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五十五章 万壑争流

“这小妞似乎眼熟,是天风书院的李清音?”
藏剑凌空傲立,身周剑气流动,一双眸子带着傲然之意:“能与我交锋那么久不败,你已经算是一个人杰了,小子,只要你能击败我,你在这剑冢四层就再无敌手了,不过,似乎你已经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本尊决定不留你性命了!”
至于西湖论剑,第一名我就不去争了,争也争不过,目标定在前十,展现出实力的同时又不十分引人注目。
“万壑争流!”
说着,她纵身飘入第五层之中去了。
鬼气森森,超然剑意涌动,一个身穿黑袍的身影从天而降,手握一缕三尺青锋,黑色斗篷下露出一张风霜斑驳的脸庞,正是传说中的藏剑,据说也是整个第四层剑道层次最强的家伙,他的剑道已经接近剑心通明巅峰了,只差一步就能完成超脱。
她仰起脸庞,看着泻落在远方群峰上的月光,道:“这一场西湖论剑将会有许多人参加,也包括我,甚至可能清音师妹也会参加,所有人都会将修为压制在人王境,进行一场剑修的比试,最终决出前十的排名,而一旦杀入论剑大会的前十,都会受到朝廷的封赏,得到丰厚的修炼资源。”
“高阶。”我没有保留。
“青岚分水!”
“都来,听我号令!”
说着,她幽幽道:“剑道层次在这场盛事之中显得越发重要,你的剑心通明修炼到什么层次了?”
“不错了,或许有冲击西湖论剑前二十名的机会,走吧,去剑冢。”
至死方休!
胸中的积郁一扫www.hetushu•com而光,剑心通明圆满的感觉原来这么美妙!
如果接不住这一招,我可能会死,不过,如果现在就躲进神叶世界里,固然能避开这一剑的锋芒,但却又与我追求的剑道相违背了。
“你就是藏剑?”我问。
水寒、山岳两种意境交辉,藏剑修炼的是水寒规则、星体规则两种剑道,并且已经达到了一个完美融合的境地,也难怪能在剑冢四层无敌,此时,他的三尺青锋再度催动光辉,头顶上方一道凶光大盛的上古圣魂法相,这一剑恐怕已然要全力施为了。
我一声低喝,抬手左臂,万物剑心爆发出惊人的光辉,一种超然剑道意境席卷开来,刹那间引动了四层所有的古剑,所有阴灵的佩剑纷纷摇动起来,破土而出,汇聚在空中,化出了万剑凌空的强大意境,宛若一座剑山般的轰向了万壑争流。
一重重古岳交叠生辉,内有无数奔流滔滔,万千恐怖剑意隐藏其中,几乎就在这一招运起的那一刻,整个空间都仿佛凝固了,时间停止,一切物质似乎都被抽离了。
“也对。”
……
凌厉压迫感扑面而来,气劲强悍得惊人。
衣袂猎猎,我的周围已然陷入了藏剑的狂攻场域之中了,双腿奋力站定虚空,将身躯稳住,抬手扬起仙骨剑,万物剑心呼之欲出,一柄柄绝世神剑的法相凝聚在身后,随着仙骨剑的一挥冲了出去。
……
长剑扬起,一阵森然寒意波动,藏剑笑道:“小子,出剑吧,让本尊看看你有和图书多厉害,居然连驼背王和华青这种人物都败给了你。”
就在这时,一个沉浑的声音从雾霭中传来:“谁说本尊不敢迎战这小子?”
藏剑目光中透着兴奋,一剑刺出,仿佛带出了七道碧波,碧波的意境堪称浑厚绵柔,宛若绸带一样的不断缠绕,使得渭阳九曲的威力仿佛轰入水中一样,瞬间减弱七八分,就在此时,藏剑目光大盛,开始反击:“你也尝尝我的剑招!”
就在打出金戈画仙的一瞬间,构成苏颜素描的线条尽数散去,化为一道道绝强剑意与万壑争流碰撞在一起,但明显境界被压制得太厉害了,金戈画仙意境几乎一触即溃,根本挡不住万壑争流的强大意境,下一刻,我直接吐血,漫天的山岳坠落而来。
华青皱眉:“如果他以这种实力再次对战我,恐怕百招内就能结束战斗了。”
月光映照孑然的身影,走向远方的剑冢。
一剑坠落,却像是有无数座剑意凝聚的古岳镇压下来一般,周围的大地悉数开始迸裂起来,如果没有天牢铭文镇封的话,这一方战场恐怕根本承受不住他这一剑。
“先民指路!”
七道碧波骤然变得刚直起来,化为一柄湛青色长剑斩杀而来。
“话别说得太满了。”我笑了笑。
“哼,这小子居然暗恋李清音,真是至情至性,我有些欣赏他了。”华青道。
我几乎瞬间就来到了藏剑头顶上方,迅速两剑直劈下去,这两剑只是垫的两剑,随后剑芒爆发,使出了一招渭阳九曲,九段剑刃攻势瞬间爆发开来,和_图_书霸烈无比!
