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零九章 最后一人

我深吸一口气,什么都不说话,拄着仙骨剑就开始登山,甚至在登山之前服食了一颗化灵果,以此来获得更多的体力,我现在的体质比凡人强不到哪儿去,甚至还略有不如,只有借助灵果的力量才有可能在一个多时辰内踏上山巅。
……
“找打!”
“唰!”
器灵老者一捋白须,笑道:“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登上剑山的顶部就算是过关了,不过要小心,剑山中隐藏着上古剑者的意志,他们的意志虽然不会杀你,但却会挑战你,只有击败了他们才能继续登山,此行你的对手成千上万,抓紧时间吧。”
很明显,我是最后一个走出跃龙池的下界人王。
会有人挑中我吗?
器灵老者再度出现:“只有两炷香的时间了,你还需要留有十息时间给第九重天,所以,快点行进吧,否则你可能就要错过龙门期最后的时间,与跃龙池无缘了。”
“没错,你败了。”我点头一笑。
这一剑的剑道层次至少已经是剑随心动巅峰了,不过层次还是太低。
空中泛起一缕涟漪,器灵老者那仙风道骨的身影出现了,目中却带着不解与惊奇,道:“十七年了……你竟然在这片无人领域呆了十七年了?”
我欲哭无泪,拄着仙骨剑再次站起身,道:“我会爬到山顶的,前辈请放心!”
……
器灵老者抬手在空中写出了白斩二字,随后一指点去,前方出现了一条走出跃龙池的大道,距离跃龙池再次封印只剩下不到二十息的时间了,我也不多和-图-书说什么,迈步冲向了那道碧波中的道途,但体内的人王力飞快消失,当我踏出碧波的那一刻,恢复成了病怏怏的样子,仙骨剑收了起来,浑身血迹斑斑的走出了跃龙池,站立在池水中央。
我意念一动,六重剑罡包裹的仙骨剑直接将他的脑袋都斩飞了,冷哼一声:“哼,不堪一击!”
山巅周围忽地晃动起来,地底升起,直接进入了剑道九重天的最后一重天,天空变得蔚蓝起来,周围的景致不是一般的好看,甚至能够隐隐约约的看到自己深处一个巨大灵池之中,而灵池外则有密密麻麻的人影,气息澎湃,其中不少人都达到了一个令人恐怖的境界,那里,已经是上界了,而那些人,正是上界来挑选跃龙池中下界人杰的门庭。
“可以了……”
我气如牛喘的看着空中,道:“器灵前辈,带我去剑道九重天,时间快要不够了!”
仙骨剑一抖,直刺向他的面门,剑刃分开两侧空气,如一滴水落入凡尘中一样,同时六道剑罡颤抖,蕴藏在战剑之中,这一刻短暂的再次获得人王力,这种感觉简直太好了,我也知道,一旦走出了剑道九重天,我的人王力将会再次消失,所以十分珍惜这种拥有强大力量的感觉!
突然有些想笑,此时的我可真像是一个大脑超级发达,却四肢简单的柔弱书生。
“不必客气。”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道:“记住,在上界不要辱没了我下界灵修的威名,大道争锋强者胜,早点寻回力量,http://www.hetushu.com我很期待你在上界扬名的那一天,你叫什么?”
跃龙池四周,满是各大门庭的人,许多人正在离去,也有一些人看着我,顿时一个个脸上满是失望。
他虽然不解,但依旧抱拳拱手道:“在下输得心服口服,十年后再来挑战跃龙池,再会了。”
“剑道八重天,名为登剑山。”
我只是一个眼神之后,他与剑就一起飞了出去,悬殊了两个大剑道境界,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剑心通明?”
“还有半个多时辰,时间不多了。”器灵老者身躯浮现,提醒我说道:“或许,这一重考验对你而言太难了。”
“咻——”
拄着仙骨剑,我再次攀爬在剑山上,当抵达五千米山巅时,一剑拍飞了山巅的上古剑者意志,他只有剑心通明初期的水准,根本无法与我抗衡,但可以想象,如果换了别的下界剑道人杰来闯关,面对古来罕见的剑心通明初期强者,恐怕少不了一场恶战,甚至绝大部分人都会惨败。
“我……我是不是没过关?”我心头一颤,充满恐慌,那些上古的妖孽人杰不会真的那么变态吧?莫非人人都在这种孤独煎熬中超过了二十年以上?
