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九十一章 观星占卜

……
“没错,我们守在这里是瓮中捉鳖,只要白斩出来,必死无疑,也让这小子知道与我羽族作对的下场,哼!”
女山以传音的方式一声低喝。
……
这些超凡器都不错,等到唐阙然、宋骞、赵昊、风轻衣、顾唯等人来到上界,就可以人手一个超凡器,大大的增强轩月剑域的实力。
果然,剑道强者偷袭这种靠精神力吃饭的星术元灵境强者简直太犀利了!
每天一滴五阶蛮兽灵液,保持这种速度足足修炼了近百天,发现自己的五阶蛮兽灵液已经用得所剩无几了,还距离突破则还有一步之遥。
女山立刻惊醒,警觉道:“怎么可能,我在外界下了超凡禁制,就算是圣者都未必能发现我们的藏身之处,是什么人居然能那么厉害?”
坐在神叶世界中的一束古藤下,我无语道。
身穿隐身衣,飘然上天,即便在我来到张鸿振身后的那一刻他也没有察觉,这隐身衣确实是好宝贝,至少能让我在无尽尸海的生存几率提升一倍有余!
“嗯,他们人太多了,一旦打起来我们未必能占到便宜。”
林慕昭、李清音固然不会,那就只有另外两种可能了,一种是白鹿宫的圣宫弟子张修平、张拂水等人,另一种则是天风书院的圣宫弟子左秋林、李承泽等人,除了这些对我较为敌视的人,应该都不会把我的行踪透露给死敌。
然而,就在我即将要走的时候,那中年元灵境强者咳了咳,压低声音对手握棋和-图-书盘的长老说道:“鸿长老,关于白斩真实身份的占星,不会有错吧,一旦我们向朝廷揭发他的真实身份,恐怕白鹿剑圣一定会将这件事压下来,以她与天心女帝的关系未必就不能把这件事压下来,一旦压下来,我们羽族就等于和白鹿书院结下梁子了。”
“哈哈哈,鸿长老所言极是!”
又过了一个月,突破成功,踏入太灵境后期境界,灵海扩大了足足有三成,而苍龙魂的强度则直接翻倍,加上灵脉、剑心、规则领悟的增强,整个人的实力至少翻了两倍,就如女山说的一样,我如今的实力已经可以与普通的元灵境巅峰强者扳扳手腕了。
不灭妖王杀戮无数,不但杀人族,也与蛮兽一族交战,恐怕整个无尽尸海的蛮兽一族都被他杀光了,不然不会收集到那么多的六阶蛮兽灵液,这对我而言是一场大造化!
我心头一颤,这些人似乎并没有洞察我的气机,甚至没有感受到我的存在,只要我不踏入那些杀阵中就没事,隐身衣的超凡器,足以避过这些人的耳目了,不过,我心头依旧火起,羽族中人为什么能知道我在这里,恐怕是有人走漏了消息。
羽族中人?!
“没货了。”
取出不灭妖王遗留的古盅,注入人王力炼化之后,内里的收藏实实在在的把我吓了一跳,血灵晶堆积如山,粗略估计一下至少也有一千万根,距离时空圣殿交易的三千万根一步就接近了和图书不少,同时还有别的资源,四阶蛮兽灵液足足有一缸之多,粗略算起来至少一万滴,而五阶蛮兽灵液也足足装满了一只玉瓶,应该有一千滴以上,已经足够我修炼到元灵境了,此外一只玉杯中也镇封了满杯的六阶蛮兽灵液,有二十滴左右,这才是真正的造化。
我沉声道:“我不杀人,人就杀我,别无选择,我想因果天道也会算上这一道的。”
我传音给女山:“准备动手,一会我出击,女山姐姐你布置一道禁制,让他们任何一个都别想逃出去,我要把这群人一个不留的全部斩尽杀绝!”
兵铸山内,女山娥眉轻蹙道:“我明白了,我的禁制绝不会被看破,唯一的原因是这手握棋盘的老家伙,他应该就是羽族的第一占星高手张鸿振,他能凭着你的八字占卜出了你的方位,所以才会兴师动众的来围攻,啧啧,羽族人真是下作,这种手段都使得出来。”
“没错,所以,不论是白斩还是步亦轩,都必须死在这里,被彻底抹杀!”
张鸿振摇头道:“不会,白斩即是下界余孽步亦轩,这个消息一旦传扬出去,那些想除去白斩的门阀也会对朝廷施压,八荒楼、不朽阁、阴阳殿,包括白鹿书院云别宫的首席弟子东方凛儿,这些人都想对白斩除之后快,特别是东方凛儿,她要入主圣宫成为圣女就必须压下林慕昭,而白斩是站在林慕昭一边的,这一场白鹿宫的内斗将会十分惨烈,而且你们别忘http://www•hetushu•com了,东方凛儿的靠山是东方门阀,真正的皇族,而天心女帝名叫东方婉,正是东方门阀的家主,你觉得女帝会偏袒区区一个剑圣,还是偏袒整个东方门阀?”
