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五十章 家人

“那好吧……”
上官紫易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李德贤,你原本是天州的分院院主,别以为我没有查过你的底子,既然来了总院就该以德能服人,若是再如此用卑劣手段搅弄风云,信不信我一句话灭了你背后的天州李家门阀?”
云霓裳浑身一颤,道:“师姐,我会严加管教!”
“好。”
“总算有个人说句公道话了。”诸葛明笑道。
夜晚,月光如水,雾霭弥漫,我和林慕昭并肩返回圣宫,此时一个散发仙韵的身影从天而降,衣裙飘扬,李清音来了。
云霓裳的神色很难看,道:“紫易师姐,我……”
“走吧,去师弟的洞府内叙谈。”
我心头一颤,是啊,出发之前要去见一见父亲和堂姐了。
我说:“那么就约定了,一旦进入烛龙墓,我们三个人一起行动,不能分开,彼此之间有个照应,至于陆师兄,他要加入就加入,不加入就算了。”
洞府内,圣荷池上的凉亭里,两个美若仙子的圣女并肩跪坐在我面前,而我则忙着沏茶,虽然泡茶功夫很不一般,但已经有样学样起来了,看着我的动作有些笨拙,李清音扑哧一笑,说:“还是让清音来吧?”
李清音目光幽幽:“去见一面亲人,一旦进入烛龙墓,可能也就回不来了。”
“临行之前,需要做好什么准备吗?”我问。
我稍稍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说:“那么这一天肯定不会太远了。”和*图*书
“嗯,道同而和。”
随后,上官紫易又看了一眼十几位支持东方凛儿的掌座,淡淡道:“你们十几位掌座,即刻起立刻调任,前往天州、渝州、婺州等地担任分院院主,总院内院院主我会另外再甄选,今夜就走,明天若是让我看到任何一个没走,休怪白鹿剑剑下无情!”
林慕昭返回洞府修炼去了。
“不,你们是客,我自己来。”
“好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
“知道了。”
她颔首,道:“虽然角力了那么多年,但我们心中的道是一样的。”
“哦?”
“是!”
“差不多痊愈了,清音师妹怎么有空过来?”
李清音轻笑:“师姐,恕清音直言,只要有你和我,再加上一个步少侠,我们三个人就足以横扫另外的六人了。”
“只是……过来一叙罢了。”
“你没有让我失望。”
她不置可否,幽幽道:“明天去见见伯父和璇音姐吧,一旦进入烛龙墓,我们可能都会身不由己了,要提前做好准备。”
“怎么,清音师妹也关心起白鹿书院的家事了?”林慕昭笑问。
“……”
她一双美眸顾盼生辉,道:“前十名里,左秋林是左氏门阀的天骄,而左氏门阀直接效忠于东方家族,所以左秋林一定会倒向东方凛儿,至于周翰文、裴力行、邵哲,他们和左秋林走得比较近,相信也会很快的倒向东方凛儿,这么一来,我们能http://m.hetushu•com争取的人就很少了。”
我瞥了瞥她,说:“平日里端庄大方的天风圣女、清音仙子哪里去了?在我眼前的这个,简直是狂到没边了!”
“嗯,一言为定!”
“嗯。”
李德贤承受了一种大恐怖,连退数步,脸上满是汗水,他只是一位半圣,要是真的跟封号剑圣争锋的话,恐怕师尊仅仅是用剑道气势就能斩杀他了。
林慕昭红唇轻启:“既然如此,明天我回一趟林氏门阀。”
我送出了两杯茶,说:“清音,你的意思是说,我们需要联手?”
林慕昭却眯着一双美眸,笑道:“清音师妹,你身为天风书院的圣女,如今居然跑来跟我们两个白鹿书院的人结盟,就不怕南风师伯生气吗?”
“嗯,有必要的话,一定要联手。”
林慕昭看看她,又看看我,笑道:“师妹,你来这里不会只是为了这么一件事吧?恐怕还为了另一个没心没肺的家伙。”
她一双绝美的眸子深深的看着我,过了半晌,俏脸一红,说:“你的话清音记住了,你也记住,清音没有嫌弃过你,只是……我还有心结,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清音不愿意当任何人的替代品,自己的凡道之身也不行,除非有一天,你真的钟情于清音,或者……清音钟情于你……”
“师妹,不必多言。”
我和林慕昭都微微一愣,看来上官南风也并非对几个杰出圣宫弟子十分放心,毕和*图*书竟,说到底李清音才是她的掌上明珠,一旦进入烛龙墓就可能会碰到各种天大的造化,也会碰到一些足以灭圣的力量,成长重要,但生存一样重要,所以对上官南风而言,李清音的安全,超越一切。
我则送李清音出洞府,就在她即将走出结界的那一刻,我轻轻牵住了她的手,道:“其实,你不用觉得难过,我们之间有过婚约,如果你愿意,我就是你的家人,我不愿说,只是怕你会嫌弃我,会觉得我扰乱了你的修行,也扰乱了你的道心。”
李清音俏脸一红,没有理我,只是嗔了一眼,随后对林慕昭道:“慕昭师姐,伤势怎么样了?”
