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五十八章 叛军

堂姐看了我一眼,传音道:“小轩,代价好诱人,怎么办?”
我点头:“嗯,城外至少有五万战骑正在调集,有意思了,云皇死的当天,儿子们就要为了争夺皇位而同室操戈了。”
苏颜柔声道:“镇守泽云城的大部分云族军队都已经在与兽潮的战斗中阵亡了,留在城内的只有一些防务军队,算不上精锐,加在一起也最多七八万,城外的如果是精锐兵力的话,叛军确实有可能杀进城,直接斩杀镇北王、辽东候这些大员,拥立自己当云皇。”
只见白拓尘身披斗篷,将脸庞掩在斗篷下,而斗篷上此时已经满是露水,他深吸一口气,道:“白拓尘深夜造访,冒昧之处还请见谅。”
“一点点,很模糊。”
兽潮虽然退去,但依旧有落单的凶兽残留在境内,所以灵修世界的人并未离去,而是被新皇白拓尘安排在馆舍之中,幸好泽云城只是外围被毁,城内依旧无比繁盛,甚至就连堂姐带来的北临铁骑也一起被安排在城内,暂作休整之后再离去。
苏颜眼圈一红:“姐姐,你是说,我和步亦轩,终有一天会分开,是吗?”
“请北国女王拯救我云国于水火之中!”白拓尘咬牙切齿,道:“一入夜,大皇子、三皇子、五皇子、九皇子就一起出了城,调遣最近镇守边境的十万雄兵把泽云城围得水泄不通,再过不久恐怕就要攻城逼我退位了。”
“是!”
堂姐伸手一拂,门和_图_书开了。
苏颜没有说话,看着我,硕大的泪珠滚落下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万物剑心却一阵躁动,禁不住皱眉道:“城外十里,有人在调动军队,是我们自己的军队吗?”
苏颜脸蛋一红:“嗯,我知道的。”
“一码归一码。”
……
两万北临铁骑,经过无比凶险的一战之后阵亡了四千多人,伤者达到七千多,损失无比惨重,生者自然也受到云族的盛情款待。
苏颜和堂姐步璇音都是冰雪聪明之人,马上会心一笑,苏颜道:“这么一来,北临的一万多铁骑倒是变成泽云城境内最强战力了,璇音姐拥护谁,谁就是新的云皇,统御云国数万里疆域。”
“云皇死了。”
堂姐一双美眸中满是说不出的复杂,道:“人生之事莫过于聚散离合,有相聚就会有离别,我们从相聚的那一天就在准备着离别,终有一天,我们都会离开彼此,变成一个人,真到了那一天,也不用难过,不必悲伤。”
“理解。”
……
白拓尘看向我,道:“步少侠,我知道这件事烦恼灵修界实在是冒昧,只是一国气运尽在这一夜,只要你们肯帮我,白拓尘愿意在有生之年云族与灵修界永修盟好,绝不侵犯一寸土地。”
“是谁都好,你是小轩的未婚妻,我们步家的儿媳,这一点不会改变。”
“请问,步璇音大人在吗?”是白拓尘的声音,果然。
白拓尘则皱眉道:“和-图-书此计固然精妙,只是……城外叛军不止是几位皇兄而已,甚至四公子之一的东方宸也在其中,他已经半步人王,实力深不可测,并且,大皇兄的师尊、人王血脉觉醒的南山尊者也到了,想要成事怕会很难。”
堂姐开口笑道:“我们龙灵联邦文明开化,不会趁人之危,云皇陛下只要支付我北临铁骑的损伤费用就可以了,至于今晚的泽云城之围其实解决起来很简单,甚至不必动用我的北临铁骑。”
我说:“恐怕再过不久就有贵客上门了。”
我握着她的手,说:“我们所做的一切的努力,不就是为了让离别来得更晚一些吗?”
后方,镇北王低声道:“先皇归天之前曾赠送绝世剑图给步少侠,如今正是投桃报李的时候,请北国女王出手,为我云国解燃眉之急!”
夜晚,城内最奢华的馆舍之中,我和堂姐、苏颜、苏希丞等人都住在这馆舍内。
苏颜抿着红唇,道:“如果所要面对的不是敌人,而是自己呢?”
堂姐轻笑:“云皇陛下,恕小女子直言,云族经过司徒青这一战已经国力衰退,就算是你们有心进犯灵修世界,也无力一战了。”
“小颜别哭……”
“什么事?”我和苏颜一起问。
“嗯。”
“聚散。”
这时,馆舍的大门打开了,一行铁骑鱼贯而入,最前方的一人身手不凡,翻身下马之后立刻在侍卫带领下上楼,直奔我们的房和*图*书间。
她哭着点头:“嗯,我好害怕……害怕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白拓尘大喜:“那么……在下先多谢二位了!”
