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二十章 羽圣来访

羽圣的目光立刻飘向林慕昭:“林圣女误会了,老夫只是想试探一下步亦轩小友的实力,绝无以大欺小的意思。”
“什么?”
我眉头一皱,头顶上方的剑柱猛然二次爆发,激荡出一缕缕剑道法相,仿佛有数十柄古老战剑从中苏醒一般,将这位剑豪轰得吐血飞退,落在地上挣扎许久都没有站起身来,他的阴灵之躯已经受了重伤了,一时半刻是无法复苏了。
我颔首:“是,师尊。”
灵剑上人、翠花婆婆低啸着说道,两个人都疯了。
“谭星师兄。”我笑道:“你要去剑冢吗?”
剑圣洞府,灵气律动,一派流光溢彩的仙境画面。
“圣者对元灵境出手固然是大忌。”
“是,师尊!”
收起竹笋,飞快踏步而去。
上官紫易点头一笑:“小轩,这一位便是传说中的羽圣,羽族的家主,此次羽圣大人来到书院主要是看望一下几个羽族子弟在书院的修炼情况,加以督促,此外,他也想见见你,步王府和羽族之间虽然有世仇,但冤家宜解不宜结,能化解的仇恨,便化解了罢。”
我不禁一笑,仙骨剑轻轻一扬,顿时掀起了一道剑意风暴,蕴藏中古剑圣北辰枫、上古封号剑圣岳远两重剑魂之影的一剑,顿时就像是狂风扫落叶一样摧枯拉朽的将二人的剑意法相击溃,紧接着卷着二人的身躯扔了出去,重重撞击在六层的界壁上,震得铭纹纷纷闪烁起来。
谭星看着我的圣宫首席弟子服饰,脸上毫不掩饰羡慕,道:“师弟如今贵为白鹿宫首席,地位仅在圣女师姐之下,早就今非昔比和-图-书了,居然还愿意叫我一声师兄,谭星愧不敢当……”
“哦?”
“嗯,师姐,师尊。”
上官紫易不禁莞尔:“事情如果那么简单就好了,在上界不但有圣者不得对圣者之外的修士出手的规矩之外,封号圣者也不得滥杀圣者,否则我早就出手,为小轩斩灭羽圣这个心头大患了。”
林慕昭娥眉轻蹙,淡然道:“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
上官紫易眯着一双美眸,道:“修平、拂水,既然羽圣大人来了白鹿宫,那你们不妨带他四处走走,看看你们平时起居、修炼的地方,让他也多放心一些。”
他皱了皱眉,眸光中的火光越发炽盛起来,形成了一种压倒性的气势。
羽圣不禁笑了笑,抱拳道:“白鹿剑圣大人说的是,是老夫唐突了,这厢就向步亦轩小友赔礼道歉了,请海涵海涵。”
我皱了皱,随之笑道:“没事,我先回去了,多谢谭师兄关心。”
会客厅内,师尊上官紫易正襟危坐,一旁平起平坐的则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双眸之中蕴藏跳跃火焰,那是点燃了圣墟之火的象征,这是一位圣者,身后亦有双翼,不出意外的话就是羽族中唯一的圣者羽圣了。
“羽圣。”
上官紫易看向我:“小轩、慕昭,随我回洞府,师尊有话对你们说。”
“不能。”
抬头看着他,我催动了剑道神眼,以他的圣墟之火抗衡,甚至就连圣气也动用上了,周围流动着一缕缕圣道气机,就这样硬生生的与羽圣对视了近十息的时间。
“如果羽圣对师弟出手,了不起和*图*书师尊亲自动手,斩了这个羽圣便是了。”
上官紫易一双美眸看向我,道:“如果是小轩这个半圣出手灭了羽圣,那谁都无话可说。”
师尊上官紫易淡淡一笑:“就算是你想考验他的实力也应当适可而止吧?”
我愕然:“你会做什么坏事?”
林慕昭大惊:“师尊是让师弟对一位圣者出手?这不是等于让他去送死吗?”
另一位剑豪大怒,一剑带着隆隆雷光推了过来。
“嗯,去吧!”
我点点头,又问:“前辈,以我如今的进阶,能入第七层了吗?”
李虚度看了我一眼,说:“如今你的剑道层次已经比我胜了一筹,不必再战了,别说是四人围攻,这六层之中的阴灵哪怕是五人、六人、七人围攻你恐怕也无济于事了,有两道剑魂之影护法,已经不是数量能够拉近距离了。”
李虚度淡然一笑:“他没说错,谁没有年少轻狂过,如今被镇压在剑冢内,我无怨无悔,做下的孽,就要去承受后果。”
此时,羽圣站起身来,身躯笼罩着一团让人几乎无法直视的圣道光辉,双眸睁开,那种炽盛无比的圣墟之火令人难受,他笔直的看着我,道:“你就是步亦轩?步王府真正的主人?”
“臭小子,你少得意,还没打完呢!”
“这个……”
“对啊!”
上官紫易幽幽道:“但圣者对半圣出手却没有那么大的禁忌了,甚至在有些地方,是允许圣者对半圣出手的。”
当我走进来的时候,张修平、张拂水等人纷纷投来了冰冷的目光,林慕昭则笑容和煦无比:“师弟,和图书你来啦?”
