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六十五章 儒圣剑典

我笑道:“没关系,你要是没有实力,自然会有人去夺你的第八名令旗,何需我来动手?”
李清音一手握着令旗,一手握着白玉剑,颔首道:“可以。”
李清音微微一笑:“不朽阁乃是邪道门阀,有什么威名可言?”
左秋林神色惨白。
我看了他一眼,笑了笑。
“没有胆量来挑战就尽管说,说狠话有什么意思?”我说。
段元微微一笑:“这个嘛……”
只是一招,甚至有的人都没有看到这一缕充满杀机的剑意,这就是我的剑道,在剑冢天牢与历代剑修强者无数次决战而磨砺出的手段,杀人无形。
“哧——”
众人都惊了,谁也没有想到这阴阳殿的天骄会强到这个地步,恐怕就算是比起段元也不会逊色太多了。
洛奇眯着眼睛,看向李清音,笑道:“清音仙子身为天风书院圣女,如果真的是这样的结局走到最后,恐怕也会被师门责罚吧?”
“嗯,退下吧。”
李清音颔首一笑:“正是师尊所传的剑典。”
“少废话!”
林慕昭秀眉轻蹙:“没有想到她真的修成了这部儒道剑典了……”
“铿”一声巨响,殷平当即吐血后退,但嘶风声中,仙骨剑凝化出的剑气仿佛一缕闪电般钻入了殷平的胸口,“噗嗤”一声,剑意贯穿了他体表的两重护身剑罡,在胸口处造成了一个小小的血洞。
纳兰水月张大了小嘴,目瞪口呆,一双美眸中浮现出深深的震撼,显然,这一剑她根本没有看清楚,论hetushu•com剑道修为,这位大罗剑域的天之骄女差远了。
李清音虽然依旧神色平静如止水般,但却隐隐然有种松了口气的样子。
“没必要。”我说。
她轻哼了一声,将令旗握得更紧了,浑身散发人王力光辉,一双秀眸在围观者的身上扫来扫去,恨不得立刻冲出去,把这些虎视眈眈的对手全部扫荡下山。
洛奇脸色有些难看,不过没有说话。
少年一剑飞空,身后凝显出一头凶兽法相,脚踏阴阳鱼,劈出了惊天一剑,凝化出万千剑气横扫而过,直奔李清音。
“请赐教!”
李清音神态平静:“胜负本是机缘,何必强求?”
林慕昭轻轻点头,笑道:“很不错。”
“白少侠,请赐教!”
“咳咳……”
殷平体内的不朽之气轰然爆发,整个人仿佛被乌黑色的火焰包裹住了一般,踏步凌空而来,手中一柄古剑铮鸣,闪烁着三重剑罡之力,这个少年在不朽阁的地位应该不会低,毕竟领悟剑心通明中阶的人摆在任何一个门庭都是必须重点培养的顶尖人杰,何况他还只是一个少年,以后可提升的空间太大了。
林慕昭沉默不语,李清音修炼了剑典之后,恐怕她们之间的差距就要变得更大了。
“没想到,此次西湖论剑竟会有三名白鹿书院的弟子位列前十王者,而一直风头正盛的天风书院反倒是只有一人位列前十了。”
“这……”
唯有东方凛儿,一双杏目中透着锐利之色,另一个和_图_书不爽的则是洛奇,身为不朽阁的少主,看着本门的天骄被一剑击败,这简直是奇耻大辱,不过,洛奇只是冷哼了一声,却居然没有对我出手,而是选择了保存实力。
……
……
“师姐慧眼。”
“师妹,你所修炼的是传说中的儒圣剑典吗?”林慕昭问。
“轰——”
为了防止被车轮战白白的消耗,我一咬牙直接祭出六重剑罡,体内十重灵海之力迸发,周围十丈内迅速凝聚出万物境,一片金光灿灿的灵泽铺开,一剑凌空,迎向了殷平的古剑,这一剑蕴含了我的至高剑道,威力无穷,只是第一时间就压制了殷平的不朽功,将不朽之气压缩到了只有一团那么大。
……
林慕昭轻声道:“小师弟,全力一战,师姐为你护法!”
很快的,一名少年天骄走了出来,是阴阳殿的一个天才,浑身澎湃强大气势,剑刃笔直一直李清音,道:“天风书院圣女号称新一代第一天女,当世无敌,在下是否有幸挑战清音仙子?”
“好。”
“你笑什么?”
“哪里的话。”
紧接着,第三个人走了出来,挑战李清音。
人人都知道捡软柿子捏,即使在我击败了左秋林之后,这些人依旧认为我是前十王者中最弱的一个,人人都想取而代之,甚至这些人觉得纳兰水月都比我要强。
少年疾速下山,前往挑战天骄区域的人了,就算是无法在王者区域立足,以他的修为至少能在天骄区域站稳脚。
“好快的剑!”hetushu•com
洛奇淡淡一笑:“清音仙子仙姿绝世,她的剑法更是天下无双,他们这些人也只是想领略天风书院圣女的风采罢了,堂堂的天风书院不会连这点气度都没有吧?”
