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七十七章 东篱长老

“我们没事,白叔你好厉害,像是天上的神灵下凡一样,打杀了这群羽族的大坏蛋。”
“东篱长老来了!”
……
我不禁失笑:“好了,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
一声轻笑,催动出无双九剑第八式——千里行,剑锋挥起的一瞬间,身形化为一道飞焰冲向了对手,同时周围出现一道道上古剑修的法相,行走千里、剑道无敌,上千道法相瞬间扑向了东篱长老,雪白剑光飞速斩杀而去。
“明白了,我会小心的,既然如此,我回白鹿书院了,前辈有什么事情尽可告知我。”
三个年轻人王一个个咬牙切齿,手握着兵刃,但却都没有出手,只是释放出不满与忿怒的气息,数十名羽族子弟一个个恨意冲天,齐声道:“正是此獠在西湖论剑上杀害了我羽族世子张正初,世子可是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培养起来的,怎能由得此人说杀就杀?”
“你到底是什么人?”
迷雾中闪烁着嫩叶光辉,神藤树道:“我在。”
“嗤嗤嗤……”
看着我发呆的样子,东篱长老禁不住笑了:“老夫催动了狂羽杀诀,你还想有活路不成?”
体内人王力涌动,隐藏在血脉中的圣魂瞬间爆发出来,一头绝世苍龙的法相出现在头顶上空,仿佛远古的神灵降临人世,栩栩如生,被凡界所接引,一双冰冷的眸子看着三大羽族人王,只是一息之间,圣魂力量全面爆发,形成了绝强的圣魂碾压。
我淡淡道:“西湖论剑上,我已经请求女帝准允把步王府赐予我,如今的步王府是我白斩www.hetushu.com的封地,你们在我的封地上滥杀我的封民,是在挑衅我?”
双爪连拍数十次,终于将涌动的剑意尽数化解,东篱长老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起来,双手更是被剑气劈得出现了一道道细密伤口,以我剑心通明圆满的剑道修为,随意挥出的一剑都不是太灵境高手能随便化解的,何况是催动出了无双九剑的一式。
“林氏圣门?”
虽然他们都是人王境,不过羽族的底蕴摆在那里了,中古年代就存在的名门大族,三人的剑道层次都已经接近问剑心田的巅峰,此时发动凌厉剑道一起动手,不容小觑。
……
返回白鹿书院,此时已经以全新的姿态了,踏入太灵境,并且获得了一条气运灵脉,跟昨天的自己相比,已经有云泥之别了,此时的我如果动用全部底牌的话,能与元灵境初期强者一战,至于太灵境,除非是太灵榜前一千位的天骄,否则恐怕都不是我的对手。
神藤树沉默了一会,道:“你放心,在步王府开始重建之前,我会将他们藏进第二片叶片世界里,让他们跟我一起藏身隐匿在这片荒林里,就算是羽圣来了也一定找不到他们,至于你也要小心一些,羽族在中州可谓根深蒂固,加上还有一位羽圣坐镇,绝不是你目前的实力所能抗衡的。”
羽族的青年人王心惊胆寒,似乎也感受到了这缕剑意中蕴藏的剑道真意。
羽族的其中一名年轻人王露出振奋之色,握剑的手掌紧了紧,嘴角浮现出狞笑来:“东篱长老早在十http://www•hetushu•com年前就步入了太灵境巅峰,更是太灵榜上排名前五千位的高手,有东篱长老在这里,这区区的白斩不过刚刚踏入太灵境初期罢了,凭他的实力根本不够看,一起上,宰了他之后再灭掉所有步家余孽!”
从大地之上一掠而过,拾起了东篱长老的储物法器,里面只有二十万根血灵晶,少得可怜,而仔细想想,一位太灵境强者能有那么多的血灵晶几乎已经是极限了,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样,取得人王榜第一名,并且获得大量修炼资源。
仙骨剑猛然扬起,剑罡缭绕,数十道剑气分离飞梭而去,在空气中嘶风而行,转眼间就把一群羽族人马尽数斩杀,剑意纵横,不但将人群切碎,就连那里的巨大岩石也纷纷迸裂开来,被剑气切开,摧枯拉朽的意境十分惊人。
三声巨响,三个年轻人王甚至还没有靠近我就被苍龙魂的领域给镇压成了三团血雾抛洒在空中,随风而散。
东篱长老大惊失色,急忙挥动双爪在胸前连续拍动就此,发出轰然雷鸣之声,身后的银色猛禽圣魂法相微微有些模糊,我这一剑可是蕴含了苍龙魂的圣魂威力,区区的猛禽又怎么可能与真龙相提并论?
渭阳九曲!
“我把他们全部杀了,羽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些步家村的村民还请神藤前辈庇护他们,否则的话,他们一定会成为我和羽族之间争斗的牺牲品。”
众人虽怒,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挑战。
“我知道,之前是我疏忽了。”
一群羽族骑兵和_图_书大惊,一个个急忙掉转马头想要逃走。
“什么?!”
