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九十二章 太灵榜高手

就在这时,一旁的山脉上出现了一道道身影,身蕴磅礴力量,身穿铁甲,不是旁人,正是八荒楼的人,赵元良也在其中,他们不少人都已经受伤了,但实力犹在,赵元良一双深邃的眸子看了看羽族,又看了看我,笑道:“此处好热闹。”
张子真气势逼人,凌空刺出了极为炽烈的三剑,剑锋包裹着白焰,刺穿了一道道空间规则,十分凌厉,这三剑蕴含圣魂之力,已然不能小瞧了,即便是我的修为一旦被刺中也会护身剑罡受损,甚至被刺穿护身剑罡,毕竟境界上他已经太灵境圆满,对圣魂的掌握程度绝对在我之上。
“白斩,你好狠!”张承业怒吼。
我一声断喝,苍龙魂咆哮冲出头顶,这次只动用六重剑罡,仙骨剑哧一声裂空而去,直接震开了张兴文的一剑,同时剑气化为一道白光刺入他的眉心之中,下一刻,张兴文跌飞出去,圣魂消散,瞬间就身死道消了。
但是,面对仇敌,我一样不会给他成长的机会。
张鸿振擅长观星之术,他死了,旁人自然无法证明我就是步亦轩,这也是先斩张鸿振的原因,当然,这里的所有羽族人都要死,之所以跟他们说话,只是想要一一解决罢了,毕竟这是一群元灵境、太灵境、人王境级别的强者,一拥而上,谁也受不了。
八荒楼,在正道足以为朝廷效力,在邪道,干些杀人越货的买卖不过是家常便饭罢了,何况是沙州这种边远州城的八和*图*书荒楼分舵,更是穷得叮当响,看到几滴高阶蛮兽灵液都足以让他们眼睛发绿。
剑心通明之境下,万物如流水般倒映一切,万物通明。
张承业抱拳:“赵舵主,久违了!”
“这白斩真是不知死活,殊不知人王榜与太灵榜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刚刚跨越人王榜的人与太灵榜前五百强者一战,几乎等于是找死!”
人群中,十几个人王境少年面露愤愤之色,但却没有哪怕一个上前一步,他们心知肚明,自己的实力远远不可能与人王榜第一名相提并论。
羽族人纷纷转身,一个个目露凶光,此时,八荒楼的人来对他们而言可不算是一个好消息。
“嗤!”
一群羽族人王境少年也呆住了,一个个咬牙切齿。
张兴文目光炽盛,低吼一声一道圣魂冲出了头顶,依旧是一只猛禽法相,也正是羽族中人踏入太灵境都会觉醒的圣魂,力量一般,只能算是血脉圣魂中的中下等,甚至在中州都排不上号,比起我的苍龙魂差远了。
“风月无边!”
仙骨剑趋势极快,张子真根本难以招架,就在剑刃比及他鼻间的那一刻,他面色狰狞,猛然张开嘴巴吐出一团白焰光辉,居然是蕴藏在体内的一道真羽再度燃烧了起来,“蓬”一声抵消了仙骨剑的攻势,但自己也被震得吐血飞退。
“看剑!”
我气沉丹田,静静的看着他,道:“张鸿振竟敢污蔑我是下界的步亦轩,这是想置我和*图*书于死地,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张承业颔首:“没问题!既然有赵舵主观战,那我羽族也定然要让白斩死个明白,绝不以多欺少,而是以天骄对天骄,光明正大的斩了他这个所谓的西湖论剑的王者!”
张承业目光一寒,看着我说道:“我羽族天骄无数,年轻一代更是人杰辈出,谁来灭了白斩,为两位宗老报仇?”
仙骨剑劈开了树叶与青草,携带着隆隆的苍龙魂气机,看似没有破绽的风月无边被强行一剑劈出了一道破绽,下一刻,画卷般的剑道意境尽数涣散,与李清音的儒圣剑典无上意境相比,张子真这位太灵榜第11位强者的剑道意境差的不是一点点。
“唰!”
“难道你不是步亦轩?”
赵元良颔首一笑:“张承业、张承希,羽族中年一辈的两位天骄都出现在这里了,此外还有一群羽族的少年天骄,被你们围着的少年身穿白鹿书院圣宫弟子的衣服,看来……此人就是传说中西湖论剑的第二名王者,白斩了。”
须臾间,一名身穿青色短衫的少年手握利剑迈步而出,道:“在下张兴文,想领教一下你的本事!”
“吓?”
就在我一剑斩掉张鸿振头颅的那一刻,女山也已经以突袭的一剑将另一名宗老一分为二,血雨从空中洒落,一时间别的羽族中人都目瞪口呆、心惊胆寒起来,女山一晃即逝没入兵铸山内,空中也就只剩下我一人了。
扬眉看着他,http://m.hetushu.com我说:“不过,我身为白鹿书院圣宫弟子,你们居然敢这里设下一道杀阵来杀我,难道就不怕我的师尊白鹿剑圣迁怒于你们羽族吗?”
