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八十八章 银凰战矛

风语儿秀眉轻蹙:“正是本王,明知道是我,你还敢来?”
……
“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
拖剑诀!
风语儿的美眸中掠过一丝惊色,但并不慌张,妖刀横起便激荡出一道刀浪,“铿”一声碰撞在仙骨剑上,第二次将我震退数十丈。
剑意骤然爆发,周围的时间规则迅速改变。
风语儿一阵轻吟,猛然妖刀暴走起来,瞬间挥出了十多刀,刀芒交织,居然将真龙术的开天一击给劈碎了,好强的刀道意境,居然连开天都能破解!
她手掌在前方轻轻拍打了几下,顿时空间规则缭绕散开,似有一片空间隧道被打开,霞光大作,就在我和她进入这条隧道的那一刻,一步竟然达到数十里,前方光芒闪耀,赫然是一片山谷,而就在山谷周围,出现了一道道血云,那是血妖族的军队,与这些血妖军队对峙着的,居然是一支人类军队,赫然是天心帝国兵部的人马,足足有上千人!
仙骨剑爆发滔天光辉,整个人瞬间就冲了出去,剑刃在身后空间中拖曳出一道流线,刹那来到风语儿面前,抬手就是浑然天成的一剑!
“唰!”
我的目光落在银凰战矛上,道:“它就是堂姐的意志,我就算是要走,也一定要带上它,而且南月是堂姐的师尊,多半也是为了堂姐才走到这里,我必须带她的遗体走,不能把她留在这里当血妖族吸食的养分。”
或许,归根结底还是她的境界超过我太多了,否则开天一击绝不可能那么轻易就被化解。
“连南月半圣都和*图*书陨落了,你算什么东西,想跟我叫板?”风语儿轻描淡写的说了句。
我却浑身颤抖,看着南月半圣尸体数米外刺入岩石中的一柄战矛,这柄战矛泛动银色光辉,通体有龙纹缭绕,无比神圣,也无比眼熟,这是堂姐的兵器,她的战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风语儿的速度化为流光,快得惊人,妖刀从天而降,根本不给人反应时间。
仅仅两招,就差点被斩,实力太过于悬殊了!
真龙术手段一一被化解,还能倚仗什么?
女山幽幽道:“南月半圣死前催动了一座灭圣阵,难怪她的尸体会留在这里,没有人动得了她。”
女山的力量减弱得很厉害,直接进入兵铸山,飞入空间骨戒之中,我则提着仙骨剑冲向了朝廷的军队,同时目光一瞥,发现这片山谷的一隅发生过十分惨烈的战斗,一座座山脉四分五裂,而就在角落里,躺着一个中年美妇,她已经死去多时,周围闪烁着密密麻麻的结界禁制符号,一般人根本接近不了。
风语儿震怒,妖刀催发出一道道斩破苍穹的刀芒,撕天裂地而来。
“是灭圣阵。”
这一刀威力绝对非同凡响,我肯定是挡不住了。
“可恶……”
身上再次多了几道伤痕,每一刀都斩入肉身两寸多,若不是真龙圣体的肉身强度够变态,恐怕早就被分尸了。
风语儿一手持着妖气,一手握刀连续挥动,妖刀在空中折叠出一道道光纹,居然真的将无双九剑的这一击给完美化解了,我顿时有种挫败感,与风m.hetushu.com语儿一比,我不但境界上,就连剑道层次上也一起被完全压制了。
万法归一,刀道与剑道一样,只要悟性与努力够了,都能达到传说中的天人合一。
“这点手段也想挡住本王?”
“本王说了,不准向前逃了!”
“偏跑!”
“什么?!”
风语儿淡淡一笑:“带走南月的尸身可以,但是那一柄银色战矛必须留下。”
剑心合一!
女山深吸一口气:“那么,就再拼一次命吧!”
吓出一身冷汗,如果没有时间停滞的话,我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避不开了!
我大惊失色,堂姐的兵器怎么可能是东方玥的银凰战矛?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关联?眼前仿佛出现了曾经堂姐手握银凰战矛的绝世风姿,心灵颤抖不已。
“噗噗噗……”
一瞬间,我几乎无法克制情绪,咬着牙,眼圈一红。
女山轻声道:“小轩,我们走吧,这不是属于我们的战争。”
我骤然转身,那种死亡接近之感十分强烈,便毫无保留的对着前方低吼了一声,口中发出龙语,低沉而神圣,甚至身周浮现出一缕缕真龙血脉规则的符号,波荡开来,宛若海洋般,龙语的威力远胜于传说中的狮子吼,龙啸声化为一道道无坚不摧的音波浪潮,将风语儿超过一半的刀气全部摧毁。
第二道远古剑灵意志的规则奥妙,时间停滞!
