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九十三章 全部解决

我立于风中,一边挥手散去贯入拳头的元气力量,一边神色淡然地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你们不远百万里来到无尽尸海,追杀我到了这里,并且在我闭关修炼的地方设下杀阵,我倒是想反问一句,我跟你们羽族有什么深仇大恨,你们要这样赶尽杀绝?”
我眉头一扬,立刻右手掐出剑诀,引动仙骨剑继续追杀,同时左手五指一手凝聚出真龙拳印,轰然对着张承业的攻势就是一拳轰了出去,并且拳头周围的皮肤尽数披上了龙鳞,是部分肉身龙变下的一击,这一拳力道自然就不同一般了。
“有,他一定还隐藏了不少手段!”张承业低喝。
“你……”
第一,不能暴露太多的底牌,真龙术的高阶手段绝不能使用,剑心合一境也不能暴露,毕竟斩杀张鸿振的时候八荒楼的人还没来,否则这些都传扬出去,太过于惊世骇俗了,二十多岁就踏入剑心合一境,在许多人眼中是必然能剑道成圣的存在,那些隐藏在暗处的死敌,一定会派出高手伺机除掉心腹大患,甚至会不惜派出点燃圣墟之火的圣境强者!
“天杀的小贼!”
猛然仰头,张承希身后的双翼连续振动,一道真羽嗤一声燃烧成了白色能量沁入身躯之中,速度暴增的后退而去,极为狼狈的避开了气动山河的一击,但这一缕轻描淡写间就点指出的剑意却发出磅礴的气势轰了出去,将他身后观战的三名羽族人王少年轰成了一堆碎片。
张承希一样气势非凡,他是一位剑道强者,长剑轻轻一抖,祭炼出了一重气息浓烈的剑罡,好强,这是一位领悟了剑心通明初http://www.hetushu.com期的高手,虽然剑道层次远远不及我,但元灵境后期强者使出的剑心通明初期绝非太灵境所能相比,他的一道剑罡已然相当于我的三道剑罡的强度了,但依旧还是不太够看,只需要六重剑罡就能击溃他。
“据说,十几天前你在无尽尸海岛屿东部的一战,夺走了南月半圣的遗体,以及神焰女帝的兵器,是吗?”
“走得掉吗?”
张承业一声暴喝,掌力化为炽热的羽翼,铺天盖地而来,瞬间就轰出了数十掌,力道雄浑,压迫得周围岩石地面纷纷龟裂开来,就像是即将破裂开来的瓷瓶一样,那些坚硬的岩石已经承受不住这种元灵境强者的场域镇压了。
第三,纵然将这里羽族的人全部击杀,也必须保存实力,斩杀他们可以,但自己不能受伤,至少不能受到重创,毕竟一旁的八荒楼众人正在鹰视狼顾,赵元良这个人可正可邪,他在与妖王的一战中受到重创,实力保存只有三成,相当于元灵境圆满,唯有保存大部分实力斩杀羽族人,才能让这位八荒楼沙州舵主不敢对我出手,有所忌惮。
“白斩……你……你……”一群羽族人王境少年目瞪口呆。
剑光凌厉,张承希终于寻回了自信,催动起攻势来,而身后张承业则双掌犹如雷鸣,几乎将圣魂的力量演化到了极致,想要一掌把我毙命。
千锤百炼境界下,催动无双九剑第八式——千里行,一时间神兵天将,各种征伐法相滚滚碾压过去,打得张承业只有招架之力,在近二十招之后,剑光一掠而过,张承业的身躯便如http://www.hetushu•com同瓷瓶般的破裂开来,继而化为一道道碎片,其实他的身躯早就被剑罡给震碎了,只是以燃烧真羽的代价强行镇封罢了,但,该死的依旧要死。
撤招已经来不及,掌力冲散了剑意,张承业略胜一筹,将张承希轰飞了出去,而就在张承希飞出的瞬间,我以朱雀身法追上,一剑劈出。
“糟了……”
张承业怒吼,浑身爆发出澎湃的元气,但这又有什么用,他的心境已经乱了,就算是拥有强大元气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张承希一声惊呼,急忙变招,瞬间挥出十多剑来格挡拖剑诀的剑芒,他已经意识到,这一剑蕴藏六重剑罡,一重剑罡一重天,绝非他一剑就能招架得住的。
真龙拳印硬撼元灵境圆满强者的一击,瞬间就被击溃了,真龙印记符号不断崩碎,而我的手臂则被震得一片火辣辣,右手猛然轻轻一挥,空中的仙骨剑转向发生了一次折跃,“嗤”一声就贯穿了张子真的心脏,将这位太灵榜上的高手直接被斩了!
张承希身拥元灵境后期修为,一样非同小可,直接一声低喝祭出了圣魂,脸上满是傲然,道:“族兄,真有这个必要吗?”
“嗯,如果舵主没有别的事,在下告辞了。”
赵元良讪笑一声:“自然不会,我八荒楼与中州的两大书院一向交好,不过,在下只有一眼想问少侠,烦请少侠明示。”
张承业低声咆哮:“张承希族弟,跟我一起联手,灭了这个狗东西!”
张承业眼睛血红,道:“我们二人联手那是看得起你,而不是你有多强,准备受死吧,族弟,我们全力施为,最快速度解http://www.hetushu.com决他!”
