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七十二章 阴阳殿的手段

我点点头,牵住她的手飞速绕行。
听着他们的吹捧,我禁不住有种想呕吐的感觉,而苏颜也娥眉轻蹙道:“阴阳殿果然还是这个德性,毫无人性可言。”
不远处,一个尚有几分姿色的女人嘴角勾起,单手撑着纤细的腰肢,笑道:“这小子已经星御境巅峰了,长得倒是很合我心意,但恐怕这块肥肉没有那么容易吃下去,大师兄帮我一下吧,若是能成,小妹感激不尽,愿意将洞府内的宝物让大师兄任选三样。”
“好。”
“面首……是什么意思?”
“有人。”
虽然我并不想无端端的惹上阴阳殿的人,不过既然碰上了,那也躲不过,便与苏颜相视一笑,飞快离开了这片丛林,万物剑心感应到数十里外的气息,阴阳殿的弟子们都在,上百人,个个都身怀阴阳两极剑法,确实难对付。
周围,一个个阴阳殿门人纷纷点头,一脸恭维。
陈牧一把抓住我的手腕,道:“少侠,我知道你修为很强,帮帮我……请你帮帮我,把师妹们救出来,不然我也无颜活在世上了……”
清风拂过丛林,原野中充满芬芳。
陈牧咬牙切齿:“我们此行一共有三十多人,大部分男弟子,刚才的一战中,所有女弟子几乎都被掳走了,阴阳殿的畜生,一定是想……”
……
“原来如此。”
“不同韵味,必定各有千秋,师妹千万不要妄自菲薄了。”
……
宋清扬舔了舔嘴唇,道:http://www.hetushu.com“二师妹太客气了,帮你降服这小子乃是分内之事,别再提那些宝物之事了,如果你真想报答我,倒是可以在我的洞府内宿上数夜,当做回报。”
“嗯!”
他说不下去了,落在阴阳殿的人手里,那些灵元山女弟子的下场可想而知。
苏颜脸蛋一红,看着我说:“因为阴阳殿的人追究极端的阴阳调和,所以他们本门都是双修的,出了名的混乱,据说掌门与师妹都是道侣,而且远不止如此,掌门又与女弟子之间说不清道不明,总之,阴阳殿在上界臭名昭著,人人避之不及,我们天风书院更是剿灭阴阳殿为己任,与之争斗数万年了。”
苏颜扬起无暇的脸蛋,说:“我们要替天行道罢了。”
“原来如此,我们走吧,再去到处看看有没有蛮兽,我还没杀够。”
我飞速掠至,抬手打穴为他止血,同时取出了一颗风灵果直接揉碎塞进了他的口中,不久之后,陈牧的脸色渐渐恢复了少许血色,睁眼看向我们,禁不住泪水横流,目中满是悲愤,特别是看到苏颜的时候,更是懊恼不已。
一天后,游弋在荒野之中,死在我剑下的蛮荒又多了上百头,都是一些三阶蛮兽,至于强如藤魔王这种四阶蛮兽则没有再遇到,在此过程中,一直保持不用剑心通明境界的力量,也从不展露剑罡,以此来打磨自己的修为,以期能够走到更http://m•hetushu.com极境,开辟出第十一道分脉来。
苏颜早就气得快要暴跳如雷了,极火剑心通明璀璨浮现出来,手握妃焱,传音道:“听见没,他们说不能下手,这是我们的好机会,不必有任何顾忌,这群厚颜无耻的邪道之人都死有余辜。”
“你想错了。”
“这次回到上界,大师兄的战场积分足够累积到十万,能换来一颗燃血丹来突破达到血灵境了,到那时,我阴阳殿分殿又添一人王,方圆数千里内的宗门教统,谁敢不服?”
“怎么了?”苏颜问。
“因为什么,媳妇你怎么支支吾吾的了?”
“沙沙……”
“宋清扬大师兄果然厉害,居然一招便斩了那星御境的战将,不愧是分殿最强首席弟子!”
目光移至,我不禁心底微颤,那人认识,是陈牧,之前提醒我们小心的人,灵元山分舵的首席弟子,他的胸前被剑刃劈开,肋骨断了几根,血迹斑斑,还好修为已经深厚,居然还保存了一息,没有立刻就死去了。
他将长剑归鞘抱在胸前,目光傲然:“薛国镇守这一方碎界战场,如今看来不过如此罢了,若不是师尊明令,我可真想灭掉整个薛国,彻底清理这个战场。”
苏颜咬着红唇,道:“我最恨阴阳殿的淫贼,既然碰上了,吃货,我们去找他们算账,真正的尽一次修行之人的本分——行侠仗义!”
“是啊,大师兄的阴阳两极剑法恐怕已经练m.hetushu.com到第五重了吧,威力惊人,让人敬佩!”
