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九十四章 邪道妖女

我点头:“永结盟好,为兄弟之国,云皇愿意的话,可以就在这里签订国书,我和总长都在国书签字就是了。”
“那么,我也该走了,下次再见的时候,可能就是在上界了。”
“好,来人,请国书!”
“你到底是谁?”
我心头一颤:“放逐之地的势力能在灵界杀人?”
红月轻轻撩了下发丝,显得更加妩媚动人,道:“没有能力做到的事情就不必要再做了,灵界经受放逐之地征伐之后已经元气大伤,没有个上百年是不可能恢复元气了,所以根本没必要再染指龙界了,何况……龙界如今已经出现了三位人王,步璇音、苏颜和你,哪一个都是足以逆转形势的强大存在,灵界就算是派君王来,也无济于事了。”
那也只能修炼凤凰法和万物剑诀了。
“他们是一群凶徒,有什么事情做不出?”红月一双美眸看着我,叹息一声道:“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你居然凭着一击之力就率领轩月剑域击溃了火界的百万雄师,堪称是一个奇迹,这一点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红月踏空而起,如玉脚掌踩着一缕血云,转眼消失于夜色中,好一个邪道妖女,论姿色与对男人的吸引力,她确实是顶尖的,直至她走远之后,我才皱了皱眉,摇摇头,这种妖女离得远点,一不小心就会被她惑乱道心了。
“以我对上界的了解,你们灵界修炼血术,在上界应该是属于邪道的。”
我狠狠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察觉自己心绪波动太和*图*书大了,淡淡道:“你不要信口胡说。”
我心头一紧,却依旧装出轻描淡写的样子,道:“我姐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过问吧?”
“又有什么区别呢,你能斩杀人王境巅峰的火界济宁王,自然配得上步王的称号。”
疾风平原一战之后,我又下令分兵剿杀,轩月剑域的军队化整为零,每五千人为一个军团,横扫云族境内的十几个火界零星军队,仅仅花了半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把火界留在云族的军队几乎全部斩杀殆尽,而逃生的数百人火界军队则进入北域大荒之中,成为一群流放者,已然无足轻重了。
我大惊,她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逗你的,你这人就是太认真了。”
“是。”
力量盈满,实力上已经满足了突破达到人王境的限制,但是在法则上却还欠缺了许多,毕竟我达到过地御境、天御境、星御境的极境,想要觉醒人王血脉,要求与条件也十分苛刻,这是身体的一种本能,既然是天骄,就不可能随随便便的完成突破,这种道理就像是水缸一样,造化越大,水缸越多,想要灌满需要的水也就越多。
“我之所以留在龙界没有返回灵界,就是为了等待生造道开启的短暂瞬间。”她抬头看着我,说:“如果你也去上界,我希望能与你并肩。”
“故人相见,竟然不认识了?”她微微一笑,转身看着我,月光下,她的面容开始变化,一身侍女服饰开始湮灭,取而代之的和_图_书则是一袭华美的红色长裙,将妖娆曼妙的身段勾勒得极为动人,这样子,正是红月君王。
随后,我和苏希丞一起在国书上留下自己的名字与生命印记,从此云汉两族永不侵犯,算是盟约已成了。
一名极为秀美的侍女捧出一卷空白玉简,白拓尘抬起手指,在玉简上奋笔疾书,转眼间就写成了一卷永修盟好的国书,随后给众人过目,沐王、苏胤晨、苏希语等人都看了,纷纷点头,同意这份盟约国书没有什么问题。
“知会一声你。”她目光幽幽,看着荷塘月色的波光粼粼,道:“四个月之后乃是跃龙门之期,相信你四个月内一定能完全觉醒人王血脉了,到那时,你会参与鲤鱼跃龙门,寻求去上界之路吗?”
……
就在这时,那捧着玉简的侍女却走向我,蛮有深意的一笑,道:“殿下,可否移步叙话?”
“你闭嘴!”
“为什么不?”
第四天时,苏希语率领边戍军团助战,把整个战场都团团围住,设下无数禁制,并且以火炮助阵。
我点点头。
红月一双妩媚眸子深深的看着我,道:“步王,这种时候,你还把我当成敌人吗?”
“红月?你居然在这里。”我皱了皱眉,她的修为似乎更高了,已经达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地步,似乎……隐隐然超越了人王境。
“你今天那么大胆的混入云族皇宫,目的到底是什么?”我问。
“难怪一直都没有暗族的消息,就仿佛凭空消失了。”我看着她,问道和图书:“红月,你终于打消了占据龙界的打算了吗?”
