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六十章 内讧

“通!”
东方凛儿红唇轻启:“步师弟说得没错,不能内讧,必须通力合作,否则谁也别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火犼遭受重击,额头上皮开肉绽,但这一剑并未能震碎火犼的头骨,作用也没有想象中的大,反倒是激得火犼更加狂暴起来,利爪一扬,顿时化为一道百丈通天火爪凌空镇压了下来,雄浑磅礴的力量让每个人都感到战栗!
远方传来一声凄厉惨嚎,是裴力行的声音,他也被火犼追上了,此地到处都是火海,而火犼借助火遁的力量可能出现在任何一处,想逃是不可能的。
“咚——”
“是啊……”左秋林也点头同意。
“啊……”
赵清风冷冷道:“上界的亿万生灵又与我何干,我赵清风若是死在这里,也只是枉死,你口中的亿万生灵对我有半分怜悯不成?”
“守住剑阵,以法器攻杀它。”
赵清风一脸恼怒,紧握着拳头,怒道:“师尊根本就没有进来过烛龙墓,居然就派我们来送死,这算什么,她把我们当成什么了?”
李清音娥眉轻蹙:“这只犼已经缔结出了完整的太古遗种原始真骨,拥有完整的火犼法,力量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未必!”
“林慕昭,你少假惺惺的了,你是师尊最器重的弟子,自幼便是圣女,受如此多的资源,如此多的指点与器重,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旁人自私?”
怒吼声不绝,火犼化为一道火焰残芒高速移动,不断躲避攻击符箓的攻击,但却躲不过我的剑气,以剑心合和*图*书一气机锁定目标的空间跳跃一击就算是圣者也躲不开,更何况是眼前这头已经承受了大量攻击的重伤火犼。
林慕昭一副仙颜微怒,道:“你什么意思?贪生怕死就别修道,师尊将夺取神月尺的使命赐予我们,你却觉得师尊派你来送死,你觉得你的命在上界的亿万众生之上吗?”
李清音美眸生辉,一手握着清音剑,另一手却取出了一柄法剑,猛然之间催发出一道超强剑意轰向了外围。
李清音也咬着银牙:“邵哲,你疯了!?”
李清音目光幽幽,一声叹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不妙了。”
我根本就没有准备符箓,便再次扬起了仙骨剑,“哧”一声剑气跳跃空间而去,接连三次攻击在火犼的原始真骨裂纹处,此时没人想要去夺火犼法,只想着能尽早斩杀这只大凶,保住一命。
“铿~~~”
“赵清风师兄!”
“吼~~~”
我皱了皱眉:“这种时候还要内讧吗?赵师兄,师姐难道不是为你好吗?这种时候,我们只有通力协作才有活着走出烛龙墓的可能,你在这种时候指责师尊有用吗,能让你活着走出去吗?”
一声巨响,剑阵联系着每个人,瞬间邵哲、裴力行等人纷纷再次吐血,外界剑网交织,硬撼在了火犼的利爪上,但根本伤不了这个太古大凶,反倒是它浑身的皮毛、鳞片开始竖起,凶厉异常,浑身火光喷薄,掀起了一重重火海扑向了剑阵。
剑道超凡光辉和_图_书闪烁,一共十剑,每一剑都威力非凡,斩得火犼的后背皮开肉绽,一缕缕古老规则破碎,血流不止,无比的惨淡,甚至剑意蔓延开去,纵横交错,将小半个烛龙宝殿都撕碎了,剑斩形成的沟壑延伸向远方,动摇大地岩层纹理,地底深处也传来了隆隆作响声。
李清音、东方凛儿、左秋林、陆青书等人纷纷取出符箓,肆意攻向了火犼。
这更激起了它的凶性,利爪扬起,直刺剑阵,“蓬”一声巨响,再次震得整个剑阵横移,修为略低的几个人吐血不断,脸色惨白,甚至就连骨骼都似乎快要受到重创了,特别是邵哲、裴力行两人,脸色煞白,意志力接近崩溃。
一声巨响,剑阵内的剑道符号不断颤抖、蒸发,所有人的力量也齐齐的被削弱了一大截。
……
“你太过于自私,难怪修为多年未有寸进。”林慕昭淡淡道。
赵清风句句如刀剑,丝毫不让。
“不要啊,白痴!”林慕昭大惊。
林慕昭紧咬银牙,道:“大家都冷静一点,现在谁也逃不走,走出剑阵就是死路一条,我们只能利用剑阵来防御,将火犼的力量消耗殆尽,这样才是唯一的生机。”
邵哲根本不加理会,狂怒的吼叫,随着法卷的光辉向着远方疾驰而去,但哪里逃得掉,“唰”一声恐怖气机降临,当他抬头的时候却看到了火犼狰狞的獠牙与流淌的唾液。
裴力行连退数步,不自主的走出了剑阵,身形一振,飞向了相反的方向,一声不响的狂奔不断,又hetushu.com是一个在绝境中意志力崩溃的修士。
怒吼声中,火光越发的炽盛,当所有法器被收回的那一刻,火犼依旧屹立在远处,浑身血迹斑斑,颇为狼狈,但也更加的凶相毕露,四掌伫立大地,不断升腾起一缕缕圣洁光辉,居然是龙气,这有点了不得了!