我又看了远方众人一眼,说:“他们的弟子似乎是男女各半,莫非上界修士的男女比例那么平均的?”
那女人风骚无比,笑得花枝乱颤:“大师兄有眼前这小美人了,难道还在乎我这种姿色的女子吗?”
说着,他奋力抬起头,看着周围的尸体,瞳孔猛然一收,道:“糟了……”
苏颜轻声道:“那是因为……因为……”
“什么人做的?”我问。
以往的战斗,大部分都是为了夺机缘,本无正邪之分,这次倒是不一样。
他咬着牙,血泪齐流,看得出来,他十分倾慕小颜的容貌,在自己倾慕的女神面前惨败这是一种巨大的耻辱,而且他身为灵元山分舵的首席,遭遇这种失败本来就是一种奇耻大辱。
宋清扬手握长剑,低声道:“师弟师妹们,这一对道侣虽然看起来是散修,不过修为很强,特别是那小美人,有人王之气波动,怕是已经半步血灵境了,我等一起动手,将他们镇压,记住,不要下杀手,更不能割破了他们的脸庞。”
……
正穿行间,忽地前方一缕光辉升起,剑道天眼看得真切,是一道隐藏在木林中的杀阵,看来阴阳殿的人已经知道会有人来找麻烦,提前设好埋伏了。
不到三十息之间,数百名重骑居然无一生还,全部变成尸体,而反观阴阳殿,只是有几人受了轻伤罢了,特别是为首的青年,一把剑血迹斑斑和-图-书,一个人就杀了数十名战骑,丝毫不手软。
……
她小脸蛋通红:“就是……就是阴阳殿里那些毫无羞耻心的女弟子们的男宠,阴阳殿可不仅仅本门内混乱,他们还经常外出抓人,总之,臭名昭著,不值一提了。”
她看着我,又说:“吃货,你长得还算是比较好看,小心点,别被阴阳殿的女弟子看上了,否则被抓走当面首就不好了。”
“唰——”
“都怪我……太没用了……保不住师弟师妹们,让他们……惨遭横祸……”
“走!”
运起朱雀身法,几息之间就已经抵达,从一株古树的树冠之上飘然落下,只见下方的丛林开阔地上血迹斑斑,一棵棵灌木被切碎、斩断,有战斗的痕迹,而更远些的草地上则躺着一些尸体,有的并不完整,被斩成数段,其中,有一缕气息十分微弱,似乎还没死。
“陈牧!”
陈牧哽咽,恶狠狠地说道:“阴阳殿的卑鄙小人,他们埋伏在这里袭击了我们,若不是我重伤昏迷恐怕也死在他们手里了,可怜我的师弟师妹们……”
“没事,快去。”
手掌轻轻一挥,月刃横扫,以我剑心通明的速度还是轻松的震开了来袭的长剑,目光一扬,只见前方的几棵参天古树上站满了阴阳殿的人,其中还有一些被捆绑住的少女,那是灵元山的人,一个个脸上满是羞怒,不断挣扎。
我和苏颜行走于丛林里,享受这一刻的宁静,碎界战场内只要不战斗,其实景色倒和_图_书是相当不错的,充满原始气息。
两人悄然离去,没有招惹阴阳殿的人。
就在此时,忽地鼻间传来一股血腥味。
我点点头,放下陈牧,道:“你没事吧?”
我急忙转身,剑道天眼看去,十里外的一幕映入眼帘,有十几具尸体躺在那里,禁不住怔了怔,道:“小颜,那边有死人,过去看看?”
空中,一道剑刃疾驰而下,斩断几片落叶之后奔雷般刺向我的胸口,来势极快,必然是御剑多年的人才能做到的,并且这一剑蕴含阴阳相生的规则,破风声凌厉,瞬间就来到胸口前,说不出的迅猛果决,施剑者必然早就杀人无数了。
苏颜睁大美眸,瞳孔里有符号闪过,轻声道:“吃货,小心,绕开。”
我微微一笑,事实上在开辟了第十道至尊分脉之后我已经完全不把眼前的这个宋清扬放在眼里了,别说他没有觉醒人王血脉,就算是半步人王,也照杀不误!
一根嫩枝上,宋清扬抬手抓住回旋而去的长剑,眯着眼睛,目光死死的盯着苏颜,自上而下的打量一番,十分贪婪,笑道:“真是有意思,没有想到这次在碎界战场内居然能碰到这等绝色,我说你们两个十箱多管闲事吗?”
“明白。”
宋清扬目光色迷迷,道:“小美人儿,我就是喜欢你这种狠辣的劲儿,诸位师弟师妹,这美人儿我要收入洞府之中,谁也不要跟我争,至于她的道侣,那小子看起来如此碍眼,二师妹,你可想把他收入洞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