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七十七章 对峙元神

……
凤凰法运转,一点点的搬运这些精魄灵气,将其融入血脉之中,用于开辟第十一道分脉,一时间无数星华汇聚在右手臂处,化为一道星光,成为了第十一道分脉的起点,澎湃感越发强烈,肉身仿佛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贪婪的吞噬龙魂精魄的力量,同时还调用周围的天地灵气,一起炼化融入肉身之中。
转眼一天一夜过去,外面发生了什么全然不知,但体内却已经修炼出了一种生生不息的力量,与苏颜修炼的凤凰法不同,她是参悟了凤凰法的深层奥妙,完全掌握这门术,而我则只是将凤凰法的不死鸟印记种在体内,让其自行运转,没有过于去强求修炼。
苏颜娥眉轻蹙:“开始缔结第十一道分脉了吗?”
铁拳坠落,真龙拳印!
两幅画卷开始重叠起来,其中一副横扫而过,直接激荡透过我的身躯,但是却没有想象中撕心裂肺的痛楚感觉,反倒是多出了一种空明感。
我点点头,深吸了口气:“小颜,帮我把龙魂精魄取出来,我自身的本源力量已经不足以开辟这道分脉了!”
雾霭中的他,居然飞回了元神洞府,那扇门轻轻关上了。
“嗡——”
忍住剧痛爬了起来,我看着他的样子,皱眉道:“你住在我的元神洞府里,却说我的血脉肮脏呢,那么你呢,你是个什么东西,敢这样说话?”
苏颜忙完一切返回我身边,幽幽的美眸看着真骨,道:“无缺獬豸法,别说是下界,就算是在上界也足以让这些二流宗门教统和图书争得头破血流,我们的运气还真是不错,居然在区区一个下等碎界战场遇到了一头纯血的獬豸。”
体内血气翻滚,苍白之力仅仅的到了双眸处就被剑道天眼震碎了,更别说是想要占据元神。
我吞下一株灵药之后立刻开始疗伤,体内不死鸟印记运转不绝,不断修复肉身在战斗中受到的伤害,不久之后体内传来吱吱响声,每一条肌肉都仿佛正在被强化一样,血脉奔流,有不死鸟印记涌现其中,一时间整个人受用无穷起来。
人王血脉,终于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他沉默着,过了许久,以一种无比飘渺的声音道:“见非所见我非我,道非其道人非人。”
“轰!”
“为什么不试试?”
“不用苍白之力,也一样镇压你!”
空中,他低声道:“你宁愿死,也不愿意被苍白之力掌控吗?”
我右脚向后一滑站定,左拳轰了出去,一样是真龙拳印!
一片铭刻满了獬豸生命印记的真骨落在我的手里,这是一段完整的獬豸法武学,至于獬豸的血液则被分成了上百个坛子一一封装了起来,巨大的肉身收入貔貅袋中,好在有貔貅袋,换成空间骨戒恐怕根本装不了这么一个庞然大物。
……
“轰——”
他缓缓举起手臂,顿时有一股恐怖力量升起,一双狰狞的双眼从黑暗中闪烁起来,他看着我,猛然一摆长臂,声音飘渺地说道:“你忘了自己了吗?你只是一个修罗,你忘记了自己体内肮脏的血脉了吗?你www.hetushu.com以为你有资格觉醒圣洁的上古血脉吗?”
我一声怒吼,手臂颤抖,整个人都支离破碎了,颤巍巍的站在混沌虚空之中,低声道:“我永远都不想借助你的力量,滚得离我远一点,永远都别想再掌控我了!”
“你这贪心的家伙……十重分脉已经是星御境的极境了好不好……”
月刃点指空间,划出美丽线条,不久之后,一幅画卷被他凌空画了出来,正是金戈画仙的一招,几乎就在画卷形成的那一刻,恐怖的压迫感降临,大地悉数崩裂开来,绝强气机下,我的肉身也开始守不住了,一条条血脉爆开,血流满身,无比狼狈。
她从空间骨戒里找到了龙魂精魄,直接摆在我的腿上,一时间龙气四溢起来,龙魂精魄闪闪发光,蕴藏了五角金龙一生大半的真元力量,雄浑到了让人恐惧的地步,这块足足十斤重的龙魂精魄,已经堪称是至宝了。
“嗯,那就好。”
“这是一道神烬分脉,传说中的分脉,融合了凤凰法的力量,十分强横,但在古籍《千脉秘典》中记载,神烬分脉与之俱来的是一种无法承受的诅咒,你……你没事吧?”
一狠心,催发十成功力爆发出剑心通明的一剑!
雾霭中,那道人影很模糊,纵然我开启剑道天眼也看不清他的模样,但是却能感觉到他在看着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龙魂精魄已然被炼化了接近一斤了,体内,一道荧灿灿的分脉缔结成了大半,依旧显得有些虚无,疯狂吸取龙http://m.hetushu.com魂精魄的灵性精华来充实、巩固自己,这道分脉太吓人了,居然能“吃下”那么多龙魂精魄的力量,甚至这是连我的肉身都达不到的层次!
