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六十三章 幻术

“你太高看自己了。”我淡淡道。
李清音平静道:“段元,跟随你一起进烛龙墓的三个阴阳殿半圣长老都已经陨落了,你以为凭你一个人能挡得住我们三大书院天骄?”
李清音走近,握住我的左手,看到上面布满了深浅不一的伤痕,整个人都遍体鳞伤,一双美眸蒙上一层水雾,喃喃道:“傻瓜……”
一旁,李清音手握长剑,神情淡然,道:“段元,你敢动步亦轩一根手指,天风书院必定踏平你们阴阳殿!”
“蓬!”
他掀开斗篷,露出了一张遍布伤痕的脸庞,特别是眉心处有一块凹陷下去的创伤,就连眉心骨都被打碎了,正是我贯穿他气海的一击,但一个被贯穿气海的人居然没死,这未免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三人腾空而起,进入龙城深处,来到烛龙宝殿前方,这座大殿已经因为战斗而被轰得稀巴烂了,唯独一大堆烛龙的龙骨依旧保存得相对完好,氤氲神圣气息,将周围的一方小世界镇封着,但林慕昭飞来好几圈,把烛龙骨找遍了也没有找到神月尺。
我沉吟一声,体内灵墟深处的元神身影忽地幻化变大起来,睁开一双金色的眸子看向了外界,就在这一瞬间,赵清风的身躯消失了,所谓的攻杀招式完全是幻术,反倒是云雾之中一道身影极速掠向了林慕昭,一剑破风刺向了她颀长雪白的脖颈,出手十分狠辣!
“没想到吧?”
我眉头紧锁,道:“段元?!”
三人极速m.hetushu•com飞向了远方的龙城宝库,宝库四周铜墙铁壁,黑漆漆的铭纹已经散去了,此时内里却传来了一阵打斗声。
他面带笑容,但双眸之中却蕴藏着狠辣杀机,道:“步亦轩,拜你所赐,我失去了一身的修为,多亏师尊柔绝圣者以补天之术将我的气海重铸起来,并且因祸得福,让我领悟出生死轮回的阴阳之道,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等着手刃你的这一天!”
……
“那也没用。”
“怎么了?”李清音关切问。
“心眼……”
我摇摇头:“地下没有神月尺,只有坚硬无比的岩层罢了。”
林慕昭蹙眉道:“师弟,快点探查一下肉身与元神,是否有什么损伤?”
林慕昭眼圈一红,看着四周道:“这就是你的禁忌力量吗?”
赵清风身后没有什么靠山,确实可以称为是寒门修士,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归附于东方凛儿、左秋林等人,这是他心底过不去的一个心魔,也是左右他心志的一个坎。
想取我的灵墟夺取真龙术,结果倒是自己的墟鼎被攻破了。
我看了她一眼,说:“你已经尽力了,怪只怪烛龙墓里的变数太大,我们等于是碰上了这一场大凶造化了,而且,我的剑道修为只是倒退了少许罢了,只要我够努力,依旧能够练回来,你们都不必自责的。”
这是幻术遮掩下的致命一击,好毒!
不过,眼前的赵清风真的复活了吗?
原始真骨爆碎,在和_图_书朝天犼的脑门上直接炸成了一个大洞,与此同时我的身躯已然极速而至,五指一张贯穿了朝天犼的颅骨,将一股澎湃的白色元气火焰轰入它的脑浆之中,只听轰然一声,朝天犼的脑中墟鼎与元神一起被轰成了碎渣!
“一直在疗着呢。”
“嗯,我感应到它的气息已经湮灭了。”她眼睛一红,说:“你动用白修罗的力量太多次了,特别是踏入元灵境之后,元神大大的增强,这次动用了白修罗的力量,恐怕会对你的元神形成一定程度的挫伤,你……其实不必如此。”
“死!”
“给我滚——出来!”
一整片墙壁猛然爆碎开来,被数十道凌厉剑气所震碎,而一片狼藉中,几块残肢断体滚了出来,刚好就落在了我们前方的地面上,其中有一颗血淋淋的头颅,仔细辨认,赫然就能认出它的主人——赵清风,白鹿书院长生宫首席!
“是吗?仙子也高看自己了。”
“是啊,说出来怪丢人的。”
“难道要掘地三尺吗?”林慕昭蹙眉。
“走!”
心头又是一重难以驾驭的怒火燃烧起来,白修罗的愤怒,已经是杀戮所无法压抑得住了,便挥舞铁拳,在龙城之中狂轰滥炸一气。
气动山河一式顺势爆发,在朝天犼的腹内产生了一连串的爆鸣,甚至将其心脏都直接给绞碎了,同时手指凌空一挥,凝化出一道剑意直奔它的脑门原始真骨而去,直接毁真骨,斩大凶,什么原始真骨,什么朝天http://www.hetushu•com犼绝术,在白修罗的眼中都变成了浮云,不要了!
