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八十九章 星宙中的截杀

“糟了,船尾快没了。”
一名军士眼睛血红,道:“这些邪道灵修已经堕入了魔道,与放逐之地的邪灵再无区别了,我们跟他们拼了,死也要像个样子!”
“我知道,走吧,我们先回房间,休息一会,养好精神,随机应变。”
林慕昭微微一笑:“或许只是觊觎我们是白鹿书院圣宫弟子的身份罢了。”
“我也觉察了。”
一名老者皱眉道:“一旦船尾被摧毁,动力装置就会失去,到时候我们只能原地挨打了!”
“不……”
五天后,破界战舰穿越数十州,距离中州只有一天行程了。
她舒了口气,酥峰起伏十分动人,道:“师弟,有种不安的预感。”
盛德烈一摆手,顿时近百名随行的军士纷纷拔剑,要拼个鱼死网破,也就在这时,盛德烈目露精光,道:“阴阳殿虽然是一流势力,但却没有资格锻造破界战舰,整个上界唯有朝廷与八荒楼才有这个资格,段元,你这三艘破界战舰来自何方?”
“那只能算你们倒霉了。”
“对,你们滚出去,我们就能保住一条命了!”其余人也纷纷回应。
我转身看她,笑道:“师姐,你怎么不睡一会,最近几天舟车劳顿,你肯定也累了。”
“嗯。”
盛德烈怒吼:“是八荒楼,一定是八荒楼,整个上界只有八荒楼有资格知道航线与乘坐者的讯息,是你们……是八荒楼与阴阳殿串通一气了!”
……
“没关系。”
“将死之人,和图书管得还那么宽?”段元冷笑道:“开炮,将他们挫骨扬灰吧!”
“我去!”
“先别轻举妄动。”
就在一缕缕剑道规则下,我失望了,我的境界终究是太低了,那些破碎的钢铁刚刚开始凝聚就再次又被宇宙中的力量所撕裂了,船尾的创伤处不断蔓延,转眼就要越来越大了。
“我也有。”
我直接认出他,腾空而起,立于铭文大阵内,道:“你是冲着我来的?”
盛德烈咬牙道:“无需多言,并肩一战吧!”
一个肥胖的商人手指指着我和林慕昭,像是见了鬼一样,道:“阴阳殿的邪道修士只是为了杀他们两个,却让我们一大群人跟着送命,不行……我不能死,你们两个立刻滚出战舰去,你们死了,他们就不会追杀了……”
段元冷笑:“我阴阳殿与你白鹿书院在烛龙墓一役之后就已经势不两立了,你屡屡羞辱于我,而上官紫易又重创了本门的柔绝圣者,这笔账今天先算一算利息,待我斩了你和林慕昭,再去找机会跟白鹿剑圣算一算总账!”
接下来,承受炮击的就变成了水泽世界了。
回到房间,我坐在窗户边,怀抱仙骨剑闭目养神,林慕昭则倦缩着身躯躺在床上,目光幽幽的看着我,转眼间便闭上长长的睫毛,进入睡眠了,浑身散发着淡雅与仙韵,我的这位师姐确实是天生丽质,不是寻常女子能相比的。
闭上眼,睡了也不知道多久,忽地外m.hetushu•com面变得嘈杂起来。
林慕昭目光幽幽,看着远方的星辰,道:“我们航行于三千界的宇宙之间,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万一在这里打斗损毁了战舰,我们都还没有炼就圣体,在宇宙中无法存活,恐怕也难逃一死,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段元眼中满是怨毒,道:“盛德烈,你是朝廷的人,与镇守的战舰一起陨落,死得其所,不是吗?”
我感激道:“多谢了,将军……”
甲板上,一些修士在观摩星辰变化,有的沉吟不语,有的则看得着迷,而也有不少商旅在甲板上摆下酒席,怀里抱着妖娆的女侍,寻欢作乐。
“大人!”
“未必,这一行人商不商,兵不兵,其中还有一个半圣,区区的一个商队凭什么雇佣得起商队,其实只要逼迫他们出手就能确定是什么人了。”
“撑不过去也给我撑,强行冲过去!”
“轰~~~”
……
“嗡~~~”
一名年迈老者道:“将军,最近的一座碎界距离此地至少有半个时辰的航程,我们恐怕根本就撑不过去了。”
我坐在船头上,仰望星空。
虚空中,中心的一艘战舰上出现了一个阴恻恻的少年,手握长剑,微微笑道:“要死的人,还问那么多做什么?”
盛德烈一摆手,沉声命令道:“点燃所有的炉火,全速给我冲出去,将战舰坐标锁定最近的一座碎界,可行吗?”
“睡不着。”
“出事了!”
