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九十七章 炼化灵墟

“如果我走了,你却战死在这里,想让我自责一辈子吗?如今我已经失去了堂姐,不能连你都失去了,你的灵魂有三分之一是小颜,你不妨问问小颜,她愿意我当逃之夭夭的小人吗?”
“好可怕的剑意,恐怕清音仙子的剑道已经超越剑心通明了……”
聂扬笑了:“你这么自信,觉得自己能挡得住李清音三招?”
张浩初冷笑,不再说话。
难辨真假。
“我道是谁,原来是天风书院圣女降临了。”
“清音仙子怎么会出现在无尽尸海,并且……跟白斩那魔头在一起?”
高阳手握利剑,浑身洋溢着强大剑意,整个仿佛笼罩在一层黑气之中,长剑嗡鸣不已,踏步上前道:“早就听说清音仙子剑法无双,不如……就让我先领教三招,三招之后,聂扬大人请助我脱身。”
“难道……李清音真的能以一敌百?将我们所有人都杀退?”
我心头一颤,一样传音道:“我先走了你怎么办?”
“好,尽管去战,别伤了她的肉身。”聂扬舔了舔嘴唇,露出阴邪的笑容:“老子可是打算把这位上界第一美人带回洞府呵护有加的。”
“我……”
她一声叹息:“何必呢?清音有愧于你,不能将小颜还给你,所以只能这样做,你若是不走,想要清音永远愧疚于你吗?”
“一切因果皆为筹码。”
此时,李清音背对着我,声音化为一缕丝线传入我的耳中:“聂扬是滴血宗成名已久的杀手,位列半圣榜,排hetushu.com名比我还高,张浩初也是半圣,虽然没有入半圣榜,但早就修成了羽族的最强剑诀,实力不可小觑,清音或许抵挡不住他们,你先走,清音为你断后。”
说着,李清音转身,清风下白衣飘飘,勾勒出曼妙起伏的绝美身段线条,浑身都透着仙韵,一双星眸看着雾霭中隐藏杀机的三人,彬彬有礼的轻声道:“晚辈天风书院李清音,见过羽族张浩初护法,不知道护法为什么会对白斩杀如此的杀手?”
一瞬间,所有人都震撼住了,包括聂扬和张浩初。
高阳一声低吼,元气涌动,剑心通明之境下的强横一剑笔直的冲了过来。
就在这时,云雾中一道道气息密密麻麻的涌至,全部都是羽族的人,足足有上百人,其中不乏元灵境、太灵境的高手,看来羽族为了杀我也是精英倾巢而出了,难道白斩对羽族而言就真的那么重要,不杀不足以平愤?
她欣然一笑:“好吧。”
“未必,聂扬大人乃是滴血宗排的上号的杀手,修为深厚,跻身于半圣榜,排名比李清音靠前,李清音能轻松杀高阳,但却未必是聂扬的对手。”
我喘着粗气,肩膀、后背处皮开肉绽,肉身受到了重创,实力连一半恐怕都保持不住了,急忙吞了一颗金刚果,飞快恢复伤势,同时目光看向李清音:“你怎么来了,为我出头,恐怕付出的代价会非常沉重的,你考虑了没有?”
她站在远处没动,一缕缕金色和_图_书文字飞出了胸口,汇聚为一片剑意涌动的海洋,正是儒圣剑典的绝学,白玉剑轻轻抬起,对着空中微微一点,顿时一缕文字缭绕的剑意飞出,“哧”一声将凌空杀来的高阳轰成了一团血雾。
张浩初的眼中多出了一抹狠色,浑身圣气缭绕,已然即将发难了,嘴角浮现冷笑:“老朽不妨告诉仙子,此地不止我等三人,更有羽族的百位强者,外加滴血宗的两位杀手,仙子自信一个人能挡得住我们的攻势吗?”
“我连超凡手段都用出来了,依旧被聂扬截住了,这个的实力太强了,我必须留在这里。”
李清音转身看向我,一双美眸中透着动人神采,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心头又是一颤,当初苏颜就是这样看着我,难道说……不止是李清音融合了苏颜的记忆,而是苏颜也在融合着李清音的记忆?
面对聂扬、高阳这种无恶不作的凶徒,她果然下手毫不留情。
“确信。”
张浩初嘴角带着一丝寒意,道:“白斩乃是一个杀人狂魔,在无尽尸海中连连对我羽族中人出手,甚至杀害了鸿长老、张承业、张子真等羽族的重要人物,这一笔账恕我不能不跟他清算,这白斩据说就是下界人杰步亦轩,他斩断仙根,更杀戮无数,甚至斩杀了八荒楼、不朽阁的一些天骄,这种人乃是整个上界的敌人,请清音仙子让开,不要卷入这浑水之中。”
聂扬淡淡一笑:“长老,我突发奇想,有一个要求。”
www•hetushu.com聂扬笑道:“空口无凭,长老让我们如何相信你的这些筹码一定会事成后交给我们?”
