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四十五章 上官齐学

……
“你……可以吗?”林慕昭讶然。
我抬手按住她的手,阻止道:“不必了,我去挑战张晟林就是了。”
“那是自然,在下也只是提个建议。”
“哼,区区的一个人王,居然敢与慕昭仙子高谈阔论,那小子真不知天高地厚。”
林慕昭怒了,美眸圆瞪:“宁道风,你们是否太卑劣了?”
“如果我连张晟林都打不过,还配做你林慕昭的师弟吗?”我笑道。
林慕昭也笑了,柔声道:“挑战人王榜有两种方式,是在决胜武殿战台上直接挑战位列人王榜的强者,另一个是在人王榜器灵处挑战其它榜上中人留下的虚幻灵身,我打算让你去挑战后者,毕竟那样更加安全一些。”
“慕昭师姐,你……”上官齐学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起来,道:“这小子目无尊卑,难道不应该略施惩戒吗?”
“哼……”
宁道风被林慕昭一双美眸看得不敢对视,低下头沉默不语,甚至浑身颤抖,显然是受到了威压。
宁道风冷笑道:“白师弟莫不是怕了吧?”
他一袭白金纹绣的长袍,贵气无比,头戴冠玉,双眸如星辰般的灼然看着林慕昭,谦谦有礼道:“慕昭师姐,我们又见面了。”
林慕昭声音轻柔,宛若天籁:“白鹿书院弟子的名字,轮得到你上官齐学来问吗?上官齐学,你是圣宫弟子,竟然想对一个内院弟子出手,就不怕沦为笑柄吗?如果你想较量,我陪和-图-书你切磋一二。”
“我的天,白鹿书院圣女怎么来决胜武殿了?”
“上官齐学?”
“好!”
……
上官齐学道:“慕昭师姐,你没有必要为难宁道风,依我之见,白斩师弟既然身为中州十大年轻王者之一,挑战区区的一个张晟林绝非问题,不如就让他试试吧,毕竟年轻人需要磨砺。”
“我是带师弟来挑战人王榜。”
林慕昭美眸如月,红唇轻启:“死在张晟林血迹下的人杰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了,此人杀性太重,可杀!”
林慕昭轻声一笑,抬手轻轻一指,顿时一缕圣道气息迸发,轻描淡写的将上官齐学手中的火球给瓦解了,甚至将上官齐学震得后退数步。
竟然是宁道风,是我在中州大比中的手下败将。
“那不是白鹿书院的慕昭仙子吗?”
目光迎面直视,体内深处万物剑心猛然爆发开来,威压与其抗衡,如果只是动用领域威压的话,拼的只是剑心的规则完整、强大与否,他不动用元灵境的力量就不可能镇压得住我。
我笑笑没有说话,传音给林慕昭:“师姐,这人是你的追求者吗?脸皮可真够厚的。”
林慕昭没好气的瞥了我一眼。
我看了一眼台上手握战戟的人,忍不住轻声道了句,那战戟上血迹斑斑,染上了另一人的鲜血,败者已死,被战戟劈成了两半,死得极惨,下手太过于狠辣了。
这时,我和林慕和_图_书昭已经步入决胜武殿的乌黑看台边,一刹那数百道目光看了过来,瞬间焦点集中在了林慕昭的纤美身姿之上,白鹿书院圣女,上界绝顶的美人之一,谁会不动心,一时间那些目光中充满了爱慕、惊艳、膜拜等各种情感。
我淡淡笑道:“师姐不是带我来挑战人王榜吗?如果这就怯场了,还挑战什么?”
“慕昭师姐说笑了,我怎会对师姐出手。”上官齐学舔着脸说了句。
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在人王榜观战台如果能看到元灵境以上级别的战斗,那将十分的难得一见。
上官齐学似乎这才注意到我,一双眸子看向我,瞬间剑心力量隐隐催动,仿佛有千万柄刀剑齐鸣一般,而我则如同置身于刀剑火域,有种置身于绝境的感觉,他这是在公然试探我的修为,我飞快判断出,他拥有的是一门一品极火剑心。
宁道风摊手道:“慕昭仙子说的哪里话,我可什么都没做啊……”
张晟林能名列人王榜前一万,这就说明他已经是整个上界人王境中的佼佼者了,实力雄厚不说,更拥有极其丰富的战斗经验,远不是一般的人王境强者所能相比的。
显然,上官齐学的身躯微微颤了颤,剑眉紧锁道:“你叫什么名字?”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白斩。”
“师姐。”
踏步而去,签了生死约,纵身飞上战台,一袭内院弟子的银袍飘扬,手中仙骨和*图*书剑轻轻一扬,直指张晟林,笑道:“我来了。”
林慕昭身为白鹿书院圣女,本就是上界护道人之一,会这么想也是实属正常。
“师弟?”
