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一十九章 七彩圣魂露锋芒

战矛激起重重波澜,一股强烈的腐蚀力量传来,是不朽功的气机,太熟悉了。
“老朽倒是想试试。”
他是不朽阁内门弟子中的第一人,据说实力仅次于内门少主洛奇,在上界四十岁以内的年轻一代中或许能够位列前三十!
“嗡!”
“什么?剑心通明圆满!?”
老者狠狠的看了我一眼,随后飞了下去。
“你……”不朽阁的老者气得勃然大怒,就要继续出手。
我心头一寒,他说得没错,我自身底蕴虽然远超过同代,能以元灵境挑战半圣境初期,但别的年轻王者也一样有这种深厚积累,能够越级挑战,而碰到这样的对手,显然我就不能再以平常的实力对等来衡量了。
说话间,他浑身爆发出惊人力量,浑身的不朽功气息再度浓郁了不少,居然已经达到了不朽功第七重的后期了,力量至少提升了一倍有余,难怪敢说这种话,战矛裹挟天地大道规则的力量斩了下来,他的神色都狰狞了不少:“你……可以去死了!”
仙骨剑急刺而出,剑刃包裹着一道白焰,老者立刻祭出最强的力量,浑身镀上金色光辉,圣洁而诡异,仿佛在前方形成了一座山岳壁垒般,无法突破。
婉华容蹙眉,知道大战已经来临了,道:“此处不宜开战,不如……二位飞到战台上一决胜负。”
……
“嗯。”
洛华池一怒,急忙抬手疾风般抓向了堂姐的手臂,道:“将火灵美人留下,你我没有分出胜负之前,她不属于任何人。”
“死的是你!”
长空洒落鲜血,洛华池直接跌飞出了战台,浑身的不朽功气机飞速涌向了伤口处,强行镇封伤势,好诡异的武学,居然能这样自爆,看来不朽功和*图*书不仅不朽,还不死,除非是直接斩灭了他的元神,否则将会很难一击斩杀他。
我沉声道:“前辈,这里是百美宴,是年轻人杰争夺绝色的战场,你多大了,真的要对我出手吗?洛华池技不如人还想挑战我,被杀也是咎由自取,前辈不要欺人太甚了。”
“太狂了!”
洛华池抬手祭出了一柄战矛,身周一重重腐朽之气散发开来,顿时肉身之上镀上了一层金色光辉,再附上一重元气化为的金色,整个人宛若一尊战神一般,双眸之中透着凌厉光芒,道:“我洛华池今天倒是想领教一下,看看你这个剑圣传人是否如传说中的那样强大。”
这时,阴阳殿的段元踏空而来,淡淡道:“这位不朽阁的前辈,你先且退下,步亦轩说得对,这确实是年轻一代的较量,您德高望重,没有必要与步亦轩这种小辈计较,年轻一代的恩怨就交给年轻一代来解决吧,在下段元,自然会为洛华池贤弟讨回公道。”
“可以。”
……
“明白了,你帮我稍微照看一下她的周全。”
剑光发生了一次折跃,直接跳过了老者的阻拦,剑气轰入洛华池的眉心之中,下一刻,洛华池的双眸失去了灵性,死气缭绕,轰然跌落在第一排王者席位前方的空地上,已然没有了气息,只是一剑就被斩杀了。
空中传来一声低吼,一位灰袍老者出现,胸前佩戴着不朽阁的徽记,显然是不朽阁的某位宗老,浑身洋溢着强大的圣道气息,恐怕境界至少也是半圣境中期了,一掌打出,裹挟着天地之力,仿佛是一座古岳镇杀过来一般。
我猛然旋身,左脚蕴藏真龙之气踢在了洛华池的手m.hetushu.com掌之上,顿时像是踢在一块铁板上一样,震得脚尖微微发麻,而洛华池也是一愣,随即身形变化,居然超越了空间的限制,骤然便出现在我的身后,手掌一探便触及堂姐的香肩。
“那就,拜托了……”
我惊愕不已,堂姐确实从我这里学过完整的凤凰法,但……这种力量却似乎又不同于一般的凤凰法,而且更让人奇怪的是,为什么堂姐的身躯会自行火焰吞噬外人,却并没有排斥我的身体接触?
洛华池浑身裹着不朽功气息,犹如金铸,洋溢着极为强烈的自信,手握战矛,笑道:“步亦轩,你不过刚刚踏入元灵境罢了,一个区区的元灵境初期,是谁给你的自信挑战在场的人杰?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能超越境界挑战强敌吗?告诉你,我也可以。”
战矛震开仙骨剑,洛华池脸上满是得意:“步亦轩,如果你只有这些手段的话,那么我们就没有必要再战下去了。”
“不行!”
但,难不到我。
段元踏上战台,遥遥的看着我,脸上掠过一缕狡诈之色,道:“步亦轩,你说这火灵美人比你生命还重要,据我所知,你看重的女人有两个,一个是圣女李清音,另一个是你在下界已经陨落的姐姐步璇音,莫非,这火灵美人就是下界盛传中的北国女王步璇音?”
追上,直接补上一剑!
“凤凰法?”
“姐,我一定带你出去。”
我冷冷的看着他,仙骨剑周围杀机缭绕。
我低吼一声,直接施展出拖剑诀,身躯仿佛瞬移的出现在洛华池的前方,仙骨剑点指而去,“噗嗤”一声刺透了他战矛祭出的意境,以完全碾压的力量贯入他的护身天罡之中,在一蓬hetushu.com鲜血爆发之下,长剑笔直贯穿他的心脏!
