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一十七章 再重逢

但是,就在张拂水走上台,牵起一位绿衫少女的手时,一旁的段元却发话了:“站住!”
张拂水大怒,长剑一挥,便催动出了天风剑法的无风起浪。
张拂水一招惨败,却也足以证明段元的实力强到了何等地步。
“就事论事。”
这时,张修平站起身来,纵身来到台上,对一名蓝衣少女说道:“我乃白鹿书院圣宫弟子张修平,姑娘可愿入我洞府为一侍女,修平保证,一定以礼相待。”
张修平冷冷道:“我和步亦轩虽然有族仇,但同为白鹿宫的弟子,所以绝不会在这里报私仇,段元你也不必如此挑拨关系,你激怒不了我的。”
段元眼中掠过一丝狠色,而他身后的两名阴阳殿老者则浑身散发圣气,静静的看着我,其中一个低声道:“年少得志,不要如此猖狂,别说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圣宫弟子,哪怕是你日后有了大成,坐上了白鹿书院的掌座,也不该如此对我阴阳殿的传承者无礼。”
很快的,众多年轻人杰纷纷出手,前十名七位绝色也分光了,段元的目光中透着贪婪,而洛华池则有些志在必得,对着楼台上的婉华容笑道:“婉楼主,我等是否有幸可以见识百美宴的前三位绝色了?”
凌菲公主一双秀眸看着众人,恭顺道:“凌菲是亡国之公主,愿求一位能善待凌菲的夫君!”
“轻狂!”
“最后,有请第一位绝色,火灵美人!”婉华容说道。
黎定渝淡然笑道:“放心,火灵美人的姿色绝不会让段兄失望,只不过,不知道段兄的修为能不能有福分消受了。”
我微微一笑,也不跟http://www.hetushu.com他计较,反正我这次来也不是为了夺美。
楼台上,婉华容拍掌道:“来人,带第二位绝色。”
段元搂着几名绝色,笑道:“放心,本少主只需要玩物,不需要一位需要奉养的公主,这凌菲公主就让给你了。”
就在众人的期待目光下,几名侍者抬着一个雍容华美的轿子走上台,轿子很大,内里是一张锦绣大床,周围有白帘隔着,但隔着帘子依旧能看到床上坐着一位绝色,身穿白色罗裙,曼妙胴体在罗裙内若隐若现,酥峰挺拔,勾勒着完美线条,一双玉腿横陈,令人窒息,那张脸孔更是美得令人心跳停止般,一双空洞的眸子看一眼众人,就仿佛是绝世的女仙瞥过凡尘般。
蓝衣少女目光茫然的点点头。
“此女我喜欢,要了!”
一条绸带从后苑深处飞出,横亘于天地间,形成了一道曼妙的匹练,而就在匹练之上,一位身姿绝世的美丽少女怀抱琵笆踏着匹练走了出来,仿佛是凌波仙子般,玲珑身段尽显,姿容堪称绝色,并且还修炼到了至少人王境,能够御空,果然不凡,这就恐怕不再是女侍那么简单了,恐怕出身绝不会差,一般修士根本没有福分享受。
“你……”
张拂水已经握住了少女的手,怔怔的站在那里:“你……什么意思?”
段元和洛华池都站起身来。
“没错,就是要跟你争。”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张修平居然忍了,默不作声的坐下,喝茶。倒是张拂水、百里俊两个圣宫弟子愤愤不平,百里俊更是咬牙切齿道:“段元和*图*书,你别欺人太甚了,你当上了阴阳殿传承者又如何,太目中无人了,如此侮辱我白鹿书院,什么意思?”
段元颇为讶然:“既然如此,我就更加期待了。”
段元长剑横的一推,化为一道尖锐阴阳相融的火光冲向了张拂水,道:“放下这位绝色,否则就去死好了!”
段元手掌一张,将长剑从虚空中抽离了出来,冷冷道:“张拂水,你算是什么东西,就凭你也配从这里带走一位前十绝色吗?”
“哼,废物一个。”段元低声道。
……
洛华池也回头看,道:“段公子,你该不会横刀夺爱吗?”
张修平脸色平静:“段公子放心,我跟你不同,绝不会勉强她。”
……
黎定渝微微笑道:“段兄,你是阴阳殿唯一传承者,将来也是阴阳殿的掌门,又有谁会去跟你争锋呢?看来,这两个北胡绝色已经归你所有了。”
婉华容轻笑:“来人,带第三位绝色。”
两道剑意碰撞在一起,实力悬殊,张拂水直接就被一击震得吐血后退,段元欺近一步,以战靴重重踹在了张拂水的腹部,顿时“蓬”一声张拂水就飞了出去,撞到了两座假山,狼狈不堪,堂堂的白鹿宫圣宫弟子,完全不堪一击。
“段元,你什么意思,你已经选走了两位前十绝色,难道还要跟我夺吗?”
我微微一笑,也没说话。
“轰!”
众人都摒住了呼吸,第一绝色,百美宴真正的压轴,到底会美到什么样的地步?许多人甚至感觉,除非是把李清音给请来,否则上界谁能艳压群芳,在百美之后号称魁首?甚至,姿容上还hetushu.com要超过凌菲公主、病容少女这样的真正绝色?