她叹息一声,道:“毕竟,羽族属于正道门阀,我绝不可能像是对付阴阳殿那么决绝,万事都要有所顾忌,再说了,羽圣与朝中的不少重臣都有交情,甚至羽圣的儿媳慕容佳正是天心女帝身边的近身女史之一,所以,这件事我不宜于直接出手。”
羽圣起身,目光一掠,仿佛利剑般的看了我一眼,随后跟着张修平、张拂水走出了会客厅。
飞回白鹿宫,就在我即将进入洞府的时候,师尊上官紫易的声音飘入了耳中:“小轩,羽族的人来了,你来一趟会客厅,见一见这些人。”
“好。”
林慕昭、张修平等人分别站着,没有落座。
她所说的差了一点,多半指的是境界,我如今仅仅是半圣初期,距离圣者确实差了许多,不过如果继续修炼突破,达到半圣中期、后期乃至巅峰,那成功率就大大增加了,甚至我能确信,一旦我突破到半圣巅峰,到那时或许已经领悟出第三道剑魂之影了,杀羽圣这种下位圣者怕也只是小菜一碟了!
我有些犹豫,不过还是答应了:“弟子马上就到。”
上官紫易却幽幽一笑:“小轩,你现在还差那么一点,不过不用焦急。”
上官紫易一拂手,激活了护府大阵,随后转身看着我和林慕昭,道:“你们也都看到了,羽圣亲自拜访白鹿山,步王府与羽族的争锋已经让这位羽圣产生亲自出手的意思了。”
没错,屠圣虽然凶险,但拥有两道剑魂之影确实就存在一些可能性了。
……
“那就好。”
他颇为动容,目光一瞥左右,道:“师弟和图书,我刚才下山买早点的时候看到了羽族的人来了书院,恐怕要么是冲着张修平来的,要么就是冲着你来的,你要小心些。”
走出剑冢,明媚的晨光洒落在身上,驱散裹颤一身的阴灵死气,格外舒适,深吸一口气,开始在林间采摘一些灵竹笋。
林慕昭蹙眉道:“师尊,羽圣是圣者,按照上界的规矩是不能对师弟出手的。”
“羽圣,小轩只是初入半圣境罢了。”
“是,师尊。”
我心头一寒:“明白了,多谢前辈指点,我会再来的。”
上官紫易忽地发话,轻轻一吐,呵出的气息化为一道无形气势斩断了我和羽圣之间的气机维系,顿时让我有种如临大赦的感觉,再继续与圣者威压抗衡的话,恐怕我就要撑不住了。
“是我。”
……
灵剑上人在远方淡淡道:“李虚度是六层戾气最盛的一个,在他年轻的时候,曾经为了一个女人一人灭了一国,屠戮超过千万,这等大凶之事,我们是干不出来的。”
李虚度依旧摇头,道:“剑冢越往下层就越是凶险,七层与六层的差距超过了一重天,绝非你能想象的,至于八层,那里埋葬的任何一人都是古代的剑圣大凶,到了九层,埋葬在那里的都是古老的封号剑圣,每一个都拥有颠覆上界的能力,所以,你千万别小瞧了剑冢。”
“师尊的意思是?”林慕昭问。
李虚度苦笑一声:“岁月能磨砺一个人的心志,能让他雄心壮志不再,也能让他磨灭心头的怒火,如果我告诉你,在我活着的时候做下了一件大坏事,你恐怕不信。”
会客厅就在白鹿hetushu•com宫的靠外殿宇之中,当我踏入会客厅的时候就发现外面有几个身后生有双翼的人羽族中人与白鹿宫的侍卫一起守在门外,一个个看到我的时候,目光立刻变得锐利了起来,带着浓烈的敌意。
张修平、张拂水则看着我略显狼狈的样子,露出了一抹冷笑,低声道:“还以为有多了不得,还不是经不住族长的威压,哼……”
“步师弟!”
我深深看了他一眼,说:“前辈,你的气量与胸襟都让人佩服,为什么你这样的人会和灵剑上人、翠花婆婆这种凶厉的鬼魂一样,都被镇压在剑冢里?”
李虚度轻笑:“说这些也无济于事了,我们本就是被镇封在剑冢内的阴灵,一旦剑冢真的有一天困不住我们,这些阴灵都会飞出去,肆虐天下,寻找肉身的替身,到时候定然就天下大乱了,好在……白鹿书院有你这样的新一代人杰在,上界必然无事。”
我讶然,看向李虚度。
“是!”
一个熟悉声音从远方传来,是天狱院的大师兄谭星,他如今已经是元灵境初期了,但显然比起我的进阶实在是太慢了。
我颔首道:“其实我是占了肉身的便宜,你们都是阴灵,没有肉身可用,境界力量被削弱了至少大半,如果你们每个都拥有肉身,恐怕我想击败任何一个都没有那么容易。”
我表面平静,心底却起了波澜,好一个白鹿剑圣上官紫易,好厉害,居然凭着一双肉眼就看透了我的灵墟,直接看到我温养在剑心深处的两道剑魂之影了!
“一天是师兄,一辈子就都是师兄。”我笑道。
“不客气,那我也进剑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