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二十一章 知进退,明世理

宁道风虽然剑风凛冽,但已然没有了什么还手之力,久守必失,“噗嗤”一声,右肩被劈出了一道血痕,仅仅是仙骨剑激荡出的一缕剑气就足以创伤他了。
“铿铿铿~~~”
我心头苦笑,进入下一轮又如何?以我如今只能动用一半人王力的修为,除非是在下一轮不再隐藏实力,将剑心通明、镇海、龙语、开天等底牌全部放出,这样才有可能与木隐锋、赵胤这个级别的强者一争胜负,但显然不能。
李清音和苏颜,去哪儿了?
“白斩,胜!”
一声爆鸣,仙骨剑周围律动出一道道白色气浪,宛若丝线般的一一迸发,足可见这一击有多强,而宁道风则在这股力量之下被震得第一次后退,一缕鲜血从剑柄上流淌下来,这一剑居然把他的虎口给震出血来了。
李清音对面,正是不朽阁的那个姓洛的中年强者,其次则是龙武山、八荒楼、大罗剑域的人,而与李清音并肩而坐的则也是一个极美的少女,身穿一袭白色长裙,领口处绣着金色的花纹,十分好看,整个人看起来如清莲般一尘不染,并且修为一样深不可测,连我的剑道天眼也看不透,看起来应该是白鹿书院的人,否则没有资格与天风书院的圣女坐在一起。
朱雀身法催动,加上人王技极速六秒爆发一次,不断在战台的空中变换位置,一时间无比狼狈起来,紫云剑匣中一共有十多道流光剑意,就仿佛是一位剑道强者在操控一样,从不同的角度快速袭来,如果不是拥有极速人王www.hetushu•com技,恐怕我早就被斩杀了。
拼了,再不拼就没有机会了!
这天风书院的圣女,修心的层次太高深了。
三道血痕出现在我的腹部与双腿之上,火辣辣的剧痛传来,宁道风真想杀我!
李清音清眸如水,注视面前桌案上的浮纹,似乎根本没有送出令牌的意象。
“她是谁?”我低声问。
十几道流光剑意也一起轰了出去,直接撞碎了宁道风的护身罡气,口吐鲜血飞了出去,去势不止,直接撞击在战台结界上,触碰规则,败了!
一旁的年轻王者压低声音:“嘘,小声些,她是中州城的城主,整个中州的执掌者,名为梵天,人们都叫她梵城主,你连她都不认识?”
而另外两名年轻王者则冲我一笑,道:“白斩,我们也过去吧!”
左臂猛然一痛,被流光剑意穿透,血流不止。
过了许久,一名手握金色纸卷的少女走上了战台,她身穿一袭朝廷女官的服饰,柔软如水的衣服将她曼妙起伏的身段勾勒出一道道迷人的曲线,并且她的实力也不弱,一双星眸看着战台下的一群年轻王者,道:“排名前十的天骄,请列席在上,等待各大宗门擢选!”
抬头看去,远方天风书院观战台中心位置,依旧一个人都没有。
“我是下界来的嘛……”
挥舞仙骨剑,连攻数十剑,瞬间反守为攻!
吞下一枚丹药后,坐下疗伤,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治愈伤势,击败并且重创宁道风,我已经等于是得罪天风书院了,接下来hetushu.com谁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危机。
“嗯,好。”
……
沿着一条石阶走向了前方,那里,一个个气势超凡的强者林立,石阶的尽头是一座殿宇,殿宇前坐着一位大约三十岁上下的美妇,充满了仙风道韵,一袭流云裙散发光辉,整个人完全看不透,她的眸子里仿佛包含万物,囊括了整个宇宙一般。
一轮轮比斗在战台上进行,如同预料中的一样,另外四名王者纷纷落败,最后由赵胤、木隐锋争夺中州第一年轻王者的地位,并且在最终,木隐锋略胜一筹,以异人族的身份夺得头筹。
“哗!”
“不必了。”
……
“我去,那你也小声点啊……”
一缕缕快绝流光从身后追杀而来,剑道天眼看去,只觉得眼中一阵刺痛,这种剑意至少已经是元灵境高手才能祭炼而出的,不能硬碰硬,否则可能会赔上一条命!
此时,天风书院的观战台上一道卓然身影落下,仙风道骨,正是泽天院的院主李崆白,抬手几道剑指隔空封住了宁道风的要穴,李崆白看了我一眼,不禁皱了皱眉,摇摇头,随后便一手裹挟着宁道风去疗伤了。
显然,他在帮我,给我足够的疗伤的时间,否则就算是晋入下一轮也没有任何胜算。
只能隐忍,等待东山再起的时机!
“噗噗噗!”
