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零四章 命中一劫

她扶着我起床,随后披上一袭斗篷。
神藤树轻声道:“此乃命中一劫,你又何必介怀。”
“你确实不能再用人王力了,不过……以法则悟性一样能通过龙门的考验,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你只需要静静的领悟剑道奥妙与万法规则就可以了。”
“不了。”
“神藤树前辈,我有可能彻底清除体内的九幽之毒吗?”
吃完一碗粥之后,体内开始产生出力量来,便挣扎着起身。
我重重点头,随后对澹台瑶道:“走,我们去药园,见见神藤树前辈。”
“会,我的一根枝条已经伸入上界了,只要你去了,我就能找到你。”
澹台瑶小声道:“你中了九幽毒素之后,炽羽担心仇家会报复进攻轩月剑域,所以已经在这里守了十天之久了,原本荒古圣殿传人、武圣阁传人也在,不过三天前走了,要去闭关一段时间准备跃龙门的事情。”
炽羽道:“朱雀血脉是太古流传的圣脉,我体内流淌的血是圣血,足以抵抗九幽毒素,我试验过了,扎你的那根毒针刺入我的体内,剧毒直接就被血脉排斥掉了,所以我建议,只要你换血,把全身的血换成我的,这毒素自然不治而愈。”
“客气什么?”
“明白了。”
“小轩,你来了。”神藤树主动说话。
“只是初期而已,尚未完全重塑。”她眼圈一红:“你感觉怎么样?”
“距离跃龙门的时间还有多久?”我问。
我看着她:“你重塑肉身了?”
“步亦轩是灵修界的英雄,一人一剑斩杀上界四大人王,谁能做到?如果没有步和*图*书亦轩,我们这一界必然被覆灭,他是为了整个龙界而变成这样,只要能救活他,任何代价,都可以付出!”
鼻间有芬芳果味,澹台瑶正小心翼翼的将一颗圣果碾碎,汁液顺着我的喉咙流入,随后,她飞快拍出一张符箓,周围空间里轰隆隆的作响,这张符箓看似简单,但却蕴藏圣道气韵,一时间雷劲涌入身躯,将毒素短暂镇压。
我悠悠舒了口气,尽量放松身体,靠着床头,道:“我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说一下吧?”
“哦,什么建议?”我问。
我睁开眼睛,看着她,却笑道:“阿瑶,好久不见了。”
“嗯,刚刚好,谢谢你,阙然。”
神藤树沉默了一会,道:“我也不能肯定,但一定有办法,如今跃龙门之期将至,你必须前往上界,上界的灵气规则更适合清理毒素。”
澹台瑶抿了抿红唇,道:“步亦轩,其实……”
她手握炽烈燃烧的符箓,却泪水滚滚的看着我,一言不发,继续祭炼符箓的力量来镇压我体内的毒素,而此时,女山推门而入,见我醒来,露出欣慰之色,道:“看来龙武山请动的圣者符箓还是有点用的。”
我微微一怔:“我已经不能动用一丝一毫的人王力了,还怎么去上界?跃龙门的时候可是万千人王境俊杰一起搏杀,最终只有不到一半人能进入上界的。”
“没事的。”我笑笑:“能保住一条命就已经不错了,如果没有这些圣药和灵符,我恐怕已经死了,就再也没有机会去见小颜了。”
“原来如此。”
我声音和*图*书不大,冲着远处喊道:“炽羽!”
“不如再躺一会,你的身体还在恢复。”澹台瑶制止。
踏入药园,每走几步我就会停留一下,有种淡淡的昏厥感,此时的体质实在是太弱了,几乎快要被九幽毒素变成了一具残废之躯了。
剧烈咳嗽了几声之后,我皱了皱眉,说:“阿瑶,扶我出去走走。”
站在镜子前,静静看着镜子里的人,我几乎快要认不出这是自己了,以往的英气逼人早就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病怏怏的样子,脸色惨白,仿佛一个弥留之际的柔弱书生般。
我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作为朋友,你为我做的够多了,只是一来这样对你影响比较大,二来……我的血脉全部换成你的血,我就等于种下朱雀一族的印记,血脉换了,再也无法修炼自己的人王力与人王技,与我修炼的初衷不一样。”
“或许,可以请求圣者投影。”
“哦……”
“死过一遭了。”
他睁开眼睛,一双朱雀的眸子熠熠生辉,一掠而至,带着轻微的热风,笑道:“步亦轩,你终于醒了,我就知道,龙界第一人王怎么会就此败在区区的毒素之下,我相信你一定能好起来,再次跟我一起横扫强敌的!”
