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六十二章 第一人杰之争

一剑分开空间,剑刃左侧升腾无尽的生命气息,滚滚如波澜,右侧则凝化出浓烈的寂灭意境,万物开始湮灭,澹台瑶简单的一剑就尽显无尘生灭剑法的精妙与深厚底蕴,以至于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剑就将天风书院的内院高手宁道风震退。
我一样拔出仙骨剑,体内人王力爆发,长剑轻轻一阵铮鸣,顿时三道雄浑剑罡注入仙骨剑之中,将剑道层次压制在剑心通明中阶就足以与张正初一战了,就凭他还没有资格让我全力施为。
剑道天眼睁开,瞬即看透这一招的破绽。
我冲她点点头,向前走去。
“你……”
“世子……世子!”
却就在这时,山上一人手持绣着大大的“一”字的人杰令旗走来,浑身爆发光辉,人王力汹涌澎湃,不是别人,正是羽族的天骄张正初,一百根人杰令旗的第一名居然掌握在他手中,而显然张正初是来者不善了。
我目光平静:“你的排名第一人杰令旗,我看上了。”
张正初急退,脸上的狂傲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审慎,长剑一扬又是一道剑气风暴席卷而至,低喝道:“云淡风轻!”
天骄令旗方向,数十名羽族少年目瞪口呆,一个个脸色惨白,羽族将族中的天才倾巢而出,其中张正初最有实力冲击前十王者令旗,然而却陨落在了这里,这大约是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的。
张正初猝不及防,整个人以翻滚的姿态向后格挡,“铿”一声剑刃被震开,整个人狼狈的撞落在圣荷山脉的山岩之上,身形滑曳和*图*书出足足数十丈,十分惨淡。
其余的一群人杰令旗拥有者也哈哈大笑起来,仿佛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笑话一样。
“铿——”
张正初的神态愈发狰狞起来,原本俊朗的脸庞极度扭曲,抬手便从身后的羽翼上拔下一根银色羽毛,冷笑一声,羽毛居然开始燃烧起来,释放着无比恐怖的规则力量,以至于张正初整个人都仿佛被烟雾缭绕起来,气息已经超过人王境的极限了。
“是吗?”
“你找死!”
他腾空而起,一口鲜血吐在了握剑的手掌内,嗞嗞作响,血气化为一道烟云缭绕在身周,这是……祭炼自身血气,增强实力?
“啪。”
“可以。”
张正初禁不住大笑起来:“就凭你也配夺第一名人杰令旗?”
“什么?”
“吓?”
澹台瑶轻笑,婀娜修长的窈窕体态一跃而去,手中绽放出冰寒光辉,是一柄超然利剑,并且更加让我惊叹的是居然有两重剑罡缭绕在利剑周围,澹台瑶仅仅回到无尘剑域闭关半年,就已经领悟剑心通明了?加上人王境巅峰与阵法方面的造诣,澹台瑶击败宁道风绝不成问题,哪怕是宁道风在几个月内也大有提升。
挥动间剑意横生,上千道剑气飞来,化为一片星雨,张正初敢那么狂妄自然有他的本事。
澹台瑶抿了抿红唇,道:“争个一百位,怎么样?”
“白斩,你连续杀我羽族天才,欺我羽族无人,今天本世子若是不杀你,还拿什么服众,拿什么让羽族中人信服我?”
我皱了hetushu.com皱眉,果然,张正初的气息瞬间提升了至少五成之多,原来这就是他的人王血脉能力,但那又如何,只是增强了五成,能和我的三倍血脉爆发力量相比吗?
言兴元恨恨道:“你等着瞧,如果你真敢用这种手段杀了白师弟,我们白鹿书院跟你没完。”
“死!”
“当然不行。”
张正初却冷笑一声:“言兴元,你闭嘴!这一战是我与白斩之间的战斗,轮得到你说三道四吗?使用什么手段是我的选择,关你什么事?”
我目光飘向第一百名人杰令旗处,只见手持令旗的人居然有些眼熟,是天风书院的人,宁道风,在中州大比中曾经败在我的剑下。
澹台瑶素手轻轻张开,握住了令旗的把柄,顿时一缕缕铭文浮现,也意味着人杰令旗正式易主,手握令旗,纤柔曼妙的身段傲立,挺起酥峰,充满了别然气韵的美,令其余的人杰令旗拥有者忍不住都侧目起来,浮想联翩。
硬碰硬,正面击败他!
“白斩!”
“哧!”
不远处,人杰令旗第四十八名的持有者也是白鹿书院的人,云别宫弟子,开口说道:“这是论剑大会,以剑道论长短,你燃烧真羽,释放禁制力量本来就违反了规则,张正初,我奉劝你一句,小心行事,不要误了自己,也误了羽族全族。”
澹台瑶能击败宁道风不足为奇,但她绝不可能是张正初的对手,毕竟张正初身为羽族世子,第一天骄,修为早就踏入了元灵境初期,在剑道上的深厚底蕴也不http://www.hetushu.com是澹台瑶能相提并论的,而我必须帮澹台瑶,她肩负着无尘剑域的使命,不能在这里功亏一篑。
人杰令旗第七位,是文天院的一名内院弟子,他咬牙低喝道:“燃烧真羽,亏你做得出来,这种禁术你敢在西湖论剑的比试中使用?!”