藏剑与别的阴灵不同,他身上的戾气很少,更多的是对剑道的痴迷与堕落,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他遁入了魔道,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最终沦为剑冢内的一具枯骨。
“好强!”
这一剑,堪称恐怖!
她也笑了:“我还以为自己能藏匿气息让你无法发现呢,师弟,你的修为又精进了不少,应该是进入了某种时间法器内修炼了吧?”
众人七嘴八舌。
万物剑心透体而出,化为一道神剑贯穿了我的身躯,威芒暴涨,而仙骨剑内则六重剑罡咆哮,坚定意志的一战,再也没有什么保留了,长剑轻轻一挥,一道金色线条停留在半空中,紧接着是第二条、第三条,重重叠叠,最终绘成了一副绝美画卷。
我抬起仙骨剑,一道雄浑剑意破开雾霭,直奔藏剑的胸口而去。
“化解得好!”
我抬起手臂,人王力祭炼下,三道新生剑罡从经脉之中生出,与之前的六道剑罡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共九道剑罡的超然景象。
不能死,再战!
……
驼背王道:“你和我都败了,恐怕也只有藏剑那家伙能击败这个天资吓人的小东西了。”
空中化为一片雷霆万钧的战场,无双九剑的攻势与摇山振岳撼动在一起,仅仅是冲击余波就将驼背王、华青等人逼退。
“嗯,师姐真聪明。”
华青冷哼一声:“这匹夫明哲保身,怕是根本不敢迎战这小子了。”
“藏剑?”
她扑哧一笑:“真的没有?”
藏剑整个人陷入一种疯狂的兴奋之中,一缕缕强大和*图*书剑意透体迸射而出,转眼就在身周形成了一道数丈剑墙,低吼道:“摇山振岳!”
驼背王冷哼:“但接不住藏剑的万壑争流,终究还是一死,我们剑冢四层所有强者都接不住这一式,我就不信这小子能逆天了不成!”
第四层,一束束阴灵的身影浮现于空,驼背王、华青等人的身影也相继出现了,虽然已经被我击败,但依旧一脸不忿的样子。
我有些无奈,实力与白鹿书院圣女的差距终究还是大得让人无法接受。
“没有。”
藏剑原本浑浊的眼神一下子就明亮了起来,仿佛看到至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手中三尺青锋凌空一抖,居然抖出了一道缠劲,瞬间缠绕住了先民指路的剑意,猛然甩飞出去,就这么轻描淡写的破掉了万物剑诀第一式。
我猛然回身,手臂挥剑疾速点指了三次,打出三道剑气轰入了青岚分水这一式的力量爆发节点上,随后战剑狂舞,带出了一道水寒意境,一道巨大漩涡直接将青岚分水给吞噬掉了,成功化解这一式,但双臂依旧有些酥麻,一重重剑气碰撞在护身剑罡上,不是一般的难受。
“嗯。”
剑冢内死气森森,十分阴冷,我和林慕昭相继穿过了一层、二层、三层,当我跟她一起踏入四层的时候,显然林慕昭也惊愕了一下,嘴角荡起绝美笑容,道:“不错嘛!”
就在某一瞬间,我忽地感觉到了一缕气息,抬头看去,只见竹林上方一道气质如画的丽影,白裙飘飘,正是林慕昭,月光在她绝美的脸庞上镀上一层迷人的hetushu.com神辉,整个人美得像是从画卷中走出的凌波仙子般,夜风吹拂,长裙勾勒出动人的曲线,纤柔曼妙,令人禁不住的浮想联翩。
“我的天,这臭小子几天不见修为又增进了不少!”驼背王眼睛都直了。
“师姐?”我笑问。
“嗯,高手太多了,许多人比我多修炼了许多年,我自然比不上。”
她飘然而下,与我并肩而行,一股淡淡的处子幽香传来,令人心旌摇荡,她看了看我,说:“还有一个月就是西湖论剑的盛会了,你有把握吗?”
对弈了近两百招后,我始终没有占到一丝便宜,反倒是浑身的皮肤都已经伤痕累累,被藏剑的强大境界场域压迫得崩裂流血,整个人都快要变成血人了。
周围,散落一地的古剑纷纷铮鸣起来,剧烈摇晃,在颤抖,被召唤。
战!
“轰轰轰~~~~”
极速!
我一声咆哮,战意空前高涨起来,浑身是血,虽然看起来颇为狼狈,但这一刻的万物剑心却仿佛与我的心境融合归一,灵台有种前所未有的清明感,紧接着,心头一亮,瞬间洞悉了一些奥妙,之前的谜团瞬间解开了。
“哼,这小子又来了,今日谁能斩他?”华青问道。
万壑争流破碎,藏剑一声闷哼倒退入死气沉沉的雾霭之中,脸上一条阴灵手臂被硬生生的震碎了,脸上写满了惊骇:“剑心通明……圆满……”
“万剑行空!”
他冷笑一声:“没错,本尊剑修多年,早就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不过世人送了本尊一个名号,号为藏剑,三尺剑,能斩天下一切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