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六十三章 挑战左秋林

众人纷纷惊愕的抬头看去,却发现声音来自于人杰区域,自然就是手握第一名人杰令旗的我,轻轻的将人杰令旗插在了地上,我对这一群虎视眈眈的对手作了一个“请自便”的手势,随后提着仙骨剑一步步的踏入了王者区域的深褐色岩层之上。
她?
林慕昭无奈一笑,轻声呢喃了一句:“我白鹿书院没人了么?”
一把抓住了刺入岩层的人杰第一位令旗,将其拔出握在手中,令旗翩然飘扬,上面绣着天心帝国的徽记,散发着凛然不可侵的气势。
洛奇手握第三名令旗,笑道:“人人都言天心中州起天风、四海英豪逐白鹿,看来两大书院之间算不上同气连枝,其实早就势同水火了吧?”
我点点头,对左秋林说道:“左师兄,慕昭师姐需要休息,不如由我代她与你一战,如何?”
左秋林手握第十名令旗,已经即将要出手。
左秋林怔了怔,随后脸上浮现出厌恶与轻蔑的神情,扬眉道:“你是谁?”
纳兰水月。
我远远的看着他,说:“有种自己来抢。”
“为什么要还?”
“白斩!”
“你说什么?!”
东方凛儿则皱了皱秀眉,却没说话。
这是天风剑法第一式,同样的一招在左秋林的剑下却已经堪比圣术了,虚空中卷动着无比凛冽的剑道规则,蕴含着撕裂一切的剑道威力!
“等等!”
只能见招拆招了。
赵清风咬牙道:“圣女师妹,你已经连战十二十几场,车轮战算什么本事,就算是赢了hetushu.com慕昭师妹,左秋林你于心何安?”
在王者区域的白鹿书院弟子只有三人,还有赵清风、东方凛儿两个,但显然东方凛儿根本不想管这件事,只是望向别处,倒是赵清风皱眉道:“左秋林,你想车轮战消耗我白鹿书院圣女的实力?”
林慕昭苦笑一声,道:“左秋林,你真想挑战我的话,就来吧,我愿意与你一战!”
人杰区域与王者区域仅仅相隔百丈,就属我距离最近。
左秋林冷笑一声:“是又怎样,赵清风,你也是圣宫首席,你敢挑战我这个第十名王者不成?你若是敢挑战,我左秋林自愿放弃对慕昭师姐的挑战,与你一战!”
“天风乍起!”
周翰文也爽快,挑战输了之后立刻站到一旁去疗伤回息,伺机而动,随时准备挑战下一个王者区域的令旗持有人。
似乎看出我的惊奇,纳兰水月一挺酥峰,道:“忘记告诉你了,我有一年的时间没有挑战人王榜了,所以你击败的人,只是一年前的我。”
周翰文,紫极宫首席,手段一样非凡,舞动剑光,演化出一道道龙飞凤舞的文字缭绕在身边,气势惊人,威力不凡,当我催动剑道天眼观摩的时候,就发现每一个文字中都蕴藏着儒道的力量,有隐隐雷鸣之声,与我的太皓真经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这套儒道剑法显然要比太皓真经更加精妙罢了。
林慕昭与周翰文一战,损耗极大,气喘吁吁,白衣下一双酥峰上下和图书起伏,曼妙的线条律动极为动人,而就在这时,周翰文与手持第十名王者旗帜的左秋林对望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随后,左秋林便手持着第十名令旗走了过去,道:“慕昭师姐,师弟想领教一下你的归一分水剑法,顺便挑战一下王者第五名,不知道师姐可愿意一战?”
手持第一名人杰令旗,我走向了自己应该去的方位,那里十分接近王者区域,远远看去,王者区域烟尘滚滚,有两名剑道强者在决战,其中一个是手握第五位王者令旗的林慕昭,另一位则是天风书院的紫极宫首席周翰文。
三十多招后,林慕昭略胜一筹,连续三剑将周翰文逼得后退认输。
他咬牙切齿,却一步都没有敢迈入人杰令旗区域,实力差距太大了,只要他敢来,任何一个人杰令旗拥有者都能轻松碾压他。
张正初死得很不值,参加论剑大会就必然会被压制在人王境修为,使得他有力量也使不出,否则又怎么可能会被我击败。
我笑了笑:“如果是之前,我确实没有资格挑战你,但现在大家都在人王境,我倒是觉得你这个元阳宫首席说出这类话太跌份,只是徒有其表罢了。”
左秋林的剑招太快,以至于使用剑道天眼也来不及了。
除去十名王者令旗持有者之外,还有二十多人气势弥漫的立于圣荷山脉的巅峰,一个个目光如炬的等待,所谓论剑大会,就是相互比试,最终决出最强者,而目前看来论剑大会的最强者是李清音,她www.hetushu.com手持第一名王者令旗,静若处子的站在那里,却无人敢去挑战,地面上有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剑痕,甚至有些少许血迹,想必是有人挑战了,但却败了。
“既然如此,慕昭师姐,请指教!”
