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五十三章 献祭手段

女山轻声道:“上界、下界之间只有两种通道,一种被称为生造道、一种被成为死灭道,下界流传的飞升便是从生造道进入上界,需要顿悟人王法则,并且在生造道打开的特殊时刻才能进入上界,而死灭道则是另外一种,凭着一界的气运来打开的通道,直通向放逐地的黑暗空间,也只有一界的人皇凭着国玺才能打开死灭道,而一旦打开死灭道,就会有更多的放逐者进入下界,祸乱无数生灵。”
我咧咧嘴,也不争辩,只是说:“一会开战,相互照应吧,不然冲得太前,那些凶兽一个个都凶残得不得了。”
我心头有些乱:“这么说,都是我的错,才引来了这两个流放者?”
苏胤晨点头:“据说云皇的人在剑陨地获得了一部绝世天法,以至于云皇数年内连续突破,如今已经达到了一种非常恐怖的修为,或许他能与流放者、五角金龙一战,只要他牵制住了这些强者,我们就能出手,驱散兽群,解泽云城之围。”
就在这时,大长老扬起长杖,一声令下:“动手吧,驱散两翼的兽潮,为云国的皇城减少压力,所有人务必小心,避开那些极强者!”
我点头:“嗯,我会的。”
苏希丞轻笑:“那好,你保护好小轩。”
城池上,许多云族的王侯级强者与上等凶兽搏杀在一起,数十人围住青牛,不断催动符文攻势,竟然战个平分秋色。
女山柔声一笑:“很简单,你在星巢和_图_书秘境中斩断了上界种植在龙界的仙树灵根,也等于斩断了上界窃取这一界气运的途径,所以龙界这两千年的气运算是保存了下来,而上界必然震怒,想要放弃这一界,所以就算是上界的大人物们得知龙界被流放者入侵,也多半会坐视不理,而这里便成了放逐之地重新渗透进入上界千州的一个手段了。”
“他们窃取龙界数万年气运,怎么不觉的愧疚。”
我仰头看着远方惊世的大战,喃喃自语道:“死灭道是什么?”
大长老身后一群天御境、星御境的圣地高手,目光开阖间透着锋芒,道:“等护城大阵破灭、有人节制住五角金龙再说,否则五角金龙催动真龙之术,我们灵修界有多少人去都只是送死而已,大家不远万里而来,需要谨慎行之。”
“嗤——”
一声尖啸之下,云皇身在皇城上,伸手轻轻一点空中,顿时一抹曦光直射空中,轰在了五角金龙的腹部上,击碎龙甲,瞬间就造成了轻伤,将五角金龙震得狼狈不堪,在云层中翻滚退去。
“上界所谓名门大山早就腐朽,若是没有那群虚伪之人,我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田地,总之呢,你将来若是有机会去上界,别相信任何人,只能相信自己的力量,有机会的话,我们姐弟并肩,加上你老姐步璇音,把上界搅弄个天翻地覆,方解我心头之恨!”
“杀!”
大长老轻喝一声。
“敬酒不吃吃罚和图书酒!”
云皇虽强,但对手也不弱。
“小轩,一会若是开战,你要保护好小颜。”苏希丞道。
“护城大阵破了!”
“不能这么说。”女山幽幽道:“放逐者心存怨恨,这怨恨累积数万年,迟早一天会倾泻在上界那些名门正派的身上,只是这次巧了,他们选择了龙界作为报复的手段与途径,派遣了两个绝世强者,想要先统治这一界,然后以龙界为跳板,反攻上界诸多名门。”
空中男子猛然一刀斩落下来,战刀化为近十里长的巨大法相,裹挟着天地之力狂暴斩下,直奔云皇的头顶,作势要把云皇连同泽云城一起斩裂开来。
大山上,众人化为一道道流光冲向了兽潮。
泽云城的外墙上,高手如林,云皇宛若一轮烈阳般站在那里,一旁则有上百名气息极强的人守候着,都是王侯级别的高手,并且远远看去就能看到沐王、沐诗雨、沐诗韵都站在云皇身后,似乎并没有受到惩罚。
云皇低吼,双手抬起,手掌不断幻化变大,炽阳意境迸发,天阳功怕是已经练到化境了,一双手直接托起了对手的战刀,腾手凌空就是一掌,掌印如日,轰然穿透云层,撞击在那一名模糊男子身影的外层,但似乎被一重罡气给挡住了。
我皱眉看着天空:“既然死灭道如今是封印住的,那这两个流放者是怎么来的?”