苏颜神色凝重,道:“吃货,你有没有感觉到不舒服的地方?”
巨响声中,拳头处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我的拳印被轰散,力量远远不及他,甚至整个左拳都四分五裂,血骨破碎,所有的手指都被震碎了,只剩下一截洒血的手腕,惨淡不堪。
我身躯微微一颤,皮肤下散发火热光芒,十分吓人。
我的生命桎梏,再次出现了!
最终,近两斤的龙魂精魄被炼化,体内充盈感十足!
“没有,怎么啦?”
他冷笑,立于高空,手握月刃,道:“用你挚爱的一招,送你下地狱,如何?”
“不行,滚开!”
“我觉得还有!”
而此时,第十一道分脉终于开辟完成了,缭绕在主脉周围,居然充盈着一种超然的神圣气息,甚至还能感受到其中的不死鸟印记存在,这条分脉了不得,比第十道至尊脉还要强大,至少是普通分脉的七倍强度,一时间让人有种掌控一切力量的感觉,此时,我能瞬间调动的力量比起之前至少要增进了大半有余了!
……
恐怖的生命桎梏,简直就是一场浩劫!
“蓬——”
我猛然踏步腾空,十重灵海爆发,身周数十道真龙气息缭绕,月刃在手,暴喝一声祭动剑心通明便一剑劈了出去!
但就在这时,我的脑海里猛然轰鸣起来,灵墟颤抖不绝,就在灵墟的深处http://m.hetushu.com,一个人影出现在元神洞府前方,正是我的元神,一股强大力量仿佛漩涡一般拉扯着我的心神不断下坠下去,再听不见苏颜的话,整个人仿佛沉入了深海,无比恐怖。
不久之后,体内有一股暖流澎湃起来,开始冲击肉身。
“什么意思?”我一头雾水。
“走吧,这头纯血獬豸在这一界应该是绝无仅有的,是这个下等碎界战场的镇守圣兽,如今被你杀了,那薛国注定会派人来追杀我们,现在找个地方躲起来也好。”
“一切正常,小颜你别担心了。”
“轰——”
我将其收入空间骨戒中,却拉扯到了伤口,禁不住一声哀嚎。
“那还真是好东西,以后我们轩月剑域就多了一门无缺獬豸法了。”
不久之后,精魄边缘的精华开始一点点的分解起来,化作一个个小小的星华沁入皮肤毛孔之中,一时间整个人再次剧颤,只是炼化了米粒大小居然就让人的心底有种即将被谷爆的感觉,肉身狂颤,灵气瞬间就被充满了!
血脉中,一缕缕白色气息在燃烧,在渴望着被释放,很快的,一丝丝白气缭绕在发丝间,像是霜染般的将我的头发变成了白色,面对着强绝的金戈画仙一式,不死绝脉居然自行苏醒,白修罗之力开始控制身躯了!
苏颜静静的守在一旁,一言不发的为我护法。
一声巨响,我胸口遭到重击,灵魂被击飞,轰然撞击在元神洞府外的墙壁上,吐血不断,感觉身躯即将四分五裂了。
“没事吧?”苏颜急忙扶着。
道不同,得到的结果也和图书不同。
半个时辰后,一重重山峦中的一处隐蔽山洞内,苏颜设下禁制截断一切气息,并且找到一条兽皮毯子铺在地上。
“嗯。”
“好的。”
“你忘记自己的模样了吗?”
元神洞府颤抖,剑心通明对上开天一击,一瞬间我就被震得双臂发麻倒退而去,开天一击也被剑心通明镇压得力量弥散大半,划过天际,印入隐隐雷鸣之中,整个元神洞府区域已经一片大乱,这是在心海深处的自我搏斗。
“怎么,你要镇压我吗?”
“……”
我暴喝一声,仅存的一条手臂扬起,剑心通明意境纷呈,一瞬间就画成了一副绝美画卷,在空中,与对方的金戈画仙对峙起来。
“你是我的元神?”我问。
就在这一刻,轰然一声,灵台瞬间一片空白,体内一股空前绝强的血脉觉醒了!
“小颜,我们找个偏僻点的地方闭关,我要疗伤,顺势再冲击一下,看看是不是能真正的冲击到星御境的极境。”
我一头雾水。
这难道是我的一个影子?为什么能动用我自己的武学?
他猛然凌空,速度达到了极致,一双狰狞的血色双眸看着我,冷笑道:“既然你掌握不了这幅肉身,不如让给我,如何?”
“嗡!”
他抬起手臂,猛然掠过,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火痕——开天!
混沌黑暗空间里,雾霭浓郁,虚无的空间里雷霆万钧闪烁,让人心灵战栗,有种大凶大险的恐怖感觉,一旦触摸到生命桎梏,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超凡,另一种是陨落,就像是渡劫一样,结果也只有两种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