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五十五章 流觞长老

李清音却看着狻猊远走的背影,道:“大人物就在那个方向,甚至我能隐隐的感到淡淡的气息,慕昭师姐,那里一定十分凶险,我们要去吗?”
丛林尽头的一幕,让我们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了。
“这是一座龙城!”林慕昭一双美眸透着绚烂神采,道:“你们感受到没有,一股十分玄妙的气息就在龙城的深处,师尊命令我们寻找的机缘,那能够掌控万物轮回的宝器或许就在这座龙城内。”
鸟儿忽上忽下的飞行,足足飞了近一个时辰之后,忽地“砰”一声,整个身躯都炸开了,仿佛是撞在一重无形壁垒上,直接爆碎了,而水泽世界则随风飞扬而去,在林慕昭的驾驭下继续飞行。
东方凛儿蹙眉:“行,我不污蔑诸位,所以,请诸位不朽阁的前辈先行破阵,如何?”
话音未落,远方又是两声尖啸。
“嗯!”
“他没看错。”
李清音会心一笑:“嗯,那我们就走一遭吧!”
终于,进入烛龙墓的人都找到这里了,只是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样的手段,不过有半圣境巅峰级别的长老在,突破那一重空间规则应该不难。
这城池了不得了。
“轰轰轰~~~”
我继续以剑道天眼看透龙城内的一切,当看穿龙城府库墙壁的那一刻,顿时浑身一颤,眼前全部是血红色、亮晶晶的一片,堆积如山,至少堆积了有百丈那么高,整个库房几乎都被填满了,和*图*书整个人都振奋了起来:“果然是一座宝藏!”
“传说中,狻猊也是龙之子孙之一,算是真龙的分脉之一,莫非,这头狻猊与烛龙之间有着某种联系不成?”林慕昭清眸如水地说道。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总之,我们要加倍小心防范了。”
三重冲击气浪席卷一整片山林,当真骇人。
我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流觞长老,剑道天眼开启,看透了面具,赫然发现他的半张脸已经不像是人族了,那是严重烧伤之后的创伤,整张脸千疮百孔,就连一部分脸骨都被烧得焦黑了,虽然经年累月,但依旧没有痊愈,有黑色火焰气息盘旋,若不是拥有强大圣气镇封,恐怕他损失都可能会被这一缕火焰吞噬掉肉身。
“师弟,你看到了什么?”林慕昭笑问。
我和陆青书相视一笑,这次真的是在玩命了。
许久之后,狻猊放弃了,腾空而起,消失在滚滚雾海之中。
眼前一片开阔,丛林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座金碧辉煌的雄城,城池有接天之势,城门的前方拱起了一道真龙雕像,栩栩如生,龙首衔环、利爪击天,大有一飞冲天之势,而城中则散发出森严的气息,一个人都没有,在我开启剑道天眼之后,只能看到一道身影匍匐在城墙上,赫然就是之前的那头狻猊!
“神月尺?”
“慕昭师姐,原来你们先到了!”东方凛儿笑道。
这太可怕http://www.hetushu•com了,恐怕这个流觞长老也是大有来头!
“哈哈哈……”
林慕昭皱眉:“凛师妹,你们还不是一样到了。”
“刷……”
李清音点点头,似乎也对这件法器充满了信心。
这趟注定没有白来了,这批血灵境如果能到手,重建步王府的经费就凑齐了!
“各取所需?”
我声音都颤抖了:“总数至少有十亿以上,一笔天大的财富啊!”
……
陆青书有些紧张,立于水泽世界中说道:“不会是已经发现我们了吧?”
“可以。”
众人都没有走出水泽世界,而是由林慕昭驾驭着水泽世界,将这滴水吸附在一只翠鸟的腿上,随后以意念驾驭,使得翠鸟飞向了远方。
李清音摇摇头:“那也只是传说罢了,太古年代至今这种说法纷杂多样,不过这头狻猊身上的戾气太重了,属于太古遗种中的凶兽,烛龙有掌握光阴的圣龙之称,怎么会在陨落之前任命这么一头凶兽镇守自己的陵寝呢?”
幸好,水泽世界的防御很强,即便如此也没有被攻破。
“是,流觞长老。”
……
我启动剑道天眼,道:“师姐,先别急,这座龙城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狻猊守城?
壤驷尘决微微一笑:“清音仙子、慕昭仙子,在下需要你们一句话,不朽阁是否能先行破阵,如果我不朽阁破了阵,灭了这头狻猊,是否龙城内的宝物能让我和*图*书不朽阁先行选取一件?”
壤驷尘决目光飘渺,在李清音、林慕昭的身上扫了扫,道:“两位仙子,为何迟迟不动手?”
