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一十章 甲乙丙丁

我微微一笑:“师姐,别担心了,万事有我扛着,你怕什么?只要我们两个心无罅隙,难道还担心区区的东方宸、龙寻不成?”
其中,一名青年身穿内院弟子长袍,俊逸非凡,眉宇间有种英雄气,腰间则配有一柄杀机暗藏的宝剑,这不是别人,真是阔别多年的东方宸,当成云国四公子的首席公子,如今却来跟我争夺白鹿宫的首席弟子之位了,还真是世事弄人啊!
她摇摇头,只是有些忌惮的看了一眼无尘剑域等人走的方向。
“弟子明白了,多谢师叔提醒。”龙寻颔首。
执事长老一声低喝之后,声音震动整个空间,而两名参选者也相继飞上战台。
最难过的人莫过于张大同,他虽然是内院的弟子,但实力逊色龙寻太多了,不过倒也没有认输,挺剑便催动了攻势,人王力爆发,整个人化为一道光剑冲向了对手。
林慕昭笑逐颜开:“师弟,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在师姐眼中,只有你一个是我真正的师弟。”
“还可以,走吧,我们回白鹿宫了,随后三天是属于我们白鹿宫的选拔战了。”
……
休息一夜,次日继续前往战台围观白鹿宫的圣宫角逐。
次日,第二天决出前十。
如我所料,东方宸、龙寻没有在初选赛中遭遇,一路上过关斩将,轻松击败对手,都成为了白鹿宫的圣宫弟子了,不用想,以后的白鹿宫算是热闹了。
“都是甲乙丙丁啦……”
“没信心。”
“嗯!”
“那其余的人呢和图书?”
我有些尴尬,八字还没一撇呢!
“我尽力。”
“那就好……”
东方宸目光中透着一丝无奈,道:“这是我对家主的允诺,必须经此一战,若是能真的登上首席宝座,父亲、叔伯那边对家族也才能有一个交代,我不想与你一战,但必须有这一战。”
林慕昭抿了抿红唇,柔声道:“一个是羽族找来专门对付你我的,另一个是东方家族派来白鹿宫夺权的,我居然有种很强烈的危机感。”
林慕昭莞尔:“对呀,师姐创造力如何?”
……
“嘿……”
“那还回答得那么自信!”她气结,一双美眸充满无语的看着我。
我感受到他炽烈的强大气机,一样传音道:“东方宸,你还不是也一样,早非下界的那个东方宸了。”
入夜,整个白鹿宫内一片宁静,竹林摇曳,一座座洞府在护府大阵下进入灵气弥漫的状态,林慕昭的洞府方向传来强烈的气息律动,显然她正在修炼,陆青书、牧正平、张修平、百里俊等人也在修炼,都在为明天的首席之战而准备着。
“自然不会后悔。”
“嗯,全力以赴!”
就在众人的唾弃声中,龙寻不怒反笑,剑锋一指观战席上的众人,身上迸发出恐怖的圣道气息,懒洋洋地笑道:“诸位,有谁不爽的,尽可现在就下来与龙寻一战,任何挑战,我接着就是了!”
就在这时,一抹刺眼的目光投了过来,是龙寻,另一位称得上年轻一代中王者的青http://m.hetushu.com年,他在一群天州棋圣门阀修士的簇拥下坐在靠前的观战席上,此时已经跃跃欲试了。
太狂了!
“哼,可恶!”
“没事吧?”我看着澹台瑶,轻声问道。
……
我:“……”
“第一战,天州棋圣弟子龙寻,对战伐天院弟子张大同!”
我有些无奈:“我出手并不是为了这个,只是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我面前,而且心身相授这词语……是师姐你自创的吧?”
“你有后悔过吗?”我问。
再次踏上回洞府的石道,晚风中枫叶漫天飞舞,远方有内院弟子在清扫道路,而我和林慕昭则并肩走在石道上,都有心思。
“我白鹿书院向来不主张杀戮征伐,你的举动公然违抗书院意志,你是什么意思,自以为是棋圣弟子就敢在这里肆意妄为了不成?”