第二,我要击败羽族的这群人,将他们斩尽杀绝,一个活口都不能留,否则张鸿振对我真实身份的揭露依旧会流传出去。
“问吧。”
这一战,有八荒楼的众人观战,所以我必须谨慎。
无双九剑第八式——拖剑诀!
身后,轰隆隆的气境压迫感传来,张承业疯了,将元灵境圆满的力量全部压迫了出来,炽烈的掌印从天而降。
“怎么可能,我虽然暂时的获得银凰战矛,但根本保不住,不灭妖王已经把这些东西夺走了,我也是拼了命的把银凰战矛扔飞向相反方向,这才逃得一命。”
八荒楼的众人也惊呆了,赵元良眯着眼睛,仔仔细细的看着战场,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而其余的八荒楼金爵铁卫、银爵铁卫则目露敌意,已然把我当成一位大敌了。
空间猛然一窒,我已然提着仙骨剑避开了张承业的猛攻,冲向了张承希,剑刃在身后拖曳出一道耀眼云烟,正是拖剑诀,一重重剑罡在身周缭绕,越冲速度越快,剑意也越发的浓烈,瞬间冲到了张承希面前,仙骨剑自下而上的挑出一道圣洁剑芒!
“嗤!”
鲜血迸溅,张承希直接被一剑两段了。
两股剑意碰撞在一起,轰鸣声不断,张承希辛辛苦苦的抵挡住了拖剑诀的一剑,却冷不防我左手祭出的一道剑诀,“嗤”一声,双指聚出一道剑意奔雷般涌向了他的眉心处,正是一式气动山河!
张承业双手齐齐张开,化为两道白色翅刃攻势,火焰浓烈燃烧,祭动了金色元气,两道白色翅膀仿佛镀金一般的卷动着磅礴力道碾压了过来。
张承业怒不可遏,脸上和图书青筋暴起,道:“白斩,你这心狠手辣的狗贼,我羽族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居然如此出手狠辣?!”
赵元良微微一笑:“这就解释得通了,不灭妖王堂堂的高阶半圣,绝非少侠所能斩杀,看来已经有圣者进入这片无尽尸海了,否则不可能有人能镇杀不灭妖王,现场的战斗痕迹,分明是剑圣的力量……”
“全部死。”
在这刹那,有种将万物剑诀与无双九剑交融的感觉,事实上踏入剑心合一境之后,对剑道的理解确实加深了许多,任何一种剑法其实都是一种形式,一种力量的合理演化,但却又不必于拘泥形式,因为力量就是力量,只要东西本源,使用起来就能得心应手了。
“小东西,你以为你能一人一剑击败我们两大元灵境?”
拖剑诀追求速度与力量的极致,并非多么精妙,然而却能将速度和力量完美融合,将一个人的剑道意境完全逼出来,瞬间达到一个攻击的极致!
张承业一声暴喝,体内九道分脉绽放光辉,一团金色的圣洁能量爆发,是元气海,这位强大的羽族护道者已经将灵海完全修成了元气海,澎湃的力道绝不是灵海的程度可以相提并论的,元灵境,强大之处就在于对力量本源的演变,完全在太灵境之上了。
“白斩,你太狂了!”
我心念一动,直接踏入了无双九剑第九式——千锤百炼的境界,一缕缕剑意在身周流动,配合剑心通明,顿时有一种掌握战场一切主动的感觉,手中仙骨剑一扬,催发出万物剑钟力道,硬扛住张承业的一记浑厚掌印,同时长剑对着空中横扫而出。
仙剑斩月!
无尽尸海是大凶之地,各大势力又和*图*书十分丛杂,如果不能保持平静而敏锐的心境,恐怕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看着张承业、张承希祭出最强力量的样子,我不禁笑道:“现在才想起来联手,不觉得太晚了吗?我如果是你们,就会第一时间命令张子真、张兴文等人一起联手,而不是一个个的送死,这样还能有很大的胜算,不是吗?”
我淡淡道,纵身而起,使出一招潜龙出渊,将一群人王境少年全部镇杀,随后将这群羽族人随身携带的资源全部拿走,目光看向了一旁数百丈外山脉上的八荒楼上,淡淡道:“赵元良舵主,我是白鹿书院院主上官紫易的弟子,你要对我出手吗?”
……
“蓬——”
“好!”
一群羽族的人王境少年都已经目瞪口呆了,他们难以想象,一个跟他们年龄相仿的人杰,却足以让族中高高在上的两位元灵境高手一起联手来镇压,这是他们永远都达不到的成就,不过,有些人脸上有喜色,显然觉得两大元灵境强者联手就一定胜券在握了。
观战者,一样难以幸免。
然而,就在二人志在必得合击之下,我猛然爆发出人王技极速,同时眉心里一缕缕金色剑道规则符号闪烁而出,演化出了第二道剑灵意志中蕴藏的时间停滞力量,骤然间一切都变慢了,而我则瞬间横移开来,直接导致张承业、张承希形成了对攻之势。
张承希双眸中充满了惊骇,原有的自信一瞬间被打破,他本以为一个人就能压制我,却不想两个人联手还被压着打,根本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好,后会有期!”
我猛然掷出了仙骨剑,以气御剑追杀张子真,敢来挑战,就要承受这种因果。
“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