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八十五章 轰天印

“铿——”
“小子好胆,找死!”
“又是步家人!”
“小子,你敢杀我火界人王?!”不远处,一名驰援不及的中年人王大吼。
但就在接触的那一刻,我的剑刃却开始分离,一剑化为七八剑凌空乱斩下去,直接祭出了万物剑诀的第五招——星雨速斩!
疾风骤雨的狂攻下,震得他手臂与战矛已经移向别处,空门大开。
我瞬间脱离了军阵法,整个人化为一道云烟飞向轰天印,而堂姐也引动诸天神雷准备轰杀,一时间周围变得风云莫测起来。
我怒吼一声,仙骨剑划开了空气,就在剑刃比及他脖颈的一瞬间动用了剑罡,“铿”一声脆响,剑刃在剑罡的贯注下无坚不摧,直接将其身躯切成了两半,血雨洒落,火界杀入龙界的第一位人王就这么陨落了,而且是死在了一个让他们看起来毫不起眼的人手里。
终于,护城大阵开启了!
人皇目如犀火的看着大地上的战况,似乎有些失望,忽地抬手,祭出了一柄火红宝剑,低喝道:“龙界余孽,都该死,给朕灰飞烟灭吧!”
“杀过去!”
空中,云烟缭绕,一个个人影走了出来,除却之前的四个人王之后又多出了三人,此时火界已经动用七位人王了,其中最强的一个老者甚至已经达到了血灵境巅峰,气息滂湃绵长,身穿白袍,有种仙风道骨的气韵,然而却在做着欺世盗名的恶行。
一声巨响,剑刃横切掌印,震撼在老者的胸前,却被一层火焰挡住,他眯着眼睛,淡淡道:“此子不凡,必须和_图_书诛杀!”
十息内,一道金色光罩从空中掠过,古郡国的护城神阵隆隆的启动了,而后方的空中更是雾霭滚滚,一位美丽少女脚踏云端而来,右手握着一柄银色战矛,左手扣着护城神阵的印记,一张雪腻无暇的脸蛋带着怒意,宛若仙子降临。
出人意料,一群佛道强者的头顶上居然浮现出一道禁制来,是阵中阵,并且一股雄浑气息涌动起来,化为一道磅礴尖锥直指天穹上的护城神阵,正是火界人皇口中的轰天印。
狴犴位列十大凶兽前三,足以比肩真龙与凤凰,难怪火界人皇那么气势凌人,有这样的底牌,确实几乎可以横扫龙界了,只可惜,万物都有变数,堂姐就是变数之一,龙界数千年没有过太灵境级别的人王了,然而在这一世,却有了。
远方,兵铸山在轰天印的结界内绽放光辉,一道身影踏空而出,正是女山,长剑横扫而过,将数十名缔结印记的强者斩杀,但似乎已经来不及了,轰天印化为一道强光冲天而起!
兵铸山化为流光冲入了轰天印的阵法之中,而我则一振双臂,朱雀身法疾速扭转方向,仙骨剑在手,蕴满人王力轰向了对手的战矛!
“是!”
“为什么不能呢?”堂姐淡然。
火界人皇手握战剑,冷冷的看着堂姐,道:“你是谁?”
“轰!”
身边,一名年轻的轩月战骑脸上沾着几滴敌人的鲜血,握剑的手掌微微颤抖,夕阳光辉下,他的身影映照在身后军士的盾牌上,令人回味。
堂姐手握阵法印记和-图-书,奋力操纵,继续以神雷绞杀阵中的敌人,同时扬起银色战矛轻轻一指远方,“当”的一声,矛尖涌动出的人王力直接震得火界人皇后退数百丈,脸色都有些苍白了。
……
“攻杀!”
我抬手扔出了兵铸山,道:“女山姐姐交给你了,我来挡住这个人。”
“轰——”
我剑锋一指,数万轩月铁骑反客为主,开始对着前方的火界军队冲杀,协助护城神阵一起诛杀强敌,这一战胜负未知,毕竟对手的人王太多了,堂姐孤木难支,我们必须尽最大能力分担压力!
……
“嗡嗡嗡!”
另外两名人王呼啸而至,战斧与战矛交织凌空压下!
战剑裂空而下,裹挟着强绝的人王力,火界人皇的实力至少已经是太灵境后期了,这一剑威势不凡,卷动着长空中的千万道火云,以一种吞天噬地的气势怒斩下来,直奔轩月战骑的军战阵,光是威势就足以让人破胆,而这千丈剑气坠落的时候更是一场浩劫!
堂姐没有说话,再次扬起战矛横扫,数百丈法相掠过,照着火界人皇的脑门猛砸下去,而火界人皇自然暴怒,双掌推出,一道火焰化为凶兽法相迎击银色战矛,那凶兽赫然正是狴犴,气势雄浑,轻轻一掌就有种化境气息,看来火界人皇已经掌握了一门完整的狴犴法。
“唰——”
人皇笑了起来:“来人,祭炼轰天印,朕要让步家后人知道与火界为敌的下场,龙界一破,朕必将步家一脉斩尽杀绝!”
