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九十六章 滴血门

不等我问话,娜塔维亚后退一步,纤柔的身姿化为一团迷雾,已然破界而去了。
“灵界接近于沦陷了。”她幽幽道:“放逐之地派出了大量的魔罗军队,从世界裂缝中直接攻打灵界,我们灵界可谓是损失惨重,大量君王级的高手被斩杀,甚至就连红月的父亲,血王大人也战死了,整个灵界,如今几乎已经被血妖族掌控了。”
我百味杂陈,一样拥住她,手掌轻轻摩挲她的秀发,道:“维维,你也要活下去,然后把千羽还给我,还给龙界。”
身躯随着爆炸而被震飞,尚未落地我便忍住剧痛急忙运起朱雀身法疾驰向远方。
“轰~~~”
“你说呢?”
站在月光下,我皱眉道:“自然有我来的原因。”
一声巨响,我周围的数十米丛林瞬间化为乌有,肩膀位置如遭重击,整个肩膀都失去了知觉,血流不止,这一道符箓的力量至少相当于半圣境的全力一击,直接把我的护身剑罡击穿,留下了密密麻麻深可见骨的伤口。
“走!”
“事态似乎十分严重。”
随后,心生感慨,当初在龙界,破败女王娜塔维亚是多么至高无上的存在,放眼一界只有堂姐能压制得住她,可如今却已经能看到她的修为了,娜塔维亚的境界大约在半圣境的初期,与林慕昭较为相似,再也不那么高高在上了。
“没关系。”
我毫不犹豫的开启了眉心的印记,一片金叶子飞出,身躯化为一道光辉进入神叶世界,随后激活神叶世界中蕴藏的大道真意,驾驭神叶世界在密林中疾飞而去。
http://www.hetushu.com但就在我逃跑的那一刻,空中一道剑柱猛然镇压了下来,攻势凌厉,但却无声无息,能做到这个地步的都是一些顶尖的杀手,唯有那些擅长在黑暗中偷袭对手的杀手才能将身法演化到这一步,又是一个强绝的高手。
娜塔维亚猛然欺近,一手抓住我的手臂,下一刻一股妖异力量涌动起来,仿佛是将空间给腐蚀掉了一般,瞬间完成了破解,眼前一亮,我和娜塔维亚就已经出现在了妖帝陵南方的五十里外丛林之中了,月朗星稀,如果不是远方传来天摇地动的大战之声,恐怕会相当的风月无边。
“因为我能洞悉一些规则。”娜塔维亚放开我的手,一双美眸中透着难以言喻的疲倦,道:“关于灵界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你是羽族的什么人?”
“嗤——”
“羽族?”
雾海之中,一道白衣胜雪的身影出现,她居然跟来了无尽尸海。
生死关头,容不得我多想,直接触及身体深处的禁忌力量,在上界,我还从来没有动用过白修罗的力量,是时候让白修罗的威名在上界轰动天下了。
另一个半圣境杀手气势散发,阴恻恻地笑道:“白斩,能让羽族倾尽族力来杀你,更能让我聂扬亲自出手,你就算是死也算是值了,别的猎物,可没有这样的待遇。”
“他是一个职业杀手。”
“灵界一旦被灭,你怎么办?”我问。
“没错!”
“我知道,放心吧,如果真的有必要,我会亲自奉上东临的人头,让你为师父沈步和图书云复仇,然而大势所趋,希望你也能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
“羽族左护法,张浩初!”
剑光交织,神叶世界直接被震飞,这种剑道力量太可怕了,居然连女山和神叶世界也直接被镇压了!
“出动两个半圣,我好大的面子。”
立于原野之中,我沉默不语,难道千羽还没死?
仙骨剑一抖,化出数十道剑意格挡开高阳的攻势,我飞身退了数步,没有再逃跑,目光笔直的看着他们,道:“人族与血妖族大战,你们却在这种事情挑起内战,你们到底算是什么东西?”
就在我飞出神叶世界的一瞬间,肩头上又中了深可见骨的一剑,黑暗中,那杀手一身黑衣,浑身都弥漫着圣道气息,是一位半圣境的杀手,并且剑道修为似乎已经达到剑心通明高阶了,又是一位在上界地位超然的剑道高手!
滴血门,这个门派有所耳闻,位列上界二流宗门之一,遍布各州,地位远胜于羽族,而很显然,这一次追杀与羽族有密切关联。
“谁是大敌,我明白。”
她摇摇头,神态颇为风情万种,道:“族群之中交给我一个任务,就是与上界保持维系,一旦有需要就要在上界重建灵界,传承我血修一宗,所以,红月郡主早在半年前就已经进入上界,秘密建立一支名为灵宗的势力,用以传承我灵界一脉。”
“你说什么?”