段元嘴角泛起一缕狞笑,道:“你们羽族的人说一套做一套,几位长老被步亦轩斩杀了,你们羽族不是放出话去,要将步亦轩给活捉凌迟了吗?怎么如今你和步亦轩都坐在第一排席位上,你却连出手都不敢?这就是你们羽族身为三流门阀的尊严吗?”
我心头猛然一颤,眉心处的元神已经洞悉到这个女子的精神力,可能比我还要强大了不少,这种女人,不简单!
洛华池冷冷一笑:“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道,不过如此罢了,而你这个西湖论剑年轻王者第二名更像是浪得虚名,一会,前三名的绝色一旦面世,你不得争夺,否则我必然压制你,就如你说的一样,不去争夺绝色,就不会出丑了。”
“姐……”
段元却摇头道:“庚长老,不必动怒,步亦轩锋芒太露,终会有人收拾他,放心吧。”
“是吗?”
“如果他不去争夺绝色,就不会出丑了,我为什么要帮他?”
幻术?
于是,洛华池没有意外的带走了凌菲公主,毕竟,在场的年轻人杰中,也就黎定渝、段元踏入了半圣境,其余人没有挑战洛华池的资格,而黎定渝是这场百美宴的主人,或许不会参与争夺,段元又摇头了,也就没人争了。
张修平当即抱起她,飞回台上。
“你还真是自信。”
……
“哼!”
“哦?”
段元哈哈大笑,抱住两名少女纵身便回到席位之上,左拥右抱,很是享受,目光如炬地说道:“黎少主,快点吧,本公子已经忍不住想一睹第一名绝色的仙颜了和*图*书。”
当即,洛华池踏步而出,气势散发,不朽功的气势在周围蔓延,形成了滚滚雾霭,仿佛要镇压一切般,道:“凌菲公主,我洛华池愿意迎娶你为妻!”
“是,又怎样?”
段元站起身来,微笑道:“这位绝色,本公子也要了。”
段元神态倨傲轻佻,一手一个搂着两名绝色少女的腰肢,脸上洋溢着淡淡笑容,显然完全没有把在场的人杰们放在眼里。
第二位绝色是一个病容少女,在两名侍女的搀扶下走来,愁容不展,但却又别有一番韵味,让人忍不住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她一双眸子看着一群人杰,眸中带着楚楚可怜,或许,又有几分妖娆的感觉,让人感觉自己步入一个幻境之中了。
洛华池也是半圣境初期的修士,自然有对我那么狂妄的资格,他浑身涌动浓烈圣气,能够轻松探查我的修为只是元灵境初期,而元灵境与半圣之间仿佛隔了一道天河一般,何止是一重境界一重天那么简单,纵然是元灵境圆满的强者,对上半步圣境的人,依旧是吃了大亏,力量会被完全压制,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巨大境界,有天壤之别。
凌菲皱眉,略有些不悦。
“有人想挑战本公子吗?”
这一次,八荒楼开百美宴的意图也终于要浮出水面了,一位碎界战场的公主,一位擅长幻术的绝色少女,他们想做什么?
段元禁不住哈哈大笑:“张修平,前一句说了以礼相待,后面便抱住了人家,这可不是什么以礼相待啊,哈哈哈哈……”
这时,坐在第四席位上的不朽阁内门第一人洛华池嘴角扬起淡然笑容:“步亦轩,张拂水跟www•hetushu•com你同为白鹿宫圣宫弟子,你难道不应该出手,为他找回场子吗?”
大家都没争,我是因为看出来这个女子不简单,至于旁人,虽然也觊觎这个病容绝色的美貌,但却无法与段元争夺,他的实力太强了!
我点头一笑:“没错,你要是敢侮辱我的师门,我会打爆你这张还算英俊的脸孔!”
我却浑身颤抖,心脏仿佛被利爪猛然捏了一下般,泪水涌入眼眶,双臂微微颤抖,看着台上的第一绝色,喃喃道的低语了一声。
坐在座位上的张修平怒了:“段公子,你什么意思,针对我羽族吗?”
段元直接开口。
……
段元冷冷道:“我只是骂张修平,却没有骂白鹿书院,如果我骂了白鹿书院,想必步亦轩已经要对我出手了,对吗?”
我看了他一眼,目光直视,气势上丝毫不输,道:“阴阳殿要面子,我白鹿书院也要面子,谁若是侮辱我的师门,我拼了这条命也会复仇,这道理很简单,难道你不懂?”
……
婉华容柔声笑道:“这位绝色名为凌菲,乃是中等碎界战场虎阳国的公主,虎阳国被攻破之后,凌菲公主便被我万花楼所收留,号称魁首,如今献上凌菲公主,只望她能得到一段上佳仙缘,也不辜负我万花楼的一番心意。”
那老者一声低吼,就要出手。
凌菲微微一笑,却将目光投向了第一排人杰坐席上的众人,似乎在等着别人来竞争。
“好美……”
“绝色,第一绝色!”
很快的,百里俊也领走了一位绝色少女,喜滋滋的坐在自己的席位上,他只不过位列十多名席位,却能选走一位前十绝色,可谓是走了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