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二十章 嫉妒心

第六场,轮到我上场了。
“死!”
境界与力量上,宁道风远胜我,那就只能依靠剑道弥补不足了,而九马画山绝术又被天风剑诀所碾压,所以只能动用万物剑诀,并且全面催动万物剑心,不再保留,甚至剑心威芒透体而出,根本没有掩饰了,直接一剑迎面而去。
“知道了,谢谢女山姐姐。”
也就在这一刹那,许多人都震惊了,观战台上的一些宗门的强者都目瞪口呆起来。
“白斩你可真是好运,要知道如今已经是二十五强的比斗了,每一个对手都是各族中精挑细选的天骄人物,你居然直接进入十三强了……”
瞬息间交换了五招,甚至就连极速人王技都动用了,但依旧无法伤到宁道风,他一双眸子中闪烁寒光,仿佛能洞察一切招式般,那是他的人王技,一种超然洞察力。
狂妄,而且自信。
抬头看向远方,李清音的座位依旧是空的,她还是没来,而就在我看向那里的时候,宁道风却盯着我,一双眸子里闪烁光辉,冷笑道:“白斩,那是我天风书院圣女清音师妹的坐席,怎么,莫非你也是清音师妹的仰慕者,想要一睹仙颜?”
他的话语里压抑着怒意。
我不禁失笑,天风书院三十六内院之一,泽天院的院主我已经见过了,他邀请我拜入泽天院被我拒绝,但此时,宁道风却在这里讥讽,世事无常,还真是相当的有意思,不过也没有跟他多计较,反正我也没和*图*书有打算拜入天风书院,只是想找到苏颜,把她带回身边而已。
他并不否认,只是皱眉道:“我奉劝你收了这颗心吧,清音师妹是我天风书院的绝世圣女,掌门的亲传弟子,将来整个上界的执掌人之一,而你算是什么?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你还不配,甚至,你就连进入天风书院内院都不够资格。”
我瞥了他一眼,说:“恐怕这话说的是你自己,你才是李清音的仰慕者吧?”
第三轮紧锣密鼓的进行,一个个少年人王被击败,转眼十二场比试过去了,十三强少年王者的名字全部出现在了战台上空的血色战榜之上,而我的名字也在其中,排名第十三位,毕竟是轮空而进入的,无法与那些以实力晋级的人相提并论。
我并不生气,只是乐观笑道:“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不服的人,在十三强等着我就是了。”
我看着远方空空的战台坐席,心里微微有些失望,李清音和小颜依旧没有来,那里还是空空如也。
不行了,用真龙术!
“我的天,那下界的白斩……他拥有的是否是一颗一品剑心?!”
“哼,运气而已,就算是进入十三强,恐怕没有实力也会被直接淘汰。”
众人都相当不齿的样子。
“不客气。”
先民指路!
“可惜,他得罪了宁道风,恐怕宁道风会下杀手,一旦死在站台上,与人无尤,再妖孽的天才没有成长起来也是www.hetushu.com徒然。”
我的话似乎完全说中了事情的真相,宁道风气得脸色惨白,恶狠狠的瞪着,道:“你等着,一会的比试,我会让你知道其中利害!”
话音刚落,宁道风一剑攻来,剑意裹挟着一道清灵的风,十分超然,与白天画演化的天风画鹿诀倒是有几分相似,不过显然,宁道风对天风古经的掌握层次要比白天画更胜一筹,天风剑诀轻描淡写的一剑就有一种令天地变色的感觉了。
宁道风冷冷的盯着我,道:“别做白日梦了,就算是清音师妹来了,你以为她会多看你一眼吗?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一轮比斗结束之后,守台战将手握剑柄走上台,气势雄浑,浑身散发出渊渟岳峙的征伐气息,这人不简单,一定是一位身经百战,剑下斩杀的亡魂没有一万也有上千的大将,否则不会有这样的气势,面对各大门阀的人居然不露半点惧色。
“拿出你所有的底牌,否则你会死。”宁道风冷冷道。
说着,她娓娓道来:“根据我打听来的情报,宁道风是泽天院院主李崆白的亲传弟子,跟着李崆白修炼了一门鬼级中乘的天风剑诀,这天风剑诀并不是自成一派,而是从天风古经中分离推衍出的一套剑诀,威力比九马画山略强,但比起万物剑诀略弱,这宁道风的剑道层次则是问剑心田高阶,比之前的几个对手略强一点,你要小心应付,否则丢人的可就是自己咯。hetushu•com
我之所以易名叫白斩,就是因为这个名字只有苏颜一个人知道,只要我在大比中暂露头角,苏颜就一定能获悉我来到上界,继而会来找我,至于宁道风,根本没有必要跟这种争一时的长短。
“是又如何?”
