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八十四章 挑战元灵榜第一

面对着我的狂攻,澹台遗脸色煞白,强行催谷剑诀,将无尘生灭剑法剩下的十几招使出,这才化解了拖剑诀的攻势,但攻势刚刚下落,我立刻催谷剑意,发动九剑归一的精妙剑道规则,一时间空中迭起剑光,将一方世界都劈得灰暗起来。
该加快步伐了!
百招后,周围的火银树地表已经纵横交错着上千道剑痕,许多树叶都被刺穿,光辉粼粼,战场可谓是十分壮观。
“那你接招吧!”
纪星剑目光一凛,长剑一抖,周围云雾缭绕,有种圣洁的剑道气息,雾霭中雷云滚滚,风起云涌,这正是潭州纪门的家传风云剑诀,号称上界顶尖剑道武学之一,也正是仗着玄妙的风云剑诀纪门才得以在潭州呼风唤雨,拥有者不啻于皇族的地位。
澹台遗跟我都已经一身大汗,唯一的区别是我的剑招依旧层出不穷,信手挥出的一剑都蕴藏剑心合一的奥妙,但澹台遗的招式已经用老了,一整套无尘生灭剑法全部用尽,要重新开始再用一遍,而显然我根本不必观摩第二次了。
“他动用的已经是中卷剑法了。”神叶世界内,澹台瑶睁大一双美眸,整个人都兴奋得颤抖了:“可惜,我悟性太差,看一遍只能领悟其中的皮毛,根本无法完全掌握,你呢?”
“嗯!”
云层滚滚分开,一旦在我动用真龙术之后,周围的天地规则就已经不再有太多作用了,真龙之气完全镇压火银树的规则制约,毕竟火银树只是hetushu.com世界树的后裔罢了,并不是真正的世界树,能镇得住世间的灵修,但却镇不住真龙之气。
这是一式以退为进的剑招,倒是很有一种倦鸟归巢的精妙规则力量,剑意生生不息,确实有生灭的规则奥妙,我不禁看得有些呆了,无尘剑域确实不愧是底蕴深厚的上界宗门,这种招式在下界根本不存在,也没人能用得出。
“轰——”
无双九剑猛然爆发,拖剑诀狂攻澹台遗,漫天都变成了剑光的潮水。
“铿铿铿~~~”
“啊!?”
剑光凛冽,依旧以九剑归一对战。
一道剑柱绽放,我直接祭出剑心合一境,长剑轻描淡写的横扫而出,剑意隆隆如雷霆出世,直接以力量化解澹台遗的一剑,同时剑刃连续颤抖,在前方劈出了一道剑墙,以此来逼迫澹台遗施展更强的招式。
剑罡疯狂冲击剑墙,转眼就在剑墙上打出一道道洞孔,而我则迎面上前,低吼一声催发出万物剑钟,整个人裹挟着万千道剑意撞向了澹台遗,面对这么狂猛的攻势,倒看看无尘生灭剑法有什么招式来应付。
“不灭罡风!”
“一战吧!”
“正是,西湖论剑上的所得。”
那种凛然的刺痛感十分强烈,我也忍不住兴奋起来,纪星剑不过是剑心通明圆满罢了,但却在剑道上居然有撼动我的万物剑心的趋势,这么强的对手确实难求,就如他自己说的一样,纪星剑虽然是元灵境巅峰,但已经和-图-书拥有与普通半圣巅峰一战的实力了,一旦他踏入半圣境,恐怕稍加磨砺就能与真正的下位圣者扳手腕了。
“一剑无尘!”
果然,澹台遗一脸战意,浑身澎湃着绝强剑意,气势也变得越发磅礴起来,运起无尘生灭剑法的心法,瞬间催动出迭起的两招,宛若空明之境中的两道怒雷横扫而出一般,剑意滔天,一剑刺出就有撕天裂地的气势了。
一一将剑道规则铭刻在万物剑心中,我一声低喝,剑心合一境气势爆发,顿时将澹台遗的剑招击溃,双方的剑道层次太过于悬殊,即使我不祭出剑魂之影也能完全的碾压同为元灵境的澹台遗了,之所以不急着击败他,也只是为了多多获得一些无尘生灭剑法中卷、下卷的剑道规则罢了。
“嗯。”
……
仙骨剑出鞘,华光暴涨,无双九剑第一式奔雷般杀去。
这样的人杰,号称妖孽!