走出风起楼,不远处的竹林下,一位宛若雕像的少年站在那里,手握不灭战矛,正是炽羽。
“那就好。”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滴玉露顺着喉咙流入身躯,滋润接近干涸的身体,镇得喉咙处的毒素嗞嗞作响,湮灭了少许,好过多了,灵墟内也终于产生了一些人王力,足以和图书支撑着睁开眼睛,当我睁开眼时,发现正躺在风起楼自己的床上,一旁,女山坐在床边,更远处,澹台瑶、唐阙然伏在沙发上睡着了。
“嗯。”
“好……”
“这……”澹台瑶娥眉轻蹙,没有说话。
“二十天。”女山幽幽道:“你不必再去考虑这些了,如果此时你强行修炼去跃龙门,只会葬送了自己的性命,放心,上界我会替你去,帮你找到小颜。”
“谢谢你了,炽羽。”
我摇摇头,喘着粗气,说:“再躺在这里,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人,非把自己给逼疯了不可,我想下床走走。”
“可是却能救你的命,我觉得应该一试!”
我静静的坐下,身体晃了晃,道:“神藤树前辈,你能探查到小颜的下落吗?”
我皱了皱眉:“把我的血换成你的血,足以让你血脉枯竭,轻则修为降低,重则有生命之忧,这个方法不可取。”
“她的生命印记出现在上界,你不必担心。”
他反倒是不好意思,挠挠头道:“那么客气做什么,我们是朋友,应该的。”
“嗯!”
过了许久,再次醒来。
“无论如何,尽一切代价都要救回他!”
……
“小轩,中了九幽毒素之后,你的感觉如何?”神藤树问。
三步一歇,许久之后终于来到了神藤树下。
我咬着牙,道:“都怪我太自大了,以为一己之力就能击败洛凡,却不想他居然还有这么一手,如果听从阿瑶的劝告,或许就能避过这一劫了。”
我叹息一声,那种昏沉沉的感觉再度侵袭而来,仿佛要吞噬我和图书的神识一般,便一咬牙,调动体内仅剩的一些人王力来抗衡,但体内深处潜伏着的毒素飞快涌动起来,要镇压我的反抗,转眼间就再次昏厥了过去。
澹台瑶眼圈一红:“其实,你只要不动用人王力,就没事了,这些毒素都已经被镇封在你体内的各处角落,除非你动用人王力,否则它们短时间内是不会反噬的。”
我看着他:“你会跟我一起去上界吗?”
这时,唐阙然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香喷喷的灵粥,道:“昏迷了近十天,饿了吧?”
体内一片灼热,仿佛有无数毒虫正在吞噬血脉、肉身一样,灵墟、万物剑心、十重灵海变得极其暗淡起来,连一点点的力量都提不起来了,九幽剧毒,只有在一些古老典籍上才记载有的剧毒,身中这种毒素,令人哭笑不得,大脑昏沉沉,迅速陷入了沉睡中。
“可是……这一界的造化只有那么多,谁人能救?”
我虽然只是点头,但心底却震撼无比,神藤树简直是道法通天啊,凡界的一株树,居然能将一根枝条直接破界伸入上界,他到底是什么来头,恐怕远远不止是古国界上的一株护国神树那么简单了。
“九幽奇毒,乃是汇聚了暗幽、清幽、鬼幽、阴幽、鳌幽、悔幽、魂幽、申幽、冥幽九种集腐败、死灭、污秽之气的存在,算是天下间最森罗的毒素之一,你拥有真龙之气护身才能保住一条命,换成一般人恐怕早就被毒杀了。”
“丧失力量而已。”
“只是镇压,不是清理,对吗?”我问。
……
“咳咳咳……”
“嗯!”
“好http://m•hetushu•com吧。”
“你醒了?”女山轻声道。
“既然如此,我也不强求你了。”炽羽咧咧嘴,道:“不过我相信,那个打不死、灭不掉的步亦轩绝不会就此屈服,败在一门毒药之下的。”
说着,他看向了澹台瑶,道:“澹台大小姐,你们还是不愿意接受我的建议吗?只要接受建议,步亦轩就能恢复原状。”
我缓缓抬起手臂,看看手掌,却发现指尖处一片漆黑,九幽毒素就存留在其中,不断侵蚀、腐坏浑身的新生细胞,不由得一声叹息,难道此生只能像是一个废人一样的活下去吗?如果不能动用人王力,不能修炼,谈何去上界?
神藤树高耸入云,看不到终点,仿佛是横行于天地之间的一种通天造化一般,他的树冠怕是已经离开了轩月剑域的区域,探入九霄了。
昏昏沉沉中,听到了许多人在说话,有澹台瑶的声音,也有炽羽的声音,还有荆少行、洛言、洛宛等人的说话声,而我自己则不能自控,甚至连眼睛都睁不开,浑身一点力量都调动不起来,血脉中、骨血中,一缕缕火辣辣的毒素正在肆虐,破坏着我的身躯。
女山点头,说:“你第一次醒来,是食用了大罗剑域珍藏的百花玉露丹,整个大罗剑域也只有一枚罢了,期间,荒古圣殿传人送来了一株起死回生的圣药,武圣阁传人也送来一株能镇封肉身、防止被毒素侵蚀的七芯龙果,而就在三天前,龙武山以祖师神像引动圣者投影,他们在上界的祖师应允,赐下一张符,来镇压你体内的九幽毒素。”
我笑笑,点头道:“嗯,会的,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