赵胤轻哼一声,第一个走了过去。
不止是他,不朽阁的人也送出了一块银色令牌递到了木隐锋面前,转眼间木隐锋面前的盘子里就有七八块令牌,都是顶尖、一流m.hetushu•com门阀送出的橄榄枝,不过,木隐锋始终一动不动,目光却投向了李清音的方向,似乎想要渴求一块天风书院的令牌。
洛凡去往下界就一去不返,上界的不朽阁肯定会想到发生了什么,一旦暴露身份,第一个会对我动杀手的就是不朽阁,何况除了不朽阁之外还有八荒楼,八荒楼遍布上界,属于中立势力,实力雄厚,就连天风书院都不愿意得罪,显然我更加惹不起。
体内人王力急剧消耗,短短数十息间就已经气喘吁吁,原本就只能动用一半实力,如今还被紫云剑匣这种法器所追赶,简直是要命!
八荒楼的老者轻轻一抬手,顿时一道金色令牌飞向了第一名木隐锋,飘渺的声音随风而来:“木隐锋,你可入我八荒楼金爵铁卫!”
前十年轻王者一排站在石阶上,距离梵城主十丈外站定,此时终于可以看清各个山门的来人了,距离梵城主最近的一个位置上,赫然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李清音,一袭白衣胜雪,不食人间烟火般的跪坐在那里,一双明眸看着我们,一一看过,即使在看到我的时候,居然也心境不起一丝波澜。
或许,是时候找一个靠山了。
“哧哧哧——”
我抬头看向他,道:“我放弃下一轮比试,愿意认输了。”
“噗……”
木隐锋淡淡一笑:“紫云剑匣一出,白斩危险了。”
仙骨剑猛然横扫,带着漩涡轰向了宁道风!
站台下,赵胤眯着眼睛,冷笑道:“好一个泽天院,居然把紫云剑匣交给了宁道风,和-图-书莫非是指望此人夺得中州大比第一不成?”
他猛然抬手轻拍了一下身后的剑匣,顿时霞光万丈起来。
“诸位。”
一道道白色剑气从剑匣之中迸发而出,化为有形剑意裹挟着滚滚雷霆而来,那是一件剑道法器,气息恐怖,居然要动用底牌了!
我则一屁股颓然坐倒在战台上,伤势很严重,宁道风毫不留情的三道剑气十分狠辣,损坏了我三道经脉,需要一段时间的疗伤才能恢复起来,坐下数息之后便拄着仙骨剑站起来,一步步的走下了战台,目光所及处,两位年轻王者露出了敬意,而木隐锋、赵胤则依旧目光冰冷而平静。
梵城主一双美眸开阖,眸波潋滟,笑道:“我中州十年来前十位年轻王者已经出现了,诸位若是有意想要招揽,可各自递送令牌。”
站台上,守台战将伸手一拂,战榜上名字再度变幻起来,他低声喝道:“下一轮轮空一人,七号战台白斩轮空!”
“滚开!”
“咝咝……”
空中张开一道战榜,上面列选了前十王者的名字,而我的名字就排在第七位,能有这个名次已经不错了,如果步家村的人知道我夺得了第七,一定欣喜若狂,毕竟他们原本的目标只是前一万罢了,小小的追求却换来了如此辉煌的战绩!
紫云剑匣祭炼出的流光剑意想要挣扎,但毕竟只是一件法器,而宁道风显然刚刚得到这件宝物,根本发挥不出真正力量来,一时间十几道流光剑意纷纷被漩涡裹挟得逆转力量,陷入了漩涡之中,也就在这时,宁道风一声暴喝http://m•hetushu•com,剑光透出漩涡,泻落下三道天风剑诀演化出的剑气来。
……
果然,化鳞已经算是真龙术上乘的手段了,力量绝非真龙拳印等初期手段所能相比。
宁道风低吼,催动天风剑诀袭来,似乎想尽快结束决斗,他对我已经动了杀心,此人的心境果然十分狭隘,三两句话就要血拼。
中州大比并不禁止使用法器,毕竟法器也属于自身实力与底蕴的一部分,这宁道风看来是已经要跟我拼了。
……
观战台上,一群不朽阁武者簇拥着一人,从他们的聊天中就能判断出这人的身份超然,而他姓洛,说不定与洛凡有关系,如果我展现真正实力的话,剑心通明、无缺真龙术、一品万物剑心,这种种迹象太容易猜到我是谁了。
流光剑意横扫,自食恶果,宁道风的胸前瞬间就被穿透出几道不见底的伤痕,血流满地,不断的惨嚎起来。
“铿——”
显然,宁道风没有想到我会那么强,更没有想到仙骨剑会那么锋利,而且当着各大门阀重要人物的面前居然被一个来自下界的人王境初期创伤,一时间恼羞成怒起来,低喝道:“这是你自找的!”
骤然转身,我一声断喝,浑身的人王力瞬间爆发出来,藏在袖子下的双臂布满金色龙鳞,完全进入真龙术化鳞境界,双臂紧握仙骨剑,力量催动,奋力搅动着前方的空间规则中的剑意,顿时仿佛搅动了一江秋水般,在眼前形成了一个炽烈的剑道漩涡。
守台战将低喝道。
他的目中更多了几分赞赏,点头道:“好,知进退,明世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