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一十四章 晋级一万名

众人一一上台,包括之前跟我说话的那瘦子,那么巧果然真的是一个组的,当我踏上台的时候,他的目光变得无比锐利起来,对身边的几个人说道:“陆徽很强,先放过他,把这病歪歪的小子送下台,各位觉得如何?”
“唰——”
这瘦子那么猖狂,也是有一点本事的,这么搅弄风云,多半是想趁乱取得宝贵的唯一名额,所以才会说出那么多话,毕竟光凭实力的话,他还差得远。
“你居然隐藏了修为!”
“这位道友,你是第几场?”一个瘦子问道。
他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直接被一脚踹飞离开了战台,而我丝毫不停留,身形回旋中左臂轻轻一振化为一道罡风席卷而去,将另外七名星御境强者被掀翻落向战台下,只剩下那人王境初期的少年苦苦支撑,挡住了罡风的席卷。
窗外熙熙攘攘,不断有强大古老的家族进入中州城,许多家族都把振兴的希望寄托在一些天才身上,所以这些天才来到中州参赛,这些家族自然也派众多高手随行保护,一时间中州城更显得人才济济起来,动辄就有年轻一辈彼此较量,大打出手,十分热闹。
这少年人王一惊,铁拳同时出击,低吼道:“开山拳!”
他目光大盛,雷鸣般的低啸起来,剑刃裹挟着一道雷光急刺而来,周围气浪席卷,倒也有几分气势,这人已经修炼到问剑心田中阶的地步,算是剑道中小有所成了。http://m.hetushu.com
就在我回身的一瞬间,一缕剑吟声爆鸣起来,那人王境中期的少年居然已经击败了所有九个对手,台上只剩下我跟他了,一剑狂鸣突袭,想打一个出其不意,如果我挡不住这一击,恐怕就要死在战台上了,大比规则中禁止杀戮,但失手错杀倒也无法追究,毕竟刀剑无眼。
大比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这群人倒是很聪明,知道先把较强的给清场了。
刹那出剑,月刃暴射而出,在空中回旋出一道角度,我隐藏在体内的人王力瞬间爆发,以巧劲拨开了瘦子的长剑,飞身而起,一脚踹在他的腹部。
两柄剑的意境碰撞在一起,对方这少年人王立刻吐血飞退,狼狈不堪的调动人王力在空中形成凝滞效果,以阻止自己落下台的趋势,不过我也不可能让他得逞,瞬间发动人王技——极速,一脚裹挟人王力飞踹下去,这少年顿时轰然落地,被淘汰了,满面的忿恨与不甘。
……
“铿——”
城池主街道上已经戒严,百姓回避,一列列雄骏无比的战马飞驰来回,唯有手持参赛令牌的人才能畅行无阻,我手持的虽然是步家村的古老黑色铁牌,但也拥有畅行的资格,一路无阻的来到赛场,却只见偌大的赛场人山人海,无数门阀已经提前派人在观战台上了。
通一声巨响,两人各自震得后退,区别在我只后退了半步,而他却和-图-书接连后退七八步才止住身形,脸上满是惊骇,转而化为强烈战意,低喝道:“你隐藏了实力又如何,这方战台只有一个人能胜出,那就是我,而你,不配!”
令牌上柔和光芒泛起,一道声音在心中响起:“晋级下一轮,次日准时参赛。”
不过,依旧不够看!
瘦子一声尖啸,长剑焚风而来,带着炽烈气势,低喝道:“小子,滚回家养病去吧,你这种人还来凑什么热闹!”
等待区域,密密麻麻的人群拥挤在一起,五十七号战台巍然耸立,有五米高,十丈见方,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而参赛者则一个个都相互戒备的看着,也有的开始窃窃私语,寻找自己那一组的天才,想要彼此联手,先解决一些强大的对手。
这场大比的参赛者超过二十万,想要进入前一万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
算了,管他那么多,把其余十九个对手干趴下就是了。
“嘶!”
左拳蕴满气劲,骤然轰了过去。
四天后。
星御境巅峰!
我一直留在客栈内,潜修真龙术,而女山这不安分的家伙身躯尚未完全重塑就出去看热闹了,而每次回来总带来许多消息,以至于我对中州各大门阀、势力的了解也更多了不少。
这人分明是想杀我,好狠的剑道心境!
