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二十二章 凌星雨

两人相对而坐,吃了灵米,不久之后林慕昭的脸色就变得好看了许多,有了不少血色,体内的圣气也一点点的涌动了起来,进入飞快恢复的阶段。
“是一大半才对。”
“血妖族入侵上界,我们又能怎么办?”
我摇摇头,看着怀里的林慕昭,她秀眉轻蹙,脸色煞白,已经昏厥了过去,香肩上一道道牙印十分显眼,此时正在流淌出斑驳的妖异黑血,有妖气形态在不断演化着,禁不住心底一沉,道:“血妖毒?”
“是,老前辈。”
我:“……”
林慕昭的香肩上清毒散已经融入血液之中,我抱着她跃入圣荷池中,就让她靠在我怀里,浸泡圣洁池水,顿时一缕缕圣气律动起来,将散入她体内的妖气进一步驱除,这似乎有些痛楚,林慕昭秀眉轻蹙,动辄发生一两声令人心疼的呜咽声。
我心头一黯:“百里俊被血妖族完全掌控成为傀儡,已经被杀了,陆青书师兄只是被迷惑了心神,应该没什么事。”
“中州在整个上界千州的中心地带,事实上应该非常安全,但这些血妖依旧渗透进来了,并且还侵蚀了百里俊的肉身,连白鹿书院他们都能悄无声息的渗透进来,别的宗门就更加可想而知了。”我深吸一口气,说:“血妖族能够伪装成人类的样子,并且气息全部封禁,除非用剑道神眼,否则根本看不出来,这种对手太棘手了。”
……
林慕昭咬了咬红唇,美眸中带着些许不安hetushu•com
“小轩,送她入圣荷池继续驱散血妖毒,这里的事情不必你来管了。”
东方宸剑眉紧锁,转身看着我和林慕昭,道:“首席师兄,你和师姐没事吧?”
她幽幽一笑:“看来,天下终究还是要大变了,在上界正道出手之前,放逐之地却已经先出手了,这一只老妖不可能无缘无故就来白鹿书院,他应该是在执行血妖族的某一个任务,譬如……先行斩灭人类之中未来一代的佼佼者,恰好就选中了你,而林慕昭之所以负伤,也只是因为恰好跟你在一起了而已。”
就在这时,师尊上官紫易的声音飘来:“慕昭、小轩,来会客厅。”
“我没事。”
“嗯,多半是,毕竟你已经三榜齐鸣,并且还是剑道天骄,是很有机会成为封号剑圣的人物,加上你的成长速度太快了,在不久的未来就会成为放逐之地的心头大患,所以他们想在你成长起来之前以最小的代价除掉你,只可惜,血妖族挑了一个上官紫易离开白鹿书院的时间动手,却不知道剑阁内还有两个更恐怖的老怪物在。”
“也好。”
林慕昭一脸惊色,紧接着又问:“大家怎么样了?”
老院主负手傲立。
“应该是。”
女山从神叶世界中走了出来,与我并肩坐着,一起看着圣荷池内的池水涟漪。
龙寻皱眉,道:“可是我不太懂怎么化解血妖毒。”
“我……我这是怎么了?”她秀眉和*图*书轻蹙:“以我的境界,受再重的伤应该也不至于昏厥才对啊,小轩,这到底为什么?”
一声尖啸声中,竹林里如薄雾般的血色气浪冲天而起,蕴藏着令人心悸的妖气,转眼间就冲出了白鹿山的护山大阵。
我皱了皱眉,从神叶世界里取出兵铸山,轻轻塞在她手里,说:“兵铸山是你的寄宿之地,就当是礼物送给你了。”
……
“是不是有话想说。”我问。
……
一旁,至少三十位白鹿书院的长老不知何时都出现了,恭敬的站在老院主身后,老院主神态淡然:“血妖族相距中州那么远居然都能对我白鹿书院下手,太无孔不入了,传令下去,白鹿书院全力戒备,等待上官紫易回来再决议如何去办。”
我皱了皱眉:“真的是冲着我来的?”
