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五十八章 烛龙

真正的大战,即将来临了吗?
是林慕昭的剑道威力,十分不凡。
林慕昭也说:“追!”
壤驷尘决低吼一声,一掌从天而降,将阴阳殿的长老阻挡在外,冷笑道:“就凭你,也配抢先进入烛龙宝殿吗?”
“啊?”
但,这还不够!
双方的话中都夹杂着浓烈的火药味,想必邪道门庭的争斗比正道要激烈多了,一言不合就杀人的事情在邪道太多太多了,反观正道,要杀人,都必须权衡再三。
我看向李清音,问:“清音,你没事吧?”
迷雾散尽,眼前出现了一座森然古殿,殿前立起一共三十六根龙气缭绕的龙柱,地面以玉石堆砌而成,古殿足足有上百米高,由数十根巨大的石笋支撑起来,内里氤氲着一团迷雾,龙气缭绕,让人不由得想到了当初烛龙匍匐在古殿中的样子。
狻猊一路飞奔,直入龙城深处,不久之后就消失在了一片黑暗迷雾之中,前方一片混沌,再也看不清任何事物了。
空中一重重剑雨镇压了下来。
毕竟,这七个人里也只有东方凛儿、左秋林、周翰文、陆青书是半圣境,而且都是一群刚刚踏入半圣境的新人,遇到了不朽阁的半圣境圆满的长老,没有被击杀就已经算是不错了,说到底,这一次是两大剑圣轻敌了,以自家的年轻一代迎战不朽阁的长老一代,自然是吃亏了。
就在空间跳跃的一剑即将切入身躯的那一刻,流觞长老低吼一声,http://www.hetushu.com神色颇为狰狞,甚至连身上也长出了少许的斑纹皮毛,整个人的气息陡增了一大截,身躯瞬间消失化为无痕,紧接着就出现了数十丈外,这是把狴犴法修炼到了化境的手段之一,炼实化虚,虽然利用的古老的凶兽血脉规则力量,但也确实起到了能空间跳跃的能力!
林慕昭颔首:“师妹,你也没有对他必胜的把握?”
不过,只要不死,这就是一次难以想象的宝贵磨砺,足以让这些年轻一代的剑修蜕变,升华到更强的武学境界。
……
身后,浓烈的雷光不绝,那头纯血狻猊已经浑身是伤,被四名阴阳殿强者攻得毫无还手之力了,特别是斗篷笼罩中的少年,出手狠辣,攻杀之中整个人仿佛是踏入了幻境一般,每一剑挥出都让人觉得不真实,但攻击却又是无比真实凌厉的。
龙啸声震动整个烛龙宝殿,一道黑色龙影腾空而起,转眼间,一头浑身乌黑发亮、圣气缭绕的真龙盘旋在烛龙宝殿上空,一双眸子睥睨,无情的看着我们。
“吼~~~~”
另一个方向,一声轰鸣之下,李清音走出了繁复的规则空间,长剑凌空,白裙飘飞,宛若谛临凡尘的仙子一般,体表飘动着一缕缕金色文字与古卷法相,充满了书卷气息与仙韵,美得不太真实,那般洁净而无瑕疵。
阴阳殿的一名长老大声吼道,这一句话也让所有人热血沸和-图-书腾起来,这头烛龙的一生可谓是轰动上界,甚至逆转了光阴,将上界的所有修士,包括一些大圣大贤都玩弄于股掌之间,真龙喜爱觅宝,烛龙一声的典藏怕是都藏在这座龙城内了。
“女山姐姐,帮我看看周围有没有更多的杀阵。”疾驰中,我唤醒了修炼中的女山。
这少年,相当的不简单,阴阳殿自从传承者段元被我在沙州百美宴上斩杀之后,怎么又培养出这么一个实力超绝的少年强者了?
李清音的曼妙身姿在风中驻足,美眸看了我一眼,道:“你有没有一种感觉,我们像是被这头狻猊给欺骗了,它是故意引我们来到此处的?”
壤驷尘决看向我,一双黑色的眸子里带着不屑与难以置信。
流觞冷笑:“放心,老夫会让你们如愿以偿的!”
“终于,就在眼前了!”阴阳殿的一名长老无比激动,飞扑而去。
“没事。”
她仔细观察了一番,道:“放心,整个龙城里都没有什么杀阵了,不过你要小心,这龙城的深处还隐藏了一个大杀器,足以横扫你们一群人。”
“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流觞长老接连后退,脸上满是震惊,但肉身的伤害似乎并未让他失去战力,反倒是更加的发狂了,狴犴法锋芒毕露,脚掌踩着虚空,浑身都出现了一缕缕凶兽狴犴的皮毛法相,仿佛已经人与凶兽合一了,而力量也极速提升了一大截。
“他有这么厉害?”