……
“赵……赵清风!”林慕昭瞳孔猛然一缩,娇小的身躯内涌出万千怒意。
这声音太熟悉了!
“总不能看着你们两个死在朝天犼的口中吧?”
“嗯!”
林慕昭美眸如水,说:“清音师妹,先别说那么多了,先找神月尺!”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耳边传来林慕昭的声音:“师弟,师弟,醒醒!”
就在这时,神叶世界中的女山幽幽道:“用心眼才能看透幻术!”
疯狂的杀戮意志笼罩心头,一头白色短发上升腾起一缕缕白焰,整个人宛若真的成为一位炼狱修罗般,五指一张凝聚为剑诀,“嗤”一道白色气浪贯空而过,直接刺透了朝天犼的胸腔,贯穿了心脏,一蓬蓬金色血液迸溅而出。
抬头看去,四野茫然。
“我很想试试。”
剑道天眼能够看透这重禁制,所以可以断定神月尺不在地下。
“意外吗?”
“蓬——”
“……”
“倒……倒退了……”李清音檀口微张,一双妙目中满是自责,道:“对不起,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没能挡住朝天犼,你根本不会……”
“嗯。”
我微微一笑:“我没事,只要能脱险,再大的代价也能承受。”
林慕昭拔出了白玉宝剑,剑光凛冽镇压而去,压塌了一整片宝库墙壁,随着她的力量迸发,一缕剑气铺天盖地的轰向了宝库深处!
林慕昭骇得连退数步,花容失色。
www.hetushu.com“嗯!”
睁开眼睛,林慕昭和李清音两个绝美的身影映入眼帘,看见她们都没事,我不禁喜上心头,道:“清音,师姐,你们都没事啊?”
李清音走上前,把我的一条胳膊架在香肩上扶着我起来,见我看她禁不住俏脸微微一红,说:“你能自己运功疗伤吗?”
“赵师兄!?”
“难道在龙城宝库?”李清音美眸一亮,轻声问道。
段元双眸中透着淫邪的光辉,道:“步亦轩,说实话我真是羡慕了,上界美人榜前三,每一个都跟你的关系十分密切,那火灵美人居然会是你的姐姐步璇音,你这天大的机缘可真是令人羡慕啊,不过,你的艳福到今天为止了!”
“我们没事。”
赵清风是白鹿书院的圣宫首席之一,是代表着白鹿书院最强力量弟子的存在,如今却被人如此碎尸了,这是何等的耻辱!
“你不用自责。”
“我的剑道修为倒退了。”我叹息一声,轻声说道。
我点点头,内视一番,果然,元神处有种炽盛的灼痛感,再运功时,虽然依旧还能祭出剑心合一的境界,但却无法再祭出辛苦炼化出的那一道剑灵了,禁不住心头有种窒息感,脸色也“刷”的一下变成了煞白了。
“轰——”
狂暴之中,我的元神在灵墟深处凝聚出一道虚影,保持了少许的平静,张手挥动元气镇封了朝天犼的尸体,随后直接将其扔进了神叶世界中,先存放着,这头凶兽的肉身太强了,炼化了它的精华,足以让http://www.hetushu.com轩月剑域的众人突破一个层次!
段元果然胆大包天,一步踏空而来,脚下竟然生出一朵朵金莲,遍地盛开,这个邪道天骄此时宛若仙者一般,居然有了一种圣道气韵,与此同时,落在我们前方的赵清风残肢断体忽地“活动”起来,迅速拼凑在一起,手握利剑,皲裂的脸上透着杀意,怒吼道:“步亦轩、林慕昭、李清音,纳命来,老子要将你们这些所谓的天骄斩尽杀绝,为寒门修士争一口气!”
“不丢人,不丢人。”
我笑道:“媳妇,朝天犼被我杀了。”
巨响声中,一道人影脚踏阴阳鱼法相从烟尘之中走了出来,浑身爆发出圣道气息,身披灰暗的斗篷,一张脸笼罩在其中,仅仅以体表凝聚的阴阳法相就推开了林慕昭的迅烈一剑,嘴角扬起,熟悉的声音说道:“慕昭仙子,何必如此动怒,这可与你上界美人榜第二位的身份格格不入了啊……”
伴随着轰的一声,朝天犼巨大的身躯倒下,宝血不断流淌,它可是比肩人类中剑圣修为的存在,可以说身上的每一滴血都堪称价值超过了圣血,皮肉之中也蕴藏了极为丰厚的灵性精华,就这样轰烂实在是太可惜了。
剑道天眼,根本看不透眼前这死而复生的圣宫首席,而且,林慕昭根本不会对赵清风出手,要是拦不住的话,就危险了。
体内的力量一点点的流逝,直至两天后,整个人失去了所有力量,颓然跪倒在废墟之中,一头白发开始渐渐变黑,白修罗的力量随之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