“知道,你也拿出所有的底牌,否则你会丢人。”我微笑回应,同时又对着兵铸山内传音,道:“女山姐姐,你了解这个宁道风吗?”
第二轮之后,没出意外,赵胤、木隐锋、宁道风都轻松击败了对手,这三人几乎都是在三招内碾压了同辈人杰,实力与天资都堪称是妖孽,不断有人王境中期甚至后期的少年人王被打飞出战台淘汰,这感觉相当酸爽,要知道这些人放在任何一个下界可都是人皇级别的存在,可是在这里,却只是一个失败者罢了。
有意思了,最强的一个太灵境初期年轻王者居然轮空了,接下来就是一群人王境少年强者之间的争斗,而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在恭贺木隐锋,木隐锋则神色冷淡,脸庞一侧的青鳞散发着奇异力量,冷冷道:“有什么好恭贺的,我倒是更加情愿出战,以实力杀上第一宝座!”
轮空了?!
剑风席卷,与宁道风的一剑碰撞在一起,整个战台上的空间瞬间扭曲了起来,不断与剑气铮鸣碰撞之声从虚空中传来。
太灵境的少年人王,就是不一样啊,跟我这种从下界上来轮空之后喜滋滋的人完全不一样。
一剑横空,化为滔天和_图_书劲风,一道道气浪凝显出剑道意境的法相,一瞬间就有上百道战剑横亘长空,对着我狂轰而来,天风剑诀的底蕴深厚,确实非凡。
……
他手中竹片轻轻划过,随后抬头道:“第三轮,轮空一人,直接进入第四轮,轮空者,七号王者,白斩!”
“哼!”
没有继续搭理宁道风,他的心境乱了,我的目的也达到了,可以一战了。
“那样的威芒,必然是一品剑心无疑,难怪能以人王境初期的实力杀入第四轮王者赛,这小子可真是一个绝世妖孽啊!”
我瞥了他一眼,不冷不热的说:“你想追求李清音就去追求,何必来对我冷嘲热讽呢?我是哪里得罪你了?我看你已经接近三十了,在上界之中规则完整、灵气充裕的地方居然依旧没有突破人王境,无非是因为你心境太过狭隘,处处睚眦必报,你要是不改改,这辈子恐怕都只能停留在人王境了,说什么泽天院前十高手,迟早还不是被师弟、师妹们当成踏脚石?”
……
仙骨剑开阖,纵然一剑急刺向宁道风的胸前,同时隐藏在袖子里的皮肤上已经缔结出一道道金色龙鳞,动用了真龙术中化鳞的手段,一时间无尽龙力涌入手臂之中,仙骨剑刺出的这一剑瞬间威力倍增!
异人族的木隐锋轻松获胜,击败对手只用了区区的十五招罢了,完全在力量和修为上碾压,而另外的四组则陷入了苦战,几乎每一组都进行了上百招才分出胜负,胜利者的脸www.hetushu•com上根本没有笑容,立刻走下台服下一颗丹药开始疗伤,时间紧迫,接下来的比斗是不会等人的。
“唰唰——”
“哼,当初白斩最后一个走出跃龙池的时候,没有一个门阀想要,如今怕是后悔也来不及,一个拥有一品剑心、十重灵海的妖孽人王,放眼上界也至少五十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奇才了!”
不过没办法,这就是运气!
“你……”
说着,守台战将掌心一挥,扫向空中的战台器灵,顿时战榜之上的名字开始涣散,随后又开始重组,列出了接下来的对阵,十二人,一共六场战斗,而我恰巧就是在第六场,对手则正是宁道风,天风书院内院之一泽天院的前十高手!
守台战将再次宣布:“第四轮,轮空一人,轮空者,九十七号,木隐锋!”
刹那间,我和宁道风一起出现在战台上,遥遥相对。
……
战台上,一场场对决精彩进行。
我顿时心里乐开花了,这运气真是没的说,这一轮当个观战者就可以了,一时间引来众人的嫉妒眼神,许多人都相当不爽起来——
这一刻,我很淡定,剩下的十二人最弱的也是人王境后期了,跟谁打都一样,反正都十分强,区别在于我是否要动用最后的底牌,在这场决斗中获胜,一旦获胜,就是中州大比的前十年轻王者,将会得到更多的修炼资源,获得更好的机会,恐怕就算是天风书院也会对我伸出橄榄枝了。
女山轻笑:“这时候才打听,你的心可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