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三十九章 你还在等什么?

我背对着她:“清音,没事吧?”
“剑道。”
并且,在拆分完九式之后,加以融合,还能形成九九归一的一击,那才是无双九剑真正的至强一击,恐怕就算是师父诸葛明都没有领悟这一招吧?
我深吸一口气,心脏跳得怦怦想,机会终于要来了吗?一手抓起那金属手镯,我转身看向了圣荷池内,只见阵阵雾霭缭绕,雾蒙蒙中,李清音站在齐肩的圣池水中,周围荷叶摇曳,俏脸通红的看着我,道:“你……你还在等什么?”
“小家伙,你过来。”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李清音的声音:“步少侠,能否帮清音从储物宝器内取出一套衣服来?”
就在他们的对面石板上盘膝而坐,心底有些忐忑,问道:“两位前辈要传我什么手段?”
“哦?”我更加不懂了。
没有修炼出能无死角观察的剑道天眼,真可惜!
我当即盘膝坐下,开始继续拆解无双九剑第一式。
李清音声音轻柔,当我转过身没多久,身后就传来一阵阵窸窸窣窣的褪去衣物的声音,这一刻再也不能心境平静了,可以想象到此时身后的美丽光景,天风圣女李清音此时象牙般的雪白玉体就横陈在身后,而我却不能去看。
足足过了近一个时辰,终于将气动山河给完全反向拆解、推演了出来,无数剑道规则潮水般的涌入了万物剑心中,有不少都在剑心外表铭刻下了一道斧凿痕迹。
禁不住心hetushu.com头摇曳,神摇目夺,这就是心魔啊!
她声音微微颤抖:“步少侠,你修炼便是,这圣池水对清音有效果奇佳的治愈作用,或许能够治愈一些清音早年留下的暗伤。”
……
她的储物手镯就放在亭子里了,难怪。
稍微领会一二就洞悉其中的奥妙,整个人陷入了极为兴奋的状态,就在识海中推演无双九剑的力量,第一式,气动山河,反复推演多次之后,眼前的气动山河果然开始拆分,化为一道道原始规则符号,这些符号的本源为一种天地间的大势,十分玄妙。
“两位前辈,我会再来的。”我说。
服下疗伤药之后,她的气色好了许多,开始调动体内的圣气运功疗伤,而我则坐在不远处地面上的蒲团上,继续拆解无双九剑的招式,这种过程就像是寻找剑道的本源一般,对我有着莫大的好处,或许在洞悉更多剑道奥妙之后,剑道层次也会再次有提升,突破剑心合一的初期。
我意识到事态的严重,立刻取出师门配发的高等疗伤丹给她服下了一枚,随后道:“暂时别回天风书院了,就在我的洞府内疗伤,伤愈了再回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足足两个时辰之后。
……
“剑道真意……何解?”我一头雾水。
以一条手臂环住李清音纤细丰盈的腰肢,提一口气便带着她飞了出去,化为一道流光进入了白鹿宫内,生命印http://www•hetushu•com记一动,我的洞府立刻石门升起,抱着李清音纵身而入,随后紧闭石门,把她安排在我的床上,当即开始疗伤。
我飞掠而至,扶住了她的手臂。
身后,水声潺潺,美人沐浴的一幕不能亲眼看见,实在是太可惜了。
心头震撼不已,一缕缕规则符号在眼前流淌而过,两位老院主传授的这种手段了不得,任何高深的剑法在这种手段下恐怕都会被抽丝剥茧的拆解,一切奥妙展现于前,这就不再是简单到掌握了,而是炉火纯青的洞悉所有。
两人一起步入圣荷池上的殿宇之中,微风徐来,带着淡淡的圣道气息与圣池芬芳,我转过身去,说:“好啦,你可以开始了,需要什么,叫我就好。”
白须老院主笑道:“他在被镇封为剑阁护法剑灵之前,也曾经是一位名动天下的准剑圣,你小小年纪能够与他过了数百招,已经是相当不易了,切记,修炼一途要循序渐进,急切不得。”
“嗯……”
“没事。”
两位老院主点头:“去吧。”
另一个黑胡子老院主笑道:“拆分与融合。”
白须老院主禁不住捻须笑道:“小家伙,以你的剑道修为已经不必再拘泥于一门两门的剑法了,我们要传授你的是剑道的真意,唯有真正理解了剑道的规则组成,你才能随心所欲的催动任何强大的剑法。”
“你可以选择。”
“嗯。”
身后,水波荡hetushu.com开的声音传来,她已经步入了圣荷池之中,圣池水沾染上了剑伤的黑暗之气,顿时发出“滋滋”的声音,而李清音也嘤咛一声呼痛起来。
过了好半天,终于收回了思绪,沉浸在对无双九剑本源的探索之中,一时间识海内风光无限,天高海阔、一座座古山横亘于天地间,飞鸟齐鸣、百兽纵横,天地自然形成了一派大气势,这就是气动山河的本源,这一式源自于天地万物,倒是与万物剑心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我点头,就在闭上双眼的瞬间,白须老院主抬手一指,一缕剑道规则射入了我的眉心,顿时仿佛一团磅礴的真意力量在识海中爆发开了一样,一般人根本就无法承受,而我则瞬间就被吸引住了,这团真意化为一道道法诀,开始烙印在灵墟深处,成为我本源的一部分。
就在我拆分了第一式气动山河近半之后,剑阁内一阵颤抖,随后一道曼妙身姿飘然走下了剑阁,是李清音回来了,一袭白衣上沾着一点点血迹,香肩的衣袂被斩开了一大截,造成一指长的伤势,大片雪白的肌肤露了出来,她落地之后就是一个趔趄,气息十分紊乱。
……
她娥眉轻蹙,道:“你不用担心我,上一次,清音挑战第七层护法剑灵也一样败了,这种黑暗剑气足足煎熬了我一个月之久。”
这一定相当的疼吧?