李清音踏着云雾,一袭白裙裹着曼妙起伏的娇躯,浑身都透着不食人间烟火的仙韵,绝美的眸子看着对手,忽地精纯的人王力涌动起来,一种超然气韵浮现,是三道归元的力量,一道道文字从她体内飞出,在周围汇聚成了一片海洋。
只是一剑,那少年的手腕处多出了一道血迹,连长剑都拿捏不稳了,跌退百丈之遥,脸上满是细汗,他承受了一次巨大的恐怖,仿佛在死亡边缘走了一遭般,脸色煞白,看向李清音,声音微微颤抖道:“多谢仙子……不杀之恩!”
两招后,狄阳落败而去。
一个接着一个,连续有七个人被李清音击败之后,天风书院的紫极宫首席周翰文皱眉道:“阴阳殿、八荒楼、不朽阁,你们什么意思,想车轮战消耗圣女师妹的实力吗?”
纳兰水月一双明眸看着我,手里握着第八名令旗,熠熠生辉,道:“白斩,你的实力在我之上,为何不挑战我,再进一步?”
六重剑罡对两重剑罡,一重剑罡一重天!
依旧手握第十名令旗,我目光淡然的看着一群虎视眈眈的各派少年天骄,道:“觉得我是软柿子好捏的尽管来战,不过下次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既然如此,就由在下来领教白鹿书院白少侠的绝学吧!”
http://www•hetushu•com“清音仙子的剑法果然卓绝天下。”
不过我没有下重手,这一剑也只是重创了殷平,却没有杀他。
她嘴角轻扬,一丝不屑的神情在眼中一闪即逝,笑道:“你难道已经满足于第十名剑道王者了吗?需要知道,我们身为剑修,本就该力争上游的。”
“你以为本座不敢?”段元阴恻恻地笑道:“只是怕你的血污了本座的剑罢了。”
洛奇颔首,道:“殷平,你的不朽不灭功已经修炼到了第五重,确实有与白斩一战的实力了,全力以赴的一战吧,不要辱没了我不朽阁的威名!”
林慕昭秀眉轻蹙,没有说话。
洛奇冷笑:“你这个被白鹿书院一名内院弟子击败的圣宫首席也有脸说不知天高地厚?恕我直言,这个耻辱你这辈子都要背着!”
说着,她手握第五名令旗踏步上前,身周云雾缭绕,宛若谛临凡尘的仙子般,剑心已然笼罩战场,一双绝美的眸子凝视着我和殷平。
他的一双目光在围观的人群中扫来扫去,最终点了点头。
手持第二名旗帜的青年,阴阳殿的段元冷笑道:“区区第十名王者的位置也敢洋洋自得,若不是本座手中有令旗,早就去挑战你了。”
忽地,人群中一名少年走了出来,手握古剑,通体散发着不朽之气,是一名不朽阁的弟子,体内人王力澎湃,双眸锐利,死死的盯着我,恐怕早就想动手了,道:“在下不朽阁殷平,请白少侠赐教!”
人群中,又有人走了出来,手握一柄造型特m•hetushu.com异的宝剑,道:“在下不朽阁八荒楼狄阳,请仙子赐教!”
殷平整个身躯猛然跌飞了出去,撞击在身后的巨岩之上,口吐鲜血,败了。
左秋林道:“你们若是以为这样就能夺得这次论剑大会的第一名,那未免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倒是一旁不远处手中没有令旗的周翰文等人一脸尴尬,而左秋林则服下一枚圣丹,正在飞快疗伤,以期再战,此外还有不少天风书院的圣宫弟子也在王者区域,一个个十分冷静的观望着,伺机而动,距离论剑大会结束至少还有两个时辰,充满了变数。
少年天骄一声低吼,阴阳两极剑法的意境爆发开来,阴阳鱼宛若一尊巨大古神法相般降临,笼罩在他的四周,刚柔并济的剑风急旋而起,卷动着在场的沙石飞旋起来,果然,能够停留在王者区域的人全部都是一流天骄,放在人杰区域都是有实力争夺前十的存在!
洛奇咳了咳,道:“段公子,何必跟一个白鹿书院的内院弟子计较?我等都是各大宗门的顶尖人物,就如纳兰姑娘说的一样,难道不应当力争上游吗?别忘了,第一名王者的令旗可一直都在清音仙子手中,你们难道就不想领教清音仙子的绝世剑法吗?”
此时的李清音,仿佛化身为一位充满书香气息的仙韵少女,剑意蔓延,在周围凝聚成了一派竹林水墨文字的意境,一片片的古老文字横亘于天地间,似从画卷中走出的绝世仙子般,白玉剑轻轻出鞘,化出一道玉色匹练攻向了阴阳殿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