走进山洞,盘膝而坐。
我睁开眼睛,轻声道:“小颜。”
女山无奈道:“两个小家伙,居然质疑我的无上神力?”
再次沉浸入炼化过程中,体内的力量一点点的盈满,灵海的体积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大,但距离极限似乎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再看撞山兽的身躯,一缕缕铭文泛起,随后又暗淡下去,证明它生命和_图_书体征的消失,如同熔浆一般的鲜血从颈部喷射而出,煞气开始消散,只可惜自从以龙血熬炼肉身之后我就不能再用龙阙神纹的力量精炼玄兽血脉了,毕竟这撞山兽也只是古老凶兽的后裔之一,血脉远远比不上真龙,我要是精炼玄兽血脉,就等于是舍本求末了。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她拽着飞了起来,下一刻便落在了一座古山的山巅上,山巅一侧有山洞,十分隐蔽,不落下仔细看是不可能发现的,确实是修炼的好地方。
城外,护城大阵张开一片领域,延伸到城外一里外,无数符号闪烁其中,这是一座神阵,沐王府先祖留下的宝物,所有进入神阵范围的凶兽都直接身体炸开化为血雾,即便是轰天蜥、撞山兽这样的上等凶兽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摇头:“不知道,我们此行来只是想助云族一臂之力,但怎么抵挡兽潮,我们也没有主意。”
“好吧,要珍重。”
远方,兽潮迅速淹没了一座郡城,郡城外的护城大阵光辉闪烁,城内军士奋力反击,但城池已经被兽潮团团围住,被攻破也是迟早的事情。
我望了一眼远方,说:“那这里的四座郡城怎么办?”
我别有意味的说:“小颜你已经半步人王了,而我又有十重灵海和万物剑心,一旦被放逐者盯上他们一定会先杀我们。”
同时,空中云层密集,无数金乌鸟盘旋,由三头三足乌催促,随时都可能会从空中杀入王城的大阵,若不是有这一道护城神阵,和图书恐怕王城早就沦陷了。
“我也还好,有凤凰法,一点小伤很快就运转恢复了。”
秦黎皱了皱眉,道:“郡主,咱们不要强人所难,步少侠确实没有理由为我们沐王府血战,他已经救过我们两次了。”
城池上,一团光辉笼罩着一人,显示着其修为的不凡。
“放心,女山姐姐在我们身周设下一道禁制了,声称凡胎成圣之下的强者无法洞察。”
“嗯?”
“我也是。”
苏颜则只是坐在一旁,目光幽幽的看着我,一片柔情,自从半步人王之后,她似乎变得懈怠了,不愿意再修炼。
“先找个安全的地方修炼疗伤。”我咳了咳,体内灵力略有些紊乱,说:“一头撞山兽就让我们吃了大亏,要是碰到五角金龙或者是青牛,我们恐怕一点机会都没有,况且,那两个隐藏在黑暗中的放逐者都还没有现身。”
她也笑了,眼中有泪光点点,道:“好了,快修炼吧,实力更强才能说大话,不然就只是飞蛾扑火,我也好想跟你有个正果,而不是被左右。”
我目光决然,说:“有些事你不想说就不用说了,不管上界跟你有多少关联,也不管以后会发生多少事情,我决不放弃你。”
炼化过程中,凤凰法治愈伤势,不死鸟印记齐鸣。
“嗯!”
我也不客气,收下之后说:“伤势还好吧,小颜?”
她微微一笑:“你是担心去了王城会树大招风,遇到放逐者?”
……
北方五百里,沐王府王城。
沐诗雨深深看了我一m•hetushu.com眼,说:“如果沐王府没有在这次灾厄中灭亡,我们一定会厚报你。”
“如果,是你无法承受的因果呢?”她苦笑一声道。
……
流放者驱赶兽潮并不是没有规则的,而是有极为强烈的信号与规则,每一万头凶兽为一支兽潮,拥有一头上等凶兽作为头领,而眼前,将沐王府王城团团围住的足足有一百支以上的兽潮,无数轰天蜥尖声嘶吼,催促兽潮攻城。
一丈青踏着雾霭,行走于虚空之中,而我和苏颜则骑乘在小青的背上,鱼瞰下方正在发生的这一场激战。
我不为所动,那不是我能改变的格局,只是专心炼化兽角,没过多久,犄角的一端开始“消融”,一缕缕灵性光辉分解、飞起,渗入身体毛孔之中,在灵脉之中运转,每运转一周天之后就正式炼化,送入灵海之中贮存,成为我自身力量的一部分。
“嗯。”
沐诗雨走来,身上带着伤,道:“不过,兽潮依旧在蔓延,我们都受伤了,怕是不可能抵挡得住,现在怎么办?”
“不能承受也要承受,谁让我是你的未婚夫呢?”我笑道。
“呼……”
“一定会。”
“守不住了。”
我点头:“郡主,你先带领军队返回王城,我和小颜继续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
“后会有期。”
我摇摇头:“此行我和小颜只打算阻延兽潮入侵云族的脚步,既然眼前就有兽潮又何必舍近求远,而且这也是一种修行,我和小颜会游弋在兽潮中,为此次云族与大荒兽潮之战和_图_书贡献一份力。”
“你不修炼吗?”
我目光一瞥远方,皱了皱眉,那里似乎透着一缕气息。
“你仔细想想,放逐者为什么要驱赶兽潮来灭掉云族,原因其实很简单,这是一次洗牌,兽潮先灭掉云族,再灭掉暗族、灵修世界,这一界就由放逐者说了算了,他们可以掌握所有资源,据我所知,上界放逐之地的条件十分残酷,我们龙灵大陆虽然只是下界,但绝对要比流放者的条件强一万倍,他们来这里,无非是想鸠占鹊巢罢了,既然如此,就一定会先杀死这一界的少年人杰,以防我们成长起来成为巨大威胁。”
沐王,云族双王之一,自从镇天王在北国雪域被堂姐斩杀之后,沐王在云族的地位如日中天,成了云皇真正的左膀右臂,如今沐王镇守王城,不知道为皇都泽云城减少了多少兽潮压力。
轰鸣声中,苏颜挥剑数次,切下了撞山兽的犄角,那犄角依旧电光缭绕,落入苏颜手中的时候就开始变小,成了一只大约五斤重的别致犄角。
不知不觉间,兽角变小了许多,五斤重的兽角只剩下三斤半了。
“没事的,你呢?”
苏颜看向我,点了点头:“嗯,没错,有一个流放者就在附近蛰伏,他……不会发现我们吧?”
吐出一口浊息,伤势尽数痊愈,我睁开眼睛,苏颜映入眼帘,笑问:“小颜,我修炼了多久?”
“怎么,你不跟我回王城吗?”沐诗雨一愣。
“去吧。”
沐诗雨骑乘一匹马,在一群战骑的保护下直奔北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