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九十七章 哪怕一秒

“嗤!”
三道剑意飞速游弋,连续空间跳跃,让彭万举的攻势什么都没有捕捉到,转眼间就攻向了他的脑后,而我正面一击也顺势抵达,形成了前后夹攻之势。
周围的山河破碎起来,凛冽冲击波席卷大地,摧枯拉朽的将一株株古木、山石化为齑粉,一些躲避不及的阴阳殿弟子也随之被恐怖的规则力量碾碎身躯,整个青蜀碎界都因为这一击而疯狂颤栗着,仿佛要整个碎界都崩塌一般。
我一声低喝,左手化为金色,以真龙术的擒龙手猛然扣住了他的剑刃,右腿腾空而起,对着他的腹部就是重重一脚!
拳劲爆发,化为镇海之力冲天而起。
彭万举手腕翻动,震开了染上剑刃的鲜血,道:“小东西,你自恃剑道无双,如今尝到老夫的魔宗剑道之后,感觉如何,你以为你的师父诸葛明的剑道真的是上界剑圣之下第一人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告诉你,老夫才是!”
万物境张开,剑道神眼看破魔宗化三星的力量本源,但我在这一刻心底有种无力感,就算是看透本源又怎么样,却无从化解,只能硬碰硬了,仙骨剑激荡出九剑归一的气势,剑光横扫而去,连续三次碰撞在三道流光剑意上。
我微微一笑,却牵扯到伤口,痛得极为狼狈,道:“能保护师姐哪怕一秒,我也不觉得痛苦。”
“是我无能,不能保护师姐。”
“你以为现在突破剑心合一,有用吗?”我低喝一hetushu•com声,继续进攻。
“够狂妄,老夫彭万举最喜欢你这么狂的年轻人,既然如此,那就送你一个痛快的死法,算是结个善缘吧!”
彭万举暴喝,运起魔宗剑道,长剑飞奔如雷杀来。
林慕昭,败了!
掌印澎湃坠落,我抬头看着天,猛然将右拳抬起,浑身真龙之气缭绕,怒吼道:“贾毅,你这个畜生不如的狗东西,我绝不会坐以待毙!”
“蓬蓬蓬~~~”
骤然之间,彭万举出剑,剑芒如月,凌空而来,他的剑道气息浮动着十分浓烈的邪灵气息,剑意澎湃,在空中一分为三,带着绞杀一切的气势而来。
彭万举冷笑:“即便是那样又如何,事实上便是老夫活了一百多年,修炼了一百多年的剑道,把我的同代都拖死了,而你,也会被扼杀在尚未成长起来之前,当你在扶岚城踏上那一艘破界战船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一切了。”
空中浮云缭绕,一道覆盖数百丈范围的巨大掌印凌空坠落,仿佛有千万重山岳镇压下来一样,贾圣已经完全动了杀心了。
胜负一瞬间。
林慕昭一双美眸恋恋不舍的看着我,道:“师弟,师姐无能,害你一起死在这里了。”
“魔宗天杀星!”
却也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遥远天际传来——
我皱了皱眉:“你算个什么东西,如果不是年纪虚长了百年,你接得住我一剑吗?”
我深吸一口气,万物剑心摇曳,和图书这还是第一次面对剑道层次低于自己,但却剑心被碾压的情况,彭万举修炼剑道恐怕有上百年了,这种积累与底蕴也实在太可怕了,能把剑心通明的意境演化到这种地步,绝对是剑走偏锋!
“是谁,要动我上官紫易的弟子?”
同时,一缕缕圣洁光辉雨落,伴随着一种十分奥妙的圣道规则,那是一种气运,承载龙界一界气运的一拳都蕴藏在这一拳之中了,顿时拳劲之中有飞鸟翱翔,有上古先民狩猎、耕种的身影,也有江河澎湃、古山林立的雄姿,一界的气运,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
“蓬!”
“原来这人就是彭万举。”
这就是剑走偏锋的下场,一旦让彭万举抢先发难,一般的剑修确实只有死路一条,但只要扭转局势,转守为攻,那么彭万举的魔宗剑道就显得不堪一击了,只注重防守却忽略防御,这注定是一条不归路,而彭万举也为此付出了代价。
“当——当——当——”
女山在我耳边幽幽道:“加倍小心了,彭万举在阴阳殿有疯魔剑狂的绰号,虽说尚未点燃圣墟之火,但世人公认一旦此人踏入圣境就极有机会成为一位剑圣,甚至是传说中的封号剑圣,他的剑道,剑走偏锋,绝不简单。”
……
剑刃仿佛轰在钢铁上一样,震得手臂发麻,空中光芒一闪,彭万举的身躯糅合在剑光中,长剑笔直急刺而下,裹挟着凌冽寒风。
“噗噗噗……”www.hetushu.com
我:“……”
我深吸了口气,调息好体内气息,骤然发难,这次抢先发动攻势,拖剑诀光辉之下身形速度暴增,瞬间就来到了彭万举眼前,仙骨剑斜斜扫过,激荡着剑魂之影与七彩圣魂的力量,剑心合一的剑柱冲天而起,在剑道上的优势尽显。
“嘿嘿……”
空中,贾圣的身影降临,浑身笼罩圣辉,仿佛是一轮太阳般,目光冰冷的看着我们,道:“上官紫易的两个最得意的弟子,现在你们可以去死了!”