“恐怕未必,元灵境初期挑战半圣境初期,太托大了,洛华池可不是什么平常修士,他可是不朽阁内门中洛奇之下的第一人,天赋悟性都是超一流,绝对能号称年轻一代中的王者,王者对王者,步亦轩的境界就吃亏太多了,不需要十招,步亦轩必然会落入下风。”
老者气得发抖。
“嘿……”
巨响声中,战台周围的铭纹结界纷纷颤抖发光,一击之下,洛华池的力量居然被压制了一头,身躯震得连连后退,而战台下的众多观战者则都目瞪口呆了起来。
这一战,必须全力以赴,否则不但救不了堂姐,连我自己也会死在这里。
“哼,谁教他如此狂妄,为了一个火灵美人甘愿得罪天下人杰,死了也是活该!”
我回转身,抬手抱起了堂姐,她也张开手臂搂着我的脖颈,但双眸之中依旧一片茫然空洞,红唇轻启,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唰——”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打听到这些,阴阳殿在上界的势力分布确实有些恐怖,就算是比不上八荒楼,恐怕也逊色不了太多了。
“年轻人,何必赶尽杀绝?!”
众人议论纷纷中,我以剑道与洛华池已经交换了八招,凭着七彩圣魂的力量生生的挺住了,毕竟我的每一击都有一百倍的力量,再加上剑心通明高阶的恐怖威力,已然差不多能与洛华池战个不分胜负了,但这依旧不够,我需要击败他。
洛华池一步步走来,原本俊毅的脸庞变得扭曲起来,笑道:“本公子将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什么叫山外有山。”
“是吗?”
“七彩圣魂已经万年没有出现过了,步亦轩到底是何许人,和-图-书居然有这样的通天机缘?”
就在仙骨剑刺出的瞬间,一道剑灵规则绽放开来,超越空间!
……
一声低喝,苍龙魂破体而出出现在头顶上方,魂格闪烁,形成了一缕彩云包裹着苍龙魂,形成了真正的七彩圣魂,魂力远胜于洛华池的三彩圣魂数倍有余,大大的缩短了我与他之间的元气强度差距,仙骨剑飞速送去,撞击在战矛锋芒之上。
仙骨剑纵横,连续劈出三剑,将这道掌力给劈碎了,我皱着眉头:“我说过,敢来挑战我的必须死,难道你以为你保得住他吗?”
“铿——”
说着,我把堂姐放在了战台上的一角,随后从空间骨戒里取出了我的藏品中最为坚固的上古灵金铸造的古钟,“当”一声将堂姐保护在其中,并且挥洒元气,连续下了十道禁制来保护古钟,随后才转过身来,仙骨剑一指洛华池,声音冰冷道:“过来,领死!”
“死!”
女山声音十分恳切,道:“小轩,这件事很不寻常,璇音的肉身十分健康,甚至可以说十分强大,但是元神似乎并没有苏醒,灵魂或许也不在体内,一旦把她送入神叶世界就等于切断她与上界的连续,也等于切断她与自己灵魂之间微弱的联系,后果会十分严重,她不能进入任何异空间,只能留在你身边。”
“太惊人了,就连清音仙子那样的绝世天资都没有在太灵境中缔造出七彩圣魂,但步亦轩居然做到了,他确实有狂妄的资本。”
“没错,虽然步亦轩的悟性确实堪称妖孽,但太过于锋芒毕露了,一旦遇到洛华池这样的高境界天骄,很容易就会陨落了,这样一个妖孽就这么陨落了,确实可惜。”
“滚!”
“怎么可能,那是……那是传说中的和-图-书七彩圣魂?我的天啊,这是真的吗?”
“嗤!”
“你要带着火灵美人?!”
洛华池扬起战矛的那一刻,天地之间景物都变形了,“嗤”一声战矛急刺而来,裹挟着浓烈的强大元气,这一击有毁天灭地的威势,换成半个月前的我肯定接不住,但此时,元气充足,加上五道魂格的掌握,实力翻了数倍,已经可以了。
看着她一双茫然的美眸,我禁不住鼻子一酸,堂姐的灵魂不在体内,但却似乎依旧保持着对我的少许记忆。
我也笑了,仙骨剑猛然再度爆发出三重剑罡威力的冲击,瞬间便有九重剑罡萦绕在长剑周围了,一重剑罡一重天,力量上升何止是一个档次,简直是翻了数倍有余,远比不朽功第七重后期提供的力量要强横太多了!
就在他指间触碰到堂姐肌肤的那一刻,一道极为炽烈的火焰窜了出来,沿着洛华池的手臂延伸而去,烈火炽盛,化为一道凤凰翅翼的神圣法相,一闪即逝,但威力惊人,强如洛华池这样的半圣境初期强者依旧被烧得脸色煞白,后退数十步,站定运起不朽功,花了近十息的时间才散去侵入体内的火劲。
我深吸一口气,抱着堂姐纵身而起,同时传音问道:“女山姐姐,我可以将堂姐的身体现在就送进神叶世界吗?”
就在我催动出九重剑罡的一刹那,洛华池的信心动摇了,但战矛依旧裹挟着伟力劈了下来,低吼道:“剑心通明圆满也要死!”
“轰——”
张修平、张拂水、百里俊等人虽然也是师尊的弟子,但显然跟我早就形同陌路,也根本没有想帮我的意思,在场的人,也只有北望天才会真正的为我说话,然而他的实力终究太弱了,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来提升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