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一十九章 太古遗种

我心底一沉,不行,李清音和苏颜还没来,我绝不能现在就落败,至少要支撑到她们的到来,那么只有一个办法了,击败这只太古遗种!
以人王力催动出的万物剑诀可想而知有多厉害,金翼根本不敢抵挡,双臂一振,凝化出一堆金色翅翼合拢在身前,宛若鸾鸟振翅护体一样,下一刻,先民指路“嗤”一声刺透了金色翅翼法相,依旧不徐不慢的刺向他的眉心。
“轰!”
“碰上了金翼,算是白斩这小子好运走到头了,这一战,白斩十招内必然落败,金翼可不是他一个区区下界人王能应付得了的。”
炽盛剑意瞬间绞碎了金翼这一剑中的力量本源,使其招式中断,无法再流畅起来,而就在他匆促变招的时候,我飞身而起,一剑直指他的眉心,仙骨剑迸发出一缕雷霆剑意,先民指路!
……
“不要顽抗了,否则你会死!”金翼眼中浅浅的金色闪烁,长剑周围缭绕烈焰,铺天盖地的一剑轰了下来,低喝道:“修为不易,我可不想误杀一名人杰啊!”
“白斩虽然似乎也有奇遇,但毕竟下界的资源有限,一旦遇到金翼这种级别的太古遗种也就只有一败了,不过……他一个下界修士能够在中州大选中走到五十强这一步已经十分惊人了,相信比试结束之后各大门阀都会争相拉拢。”
接下来,五号战台对七号战台,轮到我出场了。
金翼一双淡金色的眸子看着我,道:“挡我者http://www.hetushu.com,必败。”
剑刃周围弥漫仙道气韵,鸣响声清脆,仙骨剑是先祖步天澜所赐,我到现在也没有真正发挥仙骨剑的力量,不过显然要比月刃更强,属于超凡法器一列,而现场的观战者全部都是上界中人,没人认识我的仙骨剑,洛凡等人都被斩杀于龙界,唯独李清音认识仙骨剑,而我根本不怕她认出,况且她根本还没来到观战台。
第一轮比试我看过他的战斗,只一招就击败了一名人王境中期的人杰,根本没有展露真正的血脉力量,不过听起来,这赤焰金鸾血脉的力量应该相当可怕,否则金翼也不会那么自信,他手中的剑刃超然,恐怕仅凭月刃也已经挡不住了,我便抬手拔出了身后的仙骨剑。
我抬头看天,深吸一口气,不能再保留实力了,否则真的会像金翼说的一样身死道消在战台上,便瞬间开启剑道天眼,看透这一剑的力量本源所在,随后一道雄浑气劲从剑心内波荡开来,推开烈焰,正式动用万物剑诀了!
一号战台对三号战台的王者,三十多招后,一号战台的年轻王者依旧凭借问剑心田高阶的剑道层次占据优势,进而淘汰了对手。
我皱了皱眉,说:“我也有不得不走下去的理由,跟你一样,挡我者,必败!”
“没错,金翼乃是太古遗种金鸾的后裔,踏入人王境血脉的血脉是金鸾血脉,据说曾经一人一剑行走于中州hetushu•com的荒芜区域,连斩七头四阶蛮兽,这等战绩足以傲视所有晋入百强的年轻王者,也是此次中州大比的第一热门竞争者。”
随后,金翼离开了战台,止步于五十强,而我则晋入下轮,成为二十五强的成员,台下,一群年轻王者目瞪口呆,谁也没有想到我居然会获胜,甚至根本不会想到金翼这么强的太古遗种居然会主动认输,这太罕见了。
就在剑意抵达眉心的瞬间,金翼的一双浅金色眸子里透着骇然:“不要……”
“等你。”
剑光宛若满月般劈向空中,仙剑斩月!
一场场王者对决呈现在众人眼前,直至正午时,第一轮终于全部结束,原本的一百位王者变成了五十位,而第一轮最先决斗的胜者如今都已经疗伤完毕,也不用准备什么,第二轮比试立刻开始,观战台上的人又多了不少,许多气息无比深邃的强者无声无息的出现,修为深不可测。
事实上我也十分意外,根本没有想到能洞穿法相,但偏偏晋入剑心通明高阶之后,催动出的剑意强度直接翻了数倍,取得了连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战果,而且这还是在没有催动剑罡的情况下,否则力量、速度上都会叠加许多,足以一剑斩杀这只太古遗种了。
金翼轻轻一振长剑,锐鸣声尖啸起来,体内血脉力量迸发,一时间仿佛身后有金色羽翼张开,无比神圣,竟然有金鸾法相凝炼而成,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就提升了近一倍有余hetushu.com,以至于对我的十重灵海、万物剑心形成了一定的压迫感,十分难受。
这人,也是一个夺魁大热门!