上官紫易淡淡道:“我在白鹿书院一天,白鹿书院就一天是上界的正道教统,就永远不可能沦为朝廷的鹰犬,白鹿书院效忠于天地正道,绝不效忠于任何人,师妹,你要好好的管教一下门人了。”
“放心吧,已经化解了。”林慕昭舒了口气,胸前酥峰起伏,道:“只是梁子算是结下了,东方凛儿想取而代之,夺圣女宝座的心是不会死的,或许终有一天,她会动用朝廷的力量来施压,让师尊放弃对下一代院主的培养。”
李清音抿了抿红唇,道:“东方凛儿太过于心机了,清音有些担心师姐,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要提防小人的算计。”
……
李清音点头,无双仙颜上浮现出一抹落寞,她没有亲人,要说亲人的话也就只有一个http://m•hetushu.com上官南风,那是她的师尊,而且并不是她一个人的师尊,至于苏颜的家人,都在下界,想见也见不到,这种难过的感觉,自然涌上心头,就算是道心再稳也会感受到孤独与无助。
“是,师妹明白了。”
在她身上,有太多东西值得我学习了。
上官紫易淡然道:“只是有些机关算尽的弟子让我失望了,我白鹿书院是正道,从来都光明磊落,容不得那些蝇营狗苟。”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上官紫易师尊能执掌白鹿书院上百年屹然不倒了,本身的实力是一个因素,另一个因素则是杀伐果断,绝不给自己留后患,这些人调任去分院就成不了什么气候了,分院再强也无法与总院相比,泛不起什么大浪。
上官紫易一双妙目看向了长生宫宫主萧翊,道:“萧翊,你还想明哲保身吗?”
林慕昭深吸一口气,道:“陆青书,为人正直,对我和步师弟也不错,可以争取,至于赵清风,说实话,他虽然也是白鹿书院的圣宫首席,但为人比较韬晦,根本看不透这个人,所以也不能完全的倚仗。”
她俏脸一红,再次雍容大方起来,端坐在那里,宛若一位谛临凡尘的女仙,浑身散发仙韵:“清音只是实话实说。”
“媳妇,你来啦!”我打招呼。
李清音俏脸一红:“师姐,不要揶揄清音了,此来还有另外一件事,就是关于烛龙墓一行的事情,龙墓中凶险异常,绝非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和*图*书单,奈何师尊与师叔合力开启的力量也只能够让十人进入烛龙墓一个月罢了,进入烛龙墓的十人却又会各怀心思,特别是东方凛儿。”
李清音目光幽幽:“以我对紫易师叔的了解,她绝不是那种轻易妥协的人,如果女帝陛下真的想强行夺白鹿书院院主之位的话,就必须要面对紫易师叔这位白鹿剑圣,并且一旦真的闹到不可收拾的田地,天风书院又怎么会袖手旁观?”
她莞尔:“是师尊让我来的。”
果然雷厉风行……
“院主,你这么做……就不怕祖师迁怒吗?”李德贤依旧不依不饶。
萧翊嘿嘿一笑:“师姐说得哪里话,无论师姐做什么决定,萧翊一定鼎力支持,而且,这圣女之选是谁并不难抉择,让林慕昭、东方凛儿都养好伤,堂堂正正的打一场不就明白了?”
李清音一双美眸中带着担忧,道:“师姐,大比之后,东方凛儿没有为难你吧?”
“不会的。”
林慕昭则目光幽幽,淡淡道:“多谢师尊,慕昭这次让师尊失望了……”
十几位掌座神色惨白,他们在白鹿书院经营多年,却不想一朝之间就一切经营都烟消云散了,上官紫易让他们彻底见识了什么叫做强势,今夜不走,明天就走不掉了,没有任何人会去怀疑上官紫易敢不敢杀,只会考虑会怎么杀,自古以来任何一位剑圣都是从血海中杀出来的,师尊也不例外,一柄白鹿剑不知道斩了多少正道强者、邪道灵修,从不手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