她轻轻摇头,一双美眸中带着无奈,道:“没有想到第七层的剑阁http://www•hetushu.com护法剑灵会那么厉害,我依旧不是他的对手。”
李清音勉力行礼,根本站不稳,一双修长丰腴的雪腿上布满了剑痕,护身剑罡全部被斩破了,甚至伤到了一些分脉与圣脉,肉身与自身底蕴双重受损,伤势远比看起来的要严重了许多,甚至就连气息都变得有些微弱了。
说着,他沉声道:“闭目,按照我们传授你的口诀运功。”
“嗯。”
“任何剑法都由某种机缘而领悟、开辟而成,就如诸葛明的无双九剑,乃是观天地之壮阔而领悟出的绝学,所以你只是学会了无双九剑,却没有完全洞察其中的奥妙,只有追究本源,将剑意的本源看透,才能进入真正化境。”
“啊……”
“没事。”
“嗯,那就好。”
“是,前辈。”
她霞飞双颊,道:“或许疗伤的过程中还会有什么偏差,需要你为我护法,你……你留在亭子里陪清音就是了。”
她轻轻点头。
“是。”
成了,第一招拆解完成!
“好。”
她俏脸微红:“你……你不会是让清音在你的洞府里宽衣沐浴吧?”
我想了想,说:“这样吧,你进入圣荷池沐浴,我在洞府外等你,等你驱散黑暗剑气之后给我传音就是了。”
“一门剑法?”
“谨遵老院主教诲。”
……
“寿命已绝,只得损肉身而补之。”
李清音忽地一声嘤咛,白玉般的额头上渗出了一层细汗,她的肉身都打磨得极为强大,虽然看起来洁和*图*书白如玉,但却是一般刀剑根本斩不入的,但此时却不一般,她的体表浮现着一层淡淡的黑色气流,是黑暗力量,与无尽尸海中妖帝的力量略有些相似,正是这些黑暗力量让她的一些伤口依旧无法愈合。
其中一个白胡子老院主说道:“我们只是镇守剑阁的两位老儿罢了,不必计较太多,小家伙,你先且坐下。”
“怎么样了?”
不过,完全拆分九招没有那么简单,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一时半刻是无法完成的,但依旧让我沉醉其中。
我皱了皱眉,说:“这种黑暗剑气属于黑暗属性的规则力量,以光属性的圣道灵气是可以中和、驱散的,我这个洞府花费不菲,其中花费最大的就是建了一个荷塘,这荷塘中心有一株圣荷,位列上品圣药,圣气浓郁,应该是可以驱散你体内的黑暗力量的。”
“嗯。”她睁开美眸看着我,笑道:“不必担心清音,自小到大,清音都是这样熬过来的。”
“不必了。”
我走上前,道:“圣气无法驱散这些黑暗剑气吗?”
“哦?”我心头一喜,这两位可都是成为剑圣上千年的老怪物,他们的剑道已经不知道走到什么地步了,便充满期待地问道:“两位前辈是我传授我一门剑法吗?”
我步入剑阁一层的预留空间内,只见两位老者都盘坐在灵气散发的蒲团上,他们的双足严重萎缩,似乎已经不能再步行了,禁不住微微一怔:“前辈,你们的脚……”
“就这么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