东篱长老不断受伤,圣魂法相几乎快要被劈烂了,身上无数伤口交错,血肉横飞,即便是催动了狂羽杀诀,依旧不是对手。
“好,去吧。”
东篱长老的眼中多出几许骇然,道:“白鹿书院最强的内院弟子也绝不可能达到这个层次,你莫非是……林氏圣门的人?”
就在这时,虚空中一道人影缓缓浮现,是一名身披黑袍的老者,气息浑厚恐怖,一双幽暗的眸子藏在斗篷下,道:“羽族统御此地数千年,怎容他人觊觎?何况我羽族并未受到女帝陛下分割封地的旨意,西湖论剑上的事情谁又能知道?此人杀我羽族多名天才,绝不容他,杀!”
东篱长老目露凶光,知道今天的事情肯定不可能善了了,双臂一阵,手腕处的皮肤掀翻开来,一缕缕血气升腾焚灭,化为极强的魂力注入自身圣魂之中,顿时那银色猛禽变得更加凝实、强大起来,而他自身的力量也迅速翻倍增加,十分惊人。
爪风激荡,尚未临近就已经将我周围的树木、乱石给隔空切碎了,一种凌厉的空间切割感不断激荡在体表,幸好我有十重灵海和九重剑罡护身,否则恐怕肉身未必能抵挡得住。
“如果不是如此,白露圣女林慕昭又怎么可能处处对你关照?”
院墙内,一群步家村的孩子都认出了我。
三名年轻人王气势爆发,一起冲了过来。
我不禁一笑,仙骨剑猛然一指前方,苍龙魂法相咆哮,上百道龙气扑面而去,形成了一道道冰霜狂澜,不hetushu•com断搅弄,巨大的漩涡困住了东篱长老的身躯,绝强场域压迫而去,下一刻,东篱长老的身躯连同那一张神圣符箓一起被镇碎了,尸体变成了数十上百块,无法分清。
这翅刃攻势十分凌厉,即使是剑心通明也很难在力量上抗衡,空中凌厉波涛涌动,东篱长老飞身扑来,双臂连挥,瞬间爆发出数十道翅刃攻势,尖啸声连连,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深深沟壑正在毁灭着步王府的旧址。
“蓬蓬蓬~~~”
我则露出和煦笑容,道:“你们没事吧?”
仙骨剑扬起,瞬间爆发九段攻势。
“什么?”
“白叔……白叔……”
“什么人?”
“还想走?”
黑暗中,一股淡淡怒意涌动起来,身披黑色斗篷的东篱长老双眼充满锐利怒火,道:“小东西,怎生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戾气,斩杀我羽族族人的代价,你承受得起吗?”
“杀!”
仙骨剑挡了一剑,却震得我手腕发麻,这一击与之前的力量完全不成对比了。
必须速战速决,否则羽族还会派人来,到时候就不可收拾了。
东篱长老一声暴喝,上空银色猛禽法相发出锐鸣,四周掀起了一重重银色风暴,整个人踏空而来,挟着毁天灭地的威势一步步走了过来,将这一整片的步王府遗迹震成了齑粉,抬手就是一道翅刃攻势挥了过来。
东篱长老目露凶光:“我乃是羽族太灵境强者,你以为是这些小辈所能相提并论的吗?你在西湖论剑上的成就固然辉煌,但锋芒太盛,以区区太灵境初期就敢挑战太灵榜上的强者,真是不知死活,既然http://m.hetushu.com你想死,老朽成全你!”
先去了一趟天风书院,见过李清音一面,在一群天风书院圣宫弟子敌视的目光下踏入圣女李清音的洞府之中,浅尝辄止的撩了一下,见没有什么效果之后便离开。
“哧——”
我淡淡一笑:“并不是,我是你们口中的步家余孽。”
“你是林氏圣门的人也好,是步家的余孽也好,今天都必须死在这里!”
哀嚎声中,他直接点燃了一张神圣符箓,想要走!
飞回神藤树身边,我低声道:“神藤前辈。”
“当!”
“你是……白斩?”三个人王都心惊肉跳起来。
一缕纯白剑气破空,将十多名骑乘战马的羽族青年连人带马震碎成了一片血雾,空间褶皱了起来,剑意浩荡,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抵挡得住的。
“蓬蓬蓬——”
我目光淡然,站在风中,仙骨剑轻轻指向了他,说:“这群人是受你指使才敢来步王府杀人的吧?如果是这样,你也别想走了。”
晚风猎猎,一袭白鹿书院弟子装束的我从天而降,手握仙骨剑,目光中带着杀意,看着这群羽族中人,道:“是我,怎么了?”
他一声低啸,灰袍飞起,露出了矫健身姿,身后双翼张开,一道圣魂冲天而起,居然是一头银色猛禽的形象,想来羽族是半人族,先祖应该是某种太古遗种的禽类,所以觉醒的上古圣魂也是一种太古猛禽,双手化为血红色利爪,裹挟着嘶风裂地之威扑面而来。
就在这一刹那,我的目光与黑暗中的东篱长老交汇,瞬间下了一个决定,今晚,这里没有任何一个羽族的人可以活着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