空中雷云滚滚,一位老院主宛若天神般的身影挟带慑人天威杀入云层之中,紧接着便是一声声惊世的怒吼声,不久之后,天空下起一场血雨,洋洋洒洒的被护山大阵给格挡在外了,妖气四溢,每一滴血都涌动着一道怪异的人形,看起来格外妖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半边身子发紫的迹象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一片健康的血红,神叶世界内,女山静静道:“血妖毒已经驱除干净,让她好好休息一阵子吧。”
“嗯。”
连续吸了十几口毒血之后,终于流淌出来的血液变成了鲜红,林慕昭紧皱的眉头也舒展了少许。
将林慕昭平放在hetushu.com我洞府内唯一的一张床上,盖上被子,随后我坐在圣荷池边守着,一动不动。
就在这时,一道超然身影从天而降,是白鹿书院的老院主,他瞥了一眼林慕昭,道:“小轩,你师姐中毒了,你先把毒血吸出来,再用清毒散为她外敷,随后送她入圣荷池浸泡圣水,如此方能彻底解毒,这老妖的功力深厚,血妖毒也十分了得,不要怠慢了。”
她幽幽点头,道:“事态的发展超过我的想象,我本以为重塑肉身之后就至少能恢复原先的实力,但我错了,上界的规则在千万年间已经变化了许多,我当初肉身成圣,身躯之中炼化了许多至尊规则,但如今没有这些规则,肉身始终是残缺的,所以,我必须回到禁忌之地,回到曾经的家,只有在那里才能找回自己,找到失去的一切。”
“凌星雨……”
“唰——”
“桀桀……”
“什么?”我怔了怔,默默的看着她:“女山姐姐,你的肉身重塑完全了?”
“百里俊死了?”
“嗯……啊……”
“你中毒了,一种极其阴邪的血妖毒,是一只老妖潜入了白鹿宫,不过现在没事了,老院主已经把老妖给斩杀了。”
“凌星雨……”
女山一愣,笑道:“傻小子,我如今肉身已经可以驾驭上界规则,不必留在兵铸山里了。”
一天后,林慕昭醒了。
女山抿了抿红唇,轻声道:“正是因为无法辨别,所以百里俊被血妖控制之后也没人知道,http://www.hetushu.com甚至就连这只老妖进入白鹿山之后两位老院主也没有发现端倪,老院主的修为是什么层次,早就超越了封号圣者,达到大贤大能的地步,但只要老妖不出现在他们的肉眼之前,依旧无法被看透,确实可怕。”
“不能如何。”
我扶着林慕昭走向洞府,回眸一看,老院主虽然瘦削,但那孑然的身影却仿佛是一座山般的守护着书院,那血妖族老妖的气息十分恐怖,恐怕已经在圣者之上了,但却被老院主三拳两脚就给收拾了,足可见他的修为已经恐怖到什么地步了。
“那就好。”
“没关系,虽然不知道你的身世,但是我会支持你的决定。”
洞府内,圣荷池。
“那就分一半给我好了。”
我急忙飞掠而至,将她扶起,笑道:“师姐,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
“嗯……师尊什么时候回来?”
“哦,好吧……”
女山目光幽幽,闪烁着复杂之色,道:“小轩,我知道这时候离开你不太好,但是……我也只能如此了,原谅我,我也有苦衷。”
女山微微一笑,说:“只是我离开你的时候到了。”
我默默的叨念了几声,深吸一口气,或许去藏书楼能查到这个名字,但却飞快的打消了这个想法,查到了又能怎么样,不管女山上一世做过了什么,是什么样的人,这一世她在我的世界只是女山,不必再追寻更多了。
“嗯。”
……
“师姐,你不用自责,这一切都不能怪你,血妖和_图_书族恐怕早就控制了百里俊,把他作为棋子安插在了书院里了。”
“是,老院主!”
不久之后,一锅灵米散发灵气香味,当我把一大碗米饭交给林慕昭的时候,她不禁俏脸一红:“师弟,你把师姐当成饭桶了吗?这一大碗灵米师姐如何吃得完……”
我深吸一口气,凝聚圣力镇封住自己的肉身,防止血妖毒向我发起攻击,随后张口含住了林慕昭香肩的皮肤,顿时一口宛若火毒般的毒血涌入口中,就仿佛吸入了一口烈焰般,“噗嗤”一声喷在一盘的地上,顿时竟然侵蚀了数寸地表,妖气弥漫,怪异无比。
我深深看了她一眼,说:“你陪在我身边那么久,我也不知道该送你什么,这兵铸山似乎最合适了,而且你也需要一剑趁手的超凡法器,不是吗?”
她飘然而起,手握兵铸山,一双美眸恋恋不舍的看着我,道:“那么,我走了,小轩,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凌星雨。”
“那也权当是礼物送给你了。”
“是一个老妖。”
“妖孽,还想走!?”
“今天应该会回来,我煮点灵米给你吃,你需要补补身子。”
女山的绝美身影瞬间消失,化为一道涟漪从这个空间里消失了,这让我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一个陪伴在身边多年的人就这么走了,静静的坐在圣荷池边,想起堂姐曾经跟我说过的话,一世为人,逃不过聚散二字,人的一生几乎都在经历着这两个字,就算是修炼到超凡入圣又如何,终逃不过这一重枷锁。