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的宝贝

“嗤——”
“蝼蚁,这是你自己找死。”
“轰轰轰——”
我猛然一振手臂,一整幅画卷裹挟着天道之力轰向了纯血獬豸,成败在此一举,如果就连金戈画仙也斩不掉他,那我就真的只能动用剑心通明的力量了。
但不能动,并不代表着一定要原地等死。
我声音战栗:“我还有一招,不用出来绝不甘心!”
“我出手了?”苏颜传音,她意识到我可能达到极境了。
我一咬牙,无尽剑意从体内爆发出来,一瞬间催动出万物剑钟的意境,周围的草木、泥土、碎石纷纷化为剑气疾速萦绕在身周,就仿佛是剑气凝聚成的一口古钟横亘在丛林中一般,古钟顶部形成锐利的锋芒,迎接獬豸的一击。
“嘭——”
它一声咆哮,浑身火光暴涨,一瞬间无数重叠的气焰窜上天空,化为一道道征伐的狂兽身影,一一扑杀在我体表的战意与函牛之鼎上。
獬豸横扫出一掌,蓬一声天摇地动,这一击直接把我拍得飞退数百丈,撞入一座古山中,只觉得整个人的肉身都要四分五裂了,看来我真龙血熬炼的肉身依旧还不够强,远远的比不上这种上古纯血蛮兽,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我立刻低喝一声,单手一抬,食指轻轻点向空中,身周真龙之气缭绕盘旋,猛然横的拉开了手指,顿时前方天空像是一张纸被裁成两半一样,一道火痕不断的蔓延,空间中的规则力量被完全破坏,这种湮灭力量,和-图-书恐怕比魔剑虚无还要恐怖得多。
獬豸再次踏杀而来,这次奋起两只前掌,裹挟着漫天的火光,绝不仅仅是肉身踏杀那么简单,而是裹挟着真火与肉身力量的疯狂一击,再也不是平常的招式所能应付得了的了。
“蓬……”
“别动,我自己来!”
“你让本座彻底震怒了。”
“给本座去死!”
下一刻,我抬手左手,伸出食指轻轻一指獬豸。
喉头火辣辣的疼痛,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拄着仙骨剑,单膝跪在地上,肉身被造成了十分可怕的伤势,万物剑心鸣动不已,凤凰法印记也一一浮现出来,修复伤口,同时更为我提供着一种可以涅槃重生的可能,不过那是我的最后一张底牌,不到穷途末路时绝不涅槃,一次涅槃就意味着潜能消耗一次,我经不起这样的消耗。
我躺在草地上,摇摇头。
“吃货,要不……咱们不杀獬豸了?”苏颜传音,声音都颤抖了,她就站在百米外,随时都可以出手带我逃离。
“你还有什么手段?”獬豸冷笑。
可怕的领域镇压,外加獬豸术的狂攻,我身上的衣物大部分都被摧毁,露出血淋淋的身躯,手臂、双腿、腹部等位置大部分被烧伤,十分吓人。
这头獬豸虽然只是幼崽,奈何拥有纯正的古兽血统,力量磅礴无比,前足奋力踩踏下来,一时间皮层被切破,血流不止,但紧随而至的则是万物剑钟的彻底崩碎,一和_图_书股巨力从空中裹挟着混沌气镇压下来,很有碾碎一切的气势。
“嗡!”
我抓紧时间回息,一边笑道:“大罗剑域有我这么帅的吗?”
“金戈画仙,去!”
但是,深坑内獬豸的凶气却只是稍微减弱了少许。
空中雷鸣不断,这一式的强大之处,就算是上古蛮兽也很难洞察。
远方,天摇地动的声音传来,獬豸又来了。
“你成功了!”
仅有三成施展出成功率的金戈画仙,居然成功了!
身在空中,全身被獬豸领域压制,我平静的看着它,忽地扬起仙骨剑点在了空中,滑曳出一根经久不散的线条,紧接着是第二根先天,越来越多,勾勒出一张似曾相识的绝美脸孔,紧接着是身躯,一袭长裙,宛若妙境中的女仙,超然脱俗,空中横陈出的画卷,赫然描绘着一副仙韵气派的女子,内里则蕴藏着我在剑道上的最高造诣。
“睁大你的狗眼看好了!”
毕竟,这一击是真龙术的真正底蕴之一,开天!
女山说过,剑心通明是一种超然能力,不要轻易展现,哪怕是在自己最亲爱的人面前也需要有所保留,苏颜是我的未婚妻,不让她知道我身怀剑心通明境界倒也不算是坏事。
她脸蛋红成一片:“你……你从来没有这样叫过我……”
“找死!”