他双掌抬起,顿时整个青蜀碎界都颤抖起来,无数灵气被抽离大地,化为一道道星光在他双掌间摇曳,裹挟着天地之势,这是一位圣者的全力一击,有多么恐怖可想而知了。
我点点头,刚才已经领教过了,我身上最重的伤也是拜他所赐,彭万举虽然剑道层次只是剑心通明,但却能轻松破掉我的九重剑罡,这就足以证明一切了,此人剑走偏锋,放弃了防御,将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在攻势之中,必须小心为上。
他的胸前、背后不断被剑气洞穿,血流不止。
仙骨剑力劈而下,原本占尽上风的彭万举一动不动,即便是刚刚踏入剑心合一境也无济于事,身躯直接被劈成了两半,鲜血淋漓一片,骇得一群阴阳殿弟子目光呆滞,一个个仿佛见了鬼一样的后退逃逸。
我心脏一紧,踏着虚空就破界而去,转眼追上林慕昭,她的伤势十分严重,一袭白衣满是血迹,最严hetushu.com重的伤势在肩膀下方靠近胸口的位置,一整片塌陷了下去,若不是她修为深厚恐怕已经被贾圣的这一掌给彻底摧毁肉身了。
……
“你……你放过我一次!”
林慕昭的美眸蒙上一层水雾,轻轻一拳捶在我的胸口:“这种时候了,还来撩拨师姐……”
仙骨剑一挥,祭炼出上百道剑意,疯狂跳跃,雨水般的攻向了彭万举,而彭万举在刚刚踏入剑心合一境之后却显得有些狼狈,摆动利剑催发出一招魔宗不灭,然而却只能凝聚一层守护剑罡,依旧无法抵挡住空间规则剑道的肆虐。
可惜,如意算盘落空了。
林慕昭看着我伤痕累累的手臂,一双美眸中泪水夺眶而出,带着泣声道:“师弟,算了……算了,师姐不想再看到你这样痛苦了。”
三道剑气仿佛流光一般袭来,似星辰坠地。
“轰——”
剑光寒光一点,却蕴藏着无尽的杀机与澎湃圣气,面对着这一剑,我仅仅能看透,但却无法化解,抽身急退,长剑一挥激荡出万物剑钟来。
“迟了!”
“哧!”
彭万举一双瞳孔剧烈收缩,似乎已经意识到什么了,哀求道:“只要你不杀老夫,老夫可以赠送三件千灵超凡器……”
“小东西,给本圣去死!”
彭万举被震退,而我的手掌却被绞杀成了一片血肉模糊,伤上加伤。
剑刃寒光笔直的刺入了万物剑钟内,彭万举是一个妖孽,力量至少是我的三倍有余,加上走了偏锋的剑法,剑和图书诀破坏力不是一般的恐怖,剑刃仿佛索命寒芒般的穿透了万物剑钟,笔直刺向我的脖颈之间,杀气腾腾。
右臂传来接连的爆碎声,一处处窍穴承受不了磅礴的圣气而爆开,血肉横飞,就算是我动用龙界的气运加身,却依旧无法抗衡一位点燃圣墟之火的圣者,这就是力量本源的差距,绝不是靠天分与悟性就能补足的差距。
“晚了,你必须死!”
我颇为狼狈的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仙骨剑直指向他,笑道:“我和阴阳殿之间早就势同水火,不是你们死就是我亡,说那么多做什么,动手吧,把你的底牌拿出来,否则的话,恐怕你也就没有机会再用你的底牌了。”
“魔宗化三星!”
“唰唰唰——”
就在这时,数百丈外一声轰鸣,一缕圣气以冲天之势爆发,圣气中一道裹挟磅礴天道力量的掌印横扫大地,紧接着,一道曼妙身姿血染长空,坠落向远方。
彭万举暴喝,体内仿佛发生了一重风暴般的,轰然一道剑柱破体而出、冲天而去,居然临战之中突破了剑心通明,踏入剑心合一境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其实彭万举早就能突破入剑心合一境了,之所以依旧留在剑心通明,大约是想将剑心通明的一切规则都吃透,他是一个处心积虑的人,而且野心不小,恐怕早就打算好,在点燃圣墟之火的同时突破入剑心合一境,直接成为一位剑圣,以此来挑战阴阳殿殿主地位吧?
……
“师姐!”
“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