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一十六章 年少轻狂

“认输吧!”
另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道:“极速乃是上古奇异血脉之一,唯有昔日的陆门、步王府、东华一族才拥有这等能力,如今几个家族都已经接近衰亡,居然又出现了一个掌握了极速的少年,真是难得,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闯入大比百强之列了。”
我声音平静,看着他说:“下界修士得罪你了?”
“我输了,心服口服。”周遇一声叹息。
守台战将低喝道:“下一场,二十七号,对四十六号!”
而我身边的一群人也纷纷看向千刃武,有人不时的点头,似乎在参悟千刃剑法,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有些较强的人杰已然把千刃武视作是这一场最强的对手了。
“因为你们本该乖乖的待在下界做你们的一界人皇罢了,居然敢跑到上界来丢人献丑,妄图截取天道,简直是笑话。”
千刃武走下台,一双猎鹰般的眸子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一言不发的走开了。
我泰然道:“再问你一句,下界修士得罪你了吗?”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一百个战台鳞次梯比的排列开来,远方动辄传来震天的喝彩声,结界光辉闪烁,有人爆发出惊人的力量,这场中州大比有许多三十岁之下的人杰参与,其中不乏太灵境级别的强者,十分瞩目。
仅仅一招就败了!
一缕剑气透过了谢天力刀意的破绽,笔直的落在他的肩膀上,顿时鲜血迸溅而出,谢天力猛然后退,整个人直接和图书撞击在了结界上。
周遇微笑,踏空而去,脚下化出一缕缕绿叶意境,一时间我周围的几个少年人王都皱起了眉头,其中一个骇然道:“是龙武山的落叶身法……周遇居然已经将这门鬼级下乘的身法修炼到大成之境了,难怪敢对上千刃武也能先发制人!”
“你的厉害全在嘴皮上吗?”
谢天力低吼一声,身形急冲而来,战刀拖曳在身后,居然使出了一招拖刀术的技巧,猛然之间扫出,周围的空间规则瞬间就被劈开,刀芒裹挟着人王力疾驰而来,纵然只是人王境中期强者劈出的一刀,这一刀放在下界,也是没有几个人能挡得住了。
随后继续比试,轮到我的时候,对手是一名星御境巅峰的少年,没有什么威胁,一剑震飞,直接晋级下一轮。
谢天力猛然一举战刀,直指着我,狂妄道:“我知道你的剑道层次不错,不过……老子的刀道意境一样达到了心田境的巅峰,看你柔弱不堪的样子,能接得住我的一刀吗?”
剑道天眼下,破绽尽在眼前。
四十六号是一个接近三十岁的青年,犹豫上界的规则比较完整,灵气也充裕,所以上界中踏入人王境的人都能活上二百岁以上,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三十岁的青年看起来却十分年轻,按照上界规矩,三十岁之下都可称为少年了,所以也勉强算是一个少年人王,不过再过一两年就要改口青年人王和图书了。
……
好一个千刃剑法!
守台战将声音低沉,道:“下一场,三号对二十五号!”
战台周围的结界飞速闭合,决战即将开始。
“三号,胜!”
……
然而就在他爆发人王技之后,力量却落入一个暂时的低谷,也就在这一刻千刃武猛然身形移动突刺上前,古剑极有分寸的触碰在了对手的脖颈处,只要轻轻一送就能结果对方的生命,但千刃武止住了,收回古剑,道:“承让。”
“好,如你所愿。”
千刃武纵身而去,浑身裹挟着浓烈的战意,自成一方场域,竟然压得周遇不断后退,“蓬”一声撞击在结界上,狼狈不堪的落回战台。
守台战将摇了摇头,似乎也觉得谢天力太过年少轻狂,给上界修士丢了脸。
近正午时,五十场比试过去了,众修士也不休息,紧锣密鼓的进行接下来的比试。
领悟剑心通明之后,我的听觉、视觉都大大的提升了许多,以至于几人距离数十丈外的对话却听得一清二楚,心里有些忐忑,暗暗思付以后只能动用极速人王技了,就连血脉爆发都不能使用,否则自己暴露的只会越来越多,至于进入百强的话,似乎仅凭问剑心田的巅峰实力就足够了。
一号少年暴喝,浑身的人王血脉似乎都沸腾起来了,已然动用人王技,手臂上下起伏,一息之间爆发出数百道剑意,一阵密密麻麻的剑刃碰撞声中,千刃武挥出的战剑气芒几和图书乎全部被破解,敢挑战千刃武,果然有些手段。
“好剑法!”