踏出神叶世界,将金叶子收入灵墟之中,随后运起人王力,将追风逐电隐身衣的隐身效果催动起来,走出了山洞,却之间外界气息涌动,至少超过二十名人王境以上的强者在周围觊觎、窥探,而前方,就有一重重的杀阵,涌动杀机。
再度进入神叶世界,努力突破。
我皱眉道:“他们的杀阵有破绽,我可以从破绽里一走了之。”
他们是人族,人人身后都有双翼。
“动手!”
仙骨剑出鞘,九重剑罡贯注,一剑扫荡而出,浑然天成,加上真龙化身的力量翻倍,甚至就连破界斩的手段都使出来了,一剑蕴藏多重无上剑道奥妙,就仿佛在空间里激荡起一抹不为人知的波澜一般,无声之风吹过,张鸿振依旧泰然自如的站在空中,直至脖颈间一道血线蔓延,整个头颅从脖颈上滑落了下去。
中年修士点头笑了:“鸿长老思虑极深,在下佩服!”
“看来,留不得他们了。”
“嗯,那就准备动手吧,先偷袭斩杀两个老的,他们都有元灵境巅峰修为,我来斩杀另外一个,至于这个鸿长老,他是观星占卜的高手,但肉身修行却远远不及你,你以偷袭与剑心合一应该是可以轻松斩杀他的。”
从神叶世界里站起身来,一旁不远处www•hetushu•com小青正跪坐在地上,闭目修炼,也没有打扰她。
“嗯,我差点忘了。”
手握棋盘的老者微微一笑:“放心,我等只要做得干净利落,谁也不会知道,如今无论是朝廷的军队还是各大上界门阀的势力都在与血妖族、驭尸族血战,争夺神焰女帝的圣体,谁也不会注意到我们这里的局部战场。”
除了这些修炼资源以外,还有一些法器,其中包括五件百灵超凡器,虽然价值上不如千灵,但也已经不错了,在上界,哪怕是一位门阀世子也恐怕只够资格掌握一件百灵超凡器罢了,而有资格握有千灵超凡器的存在,多半已经是圣者,或者是一阀之主。
女神道:“不是从不灭妖王那里得到了一个储物法器吗?看看,或许他也存有蛮兽灵液,哼,这种妖王级的存在,哪一个不是杀戮无数,从人类修士那里夺取的资源多不胜数,或许会有惊喜。”
张鸿振目露凶光:“白斩即是步亦轩,天下只有一个步姓,这步亦轩既是下界余孽,也是步王府的余孽,如此一来他为什么力保步王府就能说得通了,如今步亦轩已经是人王榜第一人,十重灵海、万物剑心,天赋异禀,这种人杰举世罕见,一旦成长起来就会成为一代剑圣,或许最终的成就会超过白鹿剑圣,你们猜他成为剑圣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那手握棋盘、头发花白的老者淡淡一笑:“别小瞧了白斩,此人是人王榜第一位,拥有超越一个境界击败强敌的能m.hetushu.com力,何况他如今已经踏入太灵境初期,更加不好对付了,如果能够利用杀阵斩了他,又何必付出更多代价呢?”
一位年轻太灵境高手有些担忧,道:“鸿长老,白斩毕竟是白鹿书院的人,又是白鹿剑圣的亲传弟子,一旦我们斩杀白斩的事情被传扬出去,恐怕上官紫易绝不会善罢甘休。”
静静伫立,抬头观察这群羽族高手,其中两名老者已经达到了元灵境巅峰,应该都属于羽族中的长老级别,其余的则是一群青壮修士,其中较强的也有几个元灵境,太灵境、人王境居多,一群人死死的盯着山洞入口,似乎很多天了,十分不耐烦。
我站在隐身的朦胧空间内,听得脊背发凉,原来我的一切早就被人算计了,这羽族不是一般的狠,如果今天没有在这里听到这一切,我恐怕连自己怎么被陷害的都不知道。
“复仇羽族?”
“鸿长老,我们何必在这里守株待兔,不如直接杀进去,灭了白斩这恶贼,为前任世子报仇!”一名年轻的人王说道。
一缕气息从外界传来,有人在探查我们。
另一名中年元灵境高手皱眉道:“鸿长老,关于传言会是真的吗?血妖族的不灭妖王陨落,据说就是葬身在这白斩的剑下。”
……
“种下如此的杀孽因果,你不怕吗?”女山笑问。
“嗯!”
“明白了。”
“绝不可能,动动脑子就知道了,一个太灵境,怎么可能与半圣交锋?恐怕不灭妖王的一招,就足以镇杀白斩了。”
“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