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一十二章 大乱斗

她雍容一笑,道:“譬如找个理由外出试炼,悄无声息的抹灭一个人,还是很轻松的事情,并且羽族也没有办法。”
“嗯!”
全场哗然,身为羽族的天才,又是白鹿宫的圣宫弟子,是被逼成了什么样子才会爆发出脏话攻势来?显然,这个龙寻骨子里就种着一种狂妄,只敬畏强者,对弱者不屑一顾,或许是天性使然,也或许只是装出来的,与羽族撇清关系罢了。
……
张拂水脸色发青:“龙寻,你什么意思,是不是太狂了?”
烛火缭绕,分离出五枚棋子如电般袭杀而来,纵横开阖,这才是真正的杀招。
东方宸摇头:“你我都是半圣,这样太过于无耻了。”
林慕昭一双美眸顾盼生辉,笑道:“你若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师姐倒是真的不会那么喜欢你了。”
林慕昭有些动容,轻轻点头:“嗯,永不相负!”
第三场,由圣宫的老弟子、同样是羽族子弟的张拂水对战风头正盛的龙寻,这一场让人有些意外,明明龙寻是羽族请来对付我和林慕昭的,但偏偏似乎根本不买羽族的账。
空中满是剑光交织,我毫不犹豫的祭出剑心合一境,天人合一的一剑奔雷般轰向了龙寻的后背,低吼道:“龙寻,你的对手是我!”
那说话的人正是老院主,与天风书院的老院主凑成了一对老不修,一副看戏不嫌事大的样子,四只眼睛都发光了,想要看一场年轻王者之间的大乱斗。
一个是棋圣弟子,另一个则是白鹿宫成名已久的弟子,若不是我的出现,可能最有机会夺取首席宝座的人就是陆青书了。
一子宛若一颗星辰,气m.hetushu.com势如雷,这弈棋剑道的力量实在是太气势非凡了。
我摇摇头:“在白鹿书院杀人,更何况是羽族少主,会给师尊惹麻烦,而且我也不愿意主动去杀他,等待一个机会吧,该毁灭的一定会毁灭。”
“铿”一声铮鸣,龙寻的长剑之上激荡出棋子意境,小小的白子瞬间化为一道星芒冲向了东方宸,低喝一声:“落子如星!”
上官紫易一脸尴尬:“师尊,真要这样?”
远方,张修平投来怨毒的目光,这个仇是越结越深了!
“能看懂一点已经不错了,师姐一点都没看明白……”林慕昭浅笑。
她幽幽的看了我一眼,说:“总之……小心些,就算是抢不到首席,至少也要注意安全,抢首席还有下一次机会,不急在这一次。”
龙寻一脸狰狞:“既然如此,我先送你下去!”
“龙公子,请手下留情!”张拂水拱手道。
林慕昭眯着美眸,微微有些担忧:“师弟,你有危险了,这两个人都是来抢首席宝座的,可能会第一时间就联手击败你。”
任谁也没有想到,白鹿宫原先的第二位弟子居然连龙寻的十招都挡不住,这个棋圣弟子到底妖孽到了什么地步了?
东方宸低喝一声,长剑化为烈焰袭来。
“当然!”
林慕昭看了我一眼,传音道:“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特别是张修平这种小人,你不趁早一劳永逸的解决他,恐怕以后你会有想象不到的麻烦。”
……
此时,周师叔再次上台,道:“来来来,再抽签!”
三人呈现“品”字形站在战台上,每个人都开始催动体内力量,和_图_书一缕缕的圣气、元气爆发,他们二人都是炽白的圣气,唯有我动用的是金色元气,形成了鲜明对比。
“迂腐不化。”
“张修平,什么时候解决他?”
她还没说完,远方观战席上的一个老头儿就开口说话了,声音不大,但却直冲耳膜,道:“紫易小丫头,什么规矩和意旨,就依着那小子说的,三个人一起乱斗,想必一定精彩好看,大家也愿意看,你非要横加干预,真是不会做事!”
我左手凝化真龙之术,抬手就是一击真龙拳印硬撼在东方宸的剑气之上,震退他的同时,自己的身躯也晃了晃,果然,同时对战两名年轻王者,还是有些勉强了。
站台上留下了两个人,龙寻和陆青书。
“师弟啊……”
“不识好歹!”
“放心吧师姐。”
接下来一场,牧正平得胜,晋入下一轮。
东方宸气势一沉,伴随着一声暴喝,长剑挥出,带出一道火焰长河,一瞬间就照亮了整个天空,以至于周围的天地仿佛被吸走了光辉,变得暗淡起来,他跟东方凛儿都修炼神焰剑法,但很显然,他的神焰剑法在东方凛儿之上!
“办法有很多种。”
我愕然:“怎么解决?”