就在我爆发出人王技的那一刻,却发现周围的时间并未变慢,风语儿的修为已经突破了人王技的层次了,不再受到http://m.hetushu•com极速的影响,这一刀依旧保持着快绝的速度劈了下来。
……
风语儿嘴角含笑:“银凰战矛如今已经觉醒,九千道灵纹,堪称上界最顶尖的兵器之一,无比接近神器,这样的宝物,你觉得我会放任你们取走吗?如今,南月半圣死前布置的灭圣阵已经快要消失,本王奉劝你们一句,立刻滚,否则本王必当率领血妖军队将这群朝廷走狗尽数斩杀,一个不留!”
刀气迸发,天地之间的颜色都变化了,夜空中浮现出一缕缕血光,仿佛是大凶之兆般的。
“嗤——”
我转身就是一声断喝,单手扬起,手指划过了眼前的天空,化为一道火痕蔓延开来,火焰湮灭了规则,也湮灭了刀劲,直接就把风语儿的这一刀给化解了,同时火痕仿佛烧开画卷般的烧开了眼前的一切,化为湮灭力量轰向了风语儿。
……
风语儿踏空而立,沉默的站在那里,风一吹,斗篷猎猎张开,露出了她纤柔玲珑的身段,凹凸曲致,身材好得令人血脉贲张,她手握妖刀,一双美眸定定的看着我,杀气更重了,但依旧嘴角含笑:“居然能领悟到剑道中的时间规则,看来,今天更加留不得你了。”
“凭什么?”
“姐,你的元神难道就留在这柄战矛里?”
极速!
破风声凛冽,一道刀芒切开数十重山脉,直奔我的后背而来。
风语儿嘴角轻扬,蕴藏的杀机越发凛冽,像是一个美丽的恶魔般,目光死死的盯着金文林,道:“老家伙,我只想问一句,神焰女帝的兵器hetushu.com银凰战矛什么时候变成你们的了?”
一道剑柱在天穹之上绽放开来,化为万千剑气冲向了风语儿。
但剩下的几道刀气依旧散乱袭来。
金文林冷冷道:“这柄战矛属于朝廷,乃是兵部的宝物,你们血妖族没有资格留下。”
金文林冷笑:“看来风语妖王战意已决,那就没办法了,来人,准备合击阵法,让这群妖孽尝尝我兵部的厉害!”
风语儿秀眉轻蹙,再次提着妖刀追了过来,速度快绝,娇喝道:“这里是无尽尸海中的陆地,你这样跑的意义何在,你逃得掉吗?不要再往前逃跑了,否则,本王必然将你毙杀当场!”
“杀!”
就在这一刻,周围的时间仿佛拉长了一样,我迅速横移开来,就在避开的瞬间,妖刀坠落,斩下了几根头发,贴着我的手臂劈落下去,甚至斩开了三层护身剑罡,好强的刀意,这一刀似能斩开天地间一切规则般的厉害。
催动龙气,驱散妖气,我再次拔腿就跑。
胸前微微一痛,一缕散乱刀芒撕开了护身剑罡,直接在胸口留下了一道寸许伤痕,血流不止,妖气不断的往伤口里钻。
手掌中握住一支卷轴,是师尊上官紫易的剑圣法旨,实在不行也只能依靠剑圣法旨来击败风语儿了,用剑圣法旨斩杀一位妖王,也算是值了!
“唰——”
身躯腾空,瞬间冲出了数里之遥,就在风语儿再度追近的瞬间,猛然转身,剑气凌天,对着她就劈出了一式万剑行空!
“不行。”
“嗯?!”
风声猎猎,一个娇俏的身影出现在身后,风和图书语儿追来了,美眸中透着杀机,道:“哟,原来南月的陨落地已经来客人了!”
金文林浑身散发圣气,是一位半圣境强者,气势凛然地说道:“老朽乃是朝廷中人,自当为女帝陛下效力,眼前这位南月半圣是朝廷兵部的重要人物,她战死于这里与人无尤,但老朽是一定要带走她的尸骸,否则将无法交差。”
“哧!”
人族兵部军队那一边,一位有圣气缭绕的身周的老者踏空上前,抱拳道:“老朽乃是兵部驻守沙州的州牧,名为金文林,这位想必就是风语妖王殿下吧?”
朱雀身法催动了极致,整个人化为一道流光沿着一片片山脉的上方飞向了远处,而风语儿的声音也从后面传来:“探查过妖帝陵的人,你还想活着离开吗?”
这股刀气很非凡,恐怕风语儿的刀道意境也已经超越了通明,达到合一境了!
金文林神色黯然,建立起来的自信瞬间就烟云消散了,诚如所言,南月的实力远胜于金文林,并且还手持神焰女帝生前的战兵,凭她都陨落了,说明无尽尸海中一定有某种大凶存在,一旦开战,人族是注定要吃亏的。
正在这时,身后忽然风声大作,女山的身躯降临,一把拎着我的肩膀,道:“跟我走!”
我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风语儿气得直磨牙,明明实力碾轧了我几个境界,但却迟迟杀不了我,在真龙术的协助下,实力差距被拉近了,妖刀周围血气弥漫,她露出了两颗精致的獠牙,宛若恶魔般的轻笑道:“看来我只能动真格的了,一切后果都是你咎由自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