我继续说:“宝贝,我的宝贝……这头纯血獬豸身上的血都是宝贝啊,快拿我的貔貅袋去全部收了,千万别浪费了,快www.hetushu.com去啊小颜……”
巨响声中,万物剑诀的一剑轰在了獬豸的下巴上,震得煞气皲裂了少许,并未伤到獬豸,但却彻底激怒了它。
身躯动弹不得,头顶上仿佛有一座火红的古岳镇压下来一样,这一击很难防御。
“呜哇……”
獬豸踏步而来,一瞬间周围不断有符号飞起,仿佛形成了一片禁制领域,使得我动弹不得,一步都挪移不动了。
上百道剑芒爆发,将獬豸的一条前足劈得千疮百孔,而与此同时那股恐怖的力道也终于压了下来,与万物剑诀的气机形成了力量反冲,一瞬间整个人就被震得反弹飞退,就在獬豸前掌比及头顶的瞬间滑退了出去。
……
天地齐鸣,画卷中的女仙开始消散,每一道勾勒线条都化为一道绝强剑气轰入了獬豸的体内,只是一瞬间,整个纯血獬豸幼崽的身躯就开始分崩离析了,脊骨断裂、皮开肉绽、炽热的鲜血疯狂流淌,我这一剑来得迅猛,瞬间就完成了斩杀!
但就在这一刻,距离它太远,整个人超脱了那种领域禁制,我马上抬手一剑击穿数十米岩层冲天而起,身后朱雀双翼张开,保持腾空姿态,远远的看着獬豸裹挟着凶兽之威奔杀而来,一路上丛林烧毁、大地崩裂,毁天灭地一样。
转眼十二道攻势全部打完,大地上已经一片狼藉,獬豸的位置不断塌陷,形成了一个近百米的深坑,这一片区域完全被毁掉了。
我的身躯也随着www.hetushu.com力量的减弱而坠落在地,肉身破残不堪,好在有不死鸟印记护身,否则恐怕刚才施展金戈画仙的时候就自己先身躯破碎而亡了。
须臾间,它的身躯咆哮而出,再次踏在了平地上,头部被轰得皮毛褪去,血肉模糊,甚至就连颅骨也露出了少许,看起来十分吓人,特别是一双血色双眸,透着浓烈的煞气,仿佛从地狱里传来的凶光一样,死死的盯着我。
恐怖的压迫感传来,我却已经热血沸腾起来,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仙骨剑猛然挥起,低喝道:“星雨速斩!”
“不……”
“嘭嘭嘭——”
女人真奇怪哟~~~
獬豸前掌与万物剑钟碰撞在一起,两股决然不同的力量形成了疯狂的对冲,剑气四散,不断与前掌周围的煞气层对轰,就在轰入煞气层的一瞬间,我的十道分脉一起剧痛起来,万物剑钟被踩踏得开始扭曲,一道道可怕的龟裂纹理出现了。
空间扭曲,纯血獬豸的一只巨大前掌凌空,裹挟着混沌气息踏杀了下来,似乎是想一脚踩死我的样子,极其霸道。
十二道大字顿时裹挟雷霆轰杀下去,周围天地变色,这是一种大势的力道,雷霆滚滚,每一击都轰得这头纯血獬豸皮开肉绽哀嚎不断。
纯血獬豸一声哀嚎,半条前腿瞬间就被分离出身躯,它失声怒吼,额头处的原始真骨爆发出惊天威势,直接轰在了开天一击的真龙气息上,一时间空中满是炸裂声,强悍的开天一击居然在创伤了它http://www•hetushu•com一条前腿之后被镇压了。
“你……简直不知所谓!”
开天一击下,万物分离!
她满含柔情的目光立刻变得杀气腾腾,抓起貔貅袋就把我扔在了一旁,气呼呼道:“就知道你的宝贝,气死我了!就知道你的宝贝,獬豸难道长得比我更好看吗?!”
倒是苏颜,一双美眸呆呆的看着空中的画卷,眼眶浮现迷雾,珍珠般的泪滴顺着白皙无暇的脸蛋不断落下。
甚至,就连獬豸的原始真骨都完好保存了下来,这等于是一门无缺的獬豸法,在龙界,这是不世至宝,无缺真龙术、凤凰法不出,谁与争锋?
我默默心念太皓真经,身周涌出混沌气息,不久之后,十二道蕴含大道真意的大字浮现出来,杀、灭、生、明、伐、战、列、法、阵、兵、神、仙,十二个大字蕴藏滚滚天威在天穹之上若隐若现,踏入剑心通明之后,太皓真经应运自通,所有天字都已经凝炼而成了!
境界威压,人王境中期的纯血蛮兽,确实远胜于我。
“宝贝……”我颤声道。
空中,獬豸的双眸充满杀意,一条前腿已经变得一瘸一拐,周围布满了万物剑诀造成的剑意斩杀痕迹,血迹斑斑,它冷冷道:“你让本座很意外,区区的一只蝼蚁却能伤到我,小子,你来自上界哪一个道统宗门?以你的剑道造诣,莫非来自大罗剑域?”
苏颜飞掠而至,把我抱在怀里,丝毫不介意我身上的血污,只是紧紧抱着我,带着哭泣声说道:“终于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