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七十四章 龙界气运

眼前,是宇宙中的万千星辰,闪烁发光,泛动太古洪荒的飘渺气息,生灵于宇宙间代代繁衍,薪火相传,相对于广袤无情的天地规则,生灵本身就是一种奇迹,而眼前,仿佛宇宙间的一切生命气息都开始一一呈现一般,让人目不暇接。
“灵脉终于反噬了。”
“这也怪不得师尊,张修平、张拂水的身后是整个羽族门阀,羽族虽然只是三流门阀,但在中州依旧是庞然大物,当初羽圣亲自送张修平进白鹿宫,师尊怎么可能不卖他一个面子?而且再说了,师尊虽然准允张修平、张拂水进白鹿宫,但事实上指点甚少,甚至两个月都不会召见他们一次,这也是张修平、张拂水心怀愤恨的原因之一。”
林慕昭嘴角勾起,浅浅一笑道:“你从女史尚竹月那里讨要了整个步王府的方圆百里,而羽族和步王府之间又是不共戴天的世仇,而你又杀了羽族前任世子张正初,仅凭这些就足以让羽族的人闻出一点味道了,就算你不是步王府的人,也跟步王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加上你的天资实在是太惊人,羽族在你成长起来之前杀你也就是意料中事了。”
取出一颗金刚果,飞快塞进嘴里。
我皱了皱眉:“张修平、张拂水仗势欺人,这种人师尊怎么会收入门下?”
“嗯。”
金刚果的果肉入口即化,化为一道道暖流滋润身体各处,这才好了一些,受伤的脏器、筋骨也开始自我修复起来。
她扑哧一笑:“走吧,回书院修炼了。”
神藤树散发出的光辉越发闪耀了起来,道:“小轩,你来和图书自于龙界,所以,你的生命本源与龙界息息相关,无法分割,我的意思是,既然你当初斩断了仙树灵根,切断了龙界与上界的维系,不如……就此了断这强大的因果,用你自己的肉身来替代仙树灵根,成为龙界与上界的桥梁。”
就在即将冲关成功的那一刻,忽地浑身酸痛,体内的人王力仿佛撞击在一块铁壁上一般,瞬间造成了连锁反应的破坏效果,一时间仿佛整个人都要破碎一般,痛得直接吐血,体内翻江倒海,一整条灵脉不断抽搐,整个人几乎就要陷入崩溃边缘。
“他们会伺机杀我?”我问。
“现在。”
人王境所炼化出的圣魂,不过是伪魂罢了,唯有进入太灵境,境界上的力量本源得到提升才能真正的驾驭圣魂、兽魂。
我有些茫然:“得想个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脑海中,无数生灵、大地飞梭而过,仿佛要一一的烙印在我的灵魂深处一般,那种痛苦可想而知,浑身颤抖,无数道霞光从体内迸发而出,转眼间就已经皮开肉绽,浑身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了,就连肉身产生了一道道瓷瓶裂纹一样,随时都可能会龟裂开来。
“但是过程一定会凶险异常,对吗前辈?”
运转人王力,在体内行走一个大周天之后,开始冲关!
“你的天品灵脉来自于生命本源,那一条灵脉无可取代,属于你的真我力量,是大道天命为你打造的与生俱来的命脉,按理说是不可能有别的器物能够取代的,哪怕是真龙之脉也不成,毕竟本源不同,排斥总是hetushu•com会有的。”
我大惊:“这……这是什么意思,让我化为一棵树吗?”
低吼一声,运起十重灵海、万物剑心和苍龙魂,一时间十重灵海撑开了万物境,苍龙魂化为一头冲天真龙缭绕在身周,咆哮不绝,一派君临天下的气势。
我沉声道:“神藤前辈,我在突破人王境的时候受伤了,体内的这条灵脉已经承受不住太灵境的庞大力量,前辈是否有办法为我解决这个困惑?”
“自然不是。”
牛肉粉的辣味独特,以至于林慕昭一张无暇的绝美脸蛋微微发红,每每低头吃东西的时候总是下意识的撩起秀发,不但优雅,且让人浮想联翩,一碗蛮牛肉米粉吃完之后,浑身发烫,肉身开始吸取蛮牛肉中的灵性精华。
我:“……”
龙界像是一只手掌般浮在三千世界的天地中,中部绿意盎然,南方是龙灵联邦,北方是云国,而更极北的方向则是一片雪域,是堂姐曾经镇守的北临领地,一眼看去,我闭上眼睛,能感受到大荒与雪域中的生命气息。
她的一双眼睛微微发亮,道:“你杀了张正初,已经等于是跟羽族结下了梁子,虽然这羽族只能算是三流门阀,但终究拥有一位点燃圣墟之火的羽圣,你在书院里羽族人绝不敢轻举妄动,但一旦离开了书院,恐怕就两说了。”
……
踏出房间,腾云驾雾直奔步王府遗迹,夜空中星光点点,忽远忽近的传来强者的气息,白鹿书院、天风书院相连,在周围的区域里行走的强大修士实在是太多了,甚至有些人的气息比我还www.hetushu.com要强横了几倍,堪称卧虎藏龙。
“没错。”
咝咝的响声中,蛮兽灵液化为一缕缕白色云霞沁入体内,肉身开始回应,所有的毛孔内都喷薄出五彩霞光来,力量回旋不绝,一种充盈感扑面而来,要突破了。
忽地,龙界大陆的影像开始扭曲起来,化为一道漩涡,而我不由自主的被卷入漩涡之中,万千生灵的气息纷纷涌来,顿时像是要撑爆身躯一般,无数道气流冲击进入身体,圣洁而光辉,那些,就是传说中的一界气运吗?