一阵和图书猛烈震动,整个战舰外围的铭纹大阵都在猛烈颤抖着,正承受着一种强大的攻击,许多铭纹直接就被磨灭了。
她笑了:“不知道我们的预感是否是真的。”
我腾空而起,双手猛然一张,仙骨剑停留在胸前,瞄准身后方追得最近的一艘战舰,低吼一声便催发出气动山河攻势,顿时剑刃化为霞光,在宇宙虚空中爆发出一连串的爆鸣声,直接撼动在那艘战船的护船大阵上,震得嗡嗡作响。
“轰——”
盛德烈怒吼:“段元,你虽然是阴阳殿中人,但终究是灵修界的天骄,为何如此狠毒,你为了杀两人,却要将这一船上千人全部送入宇宙漩涡之中吗?”
盛德烈猛然一刀扫过,顿时三颗人头飞起,鲜血迸溅,胖子商人已经被斩杀了,盛德烈浑身洋溢着圣气,目光冰冷道:“一群废物,你们以为把林慕昭和步亦轩送出去阴阳殿的人就会放过你们了吗?告诉你们,你们知道阴阳殿和八荒楼的计划了,他们会放过你们吗?相反,这艘船上林慕昭和步亦轩的实力最强,他们才是你们活下去的希望,一群蠢货,谁再多言,老子见一个杀一个!”
“哦?”
她神色坦然:“水泽世界可以重新祭炼,但我们若是死在了这里,就再也不能从头来过了。”
盛德烈大怒:“阴阳殿,你们一定是疯了?!”
“在想什么呢?”一阵少女幽香随风而来,林慕昭来了,长裙如雪。
“没想什么。”
“都给m•hetushu•com老子闭嘴!”
战船冲过了规避的空间,拖曳着长长的火焰飞向了宇宙深处,而身后,三艘完好无损的战舰紧追不放,舰炮一次次的喷射火舌,同时战舰上的强者也纷纷催动剑意,对已经受到重创的运输战船发动攻势,一时间,所有人的脸上都是绝望。
就在这时,船体又是一阵猛烈颤抖,尾部起火了,铭纹大阵不断的瓦解着,站在船尾处的数百人转眼就被吸入宇宙虚空之中,浑身结冰,当成惨死。
整个战舰猛烈颤抖起来,铭纹光辉越发璀璨,血灵晶疯狂燃烧,整艘船带着火光冲向了正前方的一艘战舰,以至于这艘战舰上的人立刻心跳都快要停了:“快点,立刻规避,这群疯子要拼命了!”
身边,一道曼妙身影掠至,是林慕昭,抬手一滴水弥漫开来,直接将整个船尾都镇封住了,是水泽世界,她的护身法器。
一名阴阳殿长老冷笑:“盛德烈,没有想到你除了孔武有力之外居然还生有一颗玲珑心,不过那又如何,你今天必死于这浩瀚星宙之中了。”
一道圣气从战舰上爆发,是一位手握战刀的战将,身披赤红色战袍,立于船头,冷冷的对着前方的三艘战舰低吼道:“我乃镇守本船的镇守使盛德烈,尔等何人,安敢攻打我天心帝国运输战船?”
此时,甲板上已经站满了人,而前方的一幕却看得我们目瞪口呆,虚空之中,一共三艘散发霞光的战舰正对我们发起攻势,战舰的灵晶炮喷出火舌和*图*书,一次次的撼动护船大阵,轰隆隆的响声震耳欲聋,这些战舰都是真正的战舰,与我们乘坐的商用战舰显然不是一个级别的。
“段元?”
一群商人,顿时把我跟林慕昭当成了眼中钉,包括之前十分钦慕林慕昭容貌,想要搭讪的一些年轻修士,此时也已经把我们当成眼中钉了。
我翻身而起,与林慕昭一起冲向了甲板。
我有些心疼:“师姐……”
“没错。”
另外两艘战舰上,出现了几名阴阳殿老者的身影,一个个脸上满是邪魅笑容,其中一个说道:“还说那么多做什么,舰炮全部开火,击沉这艘破界战舰,省得我们再出手了!”
“是!”
“嗯!”
我皱了皱眉,传音道:“从扶岚城出来之后我就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师姐你有没有发现,跟我们一起从扶岚城飞往中州的商旅里,有一群人根本就不是中州的人,他们的铠甲与兵刃上刻写着大大的‘天’字,分明是天州铸造的兵器,而且一路上,他们的气机一直锁定在我们身上。”
林慕昭一样祭出了慕昭剑,整艘船上的修士没有坐以待毙,一一还击,只是人力还是太弱了,一时半刻根本不可能击穿那磅礴厚重的护船大阵。
就在众人的目光下,我一掠而至到了船尾,来自宇宙的彻寒与窒息感扑面而来,催动元气顶住,随后浑身爆发出超乎寻常的气机,直接动用了时空规则剑道,能逆转时光修复船尾的重创吗?
“都是他们两个,都是他们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