堂堂的两大书院前十年轻王者,被火犼一口给咬成了两段,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东方凛儿眼睛一亮,也顾不得什么派系之争了,抬手一剑轰了出去,细剑瞬间化为七道法剑轰向了火犼的头顶,其余人纷纷效仿,一时间空气中满是纵横开阖的法器狂轰滥炸而去,景象颇为惊人,大有上界年轻王者屠犼的盛况。
林慕昭弹指之间激荡出一道水珠,直奔火犼,是水泽世界。
众人齐齐催发剑意,剑意聚集在了一起,形成了一道壁垒,死死的护住脚下的方寸土地,大家都知道,一旦失守,我们每个人都会像是阴阳殿的几个长老一样被吃掉,那些长老大部分都是半圣巅峰,他们都死了,我们更加无法抗衡。
“当”的金石交鸣声中,整个剑阵被轰得横移了数十丈,众人的身躯都是猛烈一颤,这次不但是我,就连林慕昭、李清音两个半圣榜上的仙子也一起嘴角溢出鲜血了,以凡人之躯对抗火犼这样的太古大凶,实在是太勉强了,更何况,这火犼吃掉了烛龙,更增强了不少力量。
金铁撞击的声音震耳欲聋,仙骨剑的剑气仿佛轰在钢铁上一般,但我依旧心头一喜,能够暗暗的感觉到http://www.hetushu•com,其实众人的符箓都只是掩护攻击,真正的杀招就是我这通过空间跳跃而得手的三道剑气,火犼原始真骨上的裂纹肉眼可见的变得更长了。
“什么烛龙墓,什么机缘……”
火光暴涨中,火犼只伤不死,一双赤色眸子里的凶光更盛了,体内一股玄奇太古力量仿佛觉醒了一般,全身传来噼噼啪啪的响声,每一寸肌肤、肌肉、骨骼都开始暴涨起来,瞬间身形就胀大了数倍,达到三丈高的高度,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们,猛然飞扑而来,双爪掀起了滔天凶光。
我的万物剑心忍不住的一阵颤抖,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死在了眼前,而且是实力不弱的同门师兄弟,这种心灵冲击来得太大了。
“用攻击符箓。”
一声狂怒吼叫,火犼猛然冲了过来,身躯宛若流光般的撞击在剑阵之上,形成了一次十分强横的真龙撞击攻势。
“犼是真龙的近亲,以真龙肉身为食,看来这些都是真的,小心提防啊……”李清音失声道。
邵哲大喊大叫,他的精神力已经完全崩溃在火犼带来的大恐怖之下了,抽身便退出了剑阵,捏碎一道法卷就想逃之夭夭。
这水滴看似简单,但却充满了玄妙的气机,出了剑阵就化为了一片水泽,犹如一道水网一样缠向了火犼的身躯,转眼之间就将其完全束缚在其中,林慕昭一手掐决,口中念念有词,水泽世界的一缕缕水流便如坚韧的蚕丝一样开始勒入火犼的肉身之中,丝丝出血。
大地猛然下沉了数米,紧接着来自空间规则的反弹和图书震撼而起,数百丈内的城砖纷纷飞起,在强大的压迫力下土崩瓦解,而火犼则浑身一颤,头顶上出现了一缕缕裂纹,它的原始真骨似乎已经受创,在兵铸山的这一击下产生了一道裂纹。
“噗嗤!”
“小心!”
“我不想……我不想继续支撑下去了,我不想白白的留在这里等死啊……”
我双臂抬起,兵铸山应声而出,化为一道数百丈高的璀璨神剑,在我的双臂驾驭下衍生出一道缭绕不断的剑灵,蕴藏着剑心合一境的一击直接对着火犼斩杀了下去,就在斩下去的这一刻,真龙术完全开启,额头骨骼破裂,生出一根金色龙角,整个人也进入了真龙化身的境界,力量暴涨至三百倍之多!
林慕昭抬手拍出了几张金色符箓,转眼间一道道符号在空中绽放,化为神灵法相,一尊尊古神法相屹立,抬起手掌,掌印如山的镇压向了火犼,这些符箓都是她的珍藏底牌,如今也只能就这样用了,每一张符箓都蕴藏着一位圣者的修为精华,足以镇杀一般的半圣,但此时却用来对付火犼,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吼!”
“轰——”
火焰蔓延,铺天盖地而来,火犼满目凶光,催动真火焚烧剑阵。
“有机会。”
林慕昭咬着银牙,大声道:“全力守住剑阵!”
火犼彻底陷入了盛怒之中,体内又是一道规则爆发出来,轰然震开了水泽世界,身躯再度暴涨了一截,带着凛然之威。
炽烈的温度传来,每个人都置身火海,很不好受。
“完了……全完了……”
“人死道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