“云皇陛下不必客气。”堂姐道:“何事?”
堂姐一声叹息,张手擎出了银色战矛,道:“我还是太弱了,无法掌握命运,小颜,你和小轩面对的敌人,真的那么强吗?”
“哦?”
夜色朦胧,一场大战蓄势待发,我和苏颜跟着堂姐一起出发,不久之后,泽云城的中心大道上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北临铁骑,而堂姐伤势痊愈了七八成,也可以一战了,以她二次觉醒人王的实力,决战南山尊者那初阶人王,绝不会是问题。
“哦……”
镇北王大喜。
堂姐看着夜空中的漆黑,嘴角一扬,笑道:“就知道,有些人怎么会那么心甘情愿的看着比自己更小的皇子登基为皇呢?”
“有人要造反……”苏颜讶然。
镇北王一愣:“女王大人请说,如何解法?”
“会吧,怎么突然说起了这些?”
堂姐伸手握住银色战矛,道:“没关系,南山尊者交给我处置好了,至于那个东方宸,小轩,你能灭他吗?”
堂姐双臂抱怀,懒洋洋道:“其实,我根本不想卷入云国的帝位之争,关我什么事,为了这个帝位哪怕北临战死一个人,一匹战马,我都心疼。”
“人皇至尊位,谁不想得到呢?”堂姐笑道。
堂姐也结束了疗伤,走到窗边,看了一眼苏颜m•hetushu•com,道:“小颜,你记起自己是谁了吗?”
堂姐娥眉轻蹙道:“何况,我北临铁骑出兵泽云城至今,伤亡过万,我出兵是因为云汉两族同气连枝,但身为新的云皇,是否要补偿我北临铁骑这一战的伤亡折损?”
……
“如果有一天,小颜和我都离开了你,你会不会感慨?”堂姐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说道。
“这是你们云国的内争,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说。
堂姐目光幽幽,娥眉轻蹙看着夜空,道:“凡人,都要面对离别。”
我皱眉道:“云皇赠送我剑图是因为我为云族围城而一战,而此时要我们出动北临铁骑解围泽云城,又是另一件事了,何况先皇是先皇,白拓尘你是你,不能一并而论,毕竟,出兵的话,损耗的是北临铁骑的人马。”
我无语,传音道:“但如果宰得太狠就等于得罪了云族,得罪了白拓尘,得不偿失,不如以德服人,只要赔付款就可以了。”
“不止是你们。”
“哎……”
白拓尘咬了咬牙,道:“每名北临铁骑的伤亡,云族愿意赔付一万金币,一共赔付一亿五千万金币,可否?如果北国女王愿意,我白拓尘可以开了国库,云族宝物你们可以尽取,甚至我可以割让南方、东方的一万里疆土给龙灵联邦,总之,所付出的一切代价,都只是为了不让父皇刚刚交付到我手中的江山被乱臣贼子所夺!”
“姐,你好像很有感慨?”我笑问。
“不是,北临和*图*书一万多铁骑都在城内驻扎了。”
人王力涌动,灵辉滂湃,堂姐体内的血液飞速流转,恢复伤势,肩膀处被创伤的伤口已经飞速的开始愈合了,而苏颜则坐在一旁疗伤,她一样受了内伤,在那样的一场血战之中,难有人能幸免,能一点伤都没有。
窗外大道上,胡箫声齐鸣,云国皇族扶云皇的灵柩回宫,而事实上只是衣冠罢了,云皇战死,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堂姐淡淡笑道:“擒贼先擒王,把城外叛军的首领全部斩杀了,那些王侯、皇子什么的一个不剩的全部杀掉,然后拿着云皇印玺去安抚十万叛军,这些叛军自然望风而降,不但解围,而且还能为你们提供十万军队,何乐不为呢?”
云皇陨落,皇城中处处哭声,许多百姓看到云皇与强敌决战的景象,也明白云皇是为了云族国都而死,自然为之而落泪。
苏颜站起身,双眸失神的看着窗外,沉默不语。
堂姐拢了拢衣衫,曼妙的身躯倚靠在窗台上,脸上带着一缕忧色,道:“其实,我们每个人自从降生开始就在学习做一件事。”
“出发吧。”
堂姐看了眼窗外,道:“从此龙界再无人皇了,白拓尘还太嫩,远远比不得先皇,哎,世事发生得太快了。”
堂姐目光扫向馆舍外,道:“唐虎,立刻传令召集全部北临铁骑,准备出城随我出征叛军。”
我点头:“伤势治愈八成,足够了。”
堂姐幽幽一叹:“那只能尽力而为,不留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