席间,白拓尘手捧玉杯,笑道:“若是没有轩月剑域与灵修世界军队的鼎力相助,恐怕我云国没有那么容易就能复国,白拓尘在此多谢诸位,因为希望云汉两族从此能永修盟好,不知道苏希丞总长大人对此有何看法?”
红月淡淡笑道:“好久不见了,步王。”
直到第五天时,近十八万火界军队被歼灭,整个疾风平原变成了人间炼狱,到处都是一堆堆的尸骸,火界军队有来无回,在火界人皇、济宁王等人王级强者战死之后已经失去了主心骨,根本不知道该怎样才能返回火界,结果只能全部落得一个被歼灭的下场。
“不知道,或许会,或许不会。”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便点点头,找个借口就起身跟着她走入了皇宫深处,她的身法极为精妙,几个起落间与夜色溶于一处,数息之后进入御花园,站在一片平静如镜的湖水边,背对着我,柔声道:“好久不见了。”
“那么你来的目的是?”
轩月战骑以横扫之势斩杀数万人之后,火界的几个大将又调遣军队过来,试图与轩月剑域的军队在这里决战,然而他们却低估了明月军的战力,火界先后增兵两万、三万之后,依旧被血洗,整个疾风平原变成了一个绞肉场,火界军队投入多少进来,就被斩杀多少。
“你这是在强人所难。”
又一个月后,万物剑诀没练出一个所以然,不过剑道意境和图书倒是越发的深厚,已然达到剑心通明中阶了,完成了一次自我突破!
……
“没错,血修一向被认为是邪道,不过上界对邪道没有那么多的恨意,邪道与正道是共存的,如果你去了上界加入正道教统,也并不影响我们交个朋友。”
我笑笑:“没问题,不过拿出诚意来,把东临的狗头斩下来送给我,我要祭奠我的师父沈步云。”
十五天后,云皇白拓尘在国都泽云城设宴,款待灵修世界的战将,十分隆重。
疾风平原上的战事整整持续了五天之久。
苏希丞一摆手,道:“云皇说错了,灵修世界如今唯步王府说了算,两族是否建立邦交,要看步王府的人如何说。”
一个月的时间,将剩下的龙魂精魄全部炼化。
“我有小颜了。”我说。
“是么,那可以试试。”她目光明媚,轻笑道:“如果你也参与,那么你一定会是这次一千下界跃龙门中的佼佼者,龙界第一人杰步亦轩,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如果能一起前往上界,能相遇的话,我希望我们之间不再是敌人。”
我皱了皱眉,说:“你对我的事情那么清楚,想必火界攻打灵修世界的时候你也在,虽然灵界是邪道,但毕竟这里也是灵界暗族的生存之地,你们居然从头到尾都作壁上观了。”
“有仇不报非君子,我会的。”
白拓尘看向我,道:“步亦轩殿下认为如何?”
她笑笑:“既然步璇音不在龙界,那只有两个解释,第一,是她的修为突破了元灵境,达到半和图书圣的境界,可以强行突破生造道飞升上界了,第二,她已经死了。”
“来看看你,不行吗?”她目光幽幽,倒是有几分一往情深的样子,不过我不相信,也就在数息之后,她自己都忍禁不住的笑了:“好吧,骗你的,今天来这里只是想打探一下消息,一个月前的大战已经结束了,但是却一直没有见到北国女王步璇音,甚至连她的气息都消失,她是否已经飞升上界?”
“交朋友吗?”
“我怕我不认真的时候你会受不了。”
红月道:“怎么,步王在责怪小女子没有出手吗?”
红月抿了抿红唇,说:“何况如今的东临与你而言还算是匹敌之人吗?一旦你踏入人王境,以你的底蕴,一根手指就足以碾死东临了。”
她微微一笑:“没事,我可以做小。”
她幽幽的看了我一眼,道:“很多时候身不由己的,你以为我灵界中人好过吗?放逐之地可没有把筹码全部放在龙界,相反,我灵界处于世界缝隙之间,早在一个多月前就被放逐之地的势力入侵、攻伐,以至于灵界损失惨重,甚至失去了极为半圣级别的强者,若不是父王血战,恐怕灵界已经不复存在了。”
“别这么叫,我还没有踏入人王境。”
次日,返回轩月剑域,祭拜了师父石冼之后开始在时钟塔内闭关修炼,四个月时间突破半步人王,必须正式觉醒人王血脉才行。
“此一时彼一时了,灵界设立于龙界的暗族已经全部返回了灵界,你没有察觉吗?”
“人王步亦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