“自创的剑法,不值一提。”我说。
一股赤红色气流从金剑中涌动而出,无比火热,瞬间就将九马画山剑意压制,甚至碾压了我的人王力,滚滚而来。
好强的对手!
人群中,赵王府的赵胤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好大的口气,你可知道我是谁?”
“唰——”
仙骨剑轻轻一颤,函牛之鼎意境弹射而出,瞬间包裹全身,下一刻便置身于火海之中,赤焰金鸾血脉形成了一道场域灼烧整个战台,而我想要与金翼继续拼下去也只能承受这种几乎让人无法忍受的高温。
我也不拒绝,跟他们一一交流,甚至谈论谁会是第一,不过当聊到我的实力、底牌的时候自然是一笑而过,这些都是不能摊牌的东西,浩渺上界,强者如云,无法确定谁是朋友谁是敌人之前就一定要慎重,交浅言深的人,往往会吃大亏。
“我认输了。”
五号战台的年轻王者是一个双臂浮现鸾羽圣辉的少年,手握一柄利剑,气势散发,至少人王境后期修为,一双眸子透着无情与冷酷,目光睥睨的看着台下的我,一种傲然的姿态横亘,似乎他完全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看来你是执意一战了。”
金翼骇然,完全没有想到我的剑意会强到这个程度,就连赤焰金鸾的法相都被贯穿了!
这个人,已经太灵境了m.hetushu.com,通过其余年轻王者的谈论了解到,他叫木隐锋,传说中的异人族,拥有很强的实力,如果真的遇到他,光是太灵境这个境界就足以碾压我了,还用决战吗?
“啧啧,十重灵海?不愧是下界人杰!”
心念一动,我和金翼几乎同时动手,仙骨剑横斩虚空,与金翼的金剑碰撞在一起,顿时整个战台都颤抖不已,两股绝强剑意相互抵触,一缕缕剑意在四周形成了风暴拼杀在一起,剑刃依旧黏在一起,力量全面催发!
另一个脸上有青鳞的少年则怀抱利剑,冷冷道:“白斩,你使用的是什么剑诀,为何威力如此之大,就连金翼都挡不住你。”
滋滋声不绝,函牛之鼎转瞬就被烧得火红,而在此期间我和金翼连拼了十多剑,力量上完全被他压制,但好在金翼是太古遗种,剑道上不算是深谙,只有问剑心田中阶的剑道层次罢了,至少我在剑意上取得优势,略微扳回一城。
“是吗?”
这一剑气势狂暴!
“不仅仅如此。”金翼目光冰冷,道:“我还是金鸾一族的王子,踏入人王境时觉醒了赤焰金鸾血脉,你确定真的要与我一战吗?”
“太古遗种,金鸾一族的人,是吗?”
这就是赤焰金鸾的血脉之力?也未免太恐怖了!
金翼低吼,一剑快过于一剑,赤焰金鸾血脉力量喷张,形成了疯狂火海,以焚尽一切的气势笼罩整个战台,就连战台四周的结界铭文都要被烧红了,咝咝作响,十分吓人,再http://m•hetushu•com连续三剑之后,我的仙骨剑一次次被震退,力量上完全溃败了。
我手腕一翻,先民指路扭转方向,仿佛流水绕过溪中磐石一样绕开了金翼的头颅,笔直的轰在他身后的战台结界上,轰鸣声大起,这一剑够强,直接震得整个大阵都发光巨响起来。
我一步步走上战台,抬头看向金翼,太古遗种?事实上炽羽应该也算是太古遗种,只是炽羽的血脉没有金翼这般的神圣,似乎金翼的血脉已经蜕变过了,血脉圣洁无比,目光中透着神鸟金鸾的超然气势,一柄剑轻轻低垂,却荡漾着凛冽杀机。
金翼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眸中带着不甘,道:“白斩,你很强,不过我会再次挑战你的。”
就在我上台的时候,一旁有人窃窃低语。
“当——”
由于我的战绩还算是比较辉煌,所以留在等待区的年轻王者有不少人倒是对我十分客气,有问必答,甚至主动示好,想要结一个善缘,毕竟以后都要在上界混,并且这一战后大家都会是中州有头有脸的人物,相互照顾是应该的,多一个朋友永远比多一个敌人要好。
他淡淡一笑:“希望你能走到最后,与我一战。”
除了赵胤、木隐锋之外,还有几位王者看向我的目光中都透着平静,其中有个身穿天风书院长袍的青年更是目光冷静,一打听,他的名字叫宁道风,天风书院三十六内院之一泽天院的弟子,实力名列泽天院前十,据说十分厉害,可以超越一个小境界挑战太灵境初期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