“你说。”
张浩初却一声冷笑,道:“李清音的凡道之身据说曾经是步亦轩的妻子,如今李清音贵为天风圣女却依旧为步亦轩出头,已经说明一切了,尔等心目中的圣洁仙子早就已为人妻,不必再对她这种残花败柳牵肠挂肚了。”
……
“二位想如何?”
……
李清音一双秀眸平静的看着三人,娇躯透着超脱于凡尘的气息,道:“三位,天风白鹿同气连枝,就算不是一门,但血脉传承,早就相融,三位若是想杀白少侠,不妨先过清音这一关。”
张浩初目光冰冷,道:“聂扬大人、高阳大人,你们拿了我羽族如此厚重的报酬,还等什么,立刻出手,将李清音镇压!”
聂扬手握细剑,浑身散发着邪道气势,狠辣而无情,嘴角勾起笑道:“张浩初,我等只答应你斩杀步亦轩,可没有答应你与天风圣女为敌,谁不知道天风圣女乃是年轻一代中数一数二的天女,实力深不可测,你觉得仅凭那点筹码就足够我们对天风圣女动手吗?”
“不服,长老先行服下这个。”
张浩初握住药丸,目光一扫我和李清音,毫不犹豫的张口吞了下去,冷冷道:“现在二位可以助我一臂之力了吧?”
“考虑过了。”
张浩初目光中透着一缕寒意,笑道:“不需要立刻杀死,步亦轩乃是下界邪道人王,天资悟性无双,老夫和_图_书要取出他的灵墟,将灵墟炼化!”
“嗯。”
我冷冷道:“张浩初,你一把年纪说出这种不知廉耻的话来,你的岁数都活到狗肚里去了吗?”
张浩初冷笑:“未必,清音仙子如果走不出无尽尸海,这消息又怎么会传回中州呢?”
一群羽族少年都十分惊叹于李清音在这里,目瞪口呆。
我站定于空中,身周人王力缭绕,真龙之气不断修复着受伤的部位,轻声传音道:“你先一战,我会尽快恢复战力帮你。”
高阳手握利剑,一言不发,但杀气腾腾,身周一缕缕元气疯狂流动,随时都可能会动手发难。
“高阳可是元灵榜上排名前一百的高手,居然连李清音一招都接不住,我的天,她的修为到底强到了什么地步?恐怕已经足以灭圣了吧……”
……
她一双绝美的眸子看着我,目光复杂,道:“以后不要再动用那种力量了。”
“白斩杀害了鸿长老,还杀害了张承业、张子真等羽族天骄人物,此人必除,还请清音仙子明鉴是非,不要被小人蒙蔽了!”
“清音仙子真要为步亦轩出头?”
“好!”
聂扬微微笑道:“可以了。”
“拭目以待吧,今天这场大战一旦传出去,恐怕会轰动整个上界。”
聂扬一样扬眉道:“清音仙子,你是天风圣女,这白斩却是白鹿书院的圣宫弟子,与你并非同门,你又何必为这种必死之人出头呢?”
李清音目中掠过厌恶,轻声道:“滴血宗滥杀无辜,属于邪道,自古正邪不和图书两立,羽族身为正道门阀,居然会和滴血宗合作,如果清音将这个消息传回中州,前辈觉得羽族在中州还有立足之地吗?”
李清音轻轻摇头:“前辈,你真让清音失望。”
“清音自有脱身的办法。”
张浩初眯着眼睛,道:“只要二位施以援手,将天风书院圣女和白斩都留在这里,老夫可以答应你们滴血宗,将羽族岭南的一半封地全部划分给滴血宗,外加十亿血灵晶,二位认为如何?”
李清音虽然什么都没说,目光平静,但一双星眸中早就有了杀意,堂堂的天风书院圣女,在整个天心帝国都地位卓然,如今居然被人那么言辞侮辱,以她傲气的性子早就忍不住了,何况她的三分之一灵魂是苏颜,小颜的火爆脾气自然更加不会忍。
聂扬禁不住笑了:“我还以为只有我们邪道修士才会干炼化灵墟这种丧尽天良的坏事,原来你们羽族这种名门正派也会干。”
白玉剑秀色无双,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李清音,让我万万没有想到她不但帮我求了一道剑圣法旨,更是亲自来到了无尽尸海这种大凶之地。
聂扬弹出了一粒药丸,道:“此乃紫魂丹,除了我滴血宗再也没有人拥有紫魂丹的解药,你身为羽族的护法长老,地位不低,如果能以你的一条命来作保,我便相信羽族的诚意。”
“放心!”
……
“如若我等镇压了李清音,我会镇封她的修为,李清音归我处置,至于白斩,就随便你们了,要千刀万剐也好,要挫骨扬灰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