转眼间,四座战台上的比试都开始了,各大内院的弟子纷纷上台比武,名次也一点点的开始推进,一整天过去之后,已然决出了前六十位。
东方宸也看向了我,目光中透着淡淡笑意,传音道:“步亦轩,你在上界的风生水起我早有耳闻了,三榜齐鸣、先后击败段元、洛华池等年轻一代中的王者,被誉为上界新一代王者,如今看来,你确实早非当初能相提并论了。”
远远看去,一群身穿皇族衣袍的人坐在观战席的最前方,是东方家族的人,几名老者眯着眼睛,浑身散发着恐怖的圣道气息,力量引而不发,和-图-书双眸之中隐隐然有慑人火焰随时都会喷薄而出,身上所蕴藏的规则真意更是深邃到了一种恐怖的地步,应该都是一群点燃了圣墟之火的圣者了。
“唰——”
清晨,人山人海,显然观战人数远超过了之前的两个圣宫比试,毕竟白鹿宫才是白鹿书院真正的第一圣宫,属于领头羊的类型,而白鹿宫弟子中的第一人,要么是圣女,要么就是首席,从未改变过,来自各大门阀、宗派的人一一降临,将整个战台围得水泄不通,远近处的山头上人潮涌动,十分壮观。
东方宸洒然一笑,说:“下界所经历的一切我都终身难忘,更不后悔与你这样的人杰在下界争锋,如今到了上界,你变得更强了,我也变得更强了,相当有意思。”
“龙寻!”
……
“东方宸、龙寻来势汹汹,并且都进入前十成了圣宫弟子了。”
但,龙寻确实有狂妄的资本,半圣后期,剑心通明,凭着这样的实力足以横扫三大圣宫了,甚至就连云别宫首席东方凛儿比起这个龙寻恐怕都要略有逊色。
“师弟,又让你狠狠的表现了一次,恐怕以后澹台瑶小师妹就要对你心身相授了。”林慕昭嘴角勾起露出一道美丽弧度,笑吟吟地说道。
一招落败!
伐天院掌座吕玄眯着眼睛,轻声道:“此为首席选拔赛,点到即止,不得故意伤人!”
我淡淡道:“你有你的使命,我也有我的使命,都全力以赴吧!”
“龙寻,你做得太过了!张大同纵然不是你的对和_图_书手,但也是你的师兄,你居然出手那么狠!”
我皱了皱眉:“你们东方家派你来争夺白鹿宫首席之位,你觉得这样做合适吗?”
“你有信心?”
观战席上,一群伐天院的弟子都愤怒了,群情激奋,显然龙寻的实力远胜过张大同,完全能做到震退使其落败,而且他刺出这一剑也根本没有收回半分力,差点就直接杀了。
我沉声道:“师尊已经开口,没有任何人敢为难你的家人,更何况你现在已经是长生宫首席弟子,无尘剑域更会对你倚重,又怎么可能会再一意孤行的发难,除非是他们不怕得罪白鹿书院,想踏上阴阳殿的后尘。”
我看着月光,静静入眠,没有多想,也没有修炼肉身,只是任凭心神沉入一种浑然忘我的境界之中,转眼间天也就亮了。
终于,澹台瑶露出了一抹笑容:“也谢谢你,未来的白鹿宫首席。”
东方宸似乎有些感慨,道:“对,沧海桑田,世事变化,就连云皇恩师陛下都陨落了,沐王府等云族中坚势力也一一败落,我们云国谁也不会想到最终那片沃土会归于灵修世界,更不知道在天外天的上界,灵修才是真正的王者之道。”
“那就战吧。”
“走了,恭喜你,长生宫首席。”
龙寻嘴角浮现轻蔑微笑,剑光一闪而过,顿时脚下棋盘转动了起来,混沌空间中两枚黑白二子迸发出惊天剑意斩杀了过去,“噗嗤”一声,只是一剑就在张大同的胸前留下了一道骇人的口子,鲜血飞溅倒退出去和*图*书
“没事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笑着安慰道:“师姐你先别急,我确实没有信心击败这个龙寻,他将棋圣的弈棋之道融入了剑道之中,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精妙的剑道意境,所以没有十足的把握击败他,不过……圣者之下,任何人我都不惧于一战。”
走下战台,澹台瑶被唐阙然、风轻衣、顾唯等长生宫弟子簇拥着去往萧翊宫主那里拜见师尊去了,而我则回到了林慕昭身边,回到属于白鹿宫圣宫弟子的座次。
“嗯,谢谢你……”澹台瑶深深的看着我。
我皱了皱眉,棋圣弟子的剑道,确实非同小可!
这次白鹿宫的首席之争已然成了焦点,东方宸、龙寻的出现,直接让这场选拔赛变成了白鹿书院的年轻一代王者之争了。
林慕昭一双玉手轻轻摩挲,似乎已经想出手的样子,眯着一双美眸,道:“这个龙寻太狂妄不堪了,师弟,你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
黄昏降临,霞光万丈。
“有危机感是正常的,这就是挑战。”
初选赛,分别在四座战台上同时进行,众弟子各自抽签,进行一场场的淘汰比试,想要进入圣宫就必须一场不败的杀入前十位,否则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龙寻的身形无比飘逸,手中长剑一掠,激荡起空间中的一抹涟漪,双足一点就仿佛立于棋盘之中一般,不动如山,周围的万物皆为棋子,意境演化得极为精妙,甚至就连他脚下的战台也一一变化为变幻莫测的棋盘,线条交错,令人叹为观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