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九十八章 踏波无痕

“就凭你?”
“真是一个废物。”
但李清音却恰好修炼了一门圣术凤凰法,连续拍出三掌,凤凰火焰爆发,将聂扬的攻势再度震退,紧接着催动剑诀,凌空数十道剑气急斩而下,已然在规则奥妙和力量上都取得了对聂扬的绝对优势了,按照这种气势,不超过二十招,李清音就能斩杀聂扬,为正道除去一个大害。
李清音如同踏着文字海的仙子,身周的每一道文字都可以化作一缕剑意,每一剑挥出都显得优雅而从容,大有儒道真韵的气象,反观聂扬的剑法则更加趋向于“实用”,每一剑都阴险狠辣,只求重创甚至斩杀对手,两种别让不同的剑道开始了一场博弈。
“踏波无痕身法?”
就在这时,张浩初的圣气不断涌入阴阳罗盘之中,罗盘开始转动起来,一个个刻度闪烁着光辉,周围天地色变,空间开始被扭曲,肉眼可见的发现前方空中李清音、聂扬体内的圣气都在被疯狂汲取、吸纳,被阴阳罗盘给抽离了出来。
空中剑影交错,罡风阵阵,恐怕一百招内不可能分出一个胜负。
血脉爆发,极速!
“嗤——”
显然,李清音在剑道层次上占据了优势,剑心合一境的奥妙足以压制聂扬的剑道,但在境界和圣气强度上则是聂扬占据了优势,毕竟他已经活了一百多岁,并且在年轻时就已经剑道天骄,有着十分深厚的修为积累,加上丰富的临战经验,以至于居然能够与李清音拼了个平分秋色。
和_图_书怒吼声中,聂扬震怒,一脚自下而上飞踹而出,化为一道腾蛇的鞭尾攻势,鳞片森森,带着无尽的血气,十分凶猛。
就在聂扬险象环生的时候,张浩初终于有了动作,他的掌心里出现了一道罗盘,一红一蓝两边,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刻度与文字,洋溢着超然上古意境,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宝物,甚至我用剑道天眼扫了一眼就能看到内里铭刻着密密麻麻的灵纹,至少是千灵超凡器的级别!
“长老,小心……”
腾蛇!
腾蛇之术偏向于阴毒狠辣,一般人遇上多半会吃亏。
……
“让清音伺候,你配吗?”
聂扬仰头大笑:“圣女果然名不虚传,连半圣榜前两百的高手都不放在眼里,就冲着你这份傲气,本座也决定不杀你,只要你愿意乖乖的侍候在本座身边,可保你不死。”
这件超凡器属于洞悉天地乾坤的宝物,居然还有这种妙用?
张浩初的脸上浮现出轻蔑之色,手中轻轻拨动阴阳罗盘上的一道短短的刻度,瞬间周围就仿佛时间被抽离出来一般,开始变慢了无限拉长,而我这一击拖剑诀的攻势也变得十分缓慢起来,太可怕了,这阴阳罗盘居然还能掌控时间?
与此同时,身后数百道剑气刺飞而来,羽族众多天骄一起动手,一前一后,再次让我有种进入绝境的感觉。
“嗤嗤!”
金石交鸣声回荡,这一剑蕴藏了剑道的合一境之力,直接震飞阴阳罗盘,并且迅猛和_图_书一剑刺向了张浩初的胸口。
张浩初的脸色变得十分狰狞:“让老夫服下紫魂丹,你算是什么东西?杀了你之后,老夫一样能从你身上搜到解药,跟李清音一起去死吧!”
张浩初怒吼,双掌抡起,瞬间拍出三掌,掌力中有龙气咆哮而出,居然是蕴藏部分残缺真龙术规则奥妙的掌法,掌力雄浑,蕴藏着浑厚的圣道气息,绝非我一个小小的太灵境后期能够相提并论,飞快运起朱雀身法,身躯腾空飞起,凌空张手将阴阳罗盘吸住并且送进了空间骨戒,同时右手连续三剑,劈出一道道气浪,化解掉张浩初的掌力。
李清音微微一怔,急忙运起凤凰法镇封肉身,使得圣气不被抽离,而聂扬则一脸怒意:“张浩初,你这老狗,想连我一起斩杀不成?”