转眼又是两轮过去,七号战台周围的人越来越少,一共四轮之后,已经从一百人减少到了八人,有不少人幸运的轮空了一轮,但我没有,连续击败了四个对手之后才晋级这个战台的前八名,战台边只有八人,全部都是人王境,接下来将会是一场真正的龙争虎斗。
一号少年轻轻纵身于台上,手掌一颤,宝剑鸣响,一缕缕人王力律动起来,嘴角扬起,冲着台下笑道:“千刃武,与本公子一战,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千刃剑法吧!”
“未尝不可,先看再说。”
“找打!”
“那是……极速?”
“我知道,就是想见识一下千刃剑法。”
周遇将三剑都挡住了,但一剑挡得比一剑狼狈,到第三剑时已经身临战台边缘了,身后就是战台结界,一旦触碰结界就等于输了。
“当当当——”
千刃武冷哼一声,剑光爆发,千刃剑法瞬间劈出上百剑,剑意凝聚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剑壁,生生的将周遇的所有攻势全部阻隔,而就在双方剑意消弭的那一刻,千刃武反守为攻,脚踏战台的铭文石板,连劈出三剑。
“哧——”
我凝出月刃,微微笑道。
“那你凭什么瞧不起下界?”
千刃武再次登台,而二十五号则是一个深谙奕剑术的少年,来自于龙武山,一身道袍,剑心璀璨通明,似乎是一门二品水寒剑心的样子,和图书相貌清秀,遥遥的一点头,道:“龙武山内门弟子,周遇,请赐教!”
“第一场,一号对战三号!”守台战将大喝道。
所有人都震惊了,千刃武太强了,居然强如周遇都挡不住他五招,直接就败了!
他冷冷的说着,而台下,其余几个少年人王的神色也十分轻蔑,居然就像是达成了某种共识一样,上界瞧不起下界,似乎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没有。”
“二十七号,获胜!”
“白斩。”
战台不远处,观战台上的几名龙武山的老者目光开阖,透着精光,已然把我的人王技给认出来了,其中一个轻声道:“听说这名叫白斩的少年来自下界,并且是最后一名走出跃龙池的下界人王,没有想到觉醒的血脉力量居然会是极速……”
“我乃长生门内门弟子谢天力,下界最后一个走出跃龙池的小子,报上你的姓名吧。”他手握一柄战刀,冷笑道。
话音一落,两人的人王力几乎一起爆发,一号少年长剑递出,如毒蛇般刺向千刃武的肩膀处,出手迅猛,十分狠辣,而千刃武却相当的沉稳,凝聚罡气护身右腿一滑向后,同时古剑横扫而出,一瞬间空气中的各种规则都仿佛瞬间臣服,化为剑意轰向了对手,只是刹那间就似乎轰出了千百道剑气一样。
“没有。”
“嗯!”
三号名叫千刃武,是一个看起来少年老成的剑修,人王境后期,也是分在七号战台最强的一个,只要击和图书败他几乎就等于进入百强了,千刃武手握一柄古朴长剑,目光锐利,纵身飘然上台,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
更远处,一名身穿铠甲的战将微笑,道:“怎么,两位长老莫非想召此子入龙武山不成?”
人王力瞬间爆发,周遇先发制人,手指一送间绝强剑意呼啸而出,直奔千刃武的面门,罡气凛然,这少年人王境中期,但剑道意境却跟千刃武一样,都是问剑心田的高阶,一旦催发剑意,迅猛无比,气势凌人。
“千刃武!”
我不禁暗暗喝彩,这个千刃武果然是一个劲敌,剑道意境已经有问剑心田高阶了,距离巅峰只差一步而已。
大家都神色凝重起来,不过我的压力最大,过了这一轮之后,千刃武就是我的下一轮对手,将由我率先迎战七号战台的最强者。
“看我破你剑法!”
一号少年的脸色有些苍白,想必心底极为震撼,两招落败,千刃武远比他想象的要强大许多。
谢天力嘴角勾起,露出嘲笑的神情,道:“下界修士永远都是下界修士,你以为真的走出了跃龙池就能鲤鱼化龙了吗?”
空中,周遇的身法颇为精妙,脚踏飞叶,一剑送出,宛若叶片中的一缕清泉倾泻而出,转眼间凝化为让人防不胜防的数十道透明剑意,斩空而过。
……
千刃武古剑扬起,挡住了周遇的一剑之后身躯微微一摇,但脚下却寸步未移,在力量上已然取得了相对的优势了。
“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