“不可能不知道。”女山轻笑:“只是他们一直没有出手,原因很和_图_书简单,他们觉得仙树灵根既然断了,那么为了龙界付出任何代价都是无谓,这些上界的大人物自诩为神圣,在下界是神一般的存在,只是这些神并不爱世人。”
云皇皱眉:“你们从上界放逐之地来,到底想要什么?”
我点头:“好……”
“可怕……”
……
云层中的男子淡然道:“龙界的所有气运都归我们放逐之地,你——立刻让位,奉上十万童男童女,并且,奉上国玺,以你的皇者之气加上国玺,重开死灭道,从此成为我放逐之地的教化之人,或许,还能保留你一个王侯的供奉。”
“气运。”
云层中,手持战刀的放逐者声音尖锐,轻笑道:“人皇?真是笑话,区区的一个下界人皇居然如斯自以为是,莫非你以为我们会怕你不成?退一步讲,你真以为上界的那些势力会为了你们而付出巨大代价进入凡界诛杀我们不成?死心吧,上界只不过是把你们当成菜园里的嫩菜,一茬一茬的收割你们的造化天机罢了,真指望他们会施以援手拯救你们,做梦去吧!”
我无语:“女山姐姐,你对上界的人怨念很深。”
果然,最后一层结界被攻破的瞬间,五角金龙张牙舞爪的冲了下去,龙行术下,数百名强者悉数被镇压谷爆了肉身,化为一团团血雾,甚至就连穿在身上的甲胄也纷纷被熔化蒸发了,真龙术下,凡胎肉体显得如此脆弱不堪。
而反观我们,从南方赶到这里的灵www•hetushu.com修界高手,加在一起不足三千人,不过,都是精锐。
我和苏颜并肩冲在最前方,妃焱剑、仙骨剑一起斩入兽群之中,迸发出两道炽烈剑气撕开前方的领域,不经意间,我们已经成了这支灵修界队伍的绝对核心力量了,放眼看去,就算是龙武山、大罗剑域的老祖级别强者也未必比我们强了。
“我们何时动手?”苏胤晨轻抚九尾凤的头部,问道。
苏希丞颔首:“没错,这是最理智的战略。”
奔掠在最前方的几名圣地长老纷纷祭出阵法书籍,手中晶石炽烈燃烧,凝练出一道道怒雷与火海落入兽潮之中,一时间群兽被惊动,四处奔走,乱作一团。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献祭。”
苏颜则有些无语:“父亲,我比他更强一些的……是我保护他才对。”
一群龙武山、大罗剑域的老者也纷纷点头表示赞同,谁也不愿意去当云族的炮灰,就算是战死在这里也至少要死得有价值。
“云族已经被屠戮超过一亿民众,上界知道吗?”
所有人都惊呆了,云皇何等之强!
女山幽幽道:“一种禁忌手段,以百倍乃至千倍的代价献祭生命,获得暂时短暂打开死灭道的机会,眼前的这两人很强,但为了让他们来到龙界,恐怕放逐地至少付出了数百乃至数千跟他们修为相等的人,这就是代价。”
云皇傲立于城池上,目光直视天际的两道模糊人影,声音洞彻云霄,沉声道:“我乃凡尘人皇和_图_书,尔等本是上界流放之人、驱逐之辈,何故来我下界残害生灵、造下如此罪孽?难道你们就不怕上界的执法者追杀入下界,教你们魂飞魄散吗?!”
“为什么?”我微微一凛。
“其实,他们会来龙界,跟你是有因果的。”女山道。
“重开死灭道?”
“他们才不会愧疚。”女山自嘲的一笑:“他们不管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会为自己想好一个光明正大的借口,然后以为自己秉承天道。”
城内,至少有符海境以上的高手上千人,外加修为不凡,能动用战法冲阵的战骑数十万,浩浩荡荡一片,加上城内的军民,能够迎战的兵力不啻于五十万,云国的实力确实强,远非灵修世界能够相提并论。
“好!”
云皇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目如犀火道:“狂妄的上界罪徒,你想重新开启死灭道,怕是要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才行了。”
我心底震撼不已,放逐之地献祭那么多强者,就是为了让这两人来龙界,这太可怕了,为了达成目的简直不择手段!
……
又过了一个时辰,城外的凶兽尸体堆积如山,被符文巨炮、铭文弓弩大量射杀,而护城大阵也连续被破开了多达三百多重,这座在数千年间连续加固了多次的大阵终于走到了被攻破的一刻,不是大阵不强,而是对手太过于变态,眼前的两个流放者都是人王境之上,就算是换成了上古龙灵帝国最辉煌的时期恐怕也挡不住眼前的这场灾厄的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