壤驷尘决尚未开口,身后的一个半边脸笼罩在金属面具下的老者低声道:“尘决,不要多说话。”
左秋林收起长剑,目光落向了龙城方向,笑道:“狻猊守护的一座龙城,看来烛龙的尸身应该就在这座龙城内了,宝藏无数啊!”
林慕昭抬起雪白手掌:“别担心,水泽世界是师尊帮我一起炼化而成的,别说是一头太古遗种,就算是一位封号圣者降临也未必能发现得了。”
两位绝美仙子都怔了怔,李清音眯着一双美眸,问:“不知道壤驷公子想得到的宝物,是什么?”
林慕昭花容失色:“十亿血灵晶?那确实是一笔天大的财富,足够建起一个圣者门阀了,你没有看错吧?”
壤驷尘决眼中掠过一缕杀机,道:“这龙城确实不简单,有一头成年的纯血狻猊镇守不说,还有十多重杀阵,要破这些杀阵也需要花费一些时间与手段,不如这样,至少我等都是人类灵修,就在此处联手,一起攻破杀阵,进入龙城之后各取所需,如何?”
“没错。”壤驷尘决面带笑意,道:“看来两位仙子对烛龙墓的了解还没有我们不朽阁来得多,这头烛龙生前已经洞悉了宇宙万物的时光之妙,堪称是万古无一,而它在陨落之前,花费一生的心力与力量炼化和*图*书出了一件宝器,名为神月尺,这神月尺凝结了烛龙一生的修为精华,或许数百年前的大轮回就是这柄神月尺的杰作。”
东方凛儿冷笑道:“壤驷尘决,你们不朽阁动用了四位半圣长老进入烛龙墓,会愿意跟我们分享、各取所需吗?”
大家也终于松了口气,林慕昭轻抚酥峰,道:“吓死我了,这个地方确实是大凶之地,堂堂的狻猊却只是一个巡守的角色,真不知道幕后的大人物是什么样的存在。”
空中,狻猊脚踏云层,唤来九天雷霆,它远比我之前见过的任何太古遗种都要强大许多,煞气卷动,一双赤红色的眸子看向大地,鼻子用力的嗅了嗅,似乎闻到我们的气息,但一双肉眼却无法看透水泽世界中的奥妙,耳朵轻轻的晃了晃,尾巴轻轻摇曳,露出戒备之色,甚至就连獠牙也龇了出来,果然是凶兽,已经凶相毕露了。
“没错。”
“血灵晶,数不尽的血灵晶。”
一名不朽阁长老胡须扬起,露出一丝不忿的神情:“小丫头,我等虽然被你们称为邪道,但也是德高望重,你莫要污蔑我们。”
不朽气息弥漫,贯穿了雾海,几道声音闪电般出现在远方,正是壤驷尘决等人,而另一股人马则是阴阳殿的人,那神秘少年身披一袭斗篷,将身躯与容貌都笼罩住,倒是几位阴阳殿的长老气息浑厚,目蕴雷电,冷冷的看着我们。
“这是一座龙城,自然要谨慎。”李和_图_书清音道。
再过不久,眼前豁然开朗。
骤然之间,狻猊背部的鳞片一一张开,居然还隐藏着一对小小的翅翼,翅翼疯狂震动,一时间仿佛有狂风横扫而过一般,将周围的丛林尽数震碎为齑粉,而水泽世界也随着破碎的木屑与树叶落入了一片狼藉之中。
林慕昭美眸生辉:“壤驷公子,你们不朽阁又是怎么知道神月尺的由来与秘密的呢?”
这头狻猊很强,实力大约相当于刚刚点燃圣墟之火的圣者,以我们四个人联手或许能在十招内将其格杀,但那也必然会引动整个烛龙墓世界的震动,到那时,或许会引来更多强大遗种的攻击,到那时就追悔莫及了。
李清音美眸中掠过一道道金色符号,道:“龙城外至少布置了十重杀阵,而且都是能够灭圣的杀阵,凭我们的修为硬闯只是找死。”
“嗯。”
“既然来了,自然要去,总不能让师尊和南风师伯失望吧?”林慕昭道。
“神月尺!”
李清音道:“确实,龙城里有一座灵晶仓库,至少有十亿灵晶,甚至更多!”
就在这时,远方的雾海之中一柄巨大长剑冲天而起,转眼之间就飞到了我们眼前,正是左秋林的佩剑,而剑身上则站着东方凛儿、赵清风、周翰文等人,其中邵哲似乎受伤了,一条手臂血淋淋,而裴力行则腹部血迹斑斑的样子,来得并不轻松。
陆青书皱眉:“清音师妹,你是说这烛龙墓或许已经是被异种入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