“我有狂的资本,你呢?你凭什么,你不过是一个倚仗背后羽族势力的小丑罢了,如果没有羽族,你连屁都不算。”
龙寻眯着眼:“战台之上刀剑无情,没有本事就立刻滚下去,何必在这里惺惺作态?张拂水,我若是你,就主动认输了。”
“应该不会,东方宸没有那么下作。”
东方宸身形一闪也出现在战台的另一侧,浑身缭绕着圣气与烈焰,一缕www.hetushu.com缕炽热剑道规则律动,她所修炼的剑法与东方凛儿一样,都是神焰女帝当初遗留下的神焰剑法,这种剑法被称为上界仅存的顶尖剑道规则之一,支撑起整个东方家族中高层的修士。
周师叔一怔,拿不定主意,目光便看向了观战席上的师尊上官紫易。
我抿抿嘴,传音道:“师姐对我好我知道,我以后也一定对师姐好,永不相负。”
“这可未必。”
陆青书其人厚道,对师兄弟们也非常好,可谓是一个真正的师兄表率,只是实力上稍逊一筹,依旧无法与龙寻这种妖孽相提并论。
“算了。”
就此,五强已经产生了。
上官紫易幽幽一声叹息,感觉自己拜师的时候一定是遇人不淑了,便点头道:“那好吧,就依着师尊和师伯的意思好了,步亦轩、东方宸、龙寻一起登台决战,谁能最后站在台上,谁就是我白鹿宫的新一任首席弟子!”
最近网站规则有一些变化,所以大家看剑王的话千万别包月,记得啊,千万别包月,充KB订阅就可以了。
林慕昭慵懒的倚靠在座椅中,一双挺拔酥峰傲然,体态柔美无比,幽幽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就是人太好了,不愿意主动去杀人。”
五人齐齐冲上战台,每人摸了一个球。
话音未落,我就已经提着仙骨剑出现在了战台上,周围空间力量氤氲,宛若整个人都是从混沌雾霭中走出来的一样,直接露了这一手,引得四周观战席上喝彩不断,甚至就连不少宗门底蕴的老者都投来了赞许的眼神,在年轻一代中能把空间剑道规则推演到这一步的人可谓是屈指可数了。
和*图*书说着,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瞬间霞飞双颊,美得不可方物。
“师弟,你看清楚了没有?”林慕昭微微笑道。
周师叔再度颤巍巍的走上战台,老态龙钟的样子,道:“前五名都来,再摸一回球,决定谁轮空,谁又进入战斗。”
……
“轰~~~”
最后一场,东方宸十分轻松的击败了云阳,晋级下一轮。
她的美眸中掠过一丝杀机,道:“如果你不愿意亲自出手,师姐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麻烦。”
仅仅十招,陆青书出人意料的落败了。
我眯着眼睛,收回了剑道神眼,脑海中将刚才龙寻展现的弈棋之道推演了一遍,道:“看懂了一点点,但又似是而非,棋道太深奥了,一时间没法领悟。”
龙寻飞身而起,立于空中,恭敬道:“这位老师伯,弟子认为再抽签,再轮空一人,这样毫无意义,不如就让我们剩下的三个人一起上台,谁最后站在台上谁就是白鹿宫首席,这不是更加简单一些吗?师伯认为呢?”
龙寻眼中闪烁烈芒,道:“恕我直言,比起你们,我倒是更敬重步亦轩,他才有一个强者应有的姿态,而你们,仅仅是小丑而已。”
下一场,东方宸决战牧正平。
龙寻眯着眼,笑道:“东方宸,既然如此,不如你我联手,先把步亦轩攻下战台,如何?”
“你……”
我深吸了口气,说:“棋圣确实厉害,教出来的弟子都那么锋芒毕露……这一场陆师兄输得不冤枉,如果龙寻一开始就使出全力,恐怕陆师兄最多也就只能撑到第六招就要落败了。”
说脏话了……
“步亦轩,不必你帮我!”
一阵风吹过,虚影缭绕http://www•hetushu•com,凝聚为龙寻的身影,他的双足刚刚踏入战台就已经将整个战台演化成了棋盘意境,而我和东方宸都成为了棋盘上的棋子,只能依靠自我撑开的领域来脱离被龙寻的弈棋剑道完全掌握气机。
二人大战,仅仅一回合,龙寻的长剑就洞穿了张拂水的手臂,将其击败,如果不是留情了,恐怕张拂水连手臂都保不住了。
我直接爆发出一连串的剑气攻势,空间之中满是雷鸣之声,仙骨剑与龙寻的长剑激烈碰撞在一起,短时间难分胜负。
……
“倒也对。”
下一场,陆青书以六十招击败江雨灵。
“我若是主动去杀人了,师姐还会觉得我是我吗?”
上官紫易美眸如水,淡淡道:“龙寻的提议似乎还算是不错,只是不太公平,恐怕有违了书院首席选拔公平公正的意旨,依我看……”
当我展开手掌的时候,心中一动,上面的数字赫然是个“五”,居然还有这种运气,直接就轮空晋入下一轮了!
走下战台,晋级的喜悦丝毫没有,十分泰然。
这一场毫无悬念,牧正平实力虽强,但终究是一个醉心于炼丹之人,而东方宸则似乎有意多打一会,两人你来我往对了上百招之后,牧正平终于气喘吁吁的认输了,他只有元灵境中期修为,而东方宸则是半圣后期,太过于悬殊,打个上百招也只是东方宸“给面子”而已。
“气动山河!”
腹背受敌,龙寻神色一凛,身躯如烟般的精妙脱身而去,长剑一挥就攻了过来,暴喝道:“先废了你再说——画烛争锋!”
张拂水咬牙切齿,支支吾吾的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最终从牙缝里迸出了三个字:“操你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