继续充满艰辛的登山,数十次在崎岖的山道上滚下来,摔得浑身都是剑痕伤口,但抹点药膏就再次起行,爬到四千米高度的时候,整个人累得快要虚脱了,一道上古剑者意志浮现出来,似乎有些厌恶的看着我:“哼,原来是一个废物登山来了,真是不堪一击和*图*书。”
“那就……努力吧!”他的神色也颇为无奈。
“下界修士就是下界修士,不能寄予太多期望。”
唰一声,周围的荒芜原野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座剑山,整座山都是由古剑构成,一柄柄古剑早就已经荒芜、枯朽,锈迹斑斑的连接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座至少五千米的山岳,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剑山,而我和器灵老者就在剑山的山脚下。
“哦?”
“剑山上耗费我太多时间了。”
我想了想,不用真名,只是轻描淡写道:“我名白斩。”
“多谢你了,前辈。”
“好。”
他猛然身形一动,速度很快,人王血脉涌动,居然直接施展出了人王技,是一种增强兵刃威力的人王力,那长剑嘶风声不绝,化为一道流光,速度快得有些惊人,不过……在我的万物境内,这种速度还是一样不够看。
中年强者一怔,急忙后退,神色颓丧道:“我败了。”
……
“再会。”
他冷哼一声:“老子一剑就能击败你,你最好自己认输吧!”
“剑道第九重。”
“好。”
我挠挠蓬松的头发,两行泪水落下:“我居然苦熬了十七年,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待我……为什么啊……”
爬到两千米高度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了,意念一动,依旧一招内破了上古剑者意志的剑招,将其击败,但浑身湿透,喘得连舌头都快要伸出来了。
我不禁哈哈笑道:“还有百息时间,打败你我就可以去上界了!”
一道人影飞临身前和_图_书,是一个手握阔剑的中年人,看起来只是人王境初期,也难怪,他跟我一样都是最后一批过关的人,实力属于这次鲤鱼跃龙门中实力垫底的一批人,绝对强不到哪儿去。
再爬升一百米,气喘吁吁,坐在山道上休息,整个人累得已经浑身大汗了,有些哭笑不得,我这副身躯已然成了自己的负累了,原本凭借剑心通明高阶的境界足以横扫这座剑山的强者,而因为九幽之毒的关系,我却不得不气喘吁吁的爬山,一个个去拜访那些上古剑者的意志。
……
浑身猛然充满了人王力,这是剑道九重天规则的给予,事实上并不是真正的对决,而是两个人以剑道意境演化出的身躯来决战。
我抹了抹眼泪,点头:“好……”
“好!”
他看着我,又补充了一句:“还有,这些剑者意志都只是一股精神力罢了,你演化内世界与他们决战即刻,不需要动手,不过……这五千米的高山却是要自己的肉身来攀越的,这一重天将会是对你最大的考验,对你而言,难度超过剑道第九重天。”
“这白斩,多半是没有哪个强大宗门会要了。”
“原来是你这病歪歪的小子。”
“好了!”
“居然是个病秧子,最后一个走出跃龙池的人果然令人失望。”
“哼,居然名叫白斩,怎么不叫白斩鸡呢?”
谁知道呢!
身躯随风而动,轻而易举的避开了这一击,同时也看透他的剑道境界,问剑心田高阶,放在下界还能算是一个剑道高手,但在上界就只是那么一回http://m.hetushu.com事了,只能算是个高手,但却谈不上天才。
器灵老者沉声道:“考验很简单,将会从同一时间进入第九重天的修士中选出一个作为你的对手,击败他,你就能走出跃龙池,进入上界了,如今还有百息的时间,你准备好了吗,准备好的话,我就即将接引你的对手过来了。”
器灵老人笑了:“没关系,十七年弹指一挥间,外界只过了十七息罢了,但对你而言却是多出了十七年的精神熬炼,对你而言也是天大的机缘,如今你还有一个多时辰的时间来闯八重天和九重天,现在就去剑道八重天吗?”
“嗡——”
继续登山。
剑山崎岖,一柄柄古剑锈在一起形成了山道,当我摇摇晃晃的爬到了百米高度时,前方一柄剑忽地从剑山之中拔出,紧接着被一道虚影握在手中,周围的小世界开始演化,顿时我和他进入了一个虚幻世界,开始决战。
他不解的看着我:“朋友,以你剑心通明之天资足以跻身于最早走出剑道九重天的那一列人之中,可你为什么居然来得那么晚?”
“什么,一年就过关了……”
他的身影迅速消散,而器灵老者则说道:“好了,你已经通过剑道九重天的考验,可以前往上界了,我这就送你走出跃龙池。”
器灵老者却用看变态的目光看着我,说:“在七重天内待上一年就算是过关了,自古以来意志最为坚韧的一位修士也仅仅坚持了三年九个月而已,你居然……十七年,真不知道你的内心世界是怎么想的?”
铁剑破空而来,嘶风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