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六十九章 白斩

说着,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说:“媳妇儿,你以前来过碎界战场吗?你……你到底是什么身份,是什么人?不会真的跟女山姐姐一样,是活了几万年的妖孽吧?”
向前没走多远,一缕缕气息在黑暗中涌动着,我定睛一看,剑道天眼看得很远,数十里外密密麻麻的一群藤魔在夜色中赶路。
苏颜则看着我,笑容柔美,道:“笨蛋,我是你媳妇,仅此而已,其余的身份我都宁可不要,这还不够吗?”
不过这群人居然不认识苏颜,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便传音问:“小颜,你的容貌跟李清音几乎一模一样,这群人怎么会认不出你?”
“嗯,确实是用得着的,走吧。”
说着,她传音给我,笑道:“你好像已经出名了。”
踏入一片荒芜丛林深处,没走太远,前方的林木之中就散发出浓郁的煞气,有东西在了,我抬手拦住苏颜,说:“有东西。”
“是,如何?”苏颜回答。
苏颜扑哧一笑,传音道:“你怎么不叫白斩鸡?”
看了一眼藤魔的尸体,我皱了皱眉,三阶蛮兽都那么强了,按照分级,四阶、五阶岂不是已经强到足可横扫任何一个下界的地步了?
“星御境后期,这就简单了。”
我深吸一口气,神色凝重,我要走的路还长着呢。
石头道:“我乃碎界战场的器灵,留下你的姓名与生命印记,否则,无论你征战杀伐了多少土著,都会没有任何积分。”
仙骨剑铮鸣,我迎面便冲了过去,朱雀身法如烟,快得让藤魔无法反应,数千道藤条全部击空,而我则转身便是一剑落下。
它腾空而去,http://www.hetushu.com在碎界战场的上空疾驰消失,宛若神灵一样,事实上这器灵只是一种炼器宝物,来无影去无踪,掌控着这方天地里的一切讯息。
器灵沉默了几秒钟后,道:“祝你们好运。”
转眼在碎界战场里两天过去,仙骨剑下斩杀近两千多三阶蛮兽,估计在战场器灵那里我的积分也累积了不少了。
苏颜十分冷静,我则一怔:“你是谁?”
苏颜微微一笑:“萍水相逢,不必通报姓名,我们还要继续练功,就不跟你们一起去挑战四阶蛮兽了。”
……
战场器灵沉声道:“白斩,已经登记,女娃儿,轮到你了。”
“笨蛋,你要谨慎些。”苏颜看着远方,道:“我感应到那些气息里有几股很强的,应该是已经达到三阶上等的蛮兽,实力比肩星御境巅峰,围攻起来恐怕不那么容易应付。”
“杀光它们呗,蛮兽与人类之间向来征战不断,没有仁慈可言的。”
我愕然:“上界最强的人,是什么实力?”
“超越元灵境,踏入帝灵境巅峰,肉身成圣,踏入圣者行列。”
步法如疾风,与藤魔群拼速度,仙骨剑不断斩落,将一头头藤魔轰杀掉,身形如闪电般在藤魔的缝隙间飞驰,避开一次次的掌击、藤条射杀,同时寻找击杀的机会,整个人完全晋入了一种与蛮兽搏杀的忘我境界里,一一印证万物剑诀、剑心通明的剑道意境,在似有所得的同时得到磨砺。
我喘着粗气:“不一定,力气耗尽了就等于是给别人机会,如果不是你在这里,我绝不会傻到耗尽大部分力量来杀这和图书些蛮兽。”
仙骨剑凌空,迅速横扫将所有木锥全部劈开,以我如今的剑道速度根本无惧于藤魔这个等级,身躯化为一道轻烟落下,长剑横劈,将一头藤魔直接给分尸了,一时间木浆四溅,惨嚎声不绝,而另外两头藤魔则怒吼,一条条藤条如剑杀来,共有上百条。
“万物剑钟!”
苏颜纵身一跃落在了一旁的巨树上,笑吟吟道:“亲爱的,加油!”
“嗯,我会为你掠阵,你尽管杀伐就是了。”
她笑得花枝乱颤,一双美目变成了月牙儿,好看至极。
近一个时辰之后,最后的几头藤蔓首领也陨落在仙骨剑下,而我也灵力消耗了大半,深深吸了口气,有些虚弱。
我双眸盯着前方丛林,悄然运起剑道天眼,一时间林木纷纷剥离开来,赫然看到三道生灵气息潜伏在丛林里,身躯大约有十米高,浑身布满藤条,正是苏颜说的藤魔,一种三阶蛮兽,煞气浓烈,暗藏杀机,一双双幽幽的目光盯着我。
午后,阳光明媚,丛林里映下一道道斑驳树影,我和苏颜静坐在一棵古树的巨大树桠上,运功回息,回复上一场战斗的灵力。
她点头一笑,眯着双眸:“藤魔,一种纯血的植物系蛮兽,而且不止一头,你要小心了。”
“好,我也是这个意思。”
“明白了。”
先民指路!
苏颜眯着美眸,手掌轻轻一碰大石,道:“我早就登记过了。”
青年的目光一下子就被苏颜吸引住了,恭逊道:“在下灵元山磨山分舵首席大弟子,陈牧,这几位都是我的师弟、师妹,不知道这位姑娘怎么称呼?”