……
“铿!”
“慕昭师姐的归一分水剑法确实越发精妙独到了,在下认输。”
林慕昭娥眉轻蹙。
“师弟,你来啦?”林慕昭梨涡浅笑,美不胜收。
“等一等!”
东方凛儿轻哼了一声,握着令旗的手掌紧了紧。
……
……
我皱了皱眉,说:“我是人杰区域第一名,你觉得没有资格挑战你吗?”
相反,这第一击却让周围的观战者一个个目瞪口呆起来。
“白鹿书院,白斩。”
左秋林连退两步,而我则被力量冲击得连退五步。
“左师兄居然被震退了?”一名天风书院圣宫弟子惊愕道。
风属性剑道规则缭绕,左秋林体内骤然爆发出隆隆威势来,人王力化为云雾状瞬间迸发,比起张正初,这个左秋林强的不是一点点,甚至他挥剑间已然有了六重剑罡,居然是剑心通明高阶,难怪能成为元阳宫首席,天风书院屈指可数的人物,终究是不同凡响!
“师弟,不错!”林慕昭投来赞许的笑容。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代替林慕昭与我一战?”他姿态倨傲无比,浑身都散发着磅礴气势,确实很强。
此外,白鹿书院圣宫首席赵清风手中没有令旗,在观望,而东方凛儿则手握第九名的王者令旗,静http://www•hetushu•com静的作壁上观,此外的七面王者旗帜都被一些来自其余门阀的少年王者所掌握,王者第一名令旗在李清音手里,第二名则在阴阳殿的一个天骄手里,不朽阁的洛奇掌握着第三面令旗,第四位则是八荒楼天骄黎定渝,第五名暂时保留在慕昭师姐手里,第六名令旗被一个身穿金甲的少年持有,另外几个不认识。
左秋林脾气火暴,一怒之下便拔剑直指道:“来,我左秋林接受你的挑战!”
一道流光化为清风袭来,杀机暗藏。
果然,两个人的积累与底蕴并不在一个层次上,左秋林是元阳宫首席弟子,境界早就达到元灵境圆满了,加上多年修炼的根基与积累,占了上风不足为奇。
将张正初的空间戒指取了下来,输入人王力探查了一下,果然,包括仙血壁在内的宝物都在里面,这位羽族世子可真是巨富,除了仙血壁这件至宝之外,还有接近二十万根血灵境、六十滴五阶蛮兽灵液、三百多滴四阶蛮兽灵液,刚刚好,我的五阶蛮兽灵液即将用完了。
“成者王、败者寇。”左秋林目光中透着寒意,道:“上一次西湖论剑,白鹿书院只有一人进入王者前十,这一次,可能一个都没有了。”
林慕昭催动归一分水剑法,剑光重重叠叠,宛若起伏的波澜一般连绵不绝,其中又有千万种变化,时而激烈,时而轻缓,剑光如云,姿态优雅之极,似浮云中舞动的广寒仙子般,这套剑法在她的催动下显得赏心悦目却又饱含圣道气韵。
果然,白m.hetushu.com鹿书院备受排挤,一旦进入王者区域,就肯定会被挑战。
远方,一名羽族少年提着天骄令旗,大声喝道:“你斩杀我羽族世子也就算了,居然还取走了他的宝物,那些宝物不仅仅属于他,更属于我羽族,立刻还来。”
另外,那一个手握第八名令旗的美丽少女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道:“我认出你来了,你就是在人王榜上击败我的那个白斩!”
赵清风沉默不语,他不愿意过早的去挑战左秋林,毕竟左秋林是元阳宫首席,实力可能犹在赵清风之上,一旦战败,可能赵清风就与西湖论剑的前十王者无缘了。
同样的一式意境爆发,也发挥出了六重剑罡,一阵低沉的闷响,两股剑意在虚空之中碰撞绞缠在一起,转眼崩碎,形成了两股能量对冲!
我心底暗暗吃惊,纳兰水月明明只是人王榜第一千名,怎么可能走到这一步,她如今可是王者前十啊,这地位绝不是人王榜前一千能相提并论的!
原来如此,不过她依旧是一位天才少女,天资惊人。
“一个内院弟子,连三大圣宫都还没有进入,你凑什么热闹?”左秋林冷笑道:“我若是你,就乖乖的守着你的人杰第一名令旗,也不失了朝廷的诸多赏赐,倒是你,跑到这里凑热闹,简直是自取其辱,王者区域是你的战场吗?”
显然,羽族对这位世子寄予厚望,以至于几乎将全族的资源都堆在他的身上,如今这些宝物却落在我的手里,真是报应!
……
“先民指路!”
林慕昭则蹙眉不语,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