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四十三章 完善剑道

青年的阴灵哈哈大笑,不因为剑招被破而愤怒,却在大笑声中急冲而来,古剑裹挟澎湃人王力,一剑便斩出了一重重山脉与江水缭绕的磅礴意境,顿时周围的空间规则纷纷爆碎,一缕缕剑冢内的结界铭文涌动起来,保护住这个领域,以防他人的尸体、古剑被这场战斗波及。
一个沉浑的声音响起,雾霭之中升起了一个人影,手掌轻轻一抬就将一柄古剑吸入掌中,是一名青年剑道高手,三道剑罡注入古剑中,鸣响不绝,浑身都透着凌厉的剑意威压,是一个已经将剑心通明修炼到中阶的强大阴灵!
“万物境!”
对方冷笑一声,道:“如果我一个失手斩了你,怕是诸葛明那老家伙也怪不得我了。”
“嗤!”
“当!”
不是妄自菲薄,而是上界一切以实力为鉴,在没有拥有绝强实力之前,我或许连站在她面前的资格都没有。
继续,入剑冢,修炼剑道!
体内人王力爆发,撑开了一道领域,加上剑道天眼,顿时洞察一切,整个人心平如水,快速想周围刺出了十多剑,顿时剑光碰撞闪烁不绝,暗藏在流水意境中的剑气悉数被破掉,就在轰掉最后一道剑气的时候,我猛然横移,剑光横扫向他身后,打出一招先民指路。
堂堂天风书院的圣女,三大圣宫首席,地位何等高贵,岂是我区区的一个白鹿书院内院弟子所能比肩的?
心头战意昂扬起来,见招拆招和_图_书,仙骨剑连刺六剑破掉了水清石见,随后祭出万物剑钟,生生的撞碎了松风水月的剑道意境,身形欺近,没有招式,快如闪电的三剑奔雷般轰向了他的头顶,这次轮到我发动攻势,由他防守了。
无数古剑散落、插在死气沉沉、雾霭密布的坟冢区域内,一具具中古、上古乃至远古就存在的强大剑修倒在了这里,每一缕阴灵都战意高昂,大有天下剑道舍我其谁的气势,踏入第二层的瞬间就感受到了莫大的剑道压力,而这里遍布在空气中的剑道规则也无比浓烈,就像是无数道剑气汇聚成了空间里的气体流动一样,修为略低就可能会被割破肌肤而受伤。
一阵金石交鸣的巨响,仙骨剑刺透剑道本源,余威横扫,贯穿对方的身躯,将其击败。
“轰轰轰~~~”
千万道河川匹练交织,每一道都是真的一缕剑意,而力量本源则万变其宗,全部聚集在他的剑刃之上,说到底,这一招攻势虽强,但其实最厉害的地方莫过于迷惑对手,如果去攻击每一道匹练的话,那一定会失败,唯有直击力量本源才是取胜之道。
速度太快,况且又没有招式,这三剑是剑道天眼所看不透的。
极速!
一样运起剑道天眼,仙骨剑化为一道寒芒刺向了他的右臂处,直接绞碎了一重护身剑罡,这里是他调动剑道规则的一个罅隙,也是破绽。
“流觞曲水!”和图书
“好小子!”
“是吗?一试便知。”
次日,晨曦穿透云霞的时候,拖着疲倦的身躯从剑冢天牢中走了出来,这一夜一共击败了五十多个对手,已经算是不错的战绩了,其中有三个已经达到剑心通明中阶,十分棘手,好在最终还是胜了,得以活着从剑冢中走了出来。
“杀!”
铭文涌动,我和他几乎进入了一个小型世界激战,面对着这种铺天盖地的剑招,挡无可挡、避无可避,只得飞身一跃就降临这片古山意境之中,剑道天眼洞悉其中一缕缕水寒气息,正是水复山重这一招的力量本源,便催动朱雀身法,仙骨剑铮鸣,九马画山绝术缭绕在身周,瞬间就劈出了数十剑!
我直接爆发极速人王技,躲避无形剑意攻杀的同时万物剑心完全开启,剑意洞察周围无形水势中的杀意,猛然一振手臂,仙骨剑化为一轮圆月横扫周围:“仙剑斩月!”
“你还不行。”我微微一笑。
三重剑罡全部注入仙骨剑,我的身躯瞬间飞出,一剑飞仙般的直刺海纳百川的力量本源,那一团青色的剑意流水,就是力量本源!
双剑碰撞,他飞速后退避开我这致命一击,朦胧的眼神变得凝重起来,嘿嘿笑道:“没想到数百年后诸葛明居然有这样的弟子,不错不错,来来来,本座与我多玩一会!”