苏颜不禁莞尔:“多www.hetushu•com谢提醒,我们很安全。”
“那怎么办?”
我无语。
苏颜解释道:“碎界战场种族源自于上界,所以规则与下界一样,在下界大部分的玄兽、凶兽都是血统驳杂的,许多甚至都是杂交的品种,而在上界则不同,所有的兽类几乎都是纯血的,人类之外,皆属蛮荒,所以被上界称为蛮兽,按照实力划分的话,这种藤魔属于三阶中等蛮兽,实力相当于星御境后期。”
仙骨剑出鞘,我踏步飞驰而去,一时间“吱吱”声音不绝,三个庞然大物从密林中窜了起来,头顶上“噗噗”的射出一枚枚木锥,这不是平常的木锥,而是裹挟着浓烈煞气的利器,撕裂虚空而来,带逼人的杀气。
“出来吧!”
“你才是妖孽!”女山奋起反驳。
“果然,三个藤魔对你而言太简单了,走吧。”苏颜道。
陈牧笑了笑:“请小心一些,这次上界战船载下来的人似乎有隐藏了实力的强者,有一个名为白斩的人,短短三天内居然就在这个碎界战场累积了近三十七万积分,恐怕会是魔道中人,希望你们不要碰到这等人,否则恐怕就危险了。”
“哦……”青年笑道:“二位只有两个人吗?行走于碎界战场十分凶险,或许,我们可以结伴同行,去斩杀这片丛林深处的藤魔王,那是一头四阶下等凶兽?一旦斩杀,便会有一万点积分可得。”
“那不是太明显了?”
“放心,我能应对。”
“嗯。”
“够了,走吧,我们去赚积分,迟早我会进入上界,这些积分或许还用得着。”
我点头,挤出一滴血落在石头上,金灿灿的一www.hetushu•com片涟漪泛开,随即说道:“我的名字叫白斩。”
似乎看穿我的心思,苏颜轻笑道:“四阶上等蛮兽堪比人王境巅峰,五阶上等蛮兽则能比肩太灵境巅峰了,至于七阶,那属于圣者的水准,完全超越四灵境界。”
丛林深处,一道道身影电射而来,气息滂湃,转眼间十多人出现在了前方的山林中,全部穿着一模一样的银色长袍,修为则全部在星御境后期到星御境巅峰之间,其中一个身形修长的青年气息浑厚,修为不俗,手握一柄利剑,面如冠玉的看着我们。
苏颜传音道:“上界千万教统设立的规矩,每一个碎界战场都有器灵来掌控,那些上界的强者在碎界战场猎杀土著、蛮兽获得的积分是可以在上界兑换到修炼资源的,所以我们虽然是偷渡来的但也要遵守规矩,不过……我不介意你用真名,随便想个名字好了。”
“接下来做什么?”我问。
“唰唰——”
“嗯。”
……
大地隆隆作响,远方群山上一整片的藤魔奔杀而来,密密麻麻,估计有上千个,目光血红,在夜色中像是一盏盏灯笼在横飞,并且它们移动的方式是藤条在地面上挪动,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大章鱼在横行一样,格外瘆人。
“藤魔?蛮兽?”
苏颜一脸无奈:“你不太了解上界,不知道天风书院的地位,更不知道天风书院圣女的地位,那岂是一般的修士想见就能见到的……”
“二位,请问是否看到一头受伤的四阶下等蛮兽?”青年问道。
……
“休息一会吧。”
“那是自然,你杀了它们的族人,我们已经触怒一支藤魔部落了。”
“……和-图-书
一声轻喝,周围形成了一个剑道领域,将所有藤条尽数斩碎,而仙骨剑连续挥动两次,顿时剩下的两头藤魔也被斩碎了,木浆洒落一地,它们外表是木头,但内里却有肉身,木浆下布满鲜红的血肉,甚至还有一颗心脏。
“唰——”
寒风凛冽,当我和苏颜进入碎界战场的那一刻,直接踏入一片漆黑丛林里,四周一片望不到尽头的沃野,也就在我们刚刚进入这一方世界的第一时间,一股玄奇力量涌上心头,紧接着一块数百丈的漆黑石头凌空降临,石头上泛动金色纹路,一个沉浑的声音传来:“来访者,留下姓名与生命印记。”
“没见到。”我摇头,继续运功修炼。
苏颜无语:“走一步算一步,每一个碎界战场都充满凶险,生活着本地的土著强者,以及一些实力深不可测的蛮兽,既然我们此行是为了磨砺你,那我就一直观战好了,你要小心哟,压力可能会特别大,除非有生命危险,不然我不出手,怎么样?”
“哦,好吧……”陈牧眼中掠过一丝失望,道:“二位是散修?”
我:“……”
力量摧枯拉朽,直接将三头藤魔刺成了一串,直接斩杀,与此同时另外几头藤魔杀了过来,藤条快若闪电横扫一片密林,将一块巨岩扎得满是洞孔,数人环抱的巨树也一一倒塌下来,这群藤魔的攻势实在吓人。
“好多藤魔,来了!”
苏颜看了一眼一地的藤魔尸体,撅起小嘴道:“你这怪胎,一个人居然能杀掉那么多的藤魔,估计你也差不多能横扫一个下等碎界战场了。”
“哗哗——”
“有我在,万事放心了。”
“你们是什么人?”苏颜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