“同意。”
每一剑都蕴含九马画山意境,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当退无可退时,剑锋直刺而出,剑意www.hetushu.com锁定下,少年人王不禁悲鸣一声,自行踏出了战台,要么认输,要么死,就是那么简单。
我摇摇头:“无可奉告。”
就在刹那之间,月刃出击,剑锋裹挟着人王力,凝显出一片沼泽的意境,在我抖动剑柄的瞬间,剑刃狂舞起来,在前方形成了一片人王力形成的漩涡,这一式取自于神龙取水的奥妙,但却又不是神龙取水,剑刃一抖之间就卸掉了对方超过一半的力道,并且带着剑势偏移了原先的攻击轨迹。
女山早早的就进入了兵铸山,准备跟着我看热闹,而我则穿上了一袭新的素衣斗篷,虽然不像是上界的天才少年们一身华贵衣物,那些衣服不但炼化铭文,更加绣着各种名贵的金银纹理,一看就是一件衣服都价值连城的那种,而我这身不一样,素淡得很,不过配上依旧有几分病容的样子,倒也相得益彰,透着几分儒雅之气。
一场场比试结束,没过多久就已经到了十二场,该我上场了。
“吓?”
“你……怎么可能?”
上界虽然有一千州,但中州是其中的佼佼者,人才辈出,如果能在中州的精英大比中暂露头角,也是接近上层的最快途径,说起来我能持有一块步王府的参赛令牌,倒是天降的巨大机缘,否则真不知道去哪儿才能获得这么一块通行证。
他的目光立刻变得毒辣起来:“哼,叫你装,一会第一个被淘汰肯定就是你这个病秧子。”和图书
一名身穿锦衣的少年一跃上台,身法精妙,行云流水,人王力涌动,是一个人王境中期的强者,大约也是我们这一组里最强的一个了,冷笑道:“陆家堡,陆徽,领教诸位的手段了。”
第一场预选,就是二十万人海选,一共一百个战台,每个站台上将会有二十人上台,最终只有一人获胜,而获胜者则直接进入前一万名,参加接下来的单人比试,规则十分残忍,但也可以理解,参赛者太多了,纵然是这样的规则,每个战台今天都要打上一百场才有可能决出最终的一万名。
陆徽则冷哼一声,将目光落在了另一群人身上,显然没把我们放在眼里,战台上一下子分成了四派,而我和陆徽是各自成一派的两人,区区的二十人比武居然也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随后第二批二十人开始准备,上台对战,这次他们似乎有了计划,十多名星御境中后期的强者联手,将一名人王境初期的参选者给率先打飞出去了,随后最终获胜的是一个浑身血迹斑斑的星御境巅峰强者,可谓是一场惨胜。
次日清晨,精英大比之日正式到来。
我没有说话,挥剑猛攻。
可惜,捡软柿子捏的人,尝尝会捏到铁柿子!
不久之后,胜负明了,果然是那人王境中期的强者取胜,进入下一轮。
消耗了近一百根血灵晶,终于,左手也发生了变化,一道道鳞片在白雾中凝显而出,而左手五指尖端的毒素也一一被排和图书斥了出去,也就在左手毒素被驱散的一时间,四道分脉恢复运行,如此一来就共有七道分脉恢复了。
我懒得理会他,只是抬头看着战台上的第一场比试,每场比武以半炷香为限,超过时间则由战台器灵判别胜负,而此时,第一场的二十人已经全部上台,一个个气势爆发,最弱的一个也有星御境初期的修为,最强的一个则是人王境中期。
二十人里一共有两位人王,看来比我想象得要简单得多。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倒是有几分无奈,谁曾想在龙界呼风唤雨、天下无敌的我如今会变成这个样子,与乡野间年轻的私塾先生唯一的区别就是眉宇间透出的淡淡英气。
用完早膳之后,直奔精英大比赛场。
几名星御境强者,包括一个人王境初期强者一起点头。
……
调动人王力,双臂外白气缭绕,已然恢复到了半年来的力量最巅峰,能够动用五成实力了!虽然尚未突破人王境初期,不过……已经有几分把握在中州精英大比中暂露头角了,至少能进入前一万名,不辜负步家村的期望。
月刃回响铮鸣,九马画山绝术暴起,一道道火焰天马缭绕,虽然没有动用剑心通明,但这一剑的威力依旧极强。
“嗡~~”
很快的,我的令牌中涌现出一缕灵识,在我脑海中回荡,分配出参赛场次了,第五十七号站台的第十二场,还算是比较靠前,可以早早打完回去休息,一万强的比试则要等待第二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