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八十三章 我的本事

我直接把陆子平的身躯从空中扔了下去,淡淡道:“你们不朽阁、阴阳殿的壤驷尘决、段元在烛龙墓里杀我左秋林、赵清风两位师兄时候,你们怎么不觉得过分?现在知道来威胁我,有用吗?你们杀一个,我就杀两个,等着瞧吧,时机成熟了,连你们两个我也一样照杀不误!你们邪道门阀能不择手段,我们正道一样可以不择手段。”
就在这时,神叶世界传来澹台瑶的声音:“步亦轩,不必留情,狠狠的教训他!”
简单几句话,却让不少正道门派的人纷纷共鸣、响应了起来。
“总之,你等着收就好了。”
陆子平浑身猛烈颤抖,不朽功也救不了他,功力寸寸崩碎,实力太过于悬殊了,四肢的经脉几乎都被震断了,在我的一掌之威下,这位不朽阁的圣门火种弟子不再是火种,而是变成了一个废人,想要灵脉重续几乎是不可能的,那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不朽阁高层或许宁可重新培养一个天骄也不会花那么多的心思为他重续灵脉了。
众人一阵奚落,顿时两个不朽阁圣门长老的脸面更加挂不住了,抱起重伤的陆子平就恨很的怒吼一声,随后离开了扶岚郡国。
他微微笑道:“尘决师兄提起过关于你们这些正道门派圣宫弟子的事情,左秋林、赵清风、裴力行、邵哲等人都是圣宫弟子,甚至是圣宫首席,却都那般的弱不禁风,正道门派对自己的弟子保护得太严密了,以至于根本承受不起什么历练,像你这种奇才,白鹿剑圣居然http://m.hetushu•com还舍得让你出来登临火银树,真是咄咄怪事一桩。”
“怎么,你们的关系不好吗?”我讶然传音:“这个澹台遗不是你的堂兄吗?”
“没错,不朽阁、阴阳殿作恶多年,早就该严惩了,我们正道不发难,你们还真以为我们正道怕你们了不成?”
“你……你……”他气若游丝。
“啪”一声,攥住了陆子平的领口,我把他提在空中,目光淡然道:“回去告诉你的壤驷尘决师兄,我与他之间必有一战,让他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你有本事让我找死吗?”
国主扶岚郡王也站起身来,皱眉道:“两位长老不要冲动,此次扶岚大会乃是年轻人之间的较量,你们不要让本王难做。”
“是吗?”
……
“至于无尘生灭剑法的中卷和下卷……”我微微一笑:“你也尽管放心,我现在就帮你把这套剑法的无缺心法都套出来。”
“无尘剑域在上界也算是一流门庭,可谓家大业大,家大了,自然味道就不一样了。”我皱了皱眉,说:“阿瑶,你不会加给什么姓王的人,放心吧,有我在呢,我怎么可能容忍你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
“确实是堂兄,但根本不是一脉的。”
“当然。”
“目中无人,找死!”
这,就是我的本事!
再往上,已经走到了火银树中部了,周围变得风雷变幻起来,一缕缕细细的雷电在树叶之间飘动,蕴藏着诸天杀机,就连走在前方的几个元灵榜前十的和_图_书强者都小心翼翼起来,全部不再飞行,而是贴着树干向前行走了。
却就在他即将踏上火银树的那一刻,一道绝美身影出现在前方空中,白衣胜雪,曼妙曲致的胴体在衣裙内若隐若现,整个人宛若画卷中走出的女仙一般,怀抱慕昭剑,圣力缭绕,一道剑柱冲天而起,绝美仙颜带着笑容:“两位前辈,你们想做什么?”
气动山河!
澹台瑶秀眉轻蹙,道:“你以为我在无尘剑域好过吗?好过的话我也不会匆忙的就来加入白鹿书院了,实话跟你说吧,其实父亲在无尘剑域的地位很低,只是一个小小的分支罢了,而澹台遗则是嫡系,对我们这些分支的弟弟、妹妹十分看不起,甚至……”
澹台遗浑身爆发出雄浑剑意来,果然,剑意的层次远远的超过澹台瑶所施展的剑道,这才是无尘剑域能够在上界屹立不倒的倚仗!
火银树下,两名不朽阁圣门长老齐齐站起身,浑身澎湃着威势,冲着火银树怒吼道:“步亦轩,你好大的胆子!”
两大长老脸色铁青,其中一个暴喝道:“步亦轩,你做得太过分了,等着瞧吧!”
“蓬——”
陆子平的神色瞬间变得狰狞起来,不朽功气息迸发回旋,将他的肉身衬得宛若金铸一样,原来也已经把不朽功修炼到七重天了,难怪会那么狂妄,并且陆子平走的是剑道,长剑“嗤”一声撕裂空气而来,气势磅礴。
战吧!