我不禁失笑:“之前不能,现在未必。”
我手腕翻转,顺势爆发出剑心合一境修为,将潮水般的剑意强行击退,但自己也被震得滑退数十米,略显狼狈。
澹台遗宝剑出鞘,整个人翩然如狂风中的俊逸少年,身周进入了一个空明境,没有一丝尘埃,甚至就连空间规则都大部分被排斥了出去,无尘生灭剑法讲究一个空明无尘,显然他的剑道修为已经远远在澹台瑶之上了。
眉心一点虹光闪烁,吞噬天赋全开,加上剑道天眼,在我眼中的一剑无尘已经不再是普通和图书招式,而是由许多剑道规则符号组成的一次组合剑技,剑气凛然,杀机暗藏,周围的天地纷纷龟裂剥落开来,仿佛在给这一剑让道。
澹台遗怒吼,他自然不甘接受这样的失败,手中长剑爆发圣辉,一种截然不同的力量迸发开来,是无尘生灭剑法的下卷了,也是最强的一卷,剑意变得超然起来,每一剑都附带着璀璨霞光,蕴藏天地大道的契机,这一次连我都惊呆了,好家伙,这套剑法果然精妙,一旦参透,对我的剑道规则补全也算是大有裨益了!
“结束了!”
一声呼啸,体内深处的真龙之气爆发,一缕缕真龙气缭绕在身周,一点点的鳞片加身,进入半龙化的境界,再一声长啸之后冲天而起,以真龙化身的状态运起龙行术,周围雾霭滚滚,仿佛真龙出世般的冲天而去了。
这一次我采取了攻势,毕竟,剑道的真髓在于徐徐如风、不动如山,但一旦进攻则奔掠如火、狂澜撼世,九重剑罡暴烈颤抖,龙气升腾,剑影之中奔掠出一头狂龙法相,直接爆发出潜龙出渊的一式,剑柱冲天而起,周围的世界瞬间就被我的剑意动摇了。
澹台遗来不及躲避,胸口直接中剑,“噗嗤”一声血光迸溅,但我也及时收回了大半的剑意,使得只是创伤了他,但却没有杀他。
我点点头:“你的伤势不重,还能继续登临树冠,不过我就不等你了。”
“狂妄……”
澹台遗中剑,身躯笔直的坠向了树干部位,和图书在树干的褶皱上拖曳出长长的痕迹,足可见这一剑爆发的威势有多强横,他一双眸子里充满震惊,看了看胸口的剑伤,忍不住道:“步亦轩,这是……空间规则的剑道吗?”
纪星剑眉头紧锁,长剑应声出鞘,五彩圣魂与九重气海爆发,元灵境巅峰的气息涌动澎湃,确实在力量上比我略胜一筹,这个人很不简单,能跻身于元灵榜第一的人,也必然当世的妖孽天才之一,纪星剑论悟性、天资,恐怕已经不在段元等人之下了。
“轰~~~”
就知道,这位元灵榜第一人迟早都会与我一战!
纪星剑皱眉冷笑道:“你以为上界只有你一个天骄吗?你能越境界斩杀半圣,我也可以,而且,我可以斩杀半圣巅峰,你能吗?”
“吓?”
澹台遗一声轻喝,剑光爆发数十丈,宛若一柄通天彻地的神剑发出的一击,气芒森然,瞬间就镇封了周围的一切气机。
与炽羽擦肩而过,他一脸无奈:“你……你这家伙过分了啊,难道你还想把凌菲公主也收入后宫之中吗?!”
一剑绝空,瞬间完成了两次跳跃。
“铿!”
“拼了!”
显然,澹台遗已经没有力量去夺扶岚大会第一名了,无论是我,还是纪星剑现在都可以轻松的击败他了,不过只要他现在继续往上攀爬,保住前五名的位置绝不难。
剑光雷动,风云变幻,纪星剑的一剑直接仿佛劈开了天穹一样,天空裂了个大口子,无数古剑呼啸而下,刺杀而来。
m.hetushu.com澹台遗的攻势愈发猛烈,一次次的把我逼到绝境,但却始终都被化解,剑道层次上的悬殊是剑诀的精妙所无法弥补的,澹台遗的每出一招必然被我看透剑招真髓,仅凭这一点他就吃了天大的亏,而我的无双九剑则有剑心合一境把持,他根本不可能看透剑招中蕴藏的规则奥妙,以至于即使无双九剑未必胜过于无尘生灭剑法,但我却能碾压他。
澹台遗显然吓了一跳,纵身急退,化为一道云烟,同时一缕白色剑光从云烟中爆发开来,“哧”一声斩天裂地而来。
“进退如心!”
难怪人人都说他才是元灵榜最强者,如今一看他确实有挑战纪星剑元灵境第一王者的实力,不但将无尘生灭剑法修炼得炉火纯青,甚至连剑道层次也接近剑心通明圆满了,能在元灵境就走到这一步,这种人杰,就算是比起慕昭师姐恐怕也逊色不了太多了。
抬头向上看去,走在前面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刚刚过去的炽羽,另一个则是遥遥领先的纪星剑,他距离树冠部位已经不足百步了,只要再有一千息的时间他就能登临绝顶,当然,这也是我不能容忍的事情,那两枚仙龟圣果我是志在必得的。
而更前方,纪星剑一袭长袍迎风猎猎,气势十分超然,手握一柄利剑,冷冷的回眸看着我,道:“步亦轩,过了我这关再说!”
“在下心服口服。”他皱眉道:“多谢你不杀之恩。”
我一边出剑,一边传音道:“交给我了,你安静看着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