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六十一章 战火犼

毕竟,我只是元灵境中期的修士,肉身根本还没有开辟到半圣境那种地步,能承受六重圣气已经是极限了。
“没事,保持剑阵。”
火犼在距离我们大约百丈的地方停住,四足屹立,宛若神灵降临凡尘一般的威势十足,以它为中心的规则开始演化,出现了一道道流光,一缕缕金色火焰规则仿佛复苏了一样,越来越炽热,以至于身在百丈外的我们也感受到那种压迫感。
“或许,我们真的是在等死。”
“不妙!”
“轰轰轰~~~”
李清音、林慕昭一左一右把我扶住,齐齐的柔声问道:“怎么样?”
一缕缕火苗从地底升腾而起,十分炽热,令人无法忍受。
“轰~~~”
“为何不能?”左秋林道。
这一次,我不挺身而出的话,李清音和林慕昭都会死,我就有了不得不站出来的理由,她们不负我,生死相依,我也决不负她们!
“是。”
我猛然双掌推出,真龙之气轰然爆发出来,剑阵周围直接形成了一道道冰色气浪,宛若海水中的波澜被神龙引动一般,浪头锐利如刃,一重重气旋不断叠加,形成了一股恐怖的领域镇压力量,向着外界就蔓延排斥开来。
周翰文的眼中也多出了一些神采,紧握长剑,道:“对,我们是圣宫首席弟子,就算是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绝不能像裴力行、邵哲这样窝囊得死!”
肩头皮开肉绽,在镇海的威压下已然受伤。
陆青书目光灼然,道:“我们都m•hetushu•com是圣宫弟子,誓死也绝不辱没师门的威名!”
四周,空间不断崩塌、爆炸,龙语的威力甚至比镇海还要强烈一些,而此时我全力施为,空间中的无形杀机不断轰向了使用火焰镇海的火犼身上,发出“蓬蓬蓬”的隔空爆炸声,转眼间周围涌动起一道道火焰漩涡,而我就宛若在火海中踏歌的圣者一般,一片炽烈,但一往无前。
我踏步上前,浑身飞扬起繁复真龙符号,口中低语,发出一道道无声龙吟,正是真龙术的另一个高阶手段——龙语!
李清音美眸如水,淡淡道:“你吃了烛龙的肉身,此时非杀了我们不可吗?”
“什么,它也会真龙术!?”李清音和林慕昭一起惊了。
一旁不远处,左秋林淡淡的说了一声,他的脸上已经满是汗水了,可见他承受的压力有多大,左秋林出身不凡,来自于二流左氏门阀,据说还是嫡系的子嗣,加上他不俗的资质,自小就被当成左氏门阀的继承者来培养,可以说自小就是少年天骄。
圣气的突破,直接使得镇海的力量再次陡然提升一倍,完成了碾压!
火犼一步步走近,声音冰冷道:“上界这一代的年轻王者太强了,年纪轻轻就有三个剑心合一,而且那小子区区的元灵境居然就能催动如此之强的真龙术,如果今日我不杀你们,等你们成长为圣者,甚至是剑圣、大贤的时候,你们会来找我复仇,所以我不会留下什么因果和_图_书,你们今日必须死,没有别的选择了。”
而火焰缭绕之中,一个巍峨身影走来,是火犼,它的一只前爪几乎全部炸飞了,显然刚才的那一次镇海对它已经造成了实质性的伤害了,一双眸子充满无情,嘴巴没动却发出了古兽心灵的声音:“镇海,真龙术,真不错……”
转眼之间,两大书院前十年轻王者就已经有两个陨落了,以至于每个人的心头都沉重了起来,火犼仿佛是这一方世界中的猎杀者一般,而我们此时都变成了猎物。
林慕昭不是拖拖拉拉的人,对着众人低声叱呵:“都快走!”
我一步踏出了剑阵,真龙化身下,身上缔结出一道道金色鳞片,满是神圣光辉,额头上的龙角散发绚烂光芒,充溢着真龙之力,火犼只是吸收了真龙术而已,却没有真正的掌握,而我则不同,对真龙术的规则完全参透,可以拼一拼,低声吼道:“你们都快走,我还有手段,可以拼一拼!”
但左秋林从没有面对过眼前这样的绝境,从来都只有他是猎手,别人是猎物,但这次却变成了相反,以至于他的意志力也接近了崩溃的边缘了,眼神有些茫然,道:“一切都是假象,我们争来夺去,最后还不是要一起死在这里?”
说着,他看向我们,道:“你们以为剑阵能挡得住吗?”
又是一个意志力崩溃的人,天风书院三大首席,也只有李清音依旧保持着战意了。
镇海凝聚的绝强漩涡与火犼的火和-图-书爪不断碰撞,天动地摇,整个烛龙宝殿都仿佛就要炸裂了一般,而我则所有的灵脉、分脉都烧得火红,拼着肉身受创也要挡住火犼的这一击,否则我们大家都会在这一刻一起完蛋!