陆子平冷冷道:“别忘了,你还只是元灵境罢了,连元灵榜都上不去,莫非真http://m•hetushu•com以为自己可以比肩半圣榜上的人物了?而且你更加别忘了,烛龙墓一战,尘决师兄的对手一直都是李清音,自始至终没有跟你交手过,如果真的换成你,你接得住他三招吗?”
我微微一笑,继续向前迈进,道:“我们之间,是不是也要一战?”
“真的吗?”澹台瑶一双美眸充满光辉。
“嗯,好!”
继续向前行走,排在我前面的只有两个人了,一个是目前排名第一的纪星剑,另一个则是无尘剑域的少主澹台遗,澹台遗距离我很近,仅仅只有二十步之遥,目睹了我与陆子平一战,淡淡笑道:“步亦轩,你这个人很狂,但也让人佩服,你对邪道的手段让人觉得很痛快。”
……
我压抑着心头的怒火,问:“陆子平,你在不朽阁什么地位?”
“自然,尘决师兄让我带话给你,说灭掉你们书院三大圣宫首席的感觉真好,就像是春天里斩草除根一样,淋漓尽致!”
“你是在找死?”我淡淡一笑。
然而我却没有当回事,仙骨剑直刺,猛然手腕一翻使出了绞剑术的技巧,仙骨剑仿佛变成了一柄软剑,挟着连绵不尽的柔劲将他的铁剑猛然抽出,甩落飞出了火银树,迎面上前就是一掌,掌力澎湃,奔雷般的轰入了陆子平的胸口之中。
“圣门火种弟子,与你们所谓的圣宫首席有些相似,不过,一旦我突破进入半圣境,就有资格与尘决师兄等人争夺不朽阁圣门的圣子之位,一旦成为圣子,将会直接受掌门指点。”他的眼和-图-书中带着一些小得意,气焰嚣张。
“是,如何?”
陆子平一袭儒雅长袍,手握铁剑,浑身氤氲着不朽功的气机,他位列元灵榜第三人,算是不朽阁中出类拔萃的弟子了,地位很高,跟他一起来的是两名不朽阁的圣门长老,都是半圣境巅峰,足可见对这个奇才的器重。
“当然,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承诺,我会努力让你脱离无尘剑域。”
动手!
她咬了要银牙,道:“甚至为了与天州的王圣门阀交好,无尘剑域上层有打算把我许配给王家的一个天骄,如果不是为了这些,我也没有必要跑出来了,总之,我在无尘剑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过,甚至我只学会了无尘生灭剑法的上卷,至于中卷、下卷的精髓心法都没有资格学会的。”
“你认识壤驷尘决?”
我轻抚仙骨剑,说:“既然这样,今天先收不朽阁一点利息,把你这个圣门火种弟子给废了,多半也能让不朽阁心疼一阵子吧?”
她欲言又止,眼睛有些发红。
“这里是扶岚郡国,是正道的地盘,你们不朽阁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吧!”
“杀!”
我也再次拔出仙骨剑,一点点的催谷起剑意来。
剑光一掠而过,在虚空中产生接连剑气爆炸,顿时直接震碎了陆子平的剑意,跟我斗剑的话,他也只是自取其辱罢了。
澹台遗缓缓拔出了宝剑,笑道:“听说你和我的堂妹阿瑶的关系非常不错,或许将来我们可以结成亲家,所以你放心,我不会全力以赴的。”
澹台瑶一惊:“不可能吧,只有嫡系核心的家和图书族子弟才有资格学习的剑法,你怎么套出来?”
“甚至怎么样?”我心头一颤,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
他们齐齐飞起,就要杀上火银树。
陆子平脸色惨白,青筋暴起,直接就把不朽功催谷到了极致,整个人都被金色不朽气息萦绕着,一挥手掌,剑刃裹挟着山岳之势斩杀了下来,这几乎已经是他的最强一击了,气势凌人,切碎空间规则的声音嗤嗤作响,能够跻身于元灵榜前三确实并非浪得虚名,这一剑就足以让绝大部分的元灵境高手败得心服口服了。
四处,一个个扶岚郡国的高手站起身来,有半圣,也有真正点燃圣墟之火的圣者,每一个都气势磅礴,形成了一种极强的压力,只要不朽阁的长老敢杀上火银树,相信这些圣者也会直接动手,到时候斩杀不朽阁的圣门长老,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剑柱冲天而起,我在剑道层次上绝对碾压,当十重气海、七彩圣魂也一起爆发的时候,陆子平显然脸色煞白了,我的力量比他预想中的要强许多,特别是多了一条圣脉暗中加持之后,完全对他这个元灵境巅峰直接碾压了!
在吞噬与我的剑魂之影下,一切剑道都会被拆解、剖析,只要澹台遗把无尘生灭剑法的中卷、下卷使用一次,我就能给它完整的拓印下来。
仙骨剑一挥,我笔直的指着澹台遗,道:“全力一战吧,我要看看你这位元灵榜第二人有多厉害!”
就在我距离他只有十步之遥的时候,陆子平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道:“你就是传说中的步亦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