清风猎猎,忽地,一片落叶飘然贴在了肩膀之上。
“灭族之灾,怎会不严重?”娜塔维亚看了我一眼,道:“对不起,我的力量也一样太弱,不足以抗衡风和-图-书语儿,她如今已经获得妖帝传承,拥有圣者级别的力量,就更不是我所能对抗的了,我帮不了你,也帮不了步璇音。”
却就在我催动苍白之力的瞬间,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不要,那样只会折损你的悟性,把他们交给我来对付。”
看着张浩初、聂扬、高阳,我忍不住的自嘲一笑:“你们真的就那么志在必得吗?”
“轰——”
“暂时还不知道。”
“步璇音并不在妖帝陵。”
一道纤柔婀娜的身影踏出了光晕,化为一个容貌、身材都不在风语儿之下的美人,一袭深红色软甲,身段凹凸有致,透着性感风韵,一双绝美的眸子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道:“小轩,我们好久不见了!”
娜塔维亚娇俏一笑,离开我的怀抱,道:“放心吧,如果时机成熟,他会自己出现的。”
“我只能做到原谅该原谅的,有些因果,只能用血来了断。”我淡淡道。
“那就好。”
“你怎么知道?”
“唰——”
……
……
高阳冷笑:“拿钱办事罢了。”
她微微一笑:“我看到你眉心处的光辉了,我知道,就算是我不出手你也不会死,只是没忍住了罢了。”
远方的雾霭中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只见一个老者踏空而来,身后双翼张开,正是羽族中的半圣境强者,他双目开阖,蕴藏雷电,道:“能斩杀我羽族鸿长老、张承业、张子真等天骄,老朽不得不承认对你看走眼了,白斩,今天你必须死!”
“是为了南月半圣?”
爆炸产生的烟雾之中,一道身影破开雾气而来,m•hetushu.com手中一柄细剑泛动寒光,有三重剑罡缭绕,这人一身黑衣,目光锐利,充满了狠辣的神色,狞笑道:“传说中的西湖论剑年轻王者也不过如此,你太疏忽大意了吧?”
娜塔维亚转身,月光下绝美的脸蛋宛若白玉,她轻轻张开双臂拥住了我,将脸蛋贴在我的脖颈间,柔声道:“能看见你活着,真是太好了,快点变强吧,我们龙界的这些修士之中只有你和步璇音有希望成为一代神话。”
远方,传来风语儿的娇喝声,疾驰而来。
“怎么回事,你怎么来无尽尸海了?”娜塔维亚问道。
迷之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她叹息一声:“我早就知道南月半圣和步璇音的关系了,我猜到终有一天你会来这个生死边界,但没有想到你居然敢闯妖帝陵,不想活了?”
娜塔维亚一双星眸中透着担忧,再次动用破败力量破界,又是连续三次穿梭,这才离开妖帝陵近二百里,那么远的距离恐怕就算是风语儿也未必能再找过来了。
“不必说对不起,你已经救了我一命了。”
“维维?”
“你们跟血妖不是一个阵营的?”我诧然。
“不得不为之,没有办法。”
我目瞪口呆,破界而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破败女王,娜塔维亚!
猛然将女山送入神叶世界内,不得已,我只能离开神叶世界,将其收起,这道神叶拥有我的生命印记,只有我能打开,就算是我被杀了,神叶世界别人也进不去,而在神藤树洞悉一切之后自然会收回这片叶子,到时候女山、小青就能活命,至于我,今天似乎已经在劫难http://www.hetushu.com逃了。
生死关头,女山飘然而出,双掌交互祭出一道薄暮光辉笼罩在周围,但力量依旧不敌,在轰鸣声中剑柱撕开薄幕,将女山震得连连吐血。
“你又怎么知道?”我大惊。
说着,她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轻轻握住我的手,说:“小轩,我知道你也是心怀大志之人,不求别的,只求你原谅我们过去所做的事情,能在上界与我们灵宗联手,将来一起杀入灵界,将放逐之地的恶徒尽数驱逐出去。”
“女山姐姐,你先走。”
就在我转脸去看的那一刻,禁不住的心脏猛然一收缩,那不是叶片,而是一道书写了规则符号的符箓,规则印记纷纷爆发,一瞬间就有浓烈的爆烈气息传来,急忙唤起护身剑罡。
这个人居然能逃过我万物剑心、剑道天眼的洞察,他对空间规则的掌握已经达到了某种化境了。
娜塔维亚目光笔直的看着我,说:“灵界是世界裂缝位面,与你们上界口中的碎界战场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更大而已,而灵界的血修中人除了一些堕入魔道的,大部分也都算是人类,只是选择了血修罢了,如今放逐之地的势力已经接近于征服了灵界,下一个计划必然是以灵界为跳板,将大量军队送入无尽尸海,然后从无尽尸海进攻上界。”
进入上界之后,每个人都如此。
女山沉吟一声:“元灵境圆满,剑心通明中阶,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是杀手组织滴血门的高阳,元灵榜排名87位,有杀你的能力,如今你中了偷袭,根本没有什么机会逃离了,准备启动神叶世界逃生吧!”
“自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