八人形成一圈站着,剑意冲天而起,不断交织,再次形成了一道剑阵。
左秋林看了看我,仿佛瞬间被点醒了一样,忍禁不住苦笑一声,道:“步师弟,真是太惭愧了,我这个做师兄的居然还不如你,在犼的面前失去了战意,惭愧惭愧!”
“你很快就知道为何了。”
两股力量相互抗衡,短时间内相持不下。
火犼消失了,无影无踪。
林慕昭投来一抹赞许目光。
“左师兄,周师兄,你们可是圣宫首席,要给我这样的下阶弟子做个榜样,连你都崩溃了,我们怎么办?”我皱眉道。
众人纷纷逃逸而去。
来自于地底的火爪炸飞了,化为一道道火焰气浪弥散开来。
“蓬!”
我心头一咯噔,说:“它要使用镇海!”
数十丈的火焰规则形成了几十重圆环,不断的爆发、蒸腾起来。
我从头凉到脚,说:“一定是它炼化了烛龙的原始真骨了,镇海的力量太强,我们以剑阵抗衡一定会全部都死在这里,你们快逃吧,能逃多快就逃多快!剑阵,已经没用了。”
李清音和我都开启了剑道天眼,但却看不真切,根本无从确定火犼的位置,一时间,恐怖的感觉油然而生起来。
火犼也不好受,此时完全是两种绝术的较量,http://m.hetushu.com它在实力上占据绝对优势,但在规则上则略逊一筹,在龙语的强烈攻势下,巨大的身躯上开始增添了一道道骇人的伤口,就连坚实的鳞片也开始崩裂开来了。
……
而反观白鹿书院,我和林慕昭虽然心头承受巨大压力,但依旧没有崩溃,东方凛儿则不但有野心,而且意志力也很强,一双明眸中透着沉稳,至于陆青书,他厚积薄发,虽然不是什么威震上界的天骄,但此次的表现却十分不俗。
几乎同一时间,李清音也一手按在我的手臂上,磅礴圣气涌入,充满了整个灵脉,也多亏我这条灵脉是龙界气运所化,否则根本无法承受如此磅礴与不对称的力量,受到两股纯洁的圣气加持,体内充满恶劣力量,直接进入真龙化身的状态,数百道龙气破体而出!
“啊……”
他重新恢复了少许战意。
“镇海!”
火犼的眸子盯着我,微微笑道:“老龙被我一口咬断脖颈的时候自爆了一部分符骨,如今刚好,没有想到上界依旧还有真龙术的传承,太好了,你的灵墟属于我了。”
这时,一缕气机在万物境内浮现,我心头一颤,道:“大家小心,它又来了,这次……好像是在下方,要从下方进攻我们?”
“左秋林师兄,你镇定一点。”李清音皱眉道。
“嗯!”
下方地面的玉石瞬间灼热火红了起来,寸寸龟裂,紧接着轰然爆炸开来,一道数十丈大的利爪破土而出,将我们所有人形成的剑阵握在了掌心里,火焰缭hetushu.com绕,火犼法的规则符号绚烂无比,一股大恐怖瞬间降临,利爪合拢,想要把我们直接被捏死在火焰之中。
“没错!”
“来了!”
“无缺真龙术?”
东方凛儿大惊:“我们逃了,你怎么办?”
“轰!”
……
林慕昭猛然将一双玉手按在我的手臂上,顿时无尽圣气涌入我的灵脉之中,好强,这是要聚集我们的力量使用真龙术?
“有本事就来拿。”
左秋林、陆青书、周翰文也一起走上前,抬手将圣气输入过来,六大年轻半圣的力量几乎全部涌入身躯,一时间我的血管都开始爆裂了开来,若不是有真龙化身镇封,怕是肉身就要承受不了这样的力量而炸开了。
周翰文摇摇头:“不可能的,我们不可能击败一只犼,就算是一位剑圣也不可能击败一只犼,何况是我们?”
“步师弟……”
一口鲜血吐出,我连退数步,脸色惨白,这一战已经超过极限了,再这样打下去,恐怕还会伤上加伤,到时候就更加麻烦了,而且凤凰法的重生规则力量尚未完全恢复,一旦战死可能就真的死了,再也没有涅槃的机会了。
东方凛儿一双美眸中充满复杂之色,似乎下了一个决定,猛然将手掌覆盖在我的后背上,顿时圣气涌入,使得镇海的力量再增强了少许。
“师弟,用镇海!”
李清音则身形轻轻一跃,退入了虚空之中,但显然没有走远,林慕昭手握利剑,绝美的脸蛋上满是紧张与难以取舍,飘然后退数百丈,站在了那里不愿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