大地之上,火界的骑兵连绵不绝,潮m.hetushu.com水般用来,一整片大荒丛林转眼就被踏平了,火光升腾,仿佛将这一方世界变成了炼狱。
我手掌一扬,通天绫裹住身躯以疾速横渡虚空,瞬间就出现在了数百丈外落入军阵法中,再度成为军阵法的一员。
“啊?!”他大惊失色,脸色死灰,此时浑身都是破绽,但依旧凶相毕露地说道:“我乃人王,凭你的境界根本杀不掉我!”
巨响声中,三股力量形成对冲,平原上的大地开始下沉,而我的手臂则传来了强烈反震力,开始变得酥麻起来,三大人王联手,就算是我身后有个军战阵也略有些吃力了,除非动用剑心通明,或者金戈画仙,否则根本抵挡不住。
“轰——”
“嗡——”
“好!”
仙骨剑冲天,先民指路!
我高举仙骨剑,低喝道:“准备迎战!这片平原,就是他们的墓地!”
堂姐皱了皱眉,一根玉指扬起,对着远方的众人轻轻一压,顿时一缕缕雷光落下,神阵的杀意涌动,轰了下去!
一缕缕金光升起,军阵法第二重力量爆发,所有的血气都蒸发起来,引发自身潜力底蕴的一战,这一战,再也没有退路了。
半步人王固然杀不掉人王,但,如果踏入剑心通明,修出剑罡,那就两说了。
双臂微微发麻,周围的空间被震得嗤嗤作响,后退数步,而对方则被震得飞退数十米,显然力量上居然被我给压制了。
天崩地裂般的响声中,护城神阵一阵剧烈颤抖,上方被洞穿出了一道数十米的口子,看起来十分吓人,整个大阵都在疯和*图*书狂颤抖着。
火界人皇咬牙道:“你们步家一脉万年前就坏了我火界的大事,如今居然还想螳臂当车,你以为区区的一个护城神阵就能灭杀我们吗?”
一道道雷霆在堂姐意志的指挥下坠入火界军队的战阵之中,雷霆如刃,那些军士哪里抵挡得住,一时间被劈得焦头烂额,血流成河,这还不算,护城神阵形成的威压如山岳般降临,远方成片的火界军队直接全部身躯炸开,化为血雾,由堂姐祭引的护城神阵果然威力非凡,至少是我所掌握的三倍有余。
“臭小子,你想怀我火界大事?找死!”
“蓬蓬蓬!”
四个千人大阵直接被轰开,数千人化为尘埃!
三大人王疾驰而来。
兵铸山内,女山目光幽幽,道:“糟了,火界居然有轰天印,难怪敢那么大咧咧的杀入你们的郡国腹地,轰天印是一种上古奇阵,专门破除护城大阵,一旦祭动,就算是神阵也能从内里直接破开,我们都失算了,他们居然还有这一手。”
“滚开!”
“轰轰轰——”
不能力敌!
灵识探入传音手环,我疾速道:“姐,火界人皇已经出现,可以动手了,不然……我的人就要白白的死掉了,立刻!”
长空之上,人王欺凌而至,一个个身影横扫而过,猛招降临,一道道火掌、战矛、铁斧的攻势落在人群中,激荡不已,仅仅一个回合,前排的三个军战阵就被击破了,数百人殒命,后排军战阵疾速弥补空白,踩着同伴的尸骸,继续血战。
我心头剧痛,那些都是活生生的人,竟然就这和*图*书么灰飞烟灭了?!
一名中年人王怒吼,七大人王尖啸着扑向了大地上的轩月战骑。
手持战矛的人王怒吼疾驰而来,他大约是人王境初期,刚刚步入血灵境,修为并不稳固,但战矛从天穹扫下,这一击却威势极为不凡。
我气息沉下,体内人王力爆发,十重灵海共鸣起来,手中仙骨剑猛然扫出,直接轰出了万物剑诀的第二式——仙剑斩月!
战矛蕴满人王力,振荡出一道道浮纹,力量盈满。
“这怎么可能,区区一个半步人王能震退本座!?”他大惊失色,抬头时我已经一剑凌空斩落。
“步璇音。”堂姐淡淡道。
“来了。”
“立刻阻止轰天印!”我说。
“山主,杀得漂亮!”周围一片喝彩声。
女山道:“你去,我来助你!”
……
“嘭——”
就在这时,一个宏亮声音从空中传来,只见一团火焰在天穹之上铺开,一股压迫得人几乎无法忍受的气息降临,皇者之气迸发,火光中走出了一位皇者,约三十岁上下,生得剑眉星目,横生霸者之气,是火界人皇,终于来了。
……
“死!”
众人齐齐高举战刃,怒吼声连成一片。
我深吸一口气:“继续血战!”
后方,数百名实力不凡的龙界老者走了出来,每个人的身上都充满印记,头顶上空有梵音缭绕,似乎是——佛道?
“步璇音,你太灵境巅峰了?”他冷冷道。
一剑斩空,将数十名火界骑兵撕成粉碎,我眉头一扬,空中的那气势超然的人王老者从天而降,手掌张开,蕴满磅礴气息的掌印拍打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