我停住脚步,淡淡道:“张正初,你来做什么?”
“不需要你多言!”
“噗通……”
燃烧真羽固然能提升张正初的实力,却也让他忘记了剑道的规则奥妙,百密一疏,一剑奔雷般劈来,但却在剑刃处隐藏了一个巨大的破绽空间。
“唰!”
两柄剑碰撞在一起,爆发出刺耳的锐鸣声,而巨大的震撼力下,我连退三步,张正初更惨烈,既然祭炼了自身血脉依旧被震得后退百丈有余,一连在岩地踏出两行深深的脚印才止住后退的趋势,否则至少要被震退千丈。
我根本没有想要躲避,体内人王血脉骤然爆发,力量瞬间翻了三倍,仙骨剑点指而去,剑心通明意境瞬即爆发!
“剑心通明?有意思。”
不但是张正初,还有另外几名拥有人杰令旗的少年人王紧逼了过来,一个个脸上满是戏谑笑容,似乎已经志在必得的样子了。
张正初的脸上满是狠戾,抬手拔出了长剑,一手持着人杰令旗,一手握剑,冷笑道:“在论剑大会上斩了你,白鹿书院也说不得我什么,林慕昭更是无话可说,准备受死吧!”
宁道风面露厉色,道:“几个月前被你取巧击败,今天这一次,你再也不可能胜我了,别说是和图书你,就算是加上你身边的这个小妞,你也一样没有任何机会!”
半年,从下界的小小阵法师成长到这个地步,未免太过于吓人了。
“张正初,你疯啦?!”
……
不过仔细一想,无尘剑域一定也有时间类的法器,可以拉长修炼时间,或许这半年对于澹台瑶而言就是五年、十年,以她的天资一旦获得上界高手指点的话,晋入剑心通明本来也就不是什么问题,论悟性,澹台瑶不输给任何一位人杰,毕竟没有足够的悟性也就不可能有阵法上的惊人造诣了。
一声暴喝中,张正初身躯弯曲,猛然冲出百丈,长剑直指,崩得两旁山岩纷纷化为齑粉,头顶上方更是凝聚出了一头嘲讽凶兽的法相,是蕴含了太古遗种力量的一种剑道规则,长剑周围雷光闪烁,隆隆作响,这一击殊不简单!
一群人杰令旗持有者看得目瞪口呆,谁也没有想到手握第一名令旗的张正初居然会迎来一场如此的惨败,力量完全被镇压了,一时间鸦雀无声,无人再出言嘲笑我不知天高地厚了。
剑光暴起,绽放冲天光辉,张正初这一击绝对可以问鼎整个人杰令旗区域,产生的剑意冲击都足以让一些稍弱的人杰令旗拥有者连连后退了。
我轻描淡写间出剑,“唰”一道劲风起,一缕剑气飞速蔓延、扩大,转眼充满了前方的天地,更高层次的剑道意境直接碾碎张正初的剑道意境,仙骨剑化为一抹寒光劈向了他的脖颈,羽族是步王府的死敌,就是要在西湖论剑上斩杀羽族世子,让羽族无话可说!
http://m.hetushu.com她应该有实力守住这杆人杰令旗了。
“阿瑶,你觉得你的实力能排在一百位人杰的第几名?”我问。
张正初冷笑一声,目光看向了澹台瑶的方向,道:“本世子想挑战一下人杰令旗一百名的拥有者,看看这位白鹿书院的小师妹到底有多少手段,怎么,不行吗?”
一群手握天骄令旗的强者虎视眈眈,但我就这么带着澹台瑶走过了这片区域,笔直的前往只有人杰令旗,此时所有的人杰令旗都已经被人夺取,而在夺取的区域内又在发生着一场场激战,一旦取得人杰令旗就等于晋入论剑大会前百强,对于许多人而言已经是一种无上荣誉了。
空有力量,但破绽却处处都是。
我毫不犹豫抬手就把仙骨剑掷飞出去,以气御剑。
张正初冷哼一声,手中真羽燃烧殆尽,力量迅速提升了无倍有余,手握战剑,狞笑道:“来自下界的卑贱东西,准备好受死了没?”
张正初到死也不相信自己会那么轻易就被斩杀,眼睛睁圆,尸体轰然倒下。
连续五剑之后,宁道风被打得吐血后退,失去了对那第一百名人杰令旗的掌握。
我却骤然间人王技爆发,以极速消失在他的眼前,出现在脑后方,仙骨剑蕴满三道剑罡直劈了下去。
“你……你很好!”
仙骨剑裹挟着三重剑罡,骤然之间穿透了张正初的漫天剑雨,随后“噗嗤”一声穿透了他的眉心,留下一道拳头大的血洞。
张正初眼中杀意更盛,手掌一抖,三道剑罡涌入战剑,果然,羽族第一天骄也领悟了剑心通明,并且达到了中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