心头一阵茫然,沉吟一声后不禁自嘲的笑了,应当不会,她是李清音和*图*书,已经不再是苏颜了,如果是苏颜,怕是早就从天而降扑入怀中了。
剑心通明带来的巨大好处已经显露出来了,如果没有这种超乎寻常的剑道修为恐怕我也没有办法斩杀荒蛮巨象、噬灵火蚁那样的存在,也只是因为有了剑心通明、六重剑罡,才能越一个境界搏杀对手,这是我的最大底牌。
“松风水月!”
我心底一沉,这可不是切磋,只要输了,这道阴灵会毫不犹豫的杀掉我,毕竟上界的力量将他们的阴灵囚禁在这里,白鹿书院任何人都是他们的敌人,一定会痛下杀手。
“蓬——”
他一声低啸,古剑宛若流光般嘶风而来,三重剑罡震荡,将一缕缕空间规则尽数磨灭,速度太快,以至于瞬间古剑就化为火红,一剑直奔我的胸前而来,速度快绝,“嗤”一声剑刃刺入函牛之鼎绝术的一个缝隙之中,直接将函牛之鼎法相崩碎!
他露出微微惊愕的神情,却又飞快低喝一声,催动第二招,剑意涌动蔓延,将周围的雾霭驱散开来,整个空间中的规则都似乎被他所改变,脚下化为一潭深渊,让人有种泥足深陷的感觉,紧接着数十道剑意袭杀而来:“积水成渊!”
心底一沉,我意识到一点,如果不破掉这一招,我就会死!
“臭小子!”
直接爆发人王技,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慢了下来,而我则开启剑道天眼,万物剑心洞察秋毫,几乎将剑心通明的心境完全催和_图_书发出来,定睛看着对方的剑招,直到极速人王技效果即将消失的瞬间,终于看透了其中的力量本源。
力量本源被攻破,一重重山脉随之崩塌了开来,而一江秋水更是被万物剑心的剑意激荡得消弭于空间之中,彻底消失。
我极速横移躲避开这一剑,心头微微一颤,这道阴灵的双眸之中光辉闪烁,跟我一样,也修炼出了剑道天眼了,难怪居然能一眼就看破函牛之鼎的剑道规则破绽,这样的对手简直是千金难求,与他一战,更能看清自己的不足。
我立刻盘膝坐在了雾霭之中,脑海中推演刚才的战斗,同时调整自身剑道规则,将护身剑罡的破绽给修补起来,同时,调动函牛之鼎绝术的时候也着意弥补破绽,使得这门绝术变得越发完美,原来,前代高手创造出的绝术也并非完美,拥有不少的破绽,唯有不断更正、加强,才能算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本事。
一环环涟漪压迫而来,有种无懈可击的感觉。
“水复山重!”
剑冢天牢,通过第一层,进入灰蒙蒙的第二层。
“她是专程来看看我?”
他低喝一声,连续出了两招,凛冽剑意直接震碎函牛之鼎的法相,冲击我的护身剑罡,一缕缕剑气在他的调动下猛攻护身剑罡的肩膀、脖颈之间,顿时一阵阵剧痛传来,也让我获悉自己的护身剑罡破绽在哪里。
二层的阴灵远比一层要强很多,一层的许多死者只是在某个小地方http://www.hetushu.com盛名一时的剑修,而二层则都是一些修炼出剑心通明的人,名满一整个时代的存在,一层有一万多个阴灵,而二层一共也就一千多个阴灵,其中差距可想而知。
千万道激流在他身周狂涌而出,化为一道道凌厉匹练,就像是一缕缕强绝剑气轰杀而来一般,这一招堪称是密不透风!
……
月光推开波澜,直接将对方的这一击给破了。
他终于发怒了,长剑横扫前方,大喝道:“海纳百川!”
足足近一个时辰之后,将战斗所得的经验尽数消化吸收,这才提起仙骨剑,继续去挑战下一个对手。
长剑一颤,凝化出一道道波澜涟漪,仿佛有潮水从四面八方涌来,这剑法一出手就让人暗暗喝彩,简直精妙至极!
“水清石见!”
……
“轰~~~”
水属性规则的剑道,居然如此连绵不绝,让人防不胜防!
“别再向前走了,小子,你的对手是我。”
这个人很强,如果没死,修炼到如今肯定是一个剑道人杰。
拔出仙骨剑,我目光低沉:“前辈,请赐教!”
“铿!”
好快,快准!
在剑冢天牢中的修炼对我而言太过于珍贵了,这是一个自我蜕变、完善的过程,想登上无上剑道,就必须学习百家之长,而我就正在走着这一步,虽然我在境界上可能短时间内不可能追上李清音、林慕昭的修为,但在剑道上追赶她们却没有那么难,毕竟她们的剑道层次也只是剑心通明巅峰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