“原来圣宫弟子也是亲疏有别的。”我笑道。
“好。”
神藤树的声音无比平静,接着又道:“我有个办法,或许可以一试,但对你而言将会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挑战,你愿意一试吗?”
“不妙!”
神藤树并不否认,道:“我镇守龙界多年,原本这种气运的因果在我身上,如今即将转移给你,这自然会十分凶险,并且你还会遭遇龙界之上存在过的所有人王的挑战,唯有将他们全部击败,才能有资格担负龙界一界的气运,现在,你可以选择,接受还是不接受。”
很快的,一片巨大碎界出现在我眼前,是龙界。
步王府,月光洒落在一片斑驳破落的城墙之中,就在祠堂内,神藤树的一缕嫩芽散发着幽光,就在我走近之后才发现,神藤树在上界的部分成长茁壮了许多,几个月不见,居然长到了一人高的模样,笼罩在雾霭中,荧灿灿、绿莹莹的一片,散发圣洁气息。
他声音低缓,不急不慢,娓娓道:“我的意思是,可以通过祭炼的方式,将你变成m•hetushu.com龙界的界主,换一种说话,你将成为龙界的守护人,庇护一界的安危,同时,你也将获得龙界一界的气运加身,而这强大的气运,我可以将其祭炼成一道强大的天脉,由于是龙界的气运,所以与你的生命本源不会排斥,这一道气运天脉足够强,即便你已经肉身成圣也不成问题。”
神藤树赞许一笑:“那你准备好了没有,何时开始接受气运传承?”
这种气运,即是重任,又是一种难得的机缘。
山下小镇,两碗蛮牛肉米粉,两个人却吃得滋滋有味。
天狱院,弟子房间内。
“这是怎么回事?”我满头大汗。
我深深看了她一眼:“谢谢你,师姐,当初得知我是下界的人王,你却也没有看不起我。”
“是。”
“好。”
女山声音冷静,道:“就如我当初为你祭炼这条灵脉时说的一样,黄金树的枝条虽然超凡,但也只是超凡罢了,还没有晋入神圣的那一步,最多只能支撑你修炼到人王境,而你现在想要突破人王境,这条灵脉就已经无法承载这种强大的境界底蕴了。”
林慕昭轻笑:“那是自然,我是师尊从小带大的,只要留在白鹿宫修炼,几乎每天都能见到师尊,而张修平等人……想见师尊一面简直难如登天,而且师尊的压箱底绝学也是绝不可能传给羽族门阀之人的,只是给他们一个白鹿书院圣宫弟子的身份罢了。”
“小轩,你怎么来了?”神藤树问。
女山从兵铸山内走了出来,抬手将一颗金刚果喂入我的口中,道:“不许动,先把这枚灵果吃了。”
结界的铭纹在房间墙hetushu.com壁周围闪烁,而我则取出了一滴五阶蛮兽灵液,开始炼化,继续增进修为,以此来突破人王境,正式晋入太灵境,唯有踏入太灵境才能真正觉醒苍龙魂的力量,将其运用自如,威力也必然会倍增。
林慕昭看着我,笑道:“张修平、张拂水,都是羽族的天骄,进入白鹿宫修行多年了,你别看张修平似乎很年轻,其实已经三十多岁了,比我还早入白鹿宫,只不过天资有限,三十多岁依旧停留在元灵境无法突破,所以才没能当上羽族的少主。”
我目光决然:“我没有选择,只能接受,千难万险,哪怕是浑身碎骨也不后悔,我一天没有突破人王境,就一天没有资格说什么找回姐姐的大话。”
我轻轻拔出了仙骨剑,道:“前辈,送我去吧,如果我有这份力量,自然会守护龙界,那才是我真正的家。”
女山点点头:“走吧,连夜去步王府遗迹,找神藤树,他应该是有办法帮到你的。”
一根细嫩的枝条忽地伸展开来,裹住我的身躯,紧接着眼前一花,耳边满是烈烈风声,整个人仿佛开始粒子化一般,耳边满是疯狂的呼啸声,这个过程很短暂,仅仅不到十息之间,忽地晋入了一片虚幻空间,整个人的身躯都变得轻飘飘。
“好,我送你进入界灵空间。”
“修炼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愿意尝试,前辈请说吧。”我低声道。
……
“我怎么会跟那种人一样。”林慕昭红唇轻启,颇为动人地说道:“况且,师姐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与众不同,唯有你,才称得上是我林慕昭的师弟。”
……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