林慕昭气得脸蛋微红,浑身圣气缭绕,随时都可能动手,白玉般的素手已然按在了剑柄上,杀气腾腾的,即将动手了。
林慕昭道:“张晟林排名人王榜第9872位,算是垫底的一类人,不过出手凶残,许多试图挑战人王榜的人杰都丧命于张晟林的手中,可偏偏是人王榜订立的规矩就是上台必签生死约,所以……就算是帝国的法令也节制不了他。”
林慕昭娥眉轻蹙,道:“上官齐学,我的师弟想挑战谁,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吧?”
就在众人的议论纷纷之中,一人飘然从观战台上飞了下来,气势散发,周围的空间有种强大的律动感,使得众人就连喘气都变得困难起来。
我目光平静,道:“宁道风,你们三个人都是人王境巅峰,可是我在人王榜上却没有发现你们的名字,难道不应该是你们先去挑战张晟林吗?”
林慕昭抿了抿红唇,道:“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张晟林号称血戟之下无生还,况且他已经踏入人王境巅峰多年,对力量与规则的理解与参悟恐怕犹在你之上,千万不要轻敌。”
宁道风的目光变得阴鸷:“不敢就不敢,何必把皮球踢回来!”
我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望向林慕昭,问:“师姐,这张hetushu.com晟林可杀吗?”
“白鹿书院,白斩。”
说完,他的意念变得微弱起来,似乎是对一旁的青年传音,再过不久后那青年就走向了战台的方向,对一个身穿黑衣的胖子耳语了几句之后,胖子马上去知会战台上的张晟林,很快的,张晟林的目光看了过来,手中血戟笔直指向我,笑道:“听说这里有一个中州前十的年轻王者,既然是人王境,你可有胆量挑战我,白鹿书院的那小子?”
我冷冷道:“白鹿书院弟子的名字,轮得到你问?”
她也笑了,随后脸蛋一红,低头看向被我握着的手,却没有立刻把手抽出去。
“放心。”
林慕昭淡淡道:“堂堂的天风书院紫极宫弟子居然会在人王榜的观战台上,真是令人想不到。”
“既然这样,我出手吧。”我深吸一口气道。
“你叫什么?”张晟林嘴角含着残忍笑容:“老子血戟下不斩无名之鬼。”
另外两名天风书院弟子的目光中也充满了敌意,笑道:“如果连这种对手都害怕,那还来人王榜战台丢什么人?”
“你?”
上官齐学手掌朝下轻轻一张,顿时火焰缭绕,一缕缕超然元气涌动起来。
上官齐学的脸色尴尬起来,他只是元灵境初期罢了,虽然与林慕昭同为圣宫弟子,但一旦动手,或许只是一招就要落败。
上官齐学一双目光始终在林慕昭的绝美仙颜上没有移开,道:“慕昭师姐不是也来了人王榜观战台m.hetushu.com了吗?我是为了陪同几位内院的师弟来观摩人王榜强者的战斗,师姐呢?”
“没上没下!”
“张晟林,不怎么样嘛……”
“他说得对。”
上官齐学一脸灿烂笑容:“不过这张晟林在人王榜的排名堪称倒数,随时都可能被排挤出一万掉出人王榜,在下觉得白师弟挑战此人最为合适了。”
上官齐学的脸色瞬间变得好看了许多,笑道:“既然白斩师弟跟慕昭师姐一起来了人王榜战台,想必是想挑战人王榜吧?这战台上正有一个张晟林,白斩师弟何不立刻上台,将张晟林击败,让他们知道我中州这一代年轻王者的厉害?”
“说那么多做什么?”上官齐学的眼中掠过一丝杀机,但脸上依旧堆满笑容:“白师弟,师兄祝你旗开得胜,战败这张晟林!”
“莫非,慕昭仙子也是来观战的?哦不对,她旁边的那小子是谁,竟敢跟慕昭仙子并肩同行,难道是白鹿书院三大圣宫的弟子?不对啊,三大圣宫的弟子应该没有那么年轻的。”
我也一愣,急忙松开。
说着,她的一双美眸透着淡淡的杀机:“若是我依旧在人王境,早就亲自上台除去此獠了!”
就在这时,一名天风书院内院弟子走了出来,目光炽烈的看着我,道:“白斩,居然是你?”
“你以为我不知道,这张晟林不过是你们宁家养的一条狗罢了,你们天风书院的人心可真狠啊,想借人王榜战台来杀我白鹿书院年轻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