赵元良受了伤,自然不想卷入这场纷争,摇摇头道:“我八荒楼一向和气生财,自然不会卷入你们之间的争斗,只是在下早就听说白鹿书院圣宫弟子白斩的剑法无双,甚至获得了剑圣之下第一人诸葛明的传承,所以,想要观摩一二,但绝不介入你们的战斗,没问题吧?”
羽族人杰的真羽数量有限,燃烧一根就了不得了,何况是一战之中就燃烧了两根,可以说,张子真已经被逼到了十分狼狈的地步。
这一招相当不错,甚至让我的万物剑心都为之轻轻共鸣起来,张子真的天赋非凡,按照这种境界,一个月内必然能领悟剑心通明。
“风影无痕!”
“正是。”
张子真,这个名字听说过,算是羽族中一流的青年人杰,年纪轻轻就修成了问剑心田圆满,距离剑心通明也只有一步之遥,据说最近即将突破,并且以深厚的底蕴与积累挑战太灵榜成功,位列太灵榜第11位,可越级挑战元灵境后期的强者,这可是真正的高手了。
张承业嘴角含笑,道:“白斩小人,采用卑劣手段偷袭杀害了我羽族的两位宗老,所以我等身为羽族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他,赵舵主是要观战,还是想参战?”
这人一出,所有的人王境少年都振奋起来了和*图*书
这位太灵榜前一百位的青年人杰神色狼狈,飞速后退,大吼道:“世叔救我!”
张承业怒意未消,却露出一丝狐疑之色。
居然向张承业呼救了。
“张兴文是我羽族的少年一代天骄,如今已经达到了太灵境圆满,足以与白斩一战了!”
“没错,必须要为两位宗老报仇!”另一个散发元灵境气息的中年强者说道。
仙骨剑出动,连续三声锐鸣震退了张子真的剑气,同时欺身而进,一缕剑道光辉在头顶绽放开来,对着张子真就挥出了渭阳九曲!
“据说张兴文已经挑战太灵榜,并且排名太灵榜第187位!”
一名中年元灵境强者双眼喷火,怒吼道:“竟敢杀我羽族两位宗老,你是不想活了?没有想到,白鹿书院的圣宫弟子只会偷袭罢了!今天我张承业不宰了你,就枉为羽族之人!”
“狗东西!”
……
“你觉得我会是步亦轩吗?”
剑风猎猎,一缕缕月光气息流动,暗藏杀机,张子真瞬间就如置身于美轮美奂的画卷中一般,充满儒雅气息,长剑轻轻挥动,顿时无尽迤逦光景化为杀机用来,周围的每一片树叶,每一根草仿佛都被注入了灵气,扑杀而来。
几名太灵境青年都神色凛然起来,其中一人轻蔑一笑,手握利剑踏步而来,道:“竟然果真领悟了剑心通明,看来西湖论剑的传说不是假的,在下张子真想请论剑大会的王者赐教剑道绝学!”
剑刃疾驰而来,是一式羽族剑www.hetushu.com法的云淡风轻,剑刃周围缭绕着一缕白焰,直接刺透了清风,杀意凛然,仅仅这一击就能看出这个人确实有进入太灵榜的实力,剑道层次已然达到了问剑心田圆满,算是年轻一代中剑道层次较高的了。
张承业神色一怔,冷笑道:“既然敢做,自然不怕白鹿剑圣迁怒,你以偷袭的卑鄙方式斩杀两位长老,如今以实力说话,你还能击败谁?别以为区区的一个人王榜第一就天下无敌了,这里能斩杀你的人至少有两位数。”
张子真使出了一种精妙身法,并且瞬间燃烧掉了一根真羽护身,但依旧被渭阳九曲震得倒退了数步,脸色铁青,但却不服气,毕竟身为太灵榜接近前十的高手,心中傲气远不是张兴文能相比的,剑刃一抖,再度凝化出一种剑道手段。
赵元良等一群八荒楼强者均是微微一笑,大有坐山观虎斗的气势,而我心里则有些发寒,真是前有狼后有虎,即便我把张承业等人都杀了,恐怕下一个要面对的也是赵元良,所谓的观战不过是想等待一个结果,最终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毕竟,不管是羽族的人,还是我,都会携带很庞大的资源。
张子真显然被无双九剑的绝强剑势吓了一跳,这渭阳九曲已经被我修炼到大成,虽然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但也已经相当精妙强横了,一剑之威就震得周围山石颤抖,瞬间爆发出九重攻势,劈山碎石,九段攻击的焦点则全部聚集在张子真身上。
但,依旧不够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