流觞长老和_图_书神色厉然,道:“你要小心这个步亦轩,他的手段十分奇特,所走的道也是另辟蹊径,与天风白鹿的道大大不同。”
两大书院的圣女都同意追了,其余人自然想都不想就追了出去,而不朽阁的人自然更加不愿意落后,就连受伤的流觞长老也简单的镇封止血就跟着众人追了出去,一时间夜空之中满是圣气、元气缭绕的人影,在城池的上空纵横,飞向龙城深处。
“追,烛龙宝藏就在眼前了!”
“哈哈哈,战吧,谁能活到最后,谁就进烛龙宝殿!”
壤驷尘决也走出了虚空,浑身裹着浓郁的不朽功气息,并且还有一重血色的气机在涌动,生灭不绝,他明明在气息和力量规则上稍微逊色于李清音一筹,但这一刻却又迅速将差距给拉回来了,反倒是李清音有些疲倦,呼吸略显急促,酥峰起伏的模样令人心疼。
“我无法判断它是什么,但气息太过于强大了,而且处于一片混沌的状态内,所以无法推测,只能靠你自己走一步看一步了。”
“快看,龙城大殿!”
另外三个方向,东方凛儿、左秋林、周翰文等人也逼退了不朽阁的三名半圣长老,但显然没有那么轻松,七个人几乎每个都受了或多或少的伤势,有的是剑罡刮到的皮肉伤,有的则是被不朽功的腐朽规则力量入体,一时间力量被压制了许多。
她幽幽道:“壤驷尘决的九生九死邪功果然厉害,力量生生不息,极难击败和*图*书此人,你们若是跟他交锋,也一定要小心。”
“停止追杀!”
三千级石阶通向大殿,王者之威尽显,众生臣服!
我抬头看向烛龙宝殿,却忽地看到了空间规则的律动,似乎……有活物?!
“我们也追?”东方凛儿问道。
流觞长老怒吼,挥舞着仅剩的一条手臂怒拍空中,连续拍出了上百掌才化解了林慕昭的天风太清剑法,血流不止,神色狼狈。
两大书院的众人齐齐落地,行走于龙城的街道上,而不朽阁、阴阳殿的人则依旧在空中,他们似乎对烛龙宝藏的渴求比我们要更加强烈,空中甚至传来流觞长老的声音:“烛龙掌握着神月尺,如果它已经殒殁了,一定会缔结一枚龙珠,这枚龙珠蕴藏烛龙一生的精华,就在龙城深处!”
“嗯!”
“哼,你以为这种狠话能吓倒我们阴阳殿吗?”阴阳殿的那长老依旧阴冷的笑着:“你这位不朽阁圣门长老居然被一个年轻的书院弟子给斩断了手臂,这个消息若是传出去,真不知道你们不朽阁还有什么颜面继续立足于世,又凭什么继续当邪道势力的领头羊。”
李清音点头:“追,必须夺得神月尺,否则上界必然大乱!”
“站住!”
“好!”
“流觞长老,你受伤了?”
我心念一动,空间森寒的剑意发生了第三次空间跳跃,直接出现在了流觞长老的前方,似乎他也没有想到一道剑意为什么能发挥到这般淋漓尽致的地步,狴犴法这http://www.hetushu.com一次也保不住他了,“噗嗤”一声,流觞长老的整条右臂横飞了出去,直接就被九剑归一给斩断了。
“啊啊啊……”
……
空中阴阳殿、不朽阁的人也纷纷落下,一个个脸上都浮现着激动,还有一些阴毒的神情,烛龙宝殿就在眼前,宝藏也即将出世了,这一刻,巨大的机缘足以引得整个上界的强者争锋,若不是烛龙墓有自身规则限制,怕是会有无数圣者涌入,厮杀一场,争夺神月尺。
“暂时还没有,除非是动用真正的底牌力量,但还没到时候。”
一声哀鸣之下,狻猊的脊背上被切下了一大块肉,惨叫声中狼狈向着龙城深处逃逸,这也意味着可能龙城唯一的镇守者也已经败逃了。
“怎么,阴阳殿莫非有号令邪道群雄的野心?”
“有。”
“老夫不配,莫非你配?小东西,你未免太狂妄了!”
就在刹那间,一道道圣洁气息涌动起来。
烛龙,出现了!
“嗯,大家都戒备,去地面上,安全一些。”
“哈哈哈,如果神月尺这次落在我们阴阳殿的手中,你以为我们不能号令群雄吗?”
我点头说:“但我们似乎别无选择,步步小心就是了。”
阴阳殿的人阴恻恻地笑道:“流觞长老,你不会已经把神月尺和龙珠当成囊中之物了吧?别忘了,我们阴阳殿是要分一杯羹的。”
“好!”
“那你保持警觉吧,随时有必要的话就出来助我一臂之力。”
“老夫正有此意!”
壤驷尘决皱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