……
身形一闪而逝从原地消失,仙骨剑斩出了渭阳九曲,逼退张浩初的下一击,而左手则凌空五指划出,瞬间点燃五道火痕,龙气凛然,正是真龙术的高级手段之一,开天,而这一次一用就是五道,五道火痕蔓延,将身后偷袭的羽族天骄吞没,以最小的代价斩杀最多的对手。
一道血花迸溅而起,李清音曼妙绝伦的一剑划过了聂扬的肩头,谁也不会想到,境界、实力更高的聂扬居然率先负伤了,虽然只是轻伤,但聂扬却完全被激怒,双眼血红,右手连续劈出三道狂猛剑意,左手手指轻轻一扣,凝化出一道生有双翼的毒蛇法相。
转眼已然进hetushu.com入了绝境,想也不想的便动用了时间规则的剑道力量,仙骨剑轻轻一抖,周围浮现出一缕缕湛蓝色光辉,速度也加快了起来,仿佛刺透了棉絮一般,撕开阴阳罗盘的时间延长力量,“哧”一声劈在了阴阳罗盘上。
张浩初怒吼,浑身喷薄出强悍龙气,虽然他的龙气比较驳杂,显然不是精炼的真龙血,而是一种伪龙血,但以浑厚圣气催动起来的威力却非同小可,龙气宛若火山般的喷薄而出,磅礴无比的气势压迫空间,居然把我连人带剑冲得飞退了出去。
另一边,聂扬陷入了疯狂状态,被李清音的剑法完全压制,头发散乱,剑法也变得紊乱了起来,一双眼睛四处环顾,似乎在寻找逃走的机会。
“哈哈哈哈……”
周围,数十名羽族天骄的兵刃齐齐爆发光辉,劈向我的后背。
“找死!”
“铿——”
“嗯?”
轰然一声,李清音吐血飞退,似一片枫叶凋零。
张浩初的脸色瞬间苍白,声音颤抖:“你干得好……”
“阴阳罗盘?”
我已然拔出了仙骨剑,伤势恢复了八成有余,可以一战了。
聂扬何许人,半圣榜上的高手,是接近于圣境的存在,瞳孔猛烈一缩,手中长剑连续挥动化出数十道黑色剑气狂轰而出,以此来化解李清音的强势一剑,顿时空气被撕碎,满是剧烈碰撞的剑意。
我微微一怔,能够位列半圣榜上的果然都是超凡之人,聂扬不但拥有狠辣绝伦的剑法,更修炼了一门和-图-书腾蛇的太古遗种绝学,这一击迅猛如电,让人防不胜防,并且充满了毁灭性,甚至有一缕缕毒气蔓延,十分阴毒。
兵铸山内,受伤的女山急忙传音道:“小轩,制止张浩初,一旦阴阳罗盘的力量被催动,乾坤之气就会抽走李清音的圣气,到时候你们都会任人鱼肉!”
李清音抬起仙颜,淡淡的看了聂扬一眼,说:“齿爪再锋利,也不过是鬣狗,你这种人又有什么骄傲的资本呢?”
龙气迸发溃散中,居高临下,长剑催动出一轮烈阳光辉,贯穿张浩初的掌力,猛然一击轰了下去,正是一式长虹贯日。
李清音秀眉轻蹙,身法一提,宛若女仙飞升般冲天而去,她已经洞察了聂扬的所在,要将其彻底斩杀掉。
聂扬抬手,将高阳遗留下的储物宝器吸入掌心收了,神色平常,不为所动,似乎根本就没有把高阳当成同伴,嘴角含着冷笑,道:“李清音,你师从于天风剑圣上官南风,论悟性与天资都超越了这一代年轻高手,但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即便是踏入半圣境又如何,你比得上本座一百五十年的积累与底蕴吗?”
李清音微微一笑,反客为主,裙裾飞扬中一剑凌空刺向了聂扬,周围儒道剑意涌动如狂澜一般的铺天盖地,这一剑浑然天成,果然已经是剑心合一了,一剑刺出的威势深谙气运,顺势而为,威力瞬间就提升了一倍之多!
“轰轰轰~~~”
这些天骄都是羽族年轻一辈的人杰,杀一个少一个,全部杀掉的话hetushu•com,羽族年轻一代恐怕就要断层了,他们没有时间再培养新的一代,也没有资源去继续挥霍了。
金色文字海中,李清音静如止水,一剑挑开聂扬的剑势,左手玉指张开,火红色火焰缭绕,猛然祭出凤凰法绝术,顿时一声锐鸣之声中一道凤凰法相飞扑而出,利爪扣住腾蛇法相,火焰缭绕焚烧,瞬间击溃腾蛇,随着李清音的掌印震空而去,重重的轰在了聂扬胸口,使其直接吐血受了内伤。
面对邪道修士,李清音出手毫不留情,在聂扬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重创剑痕,但就在某一刹那,忽地聂扬身周浮现出一道黑色波澜涟漪,紧接着周围的空间就仿佛如镜面般的平静了起来,但聂扬的身形却消失了。
我飞快的运转凤凰法,最快速度的治愈着自己的伤势,同时戒备的看着羽族的人,张浩初眯着一双眼睛,时而有雷电涌动在眼眸之中,这个护法长老可不是什么善类,连炼化灵墟这种阴绝的事情都敢做,也没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必须严防他对李清音的偷袭。
……
以我的实力,一旦伤势痊愈,纵然敌不过半圣境的高手,但挡住张浩初十招八招还是有把握的,前提则是动用真龙术的高级手段。
在几名羽族天骄的示警声中,我一冲之间就来到了张浩初面前,仙骨剑化为一道白色气焰直奔他的双手中心而去,直击阴阳罗盘!
但就在这时,空中凝聚出一团血云,紧接着轰隆隆的雷鸣声中一